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中国 南粤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南方搜索
站内 网页
2003年11月27日

让色彩在发丝间跳舞

2003-10-14 09:26      

  每次走进理发屋,发型师总会仔细地翻检我的头发,然后很肯定地说:“你的头发太黑了,我给你做点颜色吧!”我是一个经不住诱惑的人,如是三番,最后便乖乖地跟着他的思路,任凭长发披肩的发型师给自己的满头乌发“添光加彩”。刚开始时,发型师征询我的意见,我想了半天,选定一种深栗子色。发型师大摇其头:“这种颜色太老气了,现在已经不流行啦!”我犹豫再三,又看中蓝莓色。他还是摇头:“啊,不适合你,这种颜色人家是用来遮掩白发的!”我变得一点主见也没有了:“那你说我应该用什么颜色?”发型师指着两束晶亮鲜艳的样发说:“这是亚马逊色,这是樱桃红,都很时尚漂亮,你自己挑吧!”红头发?我没有想过。那么就亚麻色的“亚马逊”吧,但愿那条奇怪的河流能给我带来好运。

  染发的工序非常复杂,我在使劲折腾青丝的间隙回忆各路女友的秀发,令人叹为观止的是,除了阿黛儿一成不变的黑发,几乎所有女孩头上都顶着万紫千红的光环。当然除了“哈韩”的Linda和“哈日”的真美,其他女友是含蓄的“幻彩“。而Linda的金发和真美的红发,在大街上的回头率也逐渐下降。倒是金发根部新冒出的黑发非常显眼,路人见怪不怪,Linda自己却有些尴尬。看来彻底改变发色的道路,曲折而漫长。

  胡思乱想间,发型师说:“好了,很漂亮!”我瞪大眼睛看着闪亮的头发,发屋的灯光晃眼而不真切,反正木已成舟,付钱走人吧。外面阳光灿烂,我摸摸柔顺光滑的新头发,脚步也变得轻松。什么年代了嘛,人当然有决定自己头发颜色的权利,让以往的偏见见鬼去吧!感觉回头率高了不少,每一道赞美的目光我都报以亲切的微笑。回到家,老妈第一个大惊小怪:“我以为是谁,差点认不出来了!怎么这个颜色啊?”这个颜色怎么了?我不以为然地跑到镜子面前,正好斜阳射进窗户,我看到了“金毛狮王”谢逊!不敢置信地回到房间里,哦,在幽暗的光线下还好,看上去不那么刺眼。但是我不能老躲在黑暗里做一只鼹鼠吧。

  隔天清晨,我在镜子面前磨蹭了半个小时才上班去,进门就碰到老板,他顺口说:“哦,头发染黄了?”我突然记起公司的规定不能染发,几个女孩子都是不易察觉的深栗色。这下糟糕!我惴惴不安地回到座位,想了半天还是去表明心迹:“对不起老板,我会染回来的!”老板大度地说:“没关系,已经染了就算了。”我一整天都无心工作,不停往洗手间跑,在那里的白炽灯下,我整个人都黄黄的无精打采。也许选红色会好一点?不!我禁止自己再胡思乱想。好不容易捱到下班,我飞车赶到发型师那里,要求他替我“恢复原状”。

  “哎呀,不是很时髦吗!这是一种新的颜色,全上海只有我这里有呢!”他当然不乐意。我说:“你不帮我这个忙,老板就要炒我鱿鱼啦!给我变黑吧,我不要什么颜色了!”看我这么严重的后果,发型师也潇洒不起来了:“可以是可以,但对你的头发伤害会很大呢!”最后我俩商定用一种“最安全”的染发剂,涂上片刻立即洗尽,再用大量护发素保护我可怜的头发。考虑到颜色会慢慢溜掉,我要求在漆黑的发膏里掺点葡萄红,好歹染一次头发,总要看到效果吧。

  又是一番折腾,终于头发又一次新鲜出炉。看来还是深颜色适合我,吹干后的黑发从这角度看去微透红色,从那角度看微带黄色,灯光下更显“魔幻色彩”,不过基调仍是黑色。“来点精华素!”发型师熟练地在我头上作蜻蜓点水状。头发亮了许多,看上去很健康。谁知道这个结果是怎么得来的呢!有了爱美的主观愿望,还需要有成全美的客观条件,更要有接受美的心理准备。像我这样叶公好龙的人,只好在时尚的边缘徘徊。看着大街上美眉们发间跳舞的色彩,我心里又得出一个结论:风水轮流转,两、三年前流行的沉稳色泽在经历了变幻无穷的轻快之后正在卷土重来,而且隐约分化,一谓挑染,一谓全染。后者推崇时尚而不张扬的偏深色彩,极尽含蓄之美。鉴于保护秀发起见,我主张“挑染”,想必能为沉闷的黑发增添一些亮色。想象中,三五束美丽的彩发好比打在发丝间的高光一样引人注目,发波涌浪也似美目的眼波流转,实在美妙无双。不过,让我的头发喘口气吧,轻歌曼舞也好,美目盼兮也好,它可是最有发言权的呢。

编辑:小猫

作者: 新闻来源:东方网

我要发言】【返回上页】【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 头发带色的女人
· 染出多层次·片染
· 染出多层次·挑染
首页 要闻 中国 南粤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