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2002年01月21日

艾滋病离我们有多远?
艾滋病患儿鹏鹏的命运

2002-01-21 10:20:20

    南方网讯 躺在病床上的鹏鹏依靠供氧器帮助呼吸,站在病床边可以清晰地听到来自他肺部呼吸时噪杂的声音,他的身体很虚很弱,清澈的眸子里露出渴望健康的眼神,这种眼神让人震撼,叫人永生难忘。

    鹏鹏今年8岁,患的是艾滋病。鹏鹏叫李鹏飞,安徽临泉县迎仙镇韦小庙村人。这个小男孩是笔者见过的第一个艾滋病患者,本以为艾滋病离笔者会很远,其实它就在自己的身边。

    那天上午9点,笔者来到临泉县人民医院传染病区2号病房,刚睡醒的鹏鹏闹着要吃烤红薯,奶奶上街没找着,鹏鹏正在呜呜地哭泣。刚进来的舅舅转身又上街找烤红署,不一会见舅舅捧着热腾腾的烤红署回来,小鹏鹏立即化啼为笑。爸爸用小勺一勺一勺地喂他吃。

    “小朋友几岁啦?”

    “8岁。”

    “想上学吗?”

    “想。”

    “还想什么?”

    “想老师,还有秦老师。”

    ……

    1995年2月,两岁的鹏鹏因患肾周围脓肿在阜阳市某家医院手术并输血。鹏鹏的爸爸李中法说,术后不久鹏鹏就不象以前那么活泼了,长得比同龄人慢,只挑自己喜欢的东西吃,经常发烧、咳嗽,打些退烧针,吃些止咳嗽的药就好了。接下来的两年多,孩子发烧,咳嗽的毛病依然挥之不去,医院都认为是肺炎。6岁时,鹏鹏上小学一年级了。老师开玩笑说,李鹏飞脑子好使,就是身体有点不好。鹏鹏学习成绩非常好,小学二年级时,班主任秦老师特喜欢他,秦老师和鹏鹏的家相隔不远,因此,经常背着身体不好的鹏鹏上学下学。鹏鹏三年级的班主任韦老师说:“李鹏飞有时生病,一停学就10天1个月的,但回校测验考试时成绩都是班里的前几名。”

    去年5月,鹏鹏连续一周高烧不退、咳嗽、口腔伴有溃疡,7月份又连续高烧,全身出现紫斑,呼吸困难。11月21日,李中法借钱带鹏鹏到安徽省立医院治疗,省立医院建议到省防疫站检验,确诊的结果让李中法夫妇犹如晴天霹雳:8岁的儿子患的是艾滋病。12月7日,绝望的李中法夫妇在亲戚的帮助下,将鹏鹏从省里的医院转至临泉县医院,看到孩子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母亲韦敏将家中墙上鹏鹏在学校得的许多奖状都撕下,和鹏鹏的许多东西一起烧掉了,意思是鹏鹏马上要走了,妈妈会睹物思人。鹏鹏母亲韦敏因多年来的劳累,加上经济上拮据的压力,不久便脑溢血偏瘫在床不能下地。如今,36岁的韦敏欲哭无泪,上海的专家来到她的床前,她第一句话就是;“你们能帮我把鹏鹏的病治好吗?”

    说起小孙子,奶奶就泪流满面地重复着一句话:“俺孙子冤屈得很啦,瞧这么小的人都遭罪死了。”鹏鹏的舅舅打着手电在屋子里一个角落的柜子里找出几本鹏鹏的作业本、三好学生证和选派到镇上参加语文、数学比赛的准考证。笔者发现,一本语文作业本上写着这样的一段话:“姑妈,前几天,我到你家做客不小心把花瓶打碎了,心里很难过,请您园亮(原谅),下次我一定注意……”

    8岁的鹏鹏从亲人的哭泣以及叔叔阿姨的讲话中知道自己得的是什么病。因此,他从不让妈妈、奶奶及其他的人碰他,只让爸爸一人为他搞护理。李中法夫妇都是本分的农民,而且他们夫妇及家中另一个10岁的女儿经过检验,HIV呈阴性。那么8岁的儿子是如何患上艾滋病的呢?李中法在记忆的长河中搜寻,且根据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分析,只有1995年2月孩子患肾周围脓肿手术输血致病的可能性最大。去年11月24日鹏鹏的爸爸李中法将一份民事诉状递到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那家医院赔偿精神抚慰金120万元;每年支付医疗费用11万元,每年支付住院、车旅、补助等费用3万元……

    鹏鹏的不幸经媒体披露后,上海一家研究艾滋病中成药的研究所非常同情,专程为鹏鹏免费送来了研制的抗艾滋病中成药,并捐款1万元;云南两名研究艾滋病的教授专程来到临泉为鹏鹏的医疗作指导。上海的这家艾滋病中成药研究所表示,会一直帮助鹏鹏治病。鹏鹏用了他们带来的中成药后,身体会慢慢地好起来,3年、5年、10年以后,治疗艾滋病的难题攻克后,这家研究所将为孩子提供最好的药物进行治疗,鹏鹏又会成为一名健康的孩子。看到许多人向不幸的鹏鹏伸出了同情的援助之手,鹏鹏的父母又重新鼓起了希望的火花……

    最后,笔者握着鹏鹏纤细瘦弱的手腕,感受到不幸孩子的无助;我掏出相机对准鹏鹏天真含泪的眼睛、枯干的小手,用图片见证悲剧;我们将鹏鹏不幸的遭遇见诸媒体,愿全社会共同努力,让艾滋病离我们远点,再远点!(编辑 念青)


作者:刘兵生 新闻来源:人民网
返回上一页】【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本网站由广东南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