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站内检索
2004年01月05日


南方网首页 > 教育 > 专题 > 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新书推介 > 新书推介


书摘:《在伟人身边的日子》
2003-12-26 10:30
--------------------------------------------------------------

 

  《在伟人身边的日子——毛主席的保健医生兼生活秘书的回忆》,王鹤滨著,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

  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可以说是毛泽东的保卫、保健、生活等方面的总管,是总的负责人。

  若要按我的看法,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人员,可以分成三个层次:基层、次高层、高层。随着毛泽东工作、行动的性质不同,活动的范围大小不一样,所涉及到的人员层次则有所不同。例如,毛泽东在工作之余或工作中的间隙,睡前、醒后,不出菊香书屋的院子或者不出丰泽园,在院内或附近散步时,有值班的卫士在身边就行了。若毛泽东走出丰泽园,在中南海范围内散步,这时就有次高层的人员相随了,做保卫工作的领导人汪东兴一定要出场,有时叶子龙也出场,基层的人员增加了,摄影师侯波来了,我这位保健医生以及李银桥和孙勇也会跟随在毛泽东身后。因为虽然在中南海内,这里牵涉到的单位却很多,有时,毛泽东在散步中提出要接见什么人,或者要到中南海外去走走,就需要有汪东兴和机要室主任叶子龙来安排了;假如毛泽东要到郊区去散步或走访农家,或视察基层,如不牵扯到大的单位,上述的人马也就够了;如要参观、视察各军种或大的工厂时,杨尚昆和罗瑞卿就要出场了。毛泽东在北京曾视察过部队,也视察过首钢,杨尚昆、罗瑞卿都得要随行,在毛泽东参加大型会议时,也是如此。如果毛泽东要到外地视察工作,随行的首长中除了杨尚昆、罗瑞卿外,还有铁道部部长滕代远,因为在建国初期,远距离视察工作时需要乘坐火车。杨尚昆则与各省市党政最高机关或领导人联系,安排毛泽东的食宿和通知毛泽东要找的人、要了解的情况,叶子龙和汪东兴是杨的助手。

  汪东兴在建国初期的头一年,是中央警卫处的处长。中央警卫处属军委总参谋部的建制,受总参谋部和中央办公厅共同领导,处是中央办公厅下的处,中央警卫处以后又改属于公安部和中央办公厅共同领导,汪东兴既是公安部的一名局长,也是中央办公厅的局长,以后他又兼中央办公厅副主任,是杨尚昆的助手。

  我刚进中南海时,隶属于中央办公厅的行政处,兼中南海门诊部主任,保健科成立后隶属中央警卫处(以后改为局),我是保健科的兼职副科长,公安部任命的局检验室主任(检验室隶属于警卫局,配备专业技术人员李允铎、方国盛、姬德胜等),后又任毛泽东的生活秘书,兼“一组”的组长。因此,汪东兴曾是我的顶头上司,在工作上接触较多,不管从哪个角度,他都是我的直接领导。

  叶子龙在进北京后的建国初期,一直是中央办公厅的机要室主任,他和汪东兴都是红军战士。叶子龙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时间,从那时计算是最长的了,大概他从延安时代起就开始在毛泽东身边工作,叶子龙和汪东兴在陕北前线时,一直跟在毛泽东的身边。

  说起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我有点说不清。从我个人的观察,可以把他的身边工作人员分为三个层次:一是高层的,属于领导一级的工作人员,即在党内或国家机构中任部一级的正职或副职;二是次高层的工作人员,他们的职责是专职性的,与毛泽东工作相关联的领导干部,相当于政府机构中,副部级或正局级的干部;三是毛泽东身边工作的基层工作人员,其中又分为两个部分,一是直接编制在一组的,二是建制不在一组而又长期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

  属于高层的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人员(时间顺序上没有去区分),或称第一层次的,计有:

  公安部长罗瑞卿,大将军衔。每次毛泽东外出视察工作,他都是跟随的,有时还带一个副部长做助手,他可以直接指挥每个省市的公安人员,担任毛泽东的保卫工作。

  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在延安时他是八路军总部秘书长,是军委的大管家,建国后担任中央办公厅主任,他便成了中共中央机构的总管家了。毛泽东外出视察工作时,他都跟随,他负责联系各省市的党政领导,安排毛泽东要办的事宜。汪东兴(建国不久他又兼中央办公厅副主任,他又是外出时罗瑞卿的助手,侧重于对内)、叶子龙(机要秘书室主任兼毛泽东的生活秘书)是杨尚昆的助手。

  铁道部部长滕代远,建国初期每次毛泽东外出视察工作时,交通工具是火车,所以有部长滕代远在,坐车就不成问题了,沿线畅通。

  陆定一,中宣部部长,在延安时是毛泽东的政治秘书。并担任毛泽东的英语翻译,也是一位大手笔。随毛泽东在陕北前线。

  陈伯达,我们把他看成是毛泽东的政治秘书。在延安时,以所著《窃国大盗袁世凯》而闻名。他曾随毛泽东去苏联与斯大林谈判。

  胡乔木,毛泽东的政治秘书。大手笔,在延安撤出前,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举行三人会议时,他是记录,在瓦窑堡政治局的扩大会议时,他也是记录。

  师哲,在延安时他曾是中央书记处办公室的主任,又是毛泽东的俄语翻译,毛泽东去苏联与斯大林谈判时,他担任翻译,建国后他住中南海。

  第二层次的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他们是直接担负毛泽东某项工作任务的。

  建国后,汪东兴是中央警卫处处长,后为公安部九局的局长,我未离开毛泽东身边工作前,他已是兼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超过了叶子龙的职位。在陕北前线时,他是昆仑纵队的副参谋长),毛泽东外出时是必然跟随的,包括去新六所,去香山,去郊区,都有他在身旁。可以说是毛泽东的“贴身护卫”。他有时带上副局长王敬先做助手。

  叶子龙是毛泽东的生活秘书,机要室主任,也是毛泽东走到哪里跟到哪里的,他则常常带上机要秘书罗光禄。

  田家英是毛泽东专职编修《毛泽东选集》的秘书,是位秀才,四川人,他是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第二层次中最年轻的一位。我在时他还未担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之职。

  第三层次的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我把这一层次的工作人员,称为基层人员,可分为在编一组的和建制不在一组、而工作在毛主席身边的工作人员。

  我是毛泽东的保健医生,聂荣臻代参谋长任命为正团职,稍后兼职公安部九局检验室主任(公安部任命)、毛泽东生活秘书(管理生活和行政事项,中央办公厅任命),接叶子龙的该项工作。军委卫生部批复为:卫生技术二级。

  我们这些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经常涉入到重要会议,接触重要人员,尤其是担任内勤的卫士,即使是颐年堂开政治局会议,他们都会涉入的,因为他们要给与会者提供茶水,也随身带着毛泽东要的烟和火柴,政治局的委员们在大厅里开会,卫士们则在屏风后或相连的侧厅中值班,什么都听得见,看得到,所以那时有严格的工作纪律,对基层人员都有要求,不准记日记。

  不管毛主席是接见外宾,还是在怀仁堂召开重要的会议,警卫人员,我这位医生都会到场,坐在会议室中,地点又要选在好出入,又离毛泽东不太远的地方,做好发生什么事件,要顶得上,所以我随身都带有一定的急救药品和应用物件。

  在陪毛泽东外出时,或从丰泽园到怀仁堂时,我都挤在毛泽东的车中,司机旁坐汪东兴,后车厢与驾驶室间安有防护玻璃(斯大林送的防弹车,在电影中,人们都记得列宁被刺的事),叶子龙和我则坐在车厢可折叠的靠背椅上,如再有人乘坐,我这位医生就又“升级”了,便坐在毛泽东身边。这是我职业的需要,与政治待遇无关,其实这在许多国家都一样,国家元首身旁总不离开卫士(他们称保镖)。

  (编辑:湄) 



作者: 新闻来源:中华读书报



相关新闻:

 



本网站由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粤ICP证020074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