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站内检索
2004年12月27日
关键词索引
关注农村
  ·农民工快乐 所以中国快乐

合作医疗

民工讨薪

农村教育

思想道德建设
  ·志愿精神,中国新公民的崭新徽章

雷锋精神 

五四精神

公民道德

抗击艾滋
  ·安全套莫成昙花一现 防艾需要双重防线

女性vs艾滋

民间防艾

预防艾滋

青少年儿童
  ·怀孕少女,真的痛并快乐着?

安全教育

网瘾少年

青少年性教育

  婚姻与家庭
  ·闪婚,难以消化的爱情快餐

出入围城

女人角色

谁在征婚

  传统与文化
  ·万里长城永不倒

民间文化

节日文化

国学热

  你我权益
  ·教育为公,何以不公?

慈善尴尬

社会保障

隐私难隐

  社会百态
  ·尊师重教,老师的苦谁知道?

贫困大学生

佘祥林

现代"丐帮"

  人物
  ·纪念孙中山逝世80周年

毛泽东

邓小平

周恩来

  综合
  ·社会频道2004年终献礼

雪影[图集]

南京大屠杀

日军侵华

精彩中国新闻
·
李金华树立新式官员榜样:不害怕“光荣的孤立” 27日
·
升息、基金、黄金 六大新鲜事构2004“理财元年” 27日
·
盘点2004年热门职位供需比:秘书最受求职者追捧 27日
·
国资委:国有经济从竞争性领域退出不符中央精神 27日
·
中国五人获“诺贝尔贡献奖”? 有可能是上当受骗 27日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社会2004年终专题 > 2004人群
[农民工]“这城里何时能真正容下我们”——农民工心态实录

2004-06-22 04:04:29 新华社 曾志坚

相关报道:

宁波蔺草加工业里的特殊人群:患尘肺病的农民工

性饥渴讨薪偷窥抢劫——被妖魔化的民工形象

   南方网讯 记者近期在天津走访了一些农民工,发现他们普遍非常苦恼交不着城里朋友,觉得自己并未真正为城市所接纳,以城市人和农村人为界限的“一个城市,两个生活圈互相需要,但互不交往,彼此隔阂、隔绝,乃至对立”的现象比较严重。下面是记者采访实录。

  冯俊岩:我来天津10年未交着一个城里朋友

  我叫冯俊岩,今年39岁,安徽太和县人。1994年我和妻子翟秀花一起来天津谋生,迄今在天津王顶堤一带整整混了10年。从拾荒到卖菜、卖水果,我现在有了一些积蓄,目前有两辆卡车,一辆做水果生意,一辆跑运输拉砖,每年还给家里的老人寄许多钱回去,10岁的儿子也在3年前接到天津上学,现在读四年级。按说我过得还可以,按你们城里话,算是成功人士。可是我有一大苦恼、困惑,这10年中不能说没有努力,可至今没有交着一个天津市的朋友。

  俗话说出门靠朋友,如今社会啥事能不有个朋友好照应,不交朋友不行的。10年来,我努力维系着朋友圈子,经常交往的铁哥们也有二三十个,但细数起来,这三十来号虽然可以分为安徽老乡和其他外地来天津打工的人,但都是“同类人”,里头还真没有城里朋友,他们原本都是清一色进城谋生的农民。

  我10年没交着城里朋友,不是不想交,也努力过,但那是一面热,人家城里人根本看不起你。我天天卖菜、卖水果,跟一些人混过脸熟,有很少的人碰时见面搭个两句话,打个招呼、点个头,我就很知足了。有钱给他好处,也能交上城里朋友,可长不了。交朋友得有钱,有社会地位,才能长期交往。我们进城务工农民,谁和你交哇,要是农民企业家还差不多,城里人还要排队去乡里参观,等着接见。

  也有城里人主动跟我们交往,但那是用得着你的时候。力气活儿,干苦力啊,他们想起我们了,也满脸堆笑,很热情地找我们,有的人甚至喊爷爷奶奶。可一旦干完活儿了,用不着你了,扭头就走,有的下次碰个对脸也装作不认得,很难再交往下去了,有的还翻脸不认人。10件事儿里有一件没干好,他们就骂人,有的还打人,根本不把我们当人。他们根本也不是要平等交朋友,而是用你朝前,不用你朝后。还说什么“交你用你,是看得起你”。

  还有一种城里人也主动找我们交朋友,他们几乎都是城里地痞。起初我们不知道,听信了“有事找我们摆平”的话,以为在城里有了朋友,不受人欺负。可是乖乖,我们养不起他们,帮一点小忙,他们没完没了地找你要钱,赌博、吸毒、找小姐,赚的钱还不够他们花的。不给钱,他们就威胁这个那个,扬言找关系“治你”,还打人,跟掉进了陷阱一样,躲都躲不掉。最后花了好长时间,费好大劲才摆脱他们。你们天津人不是讲“治你”吗,我们可真给“治”怕了。

  过去说“出门三分瞎”,现在“七分瞎”也打不住。当然,大部分人还是不欺生的,还是好人多。有的人,家里穿不了的旧衣服送来,也让我挺热乎。附近有个英语老师,有时还辅导我儿子外语,这样的人就不错。

  钱祥骆:再怎么着我是进城打工的,这城里有我什么

  我叫钱祥骆今年19岁,来自河北省邯郸市郊区,目前在天津一家大型物业公司做保安。

  我10岁就辍学了,现在已经在社会上混了9年,保定、唐山、天津我都打过工。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我从小在外面闯,怎能没些个事儿要平,没有朋友是不行的。每次出来,都是受朋友邀请,大部分工作,也是朋友介绍的。我现在有9个拜把兄弟,我排行老四,我们都不是城里人,但河北、吉林、山东、辽宁,哪儿的都有。我们无话不说,讲义气,管它什么事儿,只要哥们发话,对哥们有利,我们就干。你问我违法的事干不干,嘿,还真的很少想到。哥们么,以义气为主,我们想不了那么多,反正只尽量别把事情闹大了就得了。

  现在,我交的朋友很杂,有些不错,讲义气,有些就很差劲。我来天津快一年了,是老三把我从唐山叫来的。当时我在唐山已经混了几年,情况不错,一个月小一千块钱,老板很信任我,由我管货,把仓库密码都告诉我了。可老三说他想我,让我来天津,并说已经给我找好了一份工作。可我来了以后,根本不是那回事儿,一切都跟我说的不一样。我带了800块钱,一到天津他就借去了500块。

  一个月以后,我还没有工作,钱也花没了,就要他还钱,得吃饭啊。没想到他不仅不承认借了钱,还算帐,说房费多少,伙食费多少,末了我还欠他的。我当时就跟他急了,两人当场都动了手,打起来。我咽不下这口气,钱都给他吃喝嫖赌了,当天夜里,我找了两个弟兄摸他去了,要收拾他,结果他已经搬家了。直到现在,我知道他还在天津,他也知道我在找他,但他总躲着我,不露面,怕我打他。我好好的工作叫他弄丢了,还骗我的钱,我的朋友都帮着我,我学过拳脚功夫,这口气我迟早要出。

  说起交朋友,谁不想交城里的啊。可没钱没地位,人家看不上你。用你时是好兄弟,不用你时象垃圾一样扔一边。给颗烟抽,就是很大的恩德。我有几次这样的经历,就不再想着交城里朋友了。

  就说雇我的这家物业公司吧,居然明文规定第一个月白干,不给工资。负责人还说我们这些保安就是看门狗,而且是只会叫,不会咬的狗。小区里的一些业主稍不满意就说话带脏话,“养活你们干嘛”,骂街,还带上父母,真让我咬牙切齿,想动手。我们被业主打了,还要被经理带着去赔礼道歉,人都是有思想感情,有权利有尊严的,这是什么世道。有时候,我们老乡在一起喝酒聊天,越聊越气愤、失望,都觉得自己猪狗不如,好象自己不是娘生的,没人养活,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似的。不就是有钱没钱,有势力没势力,是城里不是城里的差别吗。有些哥们说,我们要团结起来做点事情,可是容易吗?

  是啊,再怎么着我是进城打工的,这城里有我什么!我才19岁,在城里闯了9年,现在混得心累,事事思前想后,想得头疼。我整不明白城里的事,也很孤独,我想回老家算了,不想在城里奔了。回家自由自在,说话人多,热闹。

  我们小进步,城市会大进步

  为什么农民工交不着城里朋友,觉得自己“不为城市接纳,艰难在城市”?记者在天津街头随机采访了一些市民和农民工。市民们一般回答说:“土包子老袒儿,没想过要和他们交朋友。”“他们那么脏,怎么可能互相交往。”“他们没有户口,没有个单位,没有个固定住处,上了当哪里找去。”“没有共同语言,在一起说什么呢。”“和民工交朋友,没有搞错吧,农民企业家还差不多。”等。

  农民工们则一般回答:“我们想交,可城里人谁瞧得起我们”,“我们没钱没地位,谁和我们交往啊”,“交城里女朋友?根本没想过,那是那辈子的事儿”,“没有交往机会啊,就是同在一个食堂吃饭,也不往一桌上凑合,根本不过话”,“啊,城里人跟我们交朋友?不欺负我们就是好人”,“越是大城市,越难结交城里朋友”,“城里有我们嘛,能赚钱寄回家就得了”等。

  冯俊岩和钱祥骆只是记者采访的10余位在天津务工的农民工的代表。面对城市和城里人,记者发现农民工普遍没有归宿、认同感,普遍有着遭受怀疑、轻视、歧视、排斥、侮辱的经历和见闻,普遍有着隔阂、害怕、畏惧、愤懑和抵触心态,有的甚至由此产生了对抗、破坏、报复等不健康心理情绪。据天津媒体和警方披露,城市里一些不爱护,或有意毁损城市公共设施的行为很多系农民工所为,如毁损城市雕塑、公用电话亭,偷井盖。至于农民工在城市作案犯罪,包括打架滋事、偷抢盗、团伙犯罪等,也一直呈现着高发势头。

  记者采访冯俊岩、钱祥骆时,旁边不时有老乡插话,“报纸、政府站在城市的角度,舆论太偏向了,对我们的负面宣传太多,好象坏事、犯罪等都是我们外地人、民工干的,其实我们也有好多好人好事”,“孩子们在学校里有纠纷,校长、老师也都是向着城里孩子”,“有的人说我们是穷鬼进城没好事”,“这城里有我们嘛,太让人伤心,赚了钱寄给父母孩子,多捞一些就完了”,“这城里何时能真正容下我们”,“现在的麻烦是,我们很多人的孩子已经在天津念书,哪天我们呆不下去,他们怎么办,回乡肯定不适应了,我们也只能想方设法呆在天津了”,“我们死后埋在哪里都是问题”等。

  他们反映“平民难交,知识分子和干部好交些,但当官的平常很难见着”。冯俊岩说,“我们是人,我们希望得到尊重,希望平等交到朋友。如果我们身在城里,却不能与城市交流,甚至受到歧视和敌视,就会很失落。我的朋友中,有的人受了欺负想不通,就想摆平、出气、报复,常常冒出些不大好的想法,有的想单干,有的想联手干。我也只能劝劝他们,别干傻事。但是,这儿受的气,总得在那儿出来,谁知道这气儿怎么出来。”

  19岁的钱祥骆也说:“我出门在外,家里人嘱咐最多的是'别犯事儿',他们怕我交的朋友多、杂,经不住诱惑,或者瞎讲哥们义气,走了邪路。”

  问到交城里朋友的途径,冯俊岩和钱祥骆及其工友、老乡们等,都说希望政府部门能够出面,干部带头,创造一种社会机会和氛围,给以正确舆论引导,如组织一些联谊会,让民工有机会在与城里人的交往中展示自己的才华和优良品质,从而赢得朋友。城里人不是讲究结对子帮贫扶困吗,对我们民工也应该伸出温暖的手啊。他们还说,城里人有时比我们农民还势利,嫌贫爱富、分等级待人、欺软怕硬、翻脸不认人等表现得非常过分,希望政府和媒体能够做一些宣传工作,提高雇工单位和市民平等待人的意识,将一些城市公用福利与娱乐设施也对农民工开绿灯等,这也是所谓加强精神文明建设的一个方面么。

  他们还说,城市长期需要农民工,可却长期不能真正容得下农民工。虽然现在不搞大收容,我们呆得踏实些了,但城市和城里人应该更加敞开胸怀。城里人瞧不起我们,可其实我们已经是城市不可缺少的部分了,城里人离不开我们。一旦我们都回家乡了,城市恐怕就很难正常运转了。现在,我们不仅是城市形象的一部分,也是城市有效运转的关键环节之一,我们小进步,城市会大进步。如果我们身在城市,心理上、社会生活等方面却不被接纳,那我们很难产生归宿感,那我们怎么能爱上城市,真心为城市建设发展做贡献。现在天天嚷嚷加快城市化进程,缩小城乡差距,保障社会稳定,可如果农民工长期“身在曹营心在汉”,那是十分不利的。(文中使用了化名,冯俊岩真名为闫俊峰,罗向前真名为钱祥骆)(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编辑邮箱】【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私家侦探]踩在法律的界碑上——我国私家侦探十年历程回首
相关新闻
甘肃平凉发生塔吊坠落事故 5名农民工死亡 2004-06-06 11:09:07
民工只因擅自换车轮 被两管理人员扭歪脖子 2004-06-18 03:04:31
宁波蔺草加工业里的特殊人群:患尘肺病的农民工 2004-06-15 03:26:33
内保人员将民工打倒 数百工人围住行凶者 2004-06-06 15:49:05
精彩图片回顾




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