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调查广角 明白消费 史海勾沉 骗术揭秘
网络人生 人群聚焦 趣识传统 浮光掠影 奇闻异事 今日关注 网上调查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人群聚焦







·
中国离发达国家有多远 2050年可望进世界前40名 09日
·
“计划” 变“规划”:十一五将令人耳目一新 09日
·
审计如医生 挑病为治病 李金华:审出谁 公布谁 09日
·
开发商和民众利益冲突 建设部的屁股该坐哪边 09日
·
和平利用太空 造福全人类:中国为何要开展载人航天 09日
 
走近黑龙江男同性恋人群:婚姻是最难逾越的障碍

2005-10-11 14:46:09 黑龙江晨报网络版 记者林晓蕾

相关新闻:
·同性恋者中高学历者占多数 其中男性多于女性 2005-09-15
·复旦大学同性恋课程激起千层浪 教师戏称“扫盲” 2005-09-21
·两个男人的20年“婚姻” 2005-09-30

  南方网讯 同性恋,这种未能被绝大多数人接受的现象,在社会走向多元与包容的今天,不应再成为禁忌的话题。采访同性恋者的生活也绝对不是为了猎奇和吸引人们的眼球。通过采访我们发现,其实同性恋者更希望得到社会的理解与宽容。

  而最重要的是,这样一个群体就生活在我们身边……

  龙小帅与爱心天空公益网

  黑龙江省乃至全国的同性恋者都知道爱心天空公益网这个属于所谓的“边缘人群”,并包含“同志”内容的网站,也知道这个网站的站长龙小帅。1998年3月5日,爱心天空公益网站正式成立,这是黑龙江省也是全国第一家注册成功的直接面对同性恋人群的专门网站。一些同性恋者自愿成为网站的志愿者。作为圈里人,他们所能起到的同伴教育作用无可替代。作为全国同性社区协调组七人协调员之一的龙小帅说:“网站只是一个媒介,通过它我们可以了解这些人的生存状态和他们面临的困扰,最终达到帮他们摆脱苦闷、预防艾滋病的目的。”目前,该网站每天的点击率已达30万次。龙小帅告诉记者,现在,仅哈尔滨市城区就有至少10万名男性同性恋者,而这些都是最保守的调查。由于女性自身性格上的特点,其隐蔽性更大,更不愿向外界透露,因此女性同性恋者的相关数据很难统计。“这是一个不能忽视的群体,他们的生存状态以及他们所带来的一系列社会问题都应该引起人们的重视。”

  成立近8年来,爱心天空公益网通过网站和热线对同性人群的心理进行疏导;对相关疾病给予咨询和协助治疗;还与有关部门联合,开展对性病和艾滋病的免费检测;对同性行为中有害健康的行为进行干预。做有这一切,网站的站长龙小帅与他的伙伴们完全是免费、义务的。龙小帅放弃了自己的业余时间,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网站的工作中。在最初的四五年,网站的日常运营费用大部分是由龙小帅承担的。2004年,网站的日常运营费用是一些热心人和网友资助的。今年的费用是由中美艾滋病干预项目通过黑龙江省疾病控制中心资助的。

  据龙小帅介绍,2004年,爱心天空网站将从同性恋社区中提取的270份尿样和50份血样,交给了黑龙江省疾病控制中心。同时,爱心天空网站还向国家疾病控制中心提供了300份调查问卷和1000份网络调查问卷。由此,我国首次人群同性取向和同性恋者艾滋病病毒携带比例调查进入数据统计阶段,此数据将成为国家制定艾滋病防治政策的重要参考。

  渴望在阳光下自由生活

  在与龙小帅的聊天过程中,记者感受到了他的自信与朝气。作为一名同性恋者,他丝毫没有自卑感,他很坦诚地向记者讲述了他的感情经历。15岁那年,正读初中的龙小帅发现自己特别喜欢和班级里一个很帅的男孩子在一起,每天只要能见到他,和他在一起学习玩耍,心里便充满了无限喜悦。处于青春期的他开始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通过查阅有关书籍,他知道了自己是一名同性恋者。五年前,龙小帅处了第一个BF(男朋友),由于是初恋,因此两人用情都很深,爱得也是死去活来。但在交往了一年后,两个人还是因为种种原因分开了。这次情感经历对龙小帅的打击很大,此后很长时间他没有再找BF.龙小帅与最后一个BF交往得到了对方父母的同意,这令处于热恋中的两个人喜出望外。但由于感情沟通的问题,两个人还是在相处了一年半之后分手了。

  龙小帅与记者聊天时还向记者揭示了同性恋人群的生活状态。同性恋是以同性为对象的性爱倾向与行为。从犯罪、绞刑处死,到性变态,再到欧美一些国家认同的正常现象等,社会对待同性恋的态度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

  1997年,中国新刑法删除了过去被用于惩处某些同性恋性行为的流氓罪,这被认为是中国同性恋非刑事化的另一个标志。2001年4月,《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把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名单中剔除,实现了中国同性恋非病理化。这比美国同性恋非病理化晚了整整19年,比世界卫生组织把同性恋从《ICD-10精神与行为障碍分类》名单上删除晚了7年。此前,同性恋被归类为性变态。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生物学的概念上,不分国家、种族、文化和贫富的差距,已经确认自己有同性取向的人占总人口比例的2%到5%。龙小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向记者展示了这样一个调查结果:黑龙江省19岁至24岁之间处于性活跃期的同性恋者达到了同龄人的10%,发生同性性行为的人更多。在16岁以上59岁以下处于性活跃期的同性恋活跃者是1%。近年来,同性恋者的社会地位逐渐改善,但是,许多专家普遍认为,这个特殊群体的生存处境依然很艰难,遭受严重的社会歧视。据龙小帅介绍,有关专家曾对生活在大中城市、受过良好教育、相对年轻和活跃的男同性恋者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同性恋者的心理健康状况十分令人担忧。因为受歧视,30%到35%的同性恋者曾有过强烈的自杀念头,9%到13%的人有过自杀行为,67%的人感到“非常孤独”,63%的人感到“相当压抑”。超过半数人由于不被理解,曾感到很痛苦并严重影响生活和工作。一位同性恋者在网站上发出这样的感慨:“我们也渴望在阳光下自由生活,可是太难了……”龙小帅说:“大中城市的同性恋者尚且如此,那些生活在中小城市和农村的同性恋者,则在贫困和屈辱中挣扎,处境更为悲惨。”

  与普通人相比,处于地下或半地下状态的同性恋者更容易陷入焦虑和无助。正是因为歧视同性恋者,导致了很多社会问题的发生。记者在网上查到这样一组沉重的数据:男同性恋者由于被歧视和缺乏正常的、良好的交往环境,38%曾因自己的同性性活动遭遇伤害;21.3%遭遇过异性恋者伤害;21%的同性恋者在身份暴露后,受到异性恋者的侮辱、殴打和敲诈等。

  酒吧里买醉网络中解脱

  龙小帅告诉记者,哈尔滨市有几家酒吧和洗浴中心成了同性恋人群的“据点”。在这些场所,如果不是有人告诉你这些人都是同性恋者,仅从表面上人们无法看出什么端倪。据龙小帅讲,同性恋者分布于社会的各个层面,不因社会地位高低、地域大小而有所区别,与其他人群并无差异。而且这些人当中,极少有人穿奇装异服,说话怪腔怪调。经知情人的指点,记者8日晚和几个朋友来到了位于哈尔滨市南岗区大成街上的一家酒吧。酒吧里人不多,一共只坐有20多人,没有一个是女性,年龄一般都在三四十岁左右。在酒吧靠近门旁有一个小小的舞台,两名表演者正在表演节目。左侧墙角处的三个男子头碰在一起正在私语着,在他们面前摆着几瓶啤酒和一大盘水果。这里是不欢迎异性恋者的,如果两个女人一起走进酒吧,人们不会多看一眼,但如果一男一女走进酒吧,同性恋者便会用目光将其“请”出去。相对于少数人到酒吧找寻自我之外,90%以上的同性恋者选择了网络。网络是他们最好的情感释放处。在那里,他们可以和圈子里面的人进行心与心的沟通,倾诉自己的感情,不必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也可以认识、结交更多的同性朋友,不会受到任何歧视。在那里,他们可以解除心理疑问,并通过网站联系到合适的医院来治疗疾病。用同性恋者的话来说:“这是惟一一个我们不会感到孤独的地方。”

  浏览着各种“同志”网站上的帖子和贴图,记者突然对同性恋者有了一种重新的审视。他们很有思想,对爱同样有着神圣的崇拜和永不放弃的追求。网页上他们为交朋友而贴上去的相片,Gay(男同性恋者的别称)一样帅气可爱,“拉拉”(女同性恋者的别称)也个个漂亮迷人。在一些同性恋社区里,随处可以看到同性恋者的甜蜜合影以及幸福的、辛酸的、苦涩的留言。一名同性恋者在论坛中这样写道:“同志”之间不仅仅是一时之快!一时之爱!有的是一份爱护!一段真情!一句心语!一点宽容!……是人群里的一个眼神!让彼此黔首……

  婚姻是最难逾越的障碍

  今年30岁的姜冉(化名)和都市里许多年轻人一样,毕业于名牌大学,在哈尔滨市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闲暇时经常上网、泡吧。不同的是,他是一位同性恋者。在高中的三年里,姜冉逐渐发现了自己的性取向与其他男孩不同,无论看到多么漂亮的女孩,他一点兴趣都没有。相反的是,他非常喜欢和班级里那些高大魁梧的男孩一起玩。每次在公共浴池洗澡的时候,他都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因为在那里他可以光明正大地看男人的裸体,这让他极度兴奋。

  在大三那年,姜冉找到了与自己志同道合的伟,两人相爱了,而且一爱就是5年。两人尝尽了爱情的幸福与甜蜜,同时也感到了恐惧。因为他们的爱情永远不能暴露在阳光下。姜冉28岁那年,在父母的以死相逼下,他与伟经历了痛苦的挣扎之后分手了,与一名女孩结了婚。毫不知情的新娘一脸幸福地与姜冉步入了神圣的婚姻殿堂,却不知痛苦的生活刚刚拉开帷幕。婚后,姜冉根本无法履行丈夫的责任与义务,最开始的时候,他还觉得愧对妻子,每天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感情,不去想伟。但后来因无法忍受妻子的冷言冷语,姜冉索性彻底堕落了。他每天去酒吧、迪厅,经常与不同的Gay发生一夜情。妻子以为姜冉在外面有了女人,为了报复姜冉,她去了一家酒吧做了“陪聊女”。姜冉知道后,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在争吵中,姜冉告诉了妻子自己是一名同性恋者。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妻子感到自己受到了极大的欺骗,也觉得无颜面对亲人和朋友。在极度不冷静的情况下,两人选择了自杀。后来闻讯赶到的朋友将两人送往医院抢救了过来。出院后,两人以最快的速度办理了离婚手续。从此,姜冉又恢复了婚前的生活状态。

  龙小帅告诉记者,现在同性恋者最难面对的就是传统的婚姻。到了一定的年龄,父母、亲朋好友就会轮番上阵“逼婚”。为了掩人耳目,90%的同性恋者都会选择一个在外人看来很完美的婚姻,而在婚姻的背后,他们仍会继续着自己的情感追求。有的同性恋者选择固定的性伙伴,保持了一份类似婚姻的关系;有的同性恋者则选择一个以上的性伙伴。偶尔的性宣泄使他们在心理上与生理上得到了双重的满足。

  家住哈尔滨市的张某今年40多岁了,与妻子结婚近20年,只与妻子发生过一次性关系,还是在结婚当天喝醉了酒之后,从那以后再未与妻子有过夫妻生活。但就是那一次夫妻生活使他们有了孩子,孩子的出生使知道事情真相后的妻子放弃了离婚的念头,对张某在外面找BF的事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张某平时也会帮妻子做家务,辅导孩子功课,逢年过节给妻子买礼物。在外人看来,他们的婚姻十分完美,但其中的痛苦与辛酸只有他们自己才能体会到。还有一部分男同性恋者被父母逼着结婚时就找一个“拉拉”结婚。龙小帅说:“‘拉拉’就是女同性恋者。在现实生活中,很多同性恋者想找一位异性的同性恋结成没有实质的婚姻,开始双重生活,以应付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这是一种对社会、对家庭、对他人来说都不负责的选择。”

  黄某今年30岁,在哈尔滨市拥有一份薪水较高的工作。两年前他与一名“拉拉”结婚了。婚后,两人有独立的事业、独立的经济基础、独立的朋友圈,当然各自也有各自的情人。除了结婚证能证实两人是夫妻外,再没有任何事实能证明他们的夫妻关系。黄某告诉记者,他与法律上称之为妻子的那个人根本就没有感情,但还要瞒着家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过年过节也要一起回家团聚,人前人后扮演着夫妻的角色。“其实这样也很累。”黄某似乎有些后悔选择了这样一种婚姻。龙小帅说,同性恋者最渴望的是人们能抛弃传统的关怀方式,不要按照大多数人的意愿安排少数人的生活。绝大多数的同性恋者都是迫于社会各方面的压力去选择婚姻的,这样对同性恋者是一种伤害,对婚姻中的另一半更是一种伤害,“其实对方才是最无辜的人”。

  他们需要社会的关怀

  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与开放,越来越多的同性恋者敢于承认自己的性取向,正视自己的情感世界,这也给社会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关注太少,他们会觉得被冷落、受歧视;关注太多,他们又会觉得压力大、厌烦——这是特定人群的正常敏感心理。龙小帅告诉记者,社会应该给同性恋者营造一个和谐的生存空间,客观正确认识同性恋,消除偏见。社会尊重、家庭认可才能扭转同性恋者面临的困境,解决这个特殊群体带来的许多社会问题。

  龙小帅还说,许多人总是把同性恋者与艾滋病患者划等号,人们歧视同性恋者也是由于这个原因,这其实是不科学的。据资料显示,男性同性恋人群对艾滋病易感。1981年,世界首例HIV感染者就是一名美国男性同性恋者。黑龙江省疾病控制中心曾和爱心公益组联合采取取样和填写问卷相结合的方式,对哈尔滨市的同性恋者进行了一次调查,共收集了尿样270份、血样50份和1300份调查问卷。此次调查范围包括酒吧、浴池、公厕、公园、广场等传统同性恋活动场所,以及同性恋网站等新兴聚集范畴。结果显示:超过80%的男性同性恋者拥有多个不同男性性伙伴。由于相当一部分男性同性恋者与异性组建了家庭或拥有异性性伴侣,这还加剧了艾滋病由高危人群向普通人群扩散的危险性。

  “但只能说男性同性恋者的性行为方式具有易感性,如果保护措施得当,是不会被感染艾滋病的。”龙小帅说。与此同时,我国对同性恋、同性婚姻家庭、同性性侵犯行为的规范尚处于空白。“尽快通过立法的形式保护同性恋者的合法权益也显得尤为重要。”据龙小帅讲,他们现在也在研究法律方面的知识,“同性恋者作为一个庞大的群体,也应享受平等的权益,比如,同性伴侣共有财产的处置权和馈赠权等。”

  在采访结束的时候,龙小帅怀着希望说:“如果我国婚姻法里的‘两性’一词改成‘两人’,我们这群人就可以拥有婚姻了。”记者在一家网站的论坛上看到这样一句话:“如果问100名同性恋者有什么愿望,会有101名同性恋者告诉你,他们希望与爱人牵手在街头漫步。”一个看似简单的愿望却透出淡淡的辛酸与无奈。在社会还没有为同性恋人群创造出一个宽容平等的环境以前,幸福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种奢望。(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武汉:城里人为农民打工 工资当天结账不拖欠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关注农村
  ·农民工快乐 所以中国快乐

合作医疗

民工讨薪

农村教育

思想道德建设
  ·志愿精神,中国新公民的崭新徽章

雷锋精神 

五四精神

公民道德

抗击艾滋
  ·安全套莫成昙花一现 防艾需要双重防线

女性vs艾滋

民间防艾

预防艾滋

青少年儿童
  ·怀孕少女,真的痛并快乐着?

安全教育

网瘾少年

青少年性教育

  婚姻与家庭
  ·闪婚,难以消化的爱情快餐

出入围城

女人角色

谁在征婚

  传统与文化
  ·万里长城永不倒

民间文化

节日文化

国学热

  你我权益
  ·教育为公,何以不公?

慈善尴尬

社会保障

隐私难隐

  社会百态
  ·尊师重教,老师的苦谁知道?

贫困大学生

佘祥林

现代"丐帮"

  人物
  ·纪念孙中山逝世80周年

毛泽东

邓小平

周恩来

  综合
  ·社会频道2004年终献礼

雪影[图集]

南京大屠杀

日军侵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