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调查广角 明白消费 史海勾沉 骗术揭秘
网络人生 人群聚焦 趣识传统 浮光掠影 奇闻异事 今日关注 网上调查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民生







·
高强痛批医药购销领域的商业贿赂 28日
·
中国磁悬浮用自主技术 德国震惊猜疑日本反思 28日
·
教育部称不存在高考报名费“去向不明”问题 28日
·
《半月谈》:中南海新农村承诺 基层兑现几何? 28日
·
发改委公布去年价格投诉热点 教育乱收费仍居首 28日
 
昔日冠军今何在 体育总局过问“冠军搓澡工”事件

2006-03-29 08:53:58 新京报网络版 赵艳玲

相关新闻:
·昔日全国举重冠军当搓澡工 住5平米小屋生活拮据 2006-03-27
·前举重冠军成搓澡工续:想回体工队 扫地都愿意 2006-03-29
·举重冠军成搓澡工非特例 奥运冠军后悔没读好书 2006-03-27

[相关阅读]昔日举重冠军邹春兰:那是我的路 不会让孩子再走

  邹春兰,1971年10月8日出生,1989年10月23日吉林省劳动局一纸调令,使邹春兰成了吉林省第一体工队的正式运动员。她最好的成绩是在1990年获得全国女子举重冠军并打破全国纪录。1993年,23岁的邹春兰面临转业,在体工队的食堂打杂三年后,她没能得到安置,从此离开了陪伴她十年的举重生涯,开始艰难的社会生活,至今满身是伤的她在一家将要兑出去的浴池搓澡。

  邹春兰14岁被选为举重苗子时,她可能没有想到20年后的她会成为一名搓澡工。经历了比同龄人更多的汗水和艰辛,才获得的冠军称号,对于她来说,现在并没有为她的生活带来多大的帮助。运动员,尤其是冷门项目的运动员,只是因为他们没有将夺冠的辉煌片刻留给奥运会,所以他们必须在漫长的人生中承受平凡,甚至苦难。他们的保障应该引起社会的关注。

  体工队食堂打杂三年未领到工资

  新京报:你当时是怎么离开体工队的?

  邹:1997年,那时我已经在体工队的食堂打了三年杂,平时扫扫地,做做面食,后来一分钱没给我。我的教练说不能给你安排工作了,你得自己找了,他们就不让我住在体工队的宿舍,让我搬走。

  新京报:为什么不能安排了?

  邹:教练说是体工队分成了重竞技和田掷球两部分,领导班子换了,事情就搁置了,没人管了。

  新京报:当时你的教练怎么说?

  邹:他说他没办法,上面不能安排,他也不能给我安排。

  新京报:以前教练为什么说能帮你安排工作?

  邹:我是干部,当时因为我的突出表现才评上的,按照以前是应该安排工作的。当时一位领导特别批示,先让我到食堂待着,一有机会,就马上帮我安排,他都写了批文,我这都有。教练当时也说能安排。我就特别信,一直等了三年。

  没上过几天学 什么工作也干不了

  新京报:从体工队出来后你干什么了?

  邹:我一边等(安排工作)一边打工,因为练举重没上过几天学,啥也不会,什么工作也干不了。后来找了个力气活,就是给人搓澡,就一直干这个,别的我也干不了。我还经常往体工队跑,但问也没有用,他们说让我去体育局找领导,找到领导又让我回原单位解决,到现在也没解决。

  新京报:原单位的领导怎么给你解释的?

  邹:人事部的一位领导说,我没有竞争能力,国家没有这个政策,拿不出文件来,他们也没办法。我就说,像那些没有成绩的还都分配了,为啥不让我去。他们就说这个情况不清楚。

  新京报:你一直觉得自己比他们强,一定会得到分配?

  邹:那也不是,我就觉得自己好歹也为吉林省做过贡献,得过冠军,冠军可不是满地都有。

  新京报:等了多少年?

  邹:整整13年,不知道哭过多少回了。

  为能要小孩 一定要到北京治疗

  新京报:工作安排不了,你想过其他办法了吗?

  邹:我能有啥办法。一个朋友看我可怜,说认识报社的记者,可以让他们报道一下。我就打了个电话给他,说了情况,他说可以报就给报道了。

  新京报:当时的目的是什么?

  邹:报道一下,领导就知道了,就可能给我安排工作了。

  新京报:实现愿望了?

  邹:没有,报道这么多天了,今天上午去体工队问还是以前的那套说法。

  新京报:一点进展都没有?

  邹:那倒不是,有一些单位提供了帮助。

  新京报:都有什么单位?

  邹:北京的广仁医院医生来了,问了一些身体状况,说要带我去北京免费治疗。还有北京妇联的一个人,说可以资助我开一家干洗店,她们出钱、租地方、买机器,还让人来教技术。

  新京报:你都接受了?

  邹:广仁医院的邹本艳医生已经跟我谈过了,我一定要去北京治疗,不然以后要不了小孩。

  新京报:你清楚现在自己为什么不能生孩子?

  邹:以前去医院看过。我的例假不正常,有时候15天,有时候半年。这可能跟以前训练吃药有关,医生说还要进行检查。

  新京报:干洗店要是有了,还用等领导安排工作吗?

  邹:先看看吧,心里一直想去体工队,实在不能给安排,那没办法就得干。

  新京报:现在有这么多人帮你,可以安心了吧。

  邹:不能。

  因为长胡子后遗症要来伤残补助

  新京报:你在体工队的工资是多少?

  邹:刚开始进体工队时,50块钱,后来我有好成绩了,就涨了。

  新京报:涨到多少?

  邹:在1993年以前是每个月170多块钱,1998年到2000年是360多块钱。

  新京报:2000年以后呢?

  邹:2000年时,体工队让我去,说是要发给我工资和伤残补助,一共给了八万块钱,但要求把档案拿走。

  新京报:拿走意味着什么?

  邹:当时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但不拿走档案就不给那八万块钱,现在看来,档案都自己保管了,那不是把我从体工队撵出来了吗?所以,现在体工队不承认我是那的人。

  新京报:八万块钱有书面协议吗?

  邹:有一个,我现在还保存着。我除了会写自己的名字,认不了多少字,后来我的朋友看了协议书说,八万块钱只是一次性伤残补助。

  新京报:还应该有什么?

  邹:如果我自己找工作,按照协议他们还应该按最好成绩,给我一次性奖励,他们没给。如果要他们安排工作,就得在协议书上的几种分配方式中,划出组织推荐。他们一样也没给我划。结果就只给了点伤残补助,其他的就不管了。

  新京报:他们为什么要给你这个伤残补助,当时你有什么病?

  邹:我找教练跟他说,你看现在我一直长胡子,训练的时候老让我吃“大力补”,现在弄成这样,工作也不给安排,你看怎么办?2000年3月份,体工队就让我去拿钱,说是一次性伤残补助,用于治疗我的病。

  希望以后有点钱 可以自己买肉吃

  新京报:向领导反映过吗?

  邹:以后要反映的,不能安排工作,就要按协议给我成绩奖励。再说,我浑身是病,八万块钱看病早就花完了。

  新京报:平时都需要买什么药,一个月下来要花多少钱买药?

  邹:花多少钱没数,像我的腰因为举重动不动就脱臼,平时我对象就帮着给扶上了,但像吃女性激素、止胳膊疼的药还有些心脏病的药、治疗心肌缺血等都花不少钱。

  新京报:听说你今天又去了省体育局。

  邹:是的。

  新京报:为什么还要去?

  邹:那是体工队的上级,要是省体育局再不管,我就要去北京找总局去。

  新京报;有什么好消息吗?

  邹:他们说体育总局打电话过问我的事了,省体育局领导会调查此事的,然后肯定会给我一个答复。

  新京报:听到这些你高兴吗?

  邹:他们能这样说,就比体工队说我不是队里的人、不能安排工作,让人听着舒服。最起码人家把你当自己人看,让人觉得有希望。

  新京报:你会提什么要求?

  邹:安排个工作,我也不能老搓澡啊,老了怎么办?要不就给我一定的补偿,我看病或干点别的,能养家糊口的买卖。现在我和我老公一个月一共才挣800块钱。过年我们都没敢回老家,太远,来回我们两要200多块,是我老公一个月工资,不舍得,就在浴池里过的。

  新京报:那你现在后不后悔走上举重这条路?

  邹:不后悔,要不也得在农村待着,那样也就不可以在城市住下了。

  新京报:这事要是解决了,想过自己的未来吗?

  邹:其实我挺满足我们家那间小屋的,不能见光、不透气我也喜欢。因为花钱少,要不是我朋友帮忙,连这个小屋也没有,在附近租一间一个月要400块钱,太贵了。将来没有怎么想过,在浴池干,我们吃的是老板的,老吃大白菜,有时候我老公馋肉了,就得告诉老板,以后有点钱就可以自己买了。(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深圳拟立法规定养狗一年收费300元 导盲犬等免费
下一条: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关注农村
  ·农民工快乐 所以中国快乐

合作医疗

民工讨薪

农村教育

思想道德建设
  ·志愿精神,中国新公民的崭新徽章

雷锋精神 

五四精神

公民道德

抗击艾滋
  ·安全套莫成昙花一现 防艾需要双重防线

女性vs艾滋

民间防艾

预防艾滋

青少年儿童
  ·怀孕少女,真的痛并快乐着?

安全教育

网瘾少年

青少年性教育

  婚姻与家庭
  ·闪婚,难以消化的爱情快餐

出入围城

女人角色

谁在征婚

  传统与文化
  ·万里长城永不倒

民间文化

节日文化

国学热

  你我权益
  ·教育为公,何以不公?

慈善尴尬

社会保障

隐私难隐

  社会百态
  ·尊师重教,老师的苦谁知道?

贫困大学生

佘祥林

现代"丐帮"

  人物
  ·纪念孙中山逝世80周年

毛泽东

邓小平

周恩来

  综合
  ·社会频道2004年终献礼

雪影[图集]

南京大屠杀

日军侵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