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2001年12月05日

艾滋病离我们有多远?
与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刘子亮对话

2001-12-04 16:31:32

    南方网讯 这位来自河南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皮肤黝黑,中等身材,是一个普通的青年农民,也是一位慈爱的父亲。

    北京新兴医院专门为刘子亮准备的房间里,摆放着鲜花和水果,俨然一个温馨舒适的家。午睡刚刚醒来的刘子亮正在吸烟,他的大女儿围着爸爸嬉戏。

    大夫嗔怪道:“子亮,不是告诉你烟要少抽吗?”刘子亮连忙掐灭香烟,不好意思地笑笑。

    刘子亮1999年被发现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后被村民们看成“怪物”、“瘟神”。没有人愿意和他说话,更没人敢进他的院子,仿佛呼吸那里的空气就会传染上艾滋病。他敬人的烟被人不动声色地偷偷扔掉,花再多的钱也买不到东西,因为谁也不敢接他递的钞票。他走进餐馆,老板就说打烊了,可比他晚来的客人照样用餐;他想打公用电话,机主说电话坏了,可别人一来,立刻好了。他妻子并没有感染艾滋病,也到处受到歧视和侮辱,就连去公共浴池洗澡都被赶了出来。妻子曾不堪忍受,离家出走。    刘子亮为人所知是在《飘动的红丝带》晚会彩排现场。为了让更多的公众了解艾滋病,理解、接纳艾滋病人,他鼓起勇气登上舞台,然而还是戴上了一副墨镜,且化名“李子亮”。

    医院里的刘子亮轻声讲述道:新兴医院的医护人员将他们捐献的8000多元送到他的家中,将宣传艾滋病防治知识的材料发到村民手中,鼓励他站起来做与艾滋病斗争的勇士,帮助他治疗疾病和心灵的创伤。院长朱明对他说,不要怕,我们都是你的亲人,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

    “有这么多人关心我、支持我,我应该回报社会。而且,我患病已经是事实,社会上还有很多人患病,与其隐瞒,不如站出来呼吁全社会都来参与控制艾滋病。”“你希望公众如何参与?”    “比如普及艾滋病性病防治知识,尤其是严打非法采血,铲除血头血霸!”刘子亮显得有些激动,音调突然升高且有些颤抖。他就是因卖血感染艾滋病病毒的。“非法采血害了这么多人,我不想再有人和我有同样的遭遇。”

   “你直接面对媒体镜头,完全没有顾虑了吗?”    “有时心里也烦,”刘子亮微微低下头:“怕人们从电视、报刊、互联网上认识我,走到哪里都会被认出来。但是转念一想又不怕了,国家这么重视控制艾滋病,有好心人帮助我,还会有像我这样的人站出来,这个社会的文明和包容程度也会越来越高,艾滋病人越来越能得到人们的理解和接纳。”

   停顿了一下,他说:“即使牺牲我自己,我也不怕,只要能为社会做点事。”

   “但你还是不愿意让妻子和两个女儿在公众面前出现?”    刘子亮叹了口气,眉头拧紧了,脸色也黯淡下来:“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们。她们都没有病,但是很多人不相信。城市里还好些,农村人文化低,我不想再让她们受到更多的委屈和歧视。”

   顽皮的女儿闹着要爸爸带她出去玩,她恐怕还不知艾滋病为何物,更不会去想明天将怎样。刘子亮起身告别时说:“真希望每个人都能关注艾滋病,理解艾滋病人。”

    “女儿对这个新家适应了吗?”我们问。

    “她说要留在这里,不想回去了。”刘子亮微微一笑。

    面对记者的摄像机、照相机,刘子亮已经不戴墨镜了,也不要求在播出他的形象时遮挡面部。10几年来,我国的艾滋病人第一次在公众面前露出清晰的形象。刘子亮向舞台迈出的一小步,成为了中国艾滋病人迈向平等健康的社会生活的一大步。(编辑 念青)


作者:吕诺 朱玉 新闻来源:新华网
返回上一页】【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本网站由广东南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