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网络人生 骗术揭秘 奇闻异事 史海勾沉 浮光掠影 明白消费 调查 专题

关注农村
  ·农民工快乐 所以中国快乐

合作医疗

民工讨薪

农村教育

思想道德建设
  ·志愿精神,中国新公民的崭新徽章

雷锋精神 

五四精神

公民道德

抗击艾滋
  ·安全套莫成昙花一现 防艾需要双重防线

女性vs艾滋

民间防艾

预防艾滋

青少年儿童
  ·怀孕少女,真的痛并快乐着?

安全教育

网瘾少年

青少年性教育

  婚姻与家庭
  ·闪婚,难以消化的爱情快餐

出入围城

女人角色

谁在征婚

  传统与文化
  ·万里长城永不倒

民间文化

节日文化

国学热

  你我权益
  ·教育为公,何以不公?

慈善尴尬

社会保障

隐私难隐

  社会百态
  ·尊师重教,老师的苦谁知道?

贫困大学生

佘祥林

现代"丐帮"

  人物
  ·纪念孙中山逝世80周年

毛泽东

邓小平

周恩来

  综合
  ·社会频道2004年终献礼

雪影[图集]

南京大屠杀

日军侵华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法制纵横







·
GDP过度依赖出口和固定投资 中国经济可能趋冷 22日
·
数百中国市长游学归来 回国将担当经贸管理重任 22日
·
后台硬执法难 小煤窑之祸与地方官员腐败息息相关 22日
·
“神童”幼儿园:具官方背景 每月学费2000多元 22日
·
卸任高官频频出书 讲述个人经历评述重大事件 21日
 
吸毒女利用怀孕来逃避打击 无辜孩子命运叵测

2005-06-22 17:04:22 四川在线网站

相关新闻:
·两吸毒男子被拘留强制戒毒 曾以艾滋病要挟民警 2005-05-08
·陕西夫妇吸毒4年花光50万 为筹毒资卖掉两亲儿 2005-06-09
·夜总会“一条龙”服务容留吸毒 两个老总被逮捕 2005-06-15
·吸毒12年2次劳教不弃毒 北京强制戒毒逮住第一人 2005-06-15
·湖南愤怒母亲打死吸毒逆子 警方建议从轻处理 2005-06-16

  “你妈妈怎么了?”

  “被关了。”

  “为啥被关的?”

  “吃白粉。”

  答话的是左左。左左的妈妈是个拥有13年吸毒史的卖淫女。小左左在诅咒中降生,在歧视中长大。左左的母亲有时像天使,而更多的时候,是魔鬼——

  左左的出生,是妈妈用两包白粉换来的。

  一包是妈妈临产前自己吸的,一阵吞云吐雾之后,左左就降生了;另一包打发了接生婆,接生婆是和妈妈一起吸毒的姊妹伙,把脐带剪了之后,她也迫不及待揣着白粉回家过瘾去了。

  现在左左已经两岁半了,她的爸爸(事实上连他也不知道左左到底和自己有没有血缘关系,准确的说他只能算一个当初收留了她母亲的好心人)左飞说,2002年12月17日早上7点,他在李子坝后山的出租屋里看着左左落地,他只有一个感觉——这孩子出生就像在演电影一样。因为4个小时前,她妈妈为了筹钱买毒品,还腆着肚子出去站街卖淫,要不是“肚子痛”,她还不会在凌晨3点就回家来。

  左左的妈妈张月生她时已经有13年的吸毒史。

  这13年她基本都是这样过的:吸毒——卖淫——劳教。这种生活呈循环状,周而复始,在重庆市渝中区李子坝一带,街坊说她是个“人神共愤的烂人”。

  妈妈的堕落与救赎

  直到2001年,她遇到左飞。

  2001年的大年初一。当时,左飞的朋友在上清寺开了家歌厅,朋友邀他去捧场。唱完歌快回家时,左飞看见一个女的向朋友要10块钱,朋友很不耐烦,像呵斥叫花子一样叫那个女的“爬开点”。善良的左飞觉得很尴尬,给了那女人10块钱。

  这个要钱的女人就是张月,当时她是在歌厅里当小姐,坐台。

  回来之后,左飞天天照常去厂里上班,过着平常的生活。大年十五,左飞的手机响了,电话竟是张月打来的,她说是在左飞朋友那里要到他的手机号码的。她在电话里带着哭腔,说哥哥娶了个农村嫂嫂,很凶,把她撵出来了。现在她没地方住,希望在左飞家借宿三晚。

  左飞回忆了半天才想起是那个要钱的女人。他想到当时她那种没有尊严的场景心里就刺痛,一个女人到这种地步,也确实可怜。

  左飞没来得及多想就答应了,他把房子腾出来,搬到单位的宿舍。不料张月这一住,就没再说个“走”字。

  左飞当时32岁,离婚之后交往了一个女朋友。有一天女朋友去他家,看见张月在里面住,很奇怪。而张月说,她是左飞的“老婆”。女朋友当时就被气走了,等左飞后来知道内情时,已经无法挽回。一天天在一起,寂寞的左飞也慢慢接受了她。

  一个月之后,左飞发现张月在吸毒,为了吸毒,她晚上还出去卖淫。

  张月告诉他,她已经有10年的吸毒史了。左飞觉得脑袋发懵,他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个女人。

  他想到给她戒毒,让她有个新的生活。他把张月关在屋子里,强行戒毒,前前后后戒了10多次,但没有效果。就这样,左飞的命运就和张月生拉硬扯地纠缠在了一起。

  左飞一个月几百块钱的工资,全都耗在张月身上。母亲见儿子为了个吸毒女搞成这样,要左飞离开张月。但左飞一看张月没人管,就又下不了决心。母亲很愤怒,不再管他。

  左左就在母亲“每天必须保证一克白粉”的身体里孕育了。

  谁都知道母亲吸毒,孩子生下来是怎么一种状况。

  张月没想那么多,肚里的孩子现在成了她的保护神。尽管多次卖淫、吸毒被捉获,但因为她是孕妇,警方将她奈何不得。

  天下的母亲都是满怀喜悦等待孩子的降临,张月的想法却不一样,她想到把孩子生下来之后,还有至少一年的哺乳期,警察不敢动她。左左就这样成了被母亲利用的工具。

  她在诅咒中降生

  2002年12月17日,左左在出租屋里降生。

  周围很多人都想看到这样的场景:这个吸毒女生的孩子满脸长着病毒疙瘩、流着鼻涕、打着呵欠。他们都想把她当成反面教材。

  左飞很紧张,他之前也专门去书店看了些书,知道邻居们议论的都是吸毒母亲生下孩子的共同症状,孩子基本上都有毒瘾。

  但小左左一落地,“哇”的一声啼哭,左飞的本能被牵动了,“我当时就对自己说,不管孩子是不是我的,我都要把她养大成人”。

  孩子没有像预想的那样,很健康,哭声响亮、有力。皮肤光滑,他用手掂了掂,至少有3公斤。

  那天家里惟一的100块钱被张月换了白粉,左飞马上跑到厂里找人借了100块钱,他用这100块钱买了个12块钱的奶瓶、两块纱布、一瓶酒精。把孩子的肚脐消毒后,他又跑到母亲那里,翻到了半包老年奶粉。这半包奶粉吊了左左20天的命,直到左飞第二个月的7日发工资。

  张月生下左左三天之后依旧上街卖淫。她每天需要300多块钱来买白粉,不然她就没法过日子。家里连茶瓶都是卖了的,再也找不出值钱的东西了。

  偶尔,她站街卖淫的钱有多的,在过足毒瘾后,她还是会给左左买19块钱一包的国产奶粉。精神好时,她也会把左左抱在怀里,幺儿、狗儿亲热一阵。

  但左左能够享受到的这种幸福时光毕竟是少数。

  更多的时候,她只能依靠左飞。左飞每天上夜班,从晚上9点到凌晨3点。白天,他就在家带左左;晚上临走之前,他就把女儿喂饱,然后放在床上。作为母亲的张月几乎不管孩子,白天,她很多时间都是在吸毒、昏睡;晚上,她精神百倍,晃悠着出门。

  左左从生下来3天之后,就开始一个人在家睡觉。

  孩子晚上没人管,经常从床上掉下来,摔得鼻青脸肿。摔下来之后,哭累了就在水泥地上睡。

  久了,连邻居们都形成习惯,半夜经常听见“咚”的一声,他们就知道小左左摔下来了。“听那哭声,我们都觉得像针在心尖上扎。”左左后来会爬了,经常摔下来之后,就哭着爬到门口,左飞很多次回家,都发现左左倒在门口蜷成一团,声音也哭哑了。冬天,大人睡在水泥地上都容易生病,但奇怪的是,小左左连感冒都很少。邻居们说,那是“无娘儿天照顾”。

  左飞说,为了生存,他只能如此。白天回到家,为了弥补孩子,他就一刻不停地抱着她,一天他要抱8个小时。因为张月一直在外卖淫,他怕家中有病菌,中午就在街边买盒饭和孩子一起吃,下午就给孩子买二两抄手,喂她吃了他就走路去上班。

  左左7个月大时,已经能和父亲去吃食堂了。那段时间张月在腹股沟的股动脉上注射毒品,因针眼发炎被感染,整个人都瘫痪了。那是一年中最热的季节,家里惟一的风扇之前就被张月毒瘾发作时摔烂,茶瓶也被她摔坏。爸爸上班之后,左左就躺在妈妈的脚边,旁边是用瓶子装的自来水,左左一哭,妈妈就用脚将水瓶刨到左左嘴边,左左就会张开小嘴,汩汩喝水。喝够了,就不哭不闹,自己睡觉。

  让人万幸的是,左左是个正常的孩子,她成功地逃脱附注在母亲身上已有13年的毒素。这个结论是医院儿保科的医生给的,左飞记不清具体数据,医生说左左是万分之一的幸运。

  这点左飞明白,因为张月的一些姊妹伙都生过孩子,很多不是死了就是扔了。就在离他家不远的地方,有个吸毒女和一个捡垃圾的老头搭了个草棚住在一起,生了个孩子,满脸是疙瘩,后来就听说孩子被冻死了。

  一名医生在得知左左没有问题时,就要收养左左,左飞拒绝了,他太爱这个孩子了,虽然别人说这个孩子和他一点不像,肯定不会是张月和他生的,更多的人也建议他去作亲子鉴定,但左飞都不把这当回事,他永远不会去作什么亲子鉴定。孩子生下来就一直在他怀里长,左左对他的一颦一笑,他都觉得是对他付出的最大回报。从左左生下来到现在,他每天只能睡三个小时的觉,为了省钱给孩子买奶粉,他白天几乎都不怎么吃饭,支撑身体的是晚上加夜班单位有一顿免费的工作餐,他常常把自己撑得难受,到现在,胃已经不是很好了。

  他常常感谢左左,他说左左是个甜蜜的负担,骂他傻的邻居们不知道,他在养左左的时候收获的快乐和幸福。

  左左一岁时,她妈妈又怀孕了。张月又想靠这孩子的“庇护”,一直拖到6个月。在左飞的奔走之下,街道出面将孩子打掉,张月再次被送到女子劳教所,这次劳教期是两年。左左至此才远离了母亲的干扰。

  左左的“社会地位”

  左左现在两岁半,她已经不愿意像小时候一样天天被父亲抱在手里,她渴望走出家门,渴望和小伙伴在一起。出租房的周围很多孩子,但没有孩子敢来和她一起玩。“他们都是被大人打了招呼的。”左飞早就无奈地接受了这个现实。因为曾经有个孩子亲口告诉过他:“左左妈妈是坏人,左左也是坏人。”

  左飞曾经是这条街上人缘最好的年轻人。有一次,街道一个姓彭的老叫花子要死了,一身滚些屎尿,没人愿意弄他,是左飞抱他到床上落的气。当时,大家都说他的心肠是最好的。

  但现在,他良好的人际关系变得不堪一击。邻居们见他们就想躲瘟神一样,左左的外婆住在他们家200米远的地方,但从来没跟这孩子打过招呼。自己的亲人如此,更不要说毫无关系的街坊邻居。左飞想找个孩子和左左玩,都无法实现。

  6月17日下午,记者见证了左飞的无奈。下午5点左右,街坊的孩子们都放学回家了。左左立刻就兴奋起来,门口是一条路,她聚精会神地站在那里。不料放学的孩子们走到门口,就加快脚步,呼啸而去。左左嘴里的“姐姐”还没落声,那些孩子已经跑不见了。

  左飞用记者带去的荔枝贿赂到两个女孩,左左见姐姐进屋,高兴得手舞足蹈,不停地喊姐姐。左飞说,为了左左,他经常“收买”这些孩子,掏钱请他们一起坐轻轨、索道。但事情一完,这些孩子很快就会“翻脸不认人”。

  他话还没说完,记者就看见两个女孩把桌上的饼干吃了,然后就走了。身后传来左左撕心裂肺的哭声——“姐姐”。

  她两只小手乱抓,在父亲身上挣扎,要去把姐姐找回来。左飞眼睛红了,不停地安抚女儿,说姐姐回家吃饭,马上就来。

  左飞说,就在前两天,左左也是在门口喊姐姐,见人不理,她居然捡了块小石头要掷人家。邻居制止了她,她把门一关,喊了声“傻子——”,然后扑在桌上大哭。

  他知道孩子的委屈,所以只要有空,他就带左左去家乐福、重百超市逛。没钱买东西,但可以碰见很多不知左左底细的孩子。左左这个时候是最高兴的,有一次,她紧跟一个小男孩,从临江门一直追到解放碑,差点就走丢了。

  压抑让左左的性格很烈,现在她最喜欢做的一个动作就是“暴力倾向”:双目圆瞪,咬牙切齿。左飞说,这是左左自己给自己看的。

  母亲是什么?

  除了跟父亲去超市外,左左每个月还有另一个去处,就是去女子劳教所看妈妈。她会说很多话,也会说妈妈,但从来没对人喊过,即使是面对自己的亲生母亲。

  左飞带左左去的目的,就是想唤起张月的人性;另外也想让孩子明白,自己是有妈妈的。但这对母女似乎有一种天生的隔阂。有一次,张月被管教干部允许抱一下孩子。但左左死活不肯,拼了命往地下挣。张月悬在半空的手垂下,那是左飞看见她最无力的一次表现。

  但很快,左飞就认为自己从张月身上找到的一点人性就消失了,她转身就开始向他提要求:给我多带点钱,下次来要带水杯、睡衣、3张毛巾,要好一点的,不然别人笑话。

  记者问左左:“想不想妈妈?”她把头埋进爸爸的膝盖,不说话。

  “妈妈怎么了?”

  “被关了。”

  “为啥被关的?”

  “吃白粉。”

  白粉两个字从一个两岁半的小女孩嘴里说出来,让记者身上打了一个激灵。左飞说,这是别的孩子告诉她的。别人说她:你妈妈是吃白粉的,你有后遗症。

  “你——傻子——”左左嘴一瘪,就这样开始还击。

  (因涉及未成年人,本文主人公所用名系化名)

  采访后记

  提起张月,记者心中有一种恐惧。

  去年4月记者曾见过她,那天她腆着肚子,刚吸了毒,嘴唇抹着鲜红的唇膏。左飞身上还剩50块钱,他准备去给孩子买奶粉,张月要拿去买毒品。左飞拿着钱出门,张月手握一个啤酒瓶就朝他头上砸过来,记者当场被吓得魂飞魄散。

  孩子的奶粉断了两天了,靠吃稀饭度日。我不明白一个母亲,居然还会跟孩子争这吊命钱。左飞说,在张月眼里,只有毒品。

  人性的扭曲在我看来,这真的算是极至了。

  现在,张月进劳教所已经整整一年了。我没有机会看见她,左飞说,比去年进去之前胖了,精神也好多了。她还把左左的照片卡在她在劳教所戴的胸牌里。

  这让我不由得为之一震。

  记者隐隐觉得,在这个吸毒母亲的内心深处,人性在一天天被唤起。我看了她给左飞写来的信。信里,都提到女儿左左:

  “我每个月的盼望就是为了多看你和左左一眼……”

  “这个月的接见,我看见左左的头发长得很长了,叫婆婆把她后面剪了……”

  “接见时我看见左左的头上有个好大的一个口子,让我好心痛,真是没娘的孩子好可怜……”

  每封信都由两大块组成:对女儿的思念,以及她个人无尽的物质要求,罗列着需要买的东西一大串。左飞说,张月的信上半部分是天使,下半部分是魔鬼,她并没有彻底的改变自己。

  所以明年5月8日张月劳教期满,他对她并没有过多的奢望。相反,他甚至担心灾难会重新降临。现在他想的是多挣点钱,有能力找一处另外的房子,带左左离开这里。这两天,报上说“黑娃”可上户口了,左飞决定把孩子户口解决好,以后让她好好读书。左飞的妈妈现在也喜欢上了左左,说如果左左读书用功的话,她把房子卖了也要供她读。

  左左让我们联想到更多吸毒女生下的孩子,母亲有错、有罪,但孩子是无辜的。可怕的是,我们知道这样的孩子还有不少,但是却没有一个机构能够确切的了解他们的状况,并给予他们必要的帮助。

  在市妇联的相关材料中,没有关于这一群孩子的记录;在市卫生局疾控中心,只有对感染艾滋病孩子的统计;在市劳教局,他们称怀孕的吸毒女不会收进去劳教,所以并不知晓这群孩子的情况;而警方称,抓获的吸毒女,一旦发现怀有身孕,他们就只能依据法律,出于人道主义将其放掉。而依靠怀孕来逃避警方打击,已成为很多吸毒女惯用的伎俩,所以,她们生下的孩子到底生存得怎样,我们不得而知。左飞说,和张月一起吸毒的姊妹伙很多都生了孩子,不是畸形,就是带毒瘾,孩子很多时候都是自生自灭,甚至被丢到厕所。

  从这个意义上说,可爱又可怜的左左已经算是幸运的。吸毒母亲生下的孩子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能健康,而其中又能碰到像左飞这样无私的父亲的几率更是稀罕。可是,更多的左左们呢?(编辑:胡曼筠)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糊涂女生盲目偏爱强奸犯 为让男友开心数次卖淫
下一条:法院判影院禁带饮料胜诉 判决书公开法官分歧
精彩图片回顾




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