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中国新闻 今日热点中国快讯编辑推荐新闻主角透视中国战略中国人事变动影像中国反腐倡廉
 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中国新闻 > 精彩专题 > 薄一波传奇一生 > 薄一波轶事

深圳铁路特大桥完工 穗至深缩短15分钟
中国今日重点
·外交部:未听说“中方拒绝朝鲜购买歼10战机”消息
·中国人民银行监测显示:去年12月份粮价上升3.6%
·土地增值税下月正式开征 业内称房价不会受影响
·中部崛起优惠政策将陆续出台 财税政策或成主角
·专家称中国外汇储备是官方储备 第一说法不确切
·中国移动解读服务新政:还三亿手机用户明白消费
·农村小学初中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今春一律取消
·全国总工会:“不管是什么资都要尊重员工权益”
·药监局启动药品淘汰程序 已注册药品将重新审核
·破产国企老总空手购千万资产 离奇承揽政府工程
[MORE]
中国热点专题
关注07年成品油下调

  据国际市场原油价格大幅回落的情况,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决定,自1月14日起,将汽油价格每吨降低220元,将航空煤油价格每吨降低90元。
十七大代表选举工作启动

  随着11月12日中共中央发布《关于党的十七大代表选举工作的通知》的下发,中共十七大的组织筹备工作已正式启动。与往届相比,十七大党代表选举工作的民主性和透明性特点更突出。
薄一波:当年营救王若飞
2007-01-17 11:01:15 南方网综合 
相关新闻:
·薄一波回忆建国初期 2007-01-16
·薄一波曾力挺创办深圳特区 最早在特区考察 2007-01-17
·薄熙来忆父亲薄一波对他的教育 2007-01-16
·原中顾委副主任薄一波在京逝世 2007-01-17

  薄一波:当年营救王若飞
                 
  一九三六年九月,我从北平草岚子监狱出来不久,经北方局同意,我去太原做上层统一战线工作。临行前,北方局书记刘少奇同志让徐冰同志转告我:
                 
  “给你加一个任务,听说王若飞同志现关押在太原某一监狱,你到太原后,首先要设法营救他出来。”
                 
  我照例问了一句:“若飞同志被捕后用的是真名还是假名,如系假名,叫什么?现在关押在太原哪个监狱?”
                 
  徐冰表示一概不知。我和若飞同志又不认识,这个任务到底该怎样完成呢?
                 
  到太原不久,我就到处打听王若飞同志的下落。                 
                 
  地下党一位叫胡西安的同志告诉我,王若飞同志现在用的名字叫黄敬斋,但不知关在哪所监狱。
                 
  我只好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去察访每所监狱。查到陆军监狱时,终于见到黄敬斋的名字。我仔细地翻阅着关于他的案情原委及历次审讯的详细记录,知道若飞同志在被捕后,五六年来,一直表现得英勇顽强,使敌人很伤脑筋。
                 
  于是,我就立即同梁化之(阎锡山的表侄)一起,去同阎锡山谈判。我说:
                 
  “我们山西处于抗日最前线,抗日救亡运动也已初步搞起来了,目前正是用得着抗日爱国人士的时候,还把大批政治犯关在班房里,这和当前形势很不相称。阎先生既以抗日救亡相号召,并发动了驰誉全国的百灵庙守土抗战,理应乘机造成更大声势,释放全部政治犯,在全国做个表率!”
                 
  阎锡山面有难色地看了看梁化之说:
                 
  “蒋先生狱里关了那么多政治犯,都还没放,咱山西也不能……”
                 
  我说:“山西现在的做法,跟蒋先生已经不完全一样了。你不是经常跟我说要和共产党合作抗日吗?那么,山西要做得漂亮一点,就应该立即无条件地释放政治犯。太原监狱中有个王若飞,是有名的共产党员。我提议,也是向你提出要求,首先把他放出来!”
                 
  “王若飞?”阎锡山又看看梁化之,说道:“有这个人吗?”
                 
  我看他想把问题滑过去,只好单刀直入地讲了:
                 
  “黄敬斋就是王若飞!”
                 
  “啊,黄敬斋倒好像有。怎么,你认识他吗?”
                 
  我说:“我不认识他,是我回太原时,‘远方’的朋友请我设法营救他出狱,算是个间接朋友。”
                 
  阎忽然很开明很亲切地说:“你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就让化之陪你一起去看看。”
                 
  我们坐汽车到陆军监狱,梁化之简单说明来意,典狱长忙把我们一直引到王若飞的囚室。迎面站着的是一个白净面孔的中年人,我想:这大约就是王若飞同志了。梁化之介绍说:
                 
  “黄先生,今天给你介绍个人,他是你的老同志,老战友,老共产党,老……”
                 
  若飞同志事先毫无思想准备,只是直愣愣地望着我,嘴里不置可否地“哦,哦,嗯,嗯”,作为回答。
                 
  为了不让若飞同志蒙在鼓里,我赶忙说明来意:
                 
  “我叫薄一波。梁先生说得很对。现在来看你,是受‘远方朋友’之托,要营救你出去。我和梁先生是同乡又是老同学。我现在是在阎先生下面,只做抗日救亡工作,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把我们联结在一起了。正因为这样,放不放你,关键在梁先生,而不在我。关于这一点,梁先生一定能够回答你。”
                 
  梁化之听了我的话,觉得有些尴尬,但又很高兴,忙插嘴说:
                 
  “一波,一波,你把话说到哪里去了。我对黄先生一向优待。黄先生,你说,你现在住的是不是优待室?”
                 
  王若飞鼻孔里“哼”了一声,冷冷地说:
                 
  “对,叫优待室。”
                 
  我环视了一下这间牢房,抑制不住心头的气愤,对梁化之说:“这也可以叫优待室?分明是独居监房。我在北平、天津坐过六七年牢,早都领教过这种优待室了。”
                 
  梁化之一声不响。他可能很懊悔(但内心是高兴的)扮演了这个不光彩的角色。
                 
  一九三七年春天,在我的一再力陈下,阎锡山和梁化之商谈出释放政治犯的两个条件:一、他们必须放弃共产党的狭隘立场;二、必须保证留在山西做事。商议好后,梁化之衔命找我来谈。我回答:这样做,恐怕不行。对政治犯还是无条件释放好。
                 
  梁化之表示,他不能做主。我们又一同去找阎。几经磋商,阎提出了折中办法:可以不提条件,先把王若飞先生转移到山西训导院去,做个过渡。因为陆军监狱属中央,我们不好释放,而训导院是属于山西的,我们随时可以释放。对王若飞先生,以礼相待,放出来是不加任何条件的。
                 
  我问:“过渡多少时候?”
                 
  阎说:“个把月可以了。”
                 
  我说:“那我的朋友黄敬斋的问题就算解决了……”
                 
  阎说:“好,好,黄敬斋可以立即准备释放。”
                 
  我又问:“其他政治犯呢?”
                 
  阎说:“黄敬斋出来后,其他政治犯也可陆续分批转移到训导院,过渡释放。”
                 
  接着,我又去探望若飞同志。
                 
  但他的疑团似乎还没有消除。
                 
  我开门见山地说:
                 
  “黄敬斋,或者说是王若飞同志,你怀疑我是对的。老实说,我原来也没有完全相信你。当我执行党交给我营救你出狱的任务时,我也从多方面对你进行了调查,知道你坚持了共产党员的立场,进行了英勇的斗争。党对你完全信任,因此,才决心营救你出狱。我已查清了你的一切。你能用什么办法查清我的身份呢?”
                 
  若飞同志沉思了片刻,摇摇头,说:
                 
  “我没有办法调查你的身份。”
                 
  “那怎么办呢?”我也有些为难了,“你不相信我,而我又一定要营救你,我们的行动怎么才能统一起来呢?”
                 
  若飞同志在室里来回走了几步,忽然对我说:“你能不能给我带些党的文件来看看呢?”
                 
  “可以,完全可以。”
                 
  过了几天,再去看他时,我告诉他:“若飞同志,你现在可以出去了。”
                 
  “政治犯全部释放吗?”
                 
  “不,现在还只有你一个。其余的将分批获释。”
                 
  “我一个?”若飞同志略有迟疑,“无条件释放吗?”
                 
  “无条件。”我肯定地说,“不过,只希望你答应我一条:出去后,先到我安排好的地方,小住几天,略尽朋友之道。我在这里搞统战工作,和阎锡山天天打交道,有些事不能做得太绝。那样,可能会影响整体工作。你住些时候,就可以回延安了。你觉得如何?”
                 
  若飞同志稍加思索后,对我说了真心话:
                 
  “一波同志,开始,我的确怀疑过你。看过党的文件,交换政治上和工作上的意见,又听狱中一些同志不断提起你,现在又争取到无条件释放,我完全相信,你是个好同志,是党派你来营救我的。可是,一波同志,我在狱里住了五六年,很希望党对我的一切进行全面的审查,得出结论。你能不能找个我认识的人,到这里来证实一下,以免将来有别的什么问题发生。”
                 
  若飞同志的这番话含意很深刻。他希望对他进行组织审查和证明,这可怎么办呢?
                 
  沉默了一会,我想起北方局一个负责人,人们把他叫做“柯(庆施)大鼻子”,我问他认识不认识柯。“啊,认得。”若飞同志忙问,“他能来吗?”我说:“可以试一试。”
                 
  不久,“柯大鼻子”从“远方”赶到太原来,到监狱里和若飞同志见了面。
                 
  一个月后,我就接到若飞同志到给他安置好的四合院住起来休养,接着他的爱人李培之也从上海来陪他。
                 
  此后,被关在四个监狱里的二三百名政治犯,也都分批放了出来。
                 
  这期间,梁化之接连来过两次,说阎先生很想和“王先生”见见面。
                 
  一天,我陪王若飞同志去见阎锡山。阎锡山颇有点“礼贤下士”的样子,表示非常仰慕若飞的才能,敬重若飞的骨气,希望若飞留在山西帮助他工作。若飞同志看对方已一步一步逼了上来,赶紧先发制人,堵住阎锡山的嘴巴:
                 
  “阎先生,你在举国扰攘的时候,接受了我党统一战线的主张,你成立了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在绥远发动了百灵庙守土抗战,在山西释放了全体政治犯,……这种举动,我们非常赞成。我一定把这种情况带到延安去,带到我党中央去,我想,我们党也会表示欢迎的。”
                 
  王若飞同志的话刚一停顿,阎锡山连忙插了上去:
                 
  “不谈这些,不谈这些了。”
                 
  几天以后,在阎锡山那儿,我又遇见了梁化之。梁化之愤愤地说:
                 
  “王若飞这个人太绝情了。一出牢门,就要回延安,太不够朋友。我不能放他走!”
                 
  我不便和他搞僵,就用山西的谚语,笑着说道:
                 
  “宋丑儿哭他小姨子——没想头啦!该撒手时就撒手吧!”
                 
  “不行。”梁化之执拗地说,“我不能放他走!”老于世故的阎锡山,对梁化之的固执颇不以为然,他说:
                 
  “化之,眼光要放远些。既然释放了,就要给人自由。留就留,走就走。交个共产党朋友也好嘛。”
                 
  (摘自薄一波著《领袖元帅与战友》,人民出版社2002年3月出版)

(编辑:彭莹)


上一条:薄一波的“山药蛋话”
下一条:
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地方党委换届]  [六中全会]  [油价下调]  [07全国两会] 南方周末

今日要闻
国际今日重点
·美媒:中国成新兴国际强国 西方接受中国崛起
·日媒:影响力在世界排第二 中国人为此而自负
·中国赠送金正日电影上映 群众观后泪流满面
·萨达姆弟第断头之谜:技术意外?故意复仇?
· 美朝六方代表在柏林会晤 考虑为六方会谈“解冻”
[MORE]
港澳台重点新闻
·国台办:2006年两岸关系"一个主题、三个特点"
·国台办:"台独"活动今年将活跃 两岸关系形势严峻
·06年两岸间接贸易总额首次突破1000亿美元大关
·游锡堃首度表态 赞成扁协调"四大天王"共战2008
·台当局侦办力霸弊案 首度公布限制离岛59人名单
[MORE]
中国昨日新闻排行
·党委换届改变升迁“路线图” 直接影响官员心态
·14个省区党委换届选举顺利完成
·薄一波同志逝世
·各地党委换届将完成 集体决策机制被推到台前
·胡锦涛签署命令 发布新修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审计条例
·中共元老薄一波逝世
·薄一波同志生平
·中共元老薄一波逝世
·薄熙来忆父亲薄一波对他的教育
·薄一波三十七岁入中委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