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调查广角 明白消费 史海勾沉 骗术揭秘
网络人生 人群聚焦 趣识传统 浮光掠影 奇闻异事 今日关注 网上调查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新闻栏目图片







·
执政党面临民间组织发展挑战 应重民主加强领导 01日
·
“核掌门”讲述中国核能发展:核武是民族威力象征 31日
·
教育局长的两难困境:教育部门无法解决缺钱症结 31日
·
对话中国人才报告:机会平等是中国人才开发主题 31日
·
中越两国解决历史遗留的边界领土问题已取得突破 31日
 
“卖身救母”引发网络风暴
谁来“保管”民间捐助?

2005-11-02 10:39:24 南方都市报 记者谭人玮

相关新闻:
·网友自费调查真相 女大学生“卖身救母”存疑问 2005-10-23
·女大学生网上卖身救母 红十字会拒绝监管捐款 2005-10-22
·女大学生卖身救母广遭网友质疑 将公布捐款账目 2005-10-25

  从一起网络求助事件引发的悲剧透视网络时代中国民间慈善捐助的困局

  漂亮的女大学生为了救治重病的母亲在网上公然说要“卖身”——事件有一个颇为吸引眼球的开头,更有一个高潮迭起、扑朔迷离的过程,一个谁也不希望看到的结尾。

  重庆大三女生陈易,为了筹措母亲的医药费,上网发了一个求助帖,号称要“卖身”救母。爱心与金钱同时涌来,与此同时涌来的还有质疑。从9月15日开始的一起网络救助事件,无意中引发了一场网络风暴。

  她的同学现身了,她的母亲现身了,母亲的病友现身了,母亲的同事现身了,黑客也现身了。

  她的一些“奢侈品”被曝光,她没有透露的相对较好的家境被曝光,她的性取向被曝光,她的私人邮件被曝光,她的私人聊天记录被曝光。她拒绝公布账目细节的姿态更激起了网友的愤怒,有网友自费前往重庆调查,希望查出真相。调查披露的情况,让陈易更深地陷入困境。

  在一片声讨中,10月22日,陈易的母亲易良伟在医院去世。

  但事情并没有就此终止,讨论在向更深的层次挺进。在网络这个便利的交流平台上,求助事件层出不穷。如何规范操作,让真正最需要得到救助的人通过网络得到捐助,成了一个亟须解决的现实问题。面对巨大的民间慈善力量,中国应如何培育民间慈善机构并完善监管,值得有关部门重视并尽快以立法等方式解决。

陈易在网上公布的与母亲的合影。

  南方网讯 2005年10月23日,四川泸州市殡仪馆主礼堂内哀乐低徊,死者是51岁的泸州市检察院女检察员易良伟,一个普通的公务员。她的死,让一起网络求助事件最终变成了一场悲剧。本可救她的互联网,变成了她生命中最后的困扰。

  她的女儿,重庆西南大学文学院戏剧影视文学专业20岁的大三学生陈易,在仪式刚开始不久就突然双膝一软跪在地上,低头垂泪。泣不成声地发言,诉说着母亲的慈爱与节俭。不知是否在有意回应互联网上风暴般的质疑。

  “卖身救母”捐款不绝

  事情要从一个半月前讲起。

  9月15日下午,中国最大的网上论坛之一天涯论坛的重庆版上,出现了陈易以“卖身救母”的ID发的帖子——《卖掉自己救妈妈》。

  文章写得很动人:父亲在她11岁时因患重症肝炎去世,母亲去年6月也患上了严重的肝病(肝硬化失代偿、慢重肝),去年卖掉了房子进行了肝移植。但手术后并发症让母亲极为痛苦,母亲为了不拖累她,数次打算轻生。专家建议进行第二次肝移植,费用估计要几十万。她在文章最后说:“我宁愿卖掉我自己!甘愿毕业后无条件地为他/她打工,我用我的人格和尊严担保,这是一个在校大学生为挽救病危母亲的生命而发自心底的呼声!”

  稍后,在网友的要求下,她把自己和母亲的合影还有自己在工商银行的账号公布出来。

  回应逐渐热烈起来,对如此孝顺的女孩,网友们发出一片同情之声。陈易的电话响个不停,手机两度被打到停机。第二天即有第一笔捐款200元汇入工行的账号。到9月17日,已有1.6万多元捐款到账。

  当“女大学生”与“卖身”和“救母”联系在一起成为一个事件的关键字时,无疑是一条相当吸引眼球的新闻。9月17日,重庆几乎所有的报纸都报道了此事。事情见报后,陈易所在的文学院迅速行动,在学校BBS上发出捐款倡议书,组织了全校范围的捐款,仅教职工捐款就有两万多元。陈易母亲易良伟所在单位泸州市检察院也立即组织全市检察系统捐款。

  隐私曝光质疑如潮

  在帖子发表后第三天,一向开朗活泼的陈易开始变得抑郁起来。这一天,有一个ID为“蓝恋儿”的神秘人士发帖说,陈易“穿的是阿迪达斯和耐克的新款,用的是手机加小灵通,还买了一副据说是500多元的带颜色的隐形眼镜。”“那时她母亲无数次打电话去找她,她都不在,她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课是多次不上。”“她骗了无数的好心人……”

陈易(中)在母亲的追悼会上一直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事态就此急转直下。原来对陈易母女无限同情的网友们开始群起质疑,更多的信息被她周边的人上网披露出来,天涯杂谈版几乎被与陈易相关的讨论淹没。

  与陈易相关的一切信息的细节都被拿出来细细地分析玩味。

  陈易戴着蓝色隐形眼镜拍的艺术照被贴了出来;还有人详细分析陈易两幅照片上的发型,前后不同,而且是要花费几百元才能做出来的;她与母亲的合影照片中的EXIF信息表明照片拍于发帖前不久,易良伟气色之好完全不像一个重症患者;陈易与同性好友接吻的照片被公布了,她在学校内部论坛上找同性恋者的帖子被翻了出来;她相对较好的家境被曝光;她家去年收到捐助的具体数字也被透露出来;她与同学在同学录中的交流也被当成了事件是经过策划的证据。

  陈易在网上几乎被剥了个精光——陈易没有她说的那么可怜。

  陈易也在反击。她首先发帖称已知道“蓝恋儿”是自己的一个同学,说这个同学“品行和做人都相当差”。并对奢侈品的来源进行解释,说这些都是在母亲生病前购买的。一些同学和亲友在陈易的要求下在天涯上注册发帖,对陈易表示支持。网友们被激怒了:“她的同学,把大家的质疑,提高到了诽谤的高度。”“简直是恩将仇报,这一棒子打得天涯变成诽谤犯的老窝了。”最令网友们生气的是,直到10月9日之前,面对强烈的呼吁,陈易就是不将收到捐款的详细账目公开。

  事态发展到这种程度是谁也没想到的,9月27日,陈易通过媒体发表声明,停止接受捐款。

  记者调查几大质疑

  针对质疑比较集中的几个问题,记者赴重庆和泸州进行了调查核实。

  关于易良伟的身份和收入,陈易一开始没有提母亲是公务员,有医保。在公务员身份曝光后说母亲只有900元的基本工资。据泸州市检察院宣教处处长况兵介绍,易良伟是该院检察员,生病后办了离岗待退手续,但享受在岗待遇,基本工资(900元)加上奖金,每个月的实际收入在2000元以上。

  关于去年第一次肝移植手术费用,陈易说“去年单位没有报销一分钱医药费,也不可能报销”。而据泸州市检察院政治部主任李华学后来证实,当时泸州市检察院共收到捐款4万余元,连临时聘用的司机都捐了款。第一次肝移植手术共花医疗费用20余万元,医保、社保共报销了15万元左右,加上4万余元捐款,基本上解决了第一次手术费用。

  关于房产,陈易说法是,为了给母亲治病,把生父在国土局分到的房子卖了,现在住在检察院的宿舍里,每月只交90元的租金。陈易的舅舅易良乾解释说,国土局的房子是福利房,很旧,不值什么钱。后来易良伟按揭买了一套市检察院集资建的220平方米住宅,因要治病转让了。之后一段时间病况有所好转,就又买了泸州市江阳区检察院120平方米的集资房。但易良伟要了两个指标,让易良乾也以集资价买了一套房。易良乾很快就将这套房子转手卖出。所以有同事说易良伟有两套房子是个误会。

  今年5月易良伟病情加重,就把120平方米尚未入住的房子再次卖掉。买主是一位姓谢的女士,价格应该不到10万元。

八分斋所拍下的陈易所穿的被网友质疑的耐克鞋。

  10月23日,易良乾领着记者来到陈易母女的房子参观。他指着一套实木沙发说,这是他送的,是陈易家里唯一像点样子的家具。这套房子确实算不上好,大白天也很阴暗。除了一台创维29寸彩电之外,基本上没什么好的家用电器,洗衣服用的是台旧的双缸式洗衣机。陈易房间地上铺着地毯,那是亲戚工作单位淘汰后送的,很旧。

  从这些调查来看,陈易母亲生病属实,家里无法负担所有治疗费用也属实,但她选择性地屏蔽了一些对吸引捐款不利的信息。在这些不利的信息被披露后陈易并没有认真回应网友质疑。

  网友现身赴渝调查

  10月8日,沉默许久的陈易终于又在天涯上出现,发了一条帖子《不堪重负,殷切希望有关人员前来调查》,文中称:“去年并未向社会募捐,也没收到捐款”,且保证捐款账户和用途都会公布,她赌咒说:“若像大家所说的动用一分,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同时表示希望调查人员前去调查。

  她也许没有想到,当虚幻的ID变成真实的大活人时,事情就完全不同了。中国第一次有人针对网上的纷争前往另外一个城市进行调查核实。

  这个人网名叫“八分斋”,一个个子不高的敦实汉子。参与过20多次网络救助的八分斋与一直在一起参与网络救助的朋友共向陈易母女捐了5000元。看到质疑纷纷,一时也觉得不知如何判断真假,但这种事态是他从事网上救助以来从未见过的。9月30日,八分斋发表《点一下陈易捐助事件的死穴》表明自己的质疑态度。10月4日,又发《对陈易姑娘的劝解和希望》,建议陈易上传捐助收支明细;交慈善机构代管捐助资金。但陈易没有任何答复。

  自称是个行动主义者的八分斋决定到重庆去实地调查一下。他说自己的想法很简单,如果陈易没问题,那就还她一个清白,如果有问题就曝光。总之不能让网络救助事业的根本——诚信——在这一事件中被毁掉。

  去之前他已掌握了黑客破解陈易私人邮箱里拿到的邮件,里面有陈易一直不肯公布的具体病历,还有许多捐了钱的网友写的信。其中有人提到用邮政汇款的方式汇了钱,还有人寄出了支票,而陈易自己从未提起过。

  10月9日,八分斋从深圳来到重庆。一直在质疑事件真实性的上海网友“金官人”也来了。他们与重庆网友张书舟和“怡然欢乐”见了面,并一起进行调查。

  10月10日,八分斋在西南大学见到了陈易。据八分斋事后发表的调查报告描述,“陈易穿得很简单,上衣是休闲运动装,裤子是灰色耐克(她说了是假货),一双耐克鞋已经很破,头发和报纸上的发型一样,烫了色,上卷下直。从外表看,是个很普通的女大学生,不像传说中的奢侈。”

  调查报告引起轰动

  在调查中,八分斋核实了基本的情况,陈易母女也非常配合。陈易很爽快地让八分斋等人查了工行的账户,后来还对网上银行查到的账目做了截图,当时账上捐款的余额是10.4万多元。八分斋对一直比较支持陈易的重庆网友“坏得光明磊落”(网友一般简称“坏得光”)说,银行的账没大问题。他在泸州检察院了解去年捐款及报销的情况并与易良伟进行了核实。陈易还带八分斋等人到泸州的家里看了看。

  但是,陈易对一些事情还是采取了不坦诚的态度。这让八分斋很失望。最敏感的是汇款(没有通过银行的汇款)。一开始陈易告诉八分斋,只收到2200的汇款,当时在场的央视记者接了一句:不是说7000多吗?陈易哭了:“我相信中央电视台,不相信网友,也不相信你们!”最后,她又承认有一单6000元的汇款,汇款共有1万多元,此外还有外币汇款。

  回到深圳后,八分斋以连载的形式在天涯上发表了数万字的调查报告。报告当即被天涯在首页置顶,引起轰动。第二天点击量已经超过2万,跟帖2000多条。对他的行动,一片叫好之声。“在网络虚幻横行的今天,有如此实事求是的人,不凭空叫嚣,踏踏实实地付诸实际行动,认真负责地还原一个真相给网络大众,怎不令人钦佩!”

  但也有网友认为,易良伟的确是一个身患绝症的病人,无论如何也要先把病治好了再说其他,毕竟人命关天。

  黑客曝光私人资料

  两派人马正争个不休,10月22日、23日,天涯上接连有人贴出黑客破解陈易个人邮箱拿到的邮件,陈易与母亲、舅舅、幺叔还有好友的QQ聊天记录。

  公布聊天记录的人表示:“这是一场自编自演的绑架,绑匪就是陈易及其亲属和协从策划的其他人,自演的肉票就是陈母这个需要捐助的绝症患者,而赎金就是整个网络世界的善良!”两份私人通讯资料,成了一个超级大炸弹,把陈易事件炒成白热化。网友们虽然明白利用黑客手段拿到这种私人通讯资料是违法行为,但支持者仍然不少。根据这些记录,网友对陈易做出了自己的判断:“骗子。”

  实际上,从聊天记录里,并没有什么事先策划的痕迹,陈易不时向幺叔请教倒是不少。陈易缺乏实际应对公众的经验,对这位在江苏昆山工作、网名“天生我才”的幺叔的意见完全听从。幺叔一度也担心自己被怀疑成幕后策划者。

  陈易很明白自己的义务:“现在我属于公众人物,一言一行都要受监督。要是话说得有什么不对就翻不了身的。”“我的前途就毁了。”但是易良伟并不在乎:“他们要我们公布单位电话、医院电话、医生名字和上传病历资料等,我们就不。让他们去报案吧,那就等司法机关去调查,还我们一个清白!”

  另外,在账目公布时,有网友发现金额有一万元左右的出入。聊天记录表明,陈易和幺叔也不明白怎么回事,非常惊慌,估计是银行电脑问题,然后赶紧在网上发帖解释。

  也许,可以用破解陈易邮箱的黑客的话来总结:“母亲的病是真的,女儿的不懂事也是真的,网民的善良也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但都没有被正确地表达出来。”

  陈母手术突然死亡

  在一片对八分斋调查报告的讨论中,在一片对聊天记录中策划痕迹的研究中,在捐款正在联系第三方监管时,意外发生了——10月22日,易良伟死了。

  10月20日晚7点17分,移植城版主“憨豆先生”收到易良伟短信:“我今天下午两点进介入室血管造影处理动脉瘤,直到六点多医生才告诉我动脉瘤不能拴,但钢圈已放进去取不出了,他们准备马上给我手术处理动脉瘤和取出钢圈。现在就进手术室。”20日晚7点多,易良伟流着泪给泸州的亲戚一一打过电话后,被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持续了11个多小时,第二天早上6点多才结束。住进重症监护室的易良伟21日下午病情加重,晚7时许再次进行紧急手术,晚9时许出手术室后,易一直昏迷不醒。

  其间,陈易不断地用手机给移植城的热心网友、八分斋和重庆网友“坏得光”等人发送短信,汇报最新病情。21日晚,“坏得光”和重庆网友“朗香”还有两个朋友来到医院看望。陈易与姨妈易良琼主动将近几天的医疗费用单据交给他们查看,说医院同意出具目前急需医疗费用进行救治的证明。陈易问他们能不能动用捐款?

  他们觉得自己没有决定权。打电话给八分斋,得到的建议是应该按照泸州检察院、西南大学捐款、网络捐款的先后顺序进行。“坏得光”对陈易说,用不用决定权在你。“坏得光”等网友于前一天到重庆市公证处商洽捐款监管事宜时,得到的意见是这笔钱是陈易的私有财产,陈易有决定权。

陈易的房间摆设很简单。

  22日早上7点58分,“坏得光”收到了陈易的短信:“我妈妈病危,临时决定全部转款,请谅解。”

  下午新浪网上有网友透露,“陈易母亲易女士已经在西南医院去世!”这个消息事后被证实是准确的,当天下午3点医院宣布抢救无效,易良伟停止心跳呼吸。

  她为何选择手术?

  这次手术是医学需要还是易良伟因为网络舆论压力下不得已的要求,成了一个谜。10月18日,易良伟还没有在重庆做肝动脉血管瘤手术的打算,还在与天津专家联系到天津做第2次肝移植,10月20日下午却躺在手术台上“进介入室血管造影处理动脉瘤”。就如易良琼说的:事情“太突然了”。

  在信息披露不完整的情况下,网友中有做医生的根据已公布的资料进行医学分析:“易女士病情严重,最终导致死亡的原因是手术问题,先是打开后不能对动脉瘤拴结,为了取钢圈处理动脉瘤不得不进行二次手术,手术后大出血导致本已衰弱的身体不堪重负。”“……是一个意外。”据媒体报道,广东两位肝病专家根据互联网上的病历判断,易良伟的病情已经比较严重,肝脏二次移植具有极大的风险且成功的几率比较小。“一般情况下,我们会建议进行栓塞手术。”

  “憨豆先生”对陈易母女给他发的短信分析后说,“她(易良伟)始终不敢下决心用那些非移植城的捐款,既然不敢用,一时无法凑到钱到天津就医,她就突然心存侥幸,希望在做血管造影的检查时出现奇迹,证实是动脉瘘而不是动脉瘤,那么,她就可以只做一些保守的对症治疗而不需要二次移植。”“钱的问题,是把她迫走的最主要力量。”但这与新华网发布的消息不符。据新华网发布的消息,易良伟是在进行换肝手术前必备的辅助术——门静脉血栓手术后不久,因肝胆疾病引起多器官功能衰竭而死。也就是说,这个手术之所以施行,是因为要做第二次肝移植。

  在聊天记录中,可以看到陈易说:“现在那些记者逼得很紧”“对于舆论要是妈妈迫不得已做,有可能会丢掉性命”。做不做手术,“妈妈听我的”。她还曾告诉张书舟,类似的手术东南亚地区仅做过三例,患者全部死亡。这些也被网友认为是陈易拿母亲的生命不当回事的证据。可是,聊天记录同时也表明,陈易从一开始想在网上求助,一直到后来,都是为了给母亲筹集手术费用。

  最先发布易良伟死讯的新浪网友同时还透露:“易女士的手术事前并未安排,是其强烈要求下才给其做的!”易良伟就医的重庆西南医院拒绝接受采访说明情况。记者就此事询问了一直在医院照顾易良伟的易良琼。得到的答案有点像外交官的辞令:我不懂医学,不好说。易良乾说,手术是经过双方协商过后才决定的。

  八分斋的网络救助生涯

  易良伟一死,八分斋就成了很多人的批判对象,一些网友更称其为“刽子手”:“为了他们的阴谋”说,“他们是不会顾及别人死活的。因为,在他们看来,所谓‘真相’比一个人的生命还重要。”“八分斋,再次证明了笔杆子要人命不见血。”

  在易良伟需要用钱时八分斋建议的用钱顺序也成了攻击的靶子。甚至还有人威胁要让黑社会的人杀了八分斋。不久,八分斋个人的真实情况也被公布出来,有网友对他自己公布的个人简历中的学历和头衔进行了调查,发现有假。

  八分斋面对这些,却完全不当一回事。他说,我的身份与经历都跟陈易事件无关,调查我的情况是没多大意义的。他笑着说,你在网上把我的祖坟挖了我都不会在意,我是个铜豌豆,随便骂,我不会生气。

  八分斋真名孙国瑜,1975年生,甘肃通渭县人,个儿不高,身体显得很结实。最先开始关注网络上的捐助事件,是从《南方都市报》去年9月25日的一篇报道开始的。在深圳松岗打工的少女王丽(化名)被歹徒强暴并致会阴部多处被撕裂,左乳头缺失。看到这则新闻,八分斋十分气愤,也十分同情。当天他就把这则新闻转到深圳热线鹏城视点论坛。

  八分斋决定给予王丽一些实际的帮助。他在深圳热线的论坛里公布了自己的一个专为王丽开的招商银行账号,号召网友捐款。9月28日,他就收到了7131元的捐款。他同时也迅速地在网上公布了收到的捐款明细账目。

  八分斋当时的想法是,我只是一个个人的身份,要想帮助王丽就得想办法让公众相信我,整个过程就必须公开透明。于是,从一开始,在没可参照的成熟操作时他就想好了整个捐助行动的程序。

  首先,是调查求助者提供的情况是否属实。包括对原始信息的调查、与求助者的直接联系、求助者的所有真实身份与背景核实、所公布求助信息的真实性确认(如病房号、主治医师等)。捐助王丽前,八分斋就跟派出所、王丽的叔叔等知情人进行过核实。核实后再分析是否可以发布公告开展募捐,确定后才发布捐助公告。

  开始接受捐款后,公开账号的查询密码(只能查询不能进行其他操作)。然后在线公布收到捐款的详细情况,捐款使用的情况,每天更新统计数字。然后把受助人提供的账单扫描上传,更时通报受助者最新情况。捐助结束之后还要坚持回访,了解受肋者的最新情况。

  这套程序从捐助王丽开始,一直坚持到现在,贯彻在20多次的网络慈善行动中。两相对照,我们可以看到,陈易事件之所以引发信任危机,就在于没有一套透明的信息披露程序,虽然不能说陈易挪用了捐款,但她面对公众的态度使人相信她会这么干。

  在八分斋等网友的帮助下,王丽已基本康复了,更重要的是,心理也恢复了正常。“她也学会了帮助别人”,在他们举办活动为因救火烧成重伤的打工者张玉长募捐时,王丽也捐了800元。今年1月,王丽找到八分斋,主动要求与他合影。之前王丽的照片在某报上无意中被公布,几乎要自杀。这次竟然主动要求拍照,八分斋感到很奇怪。王丽说:“我要让帮助过我的人知道我是谁!”最使八分斋感动的是,在吃年夜饭时,王丽在家给他发来短信说:“要是你能在该多好啊。”八分斋说,“这比在腰里别了两块钱幸福多了。”

  八分斋此前在内地做生意,遭遇挫折,来到深圳是为了寻找商机,东山再起。“这件事让我改变了对幸福的看法,原来认为钱越多越幸福,现在觉得能帮助别人就是幸福,这种幸福感是钱不能给予的。”

  因此,他从一个普通的深圳热线网友,变成了深圳热线的工作人员。“主要目的就是想利用网络这个平台帮助无助的人。”不久前,他又因为同一目的来到深圳根本社区网站任职。

  同被调查的周家父子对于调查“逼死”易良伟的指责,也许最好的反驳就是同在重庆,同样在天涯上发帖寻求资助的重庆大学硕士周安华父子的例子。八分斋到重庆时同样对他们进行了调查,目前周家父子的治疗仍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之中。

  记者也到离西南医院不远的新桥医院探望了周家父子。周安华显得有点内向,他的父亲周大江皮肤粗糙而黑,不善言辞。周大江患有结肠癌和冠心病,在治疗期间周安华又被确诊患上恶性淋巴瘤。考虑到全家月收入只有700余元,周大江放弃了自己的治疗(虽然持续吃药每个月只花一两百元),把所有的钱全花到周安华身上。所有的捐款也没有一分钱用在自己的身上。虽然周安华一直要父亲坚持治疗,都被周大江搪塞过去。

  周安华的师弟聂璇一直努力在网上发帖介绍周安华的情况,得到捐款后立即公布详情,每天在网上更新。捐款使用后,一结账就公布具体数目,同时还要回答网友的提问。聂璇说,他的想法从一开始就很简单,也没想过怎么操作才是规范的,总之得坦诚面对好心人。

  陈易事件对周家父子的求助无疑是有着直接影响的。有不少网友亲自跑到病房来看望周安华父子,同时也是为了查证真实的情况。他们的坦诚赢得了网友的信任。聂璇说,自陈易被强烈质疑后(约9月20日之后),周安华收到的捐款反而明显多了起来,来看望过周安华的网友都捐了款。

  “网友们的要求真的很低,只要有坦诚的态度就够了。”八分斋说。

  谁来“保管”民间捐助?

  互相帮助是中国人的优良传统,中国人就推崇“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从陈易事件中,同样可以看到中国传统互助精神的闪光。易良伟肝病的两次治疗,都有单位、学校、亲戚朋友的捐助。但这只是一个熟人圈内的支援,当这些资源不足以解决问题时,网络就发挥了独特的面向公众募集资金的作用。但网络平台上,面对的是陌生人的捐助和信任,如何保护这种信任感,中国传统的互助方式却不能给出答案。

  易良乾在经过陈易这件事后,也发出了感叹,他说,希望有一个机构,对民间个人捐款进行监管,定期公布账目,最大化地透明化公开化,这样当事人就不会再受到类似伤害了。

  而实际情况是,中国目前的民间慈善机构非常弱小。截至2004年底,中国慈善机构获得捐助总额约50亿元人民币,仅相当于中国2004年GDP的0.05%,而美国同类数字为2.17%,英国为0.88%,加拿大为0.77%。

  八分斋在参与组织网络救助的时候,发现许多具体的问题没有办法解决。比如,有的受助者得到的捐助超出了所需,而有的人却得不到足够的救济。在捐助者和受助者之间,没有一个中介组织起到蓄水池的作用,没有办法调节捐款以使捐赠到达最需要的人的手里。这让他想到要成立一个国家承认的正式的慈善机构,以帮助更多的人。

  他查了一下法律,发现捐助行为的法律关系靠《公益事业捐赠法》来规范。但这部法律只适用于“公益性社会团体”接受捐赠的行为,私人要成立这样的机构,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八分斋认为,正是由于慈善组织的缺位,导致了陈易事件的悲剧,易良伟是一个没有制度保障的慈善事业的牺牲品。

  另外,八分斋还提到,中国即使是半官方的慈善机构,也缺乏监管。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青基会挪用希望工程捐款进行投资的事件。除了通过立法、免税鼓励等措施培育中国民间慈善组织外,还应该有一套对慈善机构的监督。

  美国对慈善组织的监管非常规范,美国非政府组织全国慈善信息局(NCIB)制定了慈善组织行为标准,每两到四年对全国的慈善组织进行一次评估,评估结果通过媒体和网站予以公布。慈善组织的透明度非常大,任何一个公民都可以去查账。这种形式的监管事实证明是有效的。在美国,慈善已经成为一种高度普及的大众文化。

  八分斋说,网友们的善良都是非常纯粹的,但如何利用强大的互联网来传递爱心,并保护脆弱而可贵的这份良善之心,一定要有成熟的民间慈善组织,一定要有有效的监管体制。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中国民间慈善事业向着正规化的方向发展。“只要是真实地披露信息,坦诚面对公众,网友的热情会越来越高。”八分斋说。(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陶行知故里的平民教育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关注农村
  ·农民工快乐 所以中国快乐

合作医疗

民工讨薪

农村教育

思想道德建设
  ·志愿精神,中国新公民的崭新徽章

雷锋精神 

五四精神

公民道德

抗击艾滋
  ·安全套莫成昙花一现 防艾需要双重防线

女性vs艾滋

民间防艾

预防艾滋

青少年儿童
  ·怀孕少女,真的痛并快乐着?

安全教育

网瘾少年

青少年性教育

  婚姻与家庭
  ·闪婚,难以消化的爱情快餐

出入围城

女人角色

谁在征婚

  传统与文化
  ·万里长城永不倒

民间文化

节日文化

国学热

  你我权益
  ·教育为公,何以不公?

慈善尴尬

社会保障

隐私难隐

  社会百态
  ·尊师重教,老师的苦谁知道?

贫困大学生

佘祥林

现代"丐帮"

  人物
  ·纪念孙中山逝世80周年

毛泽东

邓小平

周恩来

  综合
  ·社会频道2004年终献礼

雪影[图集]

南京大屠杀

日军侵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