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点
南方网首页 > 南方网首发新闻
“黄花岗之女”潘剑波接受《南方都市报》专访

2001-10-10 09:10:24

  (图片:昨日,曾追随孙中山参加革命的潘达微先生之女潘剑波参观了在广东省博物馆展出的辛亥革命文物图片展。 李向新 摄)

  说起广州与辛亥革命,不能不提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园,而这七十二位烈士的遗体是历史名人潘达微先生当年冒着生命危险收殓的。
  近日,从香港专程赶来广州参加辛亥革命九十周年纪念活动的潘达微之女潘剑波女士和十几年来一直致力于收集研究有关辛亥革命史料的黄大德先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在珠江夜游的航船上,他们将辛亥往事娓娓道来。

“黄花岗之女”的由来
  记者:潘女士,您是潘达微先生唯一健在的女儿吗?您这次来广州主要有什么活动?
  潘剑波:我是最小的,排行老九,今年80多岁了。其他兄弟姐妹都已经不在世了。这是我十几年来第一次回到广州,广州的模样变化可真大,看到七十二烈士的墓和父亲的墓都修缮得比以前好,我们都很高兴,连孙中山先生当年亲手种植的一棵松树现在还活着,长得很高大。
  记者:花圈、花篮的飘带上写的为什么是“黄花岗之女”、“黄花岗之子孙”?
  潘女士:当年(1913年)我父亲被袁世凯通缉,逃离了广州,不能回来拜祭烈士,于是,他就让我二哥、三姐穿白袍、骑白马,披着写有“黄花岗之女”、“黄花岗之子”字样的白带来祭拜。我们今天这样写,也表示我们潘家的人永远都是黄花岗的子孙。
  记者:黄先生,您收集整理有关潘达微先生的史料有16年了,您能说说当年潘达微先生为黄花岗起义烈士收尸殓葬的情形吗?
  黄大德:广州“三·二九”起义失败后,当时的清政府只顾调动军队搜捕革命党人,任由烈士遗骸横陈街头。革命党人在这种情况下,纷纷走避各地,连革命烈士的亲人也不敢出来认尸。眼看着烈士的遗骸将要被善堂(当时的慈善机构)葬于专埋犯人的臭岗,潘达微先生痛心疾首,他充分调动了自己身为富家子弟的关系,并利用《平民日报》记者的身份为安葬烈士到处奔走,终于在红花岗购置了一方净土殓葬了革命志士。
  记者:听说当初能够成功殓葬也得到潘先生一位在官场的朋友的帮助?
  潘女士:我祖父是清末一品武官,解甲归田后在广州当地亦是大户之家。父亲通过祖父的一些朋友关系,周旋于朝廷要员之间,在安葬烈士一事上,他与当时太史江孔殷的私交帮了不少忙。在太史的首肯下,通过善堂一一收殓烈士的遗骸,并在红花岗购置了一方净土。

“黄花岗”的由来
  记者:黄花岗以前叫“红花岗”,据说,这个改名与您父亲有关。
  黄先生:潘达微先生一个人冒着生命危险,找地、殓葬、送行,安葬了烈士遗骸。虽然进行得比较隐蔽,但仍被保皇党的人跟踪了,并在《国事报》上披露了这件事,欲构党狱,潘达微于是撰写《谘议局前新鬼录,黄花岗上党人碑》,记述了事情的始末。在文章里,他将“不够浑厚的‘红’字改成了‘黄’字”,黄花岗的名字由此得来,流传至今。
  记者:后来,潘达微先生又向孙中山先生提出公祭烈士?
  黄先生:民国建立后(1912年),潘达微先生首先提出公祭黄花岗烈士,1912年,孙中山先生率领各界十余万人士至黄花岗祭悼,亲自主祭并致祭文。随后,在潘达微的首倡下,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园历经政局动荡,历时10年终于建成。

潘达微其人其事
  记者:黄先生,您觉得研究像潘达微先生这样的辛亥革命志士有何意义?
  黄先生:我是被潘先生的人格魅力感染了!他是研究近代广东革命史、政治、经济、社会、文化艺术、实业、慈善、医学、出版、广告、摄影、教育甚至戏剧的一本大的百科全书,一个传奇式的人物。比如,他创办的兴中会第一份在国内的机关刊物《时事画报》,提出用革命思想入画。他办慈善事业。为了写戏剧,他装成乞丐去体验生活,并提出了如何办慈善事业的“21条”。他提出实业救国,积极参与南洋烟草公司的经营。他在美术史、新闻摄影上的成就也很高。(编辑:杨学涛)


作者:成因 李肇雄 新闻来源:南方都市报
返回上一页】【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本网站由广东南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