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中国 南粤 国际 港台 社会 专题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English 社区
站内检索
 南方网首页 > 娱乐 > 南方周末 > 文化
 专题推介:

 解构和召唤:末世黑天使
 第59届威尼斯电影节
 2002全球华语歌曲排行榜
 长春电影节:金鹿的回归
 《小城之春》:重温春天
 周星驰的“搞笑帮凶”
 港星陈宝莲自杀身亡
 2002广州国际管乐大会
 聚焦中国电影市场新格局
 记录与谎言:上海电影节
 汤姆·汉克斯:终身成就
 2002香港小姐竞选
 2002环球小姐大赛
 第37届美国乡村音乐奖
 好莱坞2002暑期档
 >>更多专题>>  
 图库推介:

 感受亚平宁性感浓香
 苏菲.玛索:法国狂野玉女
 章子怡:清纯与冶艳之间
 “末世黑天使”的召唤
 《蜘蛛侠》的诱人女友
 男人帮十大美丑排行榜
 《黑客帝国》黑超酷女
 《黑超特警2》蛇蝎美女
 郑秀文:三十而立
 玛丽莲·梦露艳光图库
 地球上最性感的嘴唇
 风情万种 妮可·基德曼
 最成功的好莱坞金童
 南非美钻-查理斯·塞隆
 最美艳的好莱坞傻大姐
 >>更多图库>>  
编辑信箱
 

等待或遗憾——田壮壮谈重拍《小城之春》


  南方网讯 田壮壮这次耐不住寂寞重拍《小城之春》,从开拍到完成后期,他终于熬不住我多次诚恳的采访邀约。所以长达两个钟的采访最后折磨得他口干舌燥,有点坐不住了。田导很有趣,有两个细节:坐在对面的他熬不住采访的时间长度跑过来看我手上的提纲还剩几个问题,我安慰了他之后,他又坐下了,直到我问到心满意足;末了让他为影片写几句希望观众爱看之类的话,田导执意不写,抛下一句“他们爱看不看”,配合摄影记者下楼拍照去了。 

◎◎Ⅰ 

  记者:你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拍电影,拍《小城之春》肯定在内心积累了很多想表达的东西。为什么会选择一个这样重拍的题材,而不是拍原创剧本? 
  田:其实拍电影这个事,媒体挺关心的,社会挺关心的,大家都有一种特别神奇的猜测或者说想象。其实电影没那么复杂,也没有那么奇妙。很多人说拍电影是一个搞艺术的活儿,我不太这么认为。我觉得它就是一个商品的生产者。 

  记者:那你这么多年没拍,是因为一直没有找到好剧本是吗? 
  田:我没拍电影,有一些我个人的原因。其实我觉得我不是一个特别合适做电影的人,我的东西做出来,相对来说,市场面会窄一些。实际上,在没有进入纯粹的市场经济的时候,我国做电影的方法都是由国家投资、国家销售。就是说,在计划经济下做电影的时候,你不会对投入和产出有负担,因为在国家的体制里,它可以有一个良性循环。那时候,看电影很便宜,票价很低,整个电影制作的费用也很低,所以那个时候,所以你没有很多的负担。现在,不是国家来投资这件事情,都是电影投资人的一种个人行为,或者他的公司的行为。其实,电影在中国来讲,市场不是特别好,你会有负担,你会想怎么才能卖得好,你会去顺应这个市场潮流走。我自己对现在的市场有看法,我不太喜欢现在国内市场的操作方式和生产电影的状态。既然你不愿意参与这个游戏,你不参与也没有什么关系。拍《小城之春》可能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我觉得它很小,花不了多少钱。而且这个电影,对我来说,拍起来有一些难度和兴趣。它负担不是很大的话,我觉得可以去做这件事,你可以全心地去做这部电影。 

  记者:费穆曾经拍了这部片子,在中国电影史上都是很有地位的。你现在重拍,多多少少会有人看过,或者影评人会拿来比较。你会有这种担心吗? 
  田: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我是这么想的:第一,专家和老百姓看电影是不一样的,专家从来不花钱看电影,所以专家也不会花钱看我的电影。我对专家看电影这事一点儿不担心,因为他不会去电影院的。那既然他不花钱看电影,他也不会说太多的坏话。我觉得在今天这个社会里边,其实好坏的标准已经是在经济上了。专家说好坏基本上是可以从经济上体现的,我对专家已经没有任何信任度了。 

  记者:你是不是说你觉得这部电影可能在观众中的反应比较好? 
  田:我觉得还有一种情况,我不是说对市场怎么看。因为所有的专家,只要有学科的人,都是怀旧心理比较强的人。其实在拍这个电影之前,我也知道,如果重拍这部电影,一定会输。什么原因呢?我早就跟他们讲了,我去临摹一部好作品,我临摹得再好,我也是赝品,精品永远是精品。所以,专家如果去拿这两张东西比较的话,我觉得这个专家本身是挺傻的,因为它们没有一个可比性。我觉得,我这片能让更多人去看费穆的《小城之春》,也是非常开心的。因为那部《小城之春》从出来到现在没受过公众待遇。后来有人去研究它、赞颂它,这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并不是这些赞颂人的功德,是本身作品的光芒。在我眼中没专家了,那就是市场了,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其实老版的《小城之春》没有什么人看过,我估计新版也是差不多的命运。 

◎◎Ⅱ 

  记者:刚才你说到临摹,你觉得这个重拍是临摹吗? 
  田:从理论上来讲是。你是看到了这个东西,有感而发地去做这个东西,而你又没有去改变它的主题和内容。如果说,你看到了《小城之春》,你有一个别的想法,这是灵感。那你没有这个灵感,我认为就是临摹,至少从初衷上来讲,是一个临摹。你可能在拍法上有不一样,因为电影的临摹跟绘画的临摹不一样。在创作上的时间段都有很多方面的不同,那么临摹的概念也不同,不是说每个镜头、每个东西都一模一样。 

  记者:旧版里面有很多创作手段有重要的地位,那你这次有没有刻意避开这些呢? 
  田:当时拍这部戏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好多人都会去问这个问题,我才会去想这个问题。其实在拍电影的时候,你会觉得跟电影之间有一个交流,这种交流非常有趣。 

  记者:新版从内容到表现技巧方面,与旧版会有一些什么不同吗?我听说却掉了画外音,礼言的戏分加重了,这些都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考虑呢? 
  田:这是挺简单的。画外音给人的感觉比较近,或者是一个比较主观的状态。我觉得,已经过了五十年了,我希望这个距离远一些,现在的人去看,应有一个观赏距离的不同。我还是希望远远地看这件事,应该是更客观一些了。因为我觉得重拍的方式不一样了,叙述的心情也不一样了,和那个时代的距离也不一样了,可能是为了统一吧。 

  记者:那你会不会想换一个现代人的视角来拍这个故事呢? 
  田:其实,你可以按现代人的方法去想这个人。但是我觉得,你是搞笑版,还是现代版,还是什么版,你想拍成什么样子。我觉得,第一,我没有想拍成搞笑版;第二,我也没想拍成现代乱伦版。我还是想按照原来《小城之春》的人物关系来拍,那有它特定的历史环境。其实,原来《小城之春》的结尾,你也不知道它最终会是什么样子。所以,基本上是差不多的。 

◎◎Ⅲ 

  记者:上次在广州开研讨会的时候,影评人舒琪说他到过现场看过阿城的剧本,他觉得是有史以来最容易的一次改编,几乎没动什么,而且他认为你这部片子如何超越是蛮难想象的。 
  田:我跟他认识很早了,他是一个很好的影评人和很好的电影人。他跟《小城之春》的感情和所有人不一样,因为他投入太多。他的心态我完全能够理解。临摹不可能超越,首先这一点我不能同意。怎么可能去超越《小城之春》?因为你拍的是《小城之春》,已经有一个上限了,这是永远不可能的事。说这两个都能看,就已经很不错了。至于阿城的改编或者拍摄,如果他再拿原来《小城之春》的剧本来看,这个《小城之春》和原来《小城之春》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原来的《小城之春》有它的局限性,有四十年代文明戏的痕迹。文明戏在当时来讲,是很正常的,现在看当时的文明戏也觉得那种腔调很好玩。但是你今天再去用那种腔调拍,不会有人接受了,那就要把语言生活化,这一点,我觉得阿城做了很大的努力。可能他觉得这点是结构上的,但是从台词来讲,阿城去模仿那个时代的人,延伸出去,最有功夫,应该说不是每个人都干得了的,我觉得阿城对改编《小城之春》和重新制作《小城之春》,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人,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记者:韦伟去看过新版拍摄现场,我问她新人的表演怎么样,她当时好像比较保留地说了一下,大意是她们那一辈演员是生活在那个时代,不像现在的新人生活在一个很幸福的年代,需要去体会片中人的感情,那你觉得两者表演上会不会有一点差距? 
  田:韦伟老师,对自己爱的一个东西,再有出现的时候,会排斥。所以,我觉得老太太有这种说法非常正常。我还是那个观点,当事者一定有一个自己很固执的态度。坦白讲,不是拍给当事者看的,所以我不担心这些,所以韦伟老师说什么都没有关系。 

◎◎Ⅳ 

  记者:你个人看费穆的这个原作,觉得有什么局限呢? 
  田:比如说,文明戏的东西;比如说,戴礼言死的偶然性,这些都不算是最好的方式。比如说,他使用景的混乱,包括音乐,等等。其实这是他在当时那个特殊的情况下,每个人都一定有历史的局限性,这是毫无疑问的。 

  尤其影像这种东西,因为这是随着科技发展而来的,它不像音乐和绘画。音乐那个时候和这个时候的音素是一样的,它不会变形不会让人觉得有问题,因为它不是工业产品。绘画,那种颜料已经都定了。但是电影不,电影随着工业的发展,它会有很多很多的变化。当时没有那个条件,当时没有数码像机,他可能拍起来就会多拍一些,现在感觉没有问题了,我可以少拍一点儿,这种文明的局限性是没有办法的。 

  记者:那你这次重拍的《小城之春》,会有一些什么想法是没有表现到的或觉得遗憾的呢? 
  田:我最遗憾的就是把这事儿给干了,其实还是可以不干的。其实我是一个不太愿意去跟人讨论什么事情的人,也不愿意被人家讨论。但你只要拍电影,就一定会被人家讨论,这我觉得是特别苦恼的一件事。其实,反过来讲,我不做《小城之春》,一样会被人去讨论。做了《小城之春》就会多一点儿,因为还有一个历史带过来的问题。比如说,你会碰到舒琪和韦伟这些人,这种比较,让你觉得不是话题的东西会变成无数个话题,你不想讨论的事情也一定要你讨论。这对我来讲是特别没价值的一件事情,所以我觉得可能还是不拍电影的好。 


编辑:陈谷川
 
作者: 谢晓/潘颖蕾 来源: 南方都市报 时间: 2002-08-29 10:59:00
我要发言】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本网站由广东南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粤ICP证02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