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南方搜索
站内 网页
2004年04月02日
昨日中国新闻热点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中国新闻 > 中国非常精彩专题 > 关注“三农” > 三农特写
破解三农问题从农税开始 农民“零赋税”后

2004-03-19 17:00:40 济南日报 刘昌华 赵京桥 赵京桥 张庆峰 吕廷川/摄

文华拿着往年的农业税交费单说,这些东西我都的收藏起来,这可是历史的见证。

  南方网讯  3月15日下午4点,章丘市枣园镇小义田村。

  春日的太阳晒在农家院落里,一切都暖融融的。66岁的徐文华老人正在收拾几张旧桌子,他的老伴则在捏菜团,准备包包子。菜团是菠菜和豆腐混合而成的,没有肉。徐文华说,一个月只能吃两次肉,现在还不到吃肉的时候。

  日子似乎有点拮据。正因为如此,章丘市在全省率先免征农业税的消息对徐文华一家显得尤为重要。

  2004年2月23日,章丘市委、市政府做出决定,自今年起,全市农民农业税等涉农赋税一律免征。此项政策的出台标志着该市沿袭几千年的“皇粮国税”正式划上了句号。

  “免征这些钱很管事”

  好消息总是传得飞快。免征农业税的决定出台第二天,徐文华就从广播中听到了这个消息。等到他兴奋地走出家门准备找人唠唠这事时,街上都已经议论开了。

  徐文华家里共有6口人,9亩多地,按规定,一年需要交纳的农业税为700多元。

  这9亩多地主要种植玉米、小麦等粮食作物,间或也会种一两亩大葱,但有时卖不出好价钱。如果收成好,每亩大葱可以收入1500元,如果只是种粮食,每亩收入不超过400元。如果有招工的,徐义华的儿子在农闲时会到枣园或者明水打工,好的时候一天可以收入二三十块钱。

  这就是徐文华一家全部的收入来源。他家里通了电话,装了有线电视,还买了摩托车。老人说:“这些东西村里人差不多家家都有,生活水平毕竟提高了嘛。”

  尽管如此,徐文华依然觉得生活很紧张。“孙子孙女上学要花钱,家里这些个用电烧油的家伙要花钱,种地的种子化肥要花钱,再加上农业税,压力很大,现在免征了这个钱,很管事,压力轻多了。”

  像徐文华老人这种情况在章丘较为典型,因此农业税在很多村镇都很难收取。

  记者在徐文华家里看到一张下发于2002年6月3日的交费通知单,上面写着:……你户共有土地9.6亩,应交公粮1037斤,农业税797.9元。对纳税人拒不按期交纳的,将根据山东省农业税征收暂行办法规定,征收机关除责令限期交纳外,还将从滞纳税款之日起,按日加收滞纳税款2%的滞纳金。

  这样的通知单让村民觉得“压力很大”。小义田村支部书记李宗海坦言,农业税很难征收,每年都得拿出至少1/3的精力来应付农业税。到目前为止,村里还有六七千块钱没能收上来。

  另一个在村里干了十年的村支部书记则一针见血地指出,免征农业税,就是取消了长期存在于农村的焦点问题。

  而这一点,正是章丘酝酿取消农业税的一个背景。市长毕筱奇说,征收农业税时不用说群众工作难做,村干部的思想也难以统一,搞不好还会带来许多问题,引发不安定因素。而免征农业税能够给广大农民带来看得见摸得着最直接的实惠,是落实中央“多予、少取、放活”方针的具体行动。

  村支书的烦恼

  无论贫困还是富裕,所有农民都对免征农业税报之以掌声。但对于村镇两级工作人员来说,就大不一样了。

  前面提到的小义田村支部书记李宗海既高兴又烦恼,高兴的是从今以后再也不用到村民家里逼着他们交税了,而且自己家里也减轻了负担;烦恼的是,没有了农业税,支部和村委就更没有钱办公了。

  小义田村共有村民190户,654人,全年农业税收入5.6万元,按照规定,这些钱上缴之后会有2.1万元附加农业税返还给村里,作为村级班子的工作经费。

  李宗海告诉记者,村里既没有企业,也没有资源,所有人员的工资、工作的运转以及困难家庭的福利等都得依靠附加农业税。

  去年一年,村里更新自来水设备花费了2500元,维修道路花了5000元,订阅报纸、正常办公开支又花了5000元,后来到了发工资时才发现钱不够用了,因此,他们这些人就只拿了一个季度的工资。

  那么,免征农业税以后该怎么办呢?李宗海显得有点茫然:“不知道,不好说,市里边应该会有考虑吧。”

  对于小义田这样的村镇,章丘市政府的确已经考虑了。

  章丘市财政局局长崔殿洪说,全市84.4万农民人均农业税70.6元,加起来总数是5960万。这几年章丘市经济发展速度加快,地方财政总收入达到7.06亿元,因此农业税仅占全市财政总收入的5.61%.所以从财政上讲有能力承担免征农业税带来的压力。

  崔局长告诉记者,免征农业税后,全市大概有1/3的村级财务不能自保。对于这些村,市财政将在规定标准的基础上给予经费支持,具体办法很快就会出台。

  不仅仅要扶持村级事业,市里对农民的社会保障同样进行了通盘考虑。崔殿洪说,老党员的补贴、残疾村民的抚恤以及吃水行路等项目的建设,将全部由市里负担,不让老百姓掏一分钱。

  正因为有了详细的规划和考虑,章丘才大胆做出了免征农业税的决定。市委书记陈先运说,能不能免征农业税取决于两条,一是有没有这个能力,二是把农民放在什么位置。章丘作出免征农业税的决定,既不是心血来潮,更不是做表面文章,而是水到渠成。

  万新村的试验

  在枣园镇万新村,我们感受到了陈先运所说的“水到渠成”,而这种“水到渠成”给免征农业税提供了一个更有指向意义的示范。

  朱应祥,男,36岁,家中共有3口人,仅有4亩土地。去年朱应祥的4亩地全部种了大葱,一年收入2万元左右。

  对朱应祥来说,免征农业税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大的影响,因为往年交的税款只有300多元,“是个小数目”。

  带领朱应祥走上这条富裕之路的,是他们村的党支部书记、章丘万新富硒大葱协会会长万守杰。

  见到万会长的时候,他笑着说:“今天上午已经送走三批参观访问的客人了,你们算是第四批。”

  万新村共有700多口人,1400多亩地,每年种植的大葱都不少于1000亩,全村村民每年大约有350万元毛收入进账。

  万守杰的大葱协会联接着种植户、经销商以及一些大的加工公司,他们所出产的大葱销到了全国各地。在北京超市,以“万新”作为商标的富硒大葱每斤卖到了6元钱。

  除了大葱,村里还有服装厂、木器厂、印刷厂、饮料厂等民营企业,虽然规模不算很大,但生意也还算红火。

  因此,当免征农业税的消息传来以后,万守杰一点儿也没有担心。

  万新村往年的农业税在10万元左右,返还给村里的附加税为2.8万元,村里其他收入有5万元,合起来有七八万元。这一收入在整个章丘市属于中等偏上。

  万守杰说,去掉返还的农业附加税收入,村里每年还有5万元,应付村级组织运转没有问题。唯一困难的是投资性建设,例如道路维修、大葱市场建设、水利建设等项目,短期内只能靠“一事一议”来协商解决,就是想干什么事,村民代表开会讨论,通过了就由村民集资干,通不过就不干。

  这是万守杰短期内的打算,在维持运转的前提下,他还有更长远的打算。他说,村里有数百亩荒山和闲置土地,可以搞开发和引进引办;还有一些闲置的厂房设备,可以承包租赁;再就是想方设法帮助现有的企业再发展,他们发展好了,上缴的税也就多了,村里收入自然也会多。

  对于免征农业税以后的工作思路,万守杰显得非常乐观:“征收农业税的麻烦没有了,我可以把全部精力放到大葱协会和发展企业上,帮助农民增收。”

  万守杰考虑的还只是一个村村民的增收问题,而这一问题在章丘市委书记陈先运的头脑里,是一幅更为复杂和广阔的图景:“免征农业税等涉农赋税只是解决农民增收问题的办法之一,远非治本之策,破解‘三农’难题还只是刚开了个头。解决三农还要跳出三农,加快工业经济发展,为最终解决三农问题积累实力。”

  “零赋税”后的农村现实

  去年5月,小义田村因为电力不足,灌溉难以满足村民需要,因此村干部商量投资3.5万元增容电力,但村里拿不出这笔钱,因此召开了村民代表大会,进行“一事一议”。会上,大部分代表都觉得投资太大,让村民拿这笔钱有困难,这件事就被放下了。

  取消农业税后,这种“一事一议”的村务协商形式会越来越频繁地出现,但这种形式又为向农民收费留了口子,农村会不会因此再次出现变相收费的现象?

  这一问题显然值得担忧。当地领导分析说,农民负担是“高压线”,但是“撞线”的情况仍然屡禁不止,根本原因有两条,一是工作人员要吃饭,二是政府想要办点事。因此,没有了农业税收入,难免会有人打起歪主意。

  章丘市政府对此问题也有考虑。市长毕筱奇说,实现“零税赋”后,“一事一议”有上限,而且收费数额和收费方式还要经过两级报批,一要村民代表大会同意;二要经乡镇批准,报市减负办公室备案。

  就同样的问题询问章丘市财政局局长崔殿洪时,他说:“不用担心乱收费,即便村干部或者镇里想收钱,他们也收不上来。因为连延续几千年的皇粮国税都免了,其他的钱村民就更要掂量掂量了。”

  从章丘市各项举措和各级领导的态度来看,他们对彻底堵住乱收费很有信心。但是,卡住伸向农民的索取之手,还仅仅是问题的一部分,因为“饭要吃,事要办”,如果因为没钱,该办的事办不了,显然也不行。

  就如小义田村,尽管通过“一事一议”否决了增容电力的设想,但是村民的灌溉问题也就无法真正解决了。从短期看,村民的确没有增加负担,但是从长远看,不利于村民种植粮食增加收入。

  这就涉及到了“零赋税”后的第二个问题,如何让农民增收。专家认为,在这一问题上,“减法”和“加法”同样重要。“零赋税”是做减法,“减法”就是让农民减负,加法则是让农民增加收入。从长远来看,“加”比“减”更重要,“减”是必要的,但是只有帮助农民找到一条致富的长远出路,才能真正解决三农问题。

  这显然是一个更为宏大的命题,正如章丘市市委书记陈先运所说,“免征农业税,对于破解三农问题还只是开了个头。”开了头之后,往后的工作就需要更深入更彻底,而这些,可能比开头更难。(编辑:许雨青)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乱收费 农民不堪承受之重 2004-02-11 18:06:48
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