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调查广角 明白消费 史海勾沉 骗术揭秘
网络人生 人群聚焦 趣识传统 浮光掠影 奇闻异事 今日关注 网上调查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人群聚焦







·
国土资源部官员称购买第二套住房可能被征高税 16日
·
中海油收购尼日利亚油田内幕:印度退出之谜 13日
·
“中国抛售美元资产”传言震动国际金融市场 13日
·
中国推进七方面改革统领反腐 力争突破关键领域 13日
·
改革新举措:事业单位不得和行政机关混岗 13日
 
生活无着进城当“小姐” 失地农民孕育不稳定因素

2006-01-16 11:28:56 经济参考报网络版 记者范春生 郭奔胜

相关新闻:
·湖北一次免费体检发现:四成农民工带病工作 2005-12-27
·进城打工后瞧不起原来的家 农民工离婚率攀升 2005-11-17
·农民患尿毒症全家陷困 遇大病合作医疗杯水车薪 2005-12-06
·八成农民工子女不自信 提高孩子自信需要合力 2005-11-18

  失地农民是现实社会生活中的一个特殊群体。随着经济建设步伐的不断加快,这个特殊群体的人员在不断增多。各地在安置失地农民和解决失地农民生活保障方面采取了很多措施和办法,取得了一些成效,但因有些政策和办法滞后,引起失地农民群体上访的事件屡见不鲜。失地农民问题,成为孕育不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

  失地再失市场,谁来埋单?

  隶属于辽宁省丹东市的宽甸县没有什么工业,经济发展始终不见起色。2000年左右,宽甸县开始大规模招商引资,决定开发房地产、建设大市场来拉动经济增长。在这期间,丹东市华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澳公司)与宽甸县宏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大公司)走到了一起。他们决定联合开发的“春天购物中心”被列为县里的重点建设项目。

  华澳公司与宏大公司看上的地块,就是宽甸镇城厢村二组农民集资兴建的南市场,面积715平方米。开发商要取得土地开发的合法手续,就要与城厢村二组的农民达成动迁协议。

  2005年10月10日,记者来到宽甸县城厢村委员会。现任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丁寿宽说,这些年随着县城改造和扩张,全村尤其是二组的土地被大量吞噬,二组目前只在城南有六、七十亩地,另有31户一分地也没有,失地现象比较普遍。丁寿宽说:“我们相信县政府,信任共产党,所以才把这个市场给了开发商,如果没有政府的参与,我们铁定不干这个‘买卖’,那几年我们刚失去土地,每年就靠这个小市场,每家每户年终分红几千元,可以解决温饱。”

  记者在这份签于2000年6月的“动迁安置协议”的最后落款处,看到了除华澳公司与城厢村委员会的公章外,还署着“宽甸满族自治县城镇建设拆迁管理处”的公章,并放在了最前面。协议中有这样的条款:“华澳公司同意在新建楼东北部偿还715平方米……”、“如新建楼2000年12月末不能交付使用,临时安置的补助费也按每月每平方米8元顺延”……

  宽甸县200多户农民在失去土地后,又失去了作为“救命稻草”小市场,是什么原因呢?“宏大公司”党委书记郭桂兰告诉记者,之所以没有给农民回迁,是因为开发的“春天购物中心”建成后面积大幅缩水,缩水的原因是黑恶势力的强行介入。

  近两年,宽甸县城厢村二组的农民从未间断过上访,就连68岁的张启国老人也没少去县政府。张启国说:“我们每年从穿裙子开始,一直到穿棉袄为止,不停地上访,可现在我有点儿跑不动了。”

  农民本来身处不断失地的境地,又赶上赖以糊口的市场迟迟不能回迁,生活艰辛可想而知。在辽东,农村每年一家只要有1000元钱,就能维持生活。可宽甸县城厢村一些失地农户连这个最低标准都达不到。由于实在生活不下去,有的家稍微有点姿色的少妇,甚至到城里当起“小姐”,沦落到卖身养家的地步。

  无奈的选择——牺牲健康换生存

  少妇怀孕个把月,胎儿离奇死于腹中;新生儿缺一个耳朵的、唇裂的,畸形千奇百怪;成年人莫名其妙地患癌症,四、五十岁就病死……记者最近来到沈阳市东陵区东陵乡的几个制鞋村,发现一部分失地农民的生活因这类奇异现象蒙上了阴影。然而农民无奈表示:“上班没厂子,种地没土地,不做鞋行吗?”

  东陵乡地处沈阳市与抚顺市之间,这几年土地被大量占用,上佰、下佰、汪南、汪北等几个村子人均耕土只有6分多。这里的制鞋业比较发达,鞋厂林立。制鞋者能占失地农民的80%左右,剩下的劳动力多在沈阳市内打工。然而,叫人吃惊的是,当地农户谈癌丝毫不“变色”,讲起畸形儿如数家珍一样的轻松。

  手工做鞋是东陵乡一些失地农户的主要经济来源。农民把加工好的鞋卖给“鞋老板”,“鞋老板”再把鞋销往市内南塔鞋城。记者几次进入东陵乡的汪北村,伴随着扑鼻的气味传来,经常会看到路边的地沟里,做鞋剩的边料在燃烧,冒出的青烟缓缓向民房飘去。

  38岁的刘淑娟说:“我给别人加工鞋干了十来年了,几年前我怀过一次孕,可一个月就流产了。”村民王树艳证实自己曾生下过一个死胎,她还说:“做鞋时我们也知道胶有毒,味很大,呛嗓子,但到底是啥毒就不清楚了。”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东陵乡的上佰、下佰、汪南、汪北、大小深井子等五、六个村子近年癌症患者增多,病死农民的年龄普遍在45岁左右。这几个村集中了全乡八成以上的制鞋作坊。上佰村卫生所主任曹菊疑掰着手指头向记者证实:下佰村47岁的姚静红做鞋好多年,去年春天诊断出血癌,没挺几个月就死了;去年6月村里有一个叫魏文龙的43岁农民,得了肺癌,癌细胞后来转移到头上死了,魏文龙一直加工鞋;2003年一个叫赵家喜的农民,45岁,也是做鞋的,得肺癌死了……

  东陵乡汪家卫生院妇科医生李春芝说:“我们这儿有的村子80%左右的农户都做鞋,新生儿的畸形率高,我有时到制鞋加工点儿去,都喘不上气来,孩子有缺陷与制鞋有关,对大人也有害啊!”

  沈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先后两次来到东陵乡的上佰、下佰、大小深井子等制鞋户较集中地区,对制鞋点进行了现场有毒物质测试和流行病调查。据从对下佰村一个体制鞋作坊空气中有害物质检测数据来看,苯浓度为每立方米21.7毫克,超过工作场所有害因素职业接触限值每立方米6毫克的3倍多,初步断定为慢性苯中毒。

  据疾病控制人员介绍,这些村子制鞋者主要是女工,普遍使用在国外早已淘汰的胶粘剂,大多数胶粘剂中含有机溶剂苯,她们都是在院里挪出一个小房子,鞋需要烘干,每个屋里还有一个小烘干炉,一加热苯便挥发,在这种环境下作业他们没有保护措施,没有这个意识。女性对苯及其同系物危害较男性更为敏感,育龄妇女如果长期吸入苯,后果严重。

  加工一双鞋一般能挣1.5元,加工鞋每年也就有五、六千元的收入。一位做鞋的女工反问记者:“我们知道做鞋对身体有害,也知道粘鞋的胶有毒,可是我们这地很少,不干这个,靠什么养家糊口?”汪北村受胶毒污染腿起泡、久治不愈的一位男性村民无奈地说:“上班没厂子,种地没土地,不干行吗?”(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风险和收益不成比例 盘点中国大学生10种谋生方式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关注农村
  ·农民工快乐 所以中国快乐

合作医疗

民工讨薪

农村教育

思想道德建设
  ·志愿精神,中国新公民的崭新徽章

雷锋精神 

五四精神

公民道德

抗击艾滋
  ·安全套莫成昙花一现 防艾需要双重防线

女性vs艾滋

民间防艾

预防艾滋

青少年儿童
  ·怀孕少女,真的痛并快乐着?

安全教育

网瘾少年

青少年性教育

  婚姻与家庭
  ·闪婚,难以消化的爱情快餐

出入围城

女人角色

谁在征婚

  传统与文化
  ·万里长城永不倒

民间文化

节日文化

国学热

  你我权益
  ·教育为公,何以不公?

慈善尴尬

社会保障

隐私难隐

  社会百态
  ·尊师重教,老师的苦谁知道?

贫困大学生

佘祥林

现代"丐帮"

  人物
  ·纪念孙中山逝世80周年

毛泽东

邓小平

周恩来

  综合
  ·社会频道2004年终献礼

雪影[图集]

南京大屠杀

日军侵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