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网络人生 骗术揭秘 奇闻异事 史海勾沉 浮光掠影 明白消费 调查 专题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农民工在城市 > 农民工心声







·
拉谁的闸 限谁的电 电闸上体现“科学发展观” 05日
·
残杀手段250多种 日侵华战争给中国造成多大损失 05日
·
奥运口号朴实有气势显露中国心态 别具一番深意 05日
·
防暑暂行条例“暂行”45年 “战高温”亟需新法 05日
·
中国经济开始步入温和调整期 宏观调控重点待变 05日
 
生存在城市和乡村夹缝中 农民工何时脱离城市边缘?

2005-07-06 09:59:24 国际先驱导报网络版 特约撰稿 文张

相关新闻:
·性压抑引发系列社会问题 调查京城民工性生活 2003-11-07
·铁轨上抢救两孩童英勇献身 河南民工感动温州 2005-02-28
·江西会昌农村离婚率远高于城镇 外出务工成主因 2005-05-30
·人和人的差别太大了 一个农民工看《财富》全球论坛 2005-05-19
·民工劳模心里话:“社会承认是我们最大的幸福” 2005-04-29
·河南籍民工舍己救助儿童而献身引发全国普遍关注 2005-03-03

   农民工经过城市的改造,已不愿重入传统的农村生活。他们正从城市边缘人变为城市和农村的“双边缘人”

    南方网讯 妹妹谭聪拿到高考成绩后,打电话给哥哥谭鹏:“考得不是很好,不知道怎么办?”妹妹很想想让谭鹏在深圳给她找一份工作。谭鹏没有答应妹妹的请求,“学费都给你准备好了,要不要去复读一年,打工不轻松!”为了劝说妹妹,同时也想回几年没回的家乡看看,6月15日,谭鹏坐上了回家的长途客车。

    进城

    长途车上的人密密匝匝,6月不是民工回乡的高峰期,但司机想多赚点,路上逢人招手就停车。

    5年前,谭鹏坐着长途车从家乡重庆开县的一个小镇上到深圳打工。那是一个痛苦的回忆,整整三天三夜,谭鹏因为晕车吐得一塌糊涂。

    第四天,谭鹏终于到了深圳,一切都很陌生。以前在老家,谭鹏对深圳的了解来自一台14寸的黑白电视和高中书本。在谭鹏的意想中,这个城市遍地高楼,有很多钱,一个抽象的说法是“天堂”。

    在深圳,谭鹏见到了好多村里的老乡,他们扎堆住一起。谭鹏找到了表哥,和他暂时住在一个10平方米的房子里,算上他,房子里住了4个人,另外两个人来自四川。房子墙壁上贴满了报纸,还有好些穿着泳装的画报,进门的楼道上锅碗瓢盆俱全,调料则是油盐酱。“钱平摊,每个月30块,洗澡上厕所在楼的另一头。”

    寻了半个月工后,谭鹏终于在老乡的介绍下,在一家制衣厂找到了工作,每天负责搬运出厂的衣服和进厂的材料。固定工资650元,这个数目是家里好几个月的总收入。谭鹏每个月都寄400元钱回家,这让父母欣喜不已。他们总是告诉谭聪,“以后要多跟你哥哥学。”

    三个月后,谭鹏已经很熟悉厂子周围的世界,吃的喝的玩的,应有尽有。谭鹏开始羡慕城里人,不过城市并没有让谭鹏有归属感,“在路上总有异样的眼光,有些酒店还不让我们进,在城市里生活,但我们还不是城里人……”

    谭鹏很努力,几年下来,他升成了搬运组长,工资涨到了1350元/月,还有些福利。

    回乡

    已经好几年没回老家了,而且谭鹏想到晕车还心有余悸。到家的时候已经是6月19日,5年来谭鹏第二次回到家乡——开县中和镇中和村。谭鹏拎了两大包东西,有带给父母的按摩器、电水壶、衣服和3000块钱,自己用的牙膏牙刷洗面奶。

    回到家,父亲谭怀志已经备好了饭菜,“终于回来了”,谭鹏长舒了一口气。刚刚开始吃饭,邻居也赶来了,“把你爸妈都想死了。”父母又老了,谭鹏看着母亲头上已经开始有白发。谭聪打开了14寸的黑白电视机,电视机发出吱吱的杂音,“调频道的也坏了,”谭聪说。“明天去买个彩电!”谭鹏说。“彩电好贵,要一两千块,这个电视还可以看”,父亲并不同意。“效果这么差,换个彩电,看电视用遥控就可以了。”

    第二天,谭鹏和谭聪到镇上去买彩电,讲妥了价钱,21寸1200元。“你什么时候送到?”谭鹏问电器店老板,“啥子,你家在那里,远了我们不送!”老板有些不耐烦,“城里头再远也要送,你啷个(方言,同怎么)不送哦!”老板理直气壮回答,“这里和城里不一样。”几经讨价还价,老板终于答应送电视上门。

    闲在家里,谭鹏掏出手机给女朋友打电话。电话还没接通,父亲说打手机太贵了,打座机好。但谭鹏觉得用手机可以避开家人说和女友说些悄悄话:“我回来了……家里没什么变化,乱糟糟的,有点不习惯”。

    回到农村,谭鹏已经不适应了。这样的不适应并非只发生在谭鹏身上,和谭鹏相似,中国有上亿农民工来往于城市和农村之间,见到过城市的生活方式,再回到农村,生活习惯、卫生习惯、行事方式这些生活细节,农民工已经带有城市的色彩,他们和农村已经有点格格不入了。现在谭鹏就习惯用“人家城里人如何如何”来开导父亲。

    谭鹏所在的村子有300多口人,但接近一半人在外地打工。中国向市场经济迈进的途中,农村剩余劳动力数量不断增加,大量的年轻人进入城市寻找机会。

    在城市他们自身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些变化在农民工回到农村后就带来了分歧和冲突。在农村,一般22岁,甚至更早就结婚了。家里的老大需要管教和照顾弟弟妹妹,村里哪家的水果先成熟,会送给邻居一些……这些生活方式城市里没有,农民工们回到农村也渐渐地淡忘。他们讲着城市的花花绿绿,农村老家更像他们的驿站。

    冲突

    这次回家,谭鹏除了看看父母,也希望能劝服妹妹去复读,按照他的计划,妹妹高中毕业,无论如何不能出去打工。谭聪考了405分,“还没上去年的专科线,”谭聪有些自责,谭聪想要出去打工。“打工不是好路子,辛苦,哪有读书好。”谭鹏给妹妹举了好些工友的例子,“他们现在都后悔没上大学。”

    谭鹏抽空还给妹妹上了一堂课:女孩子要学会打扮,用点洗面奶。乱丢垃圾、随地吐痰、扔烟头在农村很常见,但要随时注意家里的清洁卫生。谭鹏建议在家修一个洗澡间,把地下水用抽水机抽上来,然后在屋顶修一个蓄水池就可以用上自来水了。

    谭家房子很宽,却显得拥挤,四处堆满东西,有些坏掉的篓子已经放了几年了,谭鹏抽空和妹妹把那些废旧的东西扔掉,结果遭到父亲的训斥。父亲把丢掉的东西拣了回来,“放着总有用”,他说。

    谭家总喜欢把垃圾倒在门前的公路上,让过路汽车压,现在路上总是飘着塑料袋,路边的沟壑里也不时散发出臭味。

    谭鹏没有告诉家里人女朋友是外地人,父母一直希望他和邻近村子里面的一个姑娘结婚,但谭鹏总不答应,他不愿意爱情靠介绍得来。

    离家

    老家虽然让谭鹏备感亲切,不过回到家也让他开始怀念城市:城市的夜晚灯火辉煌,乡村的晚上寂静无趣;他甚至不愿意出门,同村里的人闹闹哄哄地来打听情况,谭鹏觉得很烦……

    在家呆了一周时间,谭鹏决定回深圳上班,谭鹏要走,父母有点舍不得,“你就不能多耍两天吗?” 谭鹏回答:“我请假就请了几天,必须要回去上班嘛。”

    一上车,谭鹏又想到了刚去城里时晕车的样子,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谭鹏想,农村的家已经渐渐远去。谭鹏说:“我已经不适应家乡生活了,只能呆上几天。”

    谭鹏想着回到厂里的情况,但这次回家有些怀疑他的未来。进城打工总不能干一辈子,但进城打工却让他收入多了同时面临种种危机。

    “我现在只能算是0.5个城里人,”谭鹏希望能多挣一些钱,然后能在城里安家,成为一个真正的城里人。谭鹏无法想象回乡务农或者是在家乡镇上做小本生意的生活。不过,谭鹏知道,成为城里人这个愿望能否实现“还很远”。

    中国的农民工主要来自四川、重庆、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等几个省,其中量最大的是四川省,外出民工总量达到1370万;流入最多的是广东省,流入量超过2000万。

    很多年轻的农民工正在改变自己以适应城市的要求和生活,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也应该是部分农民工完成从“农”到“工”的角色转换的过程。游走于城市和农村之间,农民工自身发生了剧变。农民工生存在城市和乡村夹缝中,被城市“影响”且改变后,再回到乡村,他们又和原有的农村有点格格不入了,和传统的乡村生活方式互不理解。同时,农民工在城市里依然是边缘人。从农村到城市,仅有一步之遥,而从农民到居民,从农村人到城市人,却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注:文中人物均采用化名)

(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江西会昌农村离婚率远高于城镇 外出务工成主因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关注农村
  ·农民工快乐 所以中国快乐

合作医疗

民工讨薪

农村教育

思想道德建设
  ·志愿精神,中国新公民的崭新徽章

雷锋精神 

五四精神

公民道德

抗击艾滋
  ·安全套莫成昙花一现 防艾需要双重防线

女性vs艾滋

民间防艾

预防艾滋

青少年儿童
  ·怀孕少女,真的痛并快乐着?

安全教育

网瘾少年

青少年性教育

  婚姻与家庭
  ·闪婚,难以消化的爱情快餐

出入围城

女人角色

谁在征婚

  传统与文化
  ·万里长城永不倒

民间文化

节日文化

国学热

  你我权益
  ·教育为公,何以不公?

慈善尴尬

社会保障

隐私难隐

  社会百态
  ·尊师重教,老师的苦谁知道?

贫困大学生

佘祥林

现代"丐帮"

  人物
  ·纪念孙中山逝世80周年

毛泽东

邓小平

周恩来

  综合
  ·社会频道2004年终献礼

雪影[图集]

南京大屠杀

日军侵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