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网络人生 骗术揭秘 奇闻异事 史海勾沉 浮光掠影 明白消费 调查 专题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教育公平 > 招生政策身份不公







·
[建设节约型社会] 中国资源节约的现状和出路 19日
·
赵启正:中国的爱国主义教育并不是“反日”教育 19日
·
七成受访者不明白“物权” 六种方式保护物权 19日
·
60位经济学家:经济增长趋于走低 通缩可能性不大 19日
·
中国企业海外收购顺应全球化潮流 西方无需恐慌 19日
 
200名孩子丢失凸现黑洞 农民工子女教育堪忧

2004-04-27 10:56:06 北京青年报 孙菁 徐胜

相关新闻:
·一笔教育欠款转了三届乡领导 60名农民工苦候近8年 2004-04-08
·沈阳一建材市场“棒子队”强收农民工“劳务费” 2004-03-30
·昆明打拐大案:谁偷走了200个孩子? 2004-04-26

  南方网讯 城市化速度的加快导致进城务工的农民工急剧增加,这些农民工一般聚集居住在城市的边缘地带,形成“城中村”一样的都市里的村庄。

  云南昆明的“城中村”中有一个怪现象,一些农民工在自己的生活改善的同时丢失了孩子。

  来自贵州农村的王兴普就居住在云南昆明的一个“城中村”里,丢失了两个男孩的他给记者提供了一份统计名单。这份密密麻麻的记录单上,记者看到的是将近200个丢失的儿童的名字。这些儿童绝大部分是男孩,年龄集中在1至6岁之间,地址集中在官渡、西山这两个昆明的城乡结合地区。

  孩子丢失的悲剧反映出“城中村”交织的种种矛盾,人贩子猖獗背后,折射出城市化进程过快、城市管理出现空白、儿童教育出现缺失、民工生存环境艰难等等问题。

  ■孩子丢失率逐年上升 家长无心打工专找孩子

  王兴普提供的丢失儿童名单显示,孩子的丢失率呈逐年上升趋势,其中2001年丢失23名,2002年丢失30名,2003年丢失67名,2004年到4月3日为止丢失21名。

  王兴普告诉记者,丢孩子的绝大部分人和他一样属于外来打工人员,大部分的孩子都是在自己的家门口玩耍的时候丢失的。

  为了寻找孩子,家长们在昆明市张贴了很多寻人启事,寻找自己的孩子已经成了他们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但到现在没有任何消息。

  采访的时候,失踪儿童的家长一直围着记者,久久不肯散去。他们争先恐后地告诉记者,每一个孩子的体貌特征和他们为寻找孩子所做的努力。

  半年多来,王兴普几乎没有出去打工,他整天一门心思就是联络更多的家长,希望能找到更多的线索。现在王兴普已经联系到了近200位家长,互通消息,甚至一起去找孩子。但他们没有目标,也没有更多的钱做路费,寻找的结果都是徒劳的。时间一天天过去,孩子们没有任何下落,家长们的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

  ■一个“城中村”包容27省民工 大都没有固定职业村里治安混乱

  护福村这个“城中村”从2002年到现在至少丢失了11名儿童。在该村联防所记者了解到,在这里居住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外地人。据统计,有27个省份的人住在这里。

  护福村真正的村民只有800多人,但是外来人口达到了6000多人,远远超过了本地人,同时外地人还在源源不断地涌进来。同样护福村所在的官渡区,常住居民只有56万人,但是外来人口超过了100万人。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的外来人口,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的马宁队长的解释是和地理位置有关。

  首先是地理环境。在昆明市的地图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面积有1025平方公里的官渡区从北面、东面和南面围绕昆明市区。在昆明,包围在城市里的“城中村”有六七十个。在“城中村”里做联防队员的都感到工作的压力很大。

  之所以难管理,正是由于越来越多的外来人口租住了当地居民的房子。现在护福村的村民都已经转为市民,但是现在他们一没有土地,二没有工作,为了维持生计,只能建房子出租,每个房间的价格平均不到100元钱,这低廉的价格自然吸引了来昆明的打工人员,于是,他们拖家带口全部挤在这样一个1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一栋栋大大小小的楼里面,少则五六户,多则十几户,几乎家家户户都住着外来打工人员。“城中村”就变成外来人口聚居的地方。

  这些外来人口大多没有固定职业,男的一般是做建筑工或者就在村子里拉三轮车,或者骑摩托车载客,女的通常就卖卖蔬菜水果,做点小生意,将近6000多名外来人口让护福村的大街上热闹非凡,但带来的问题是治安也逐渐地乱了。住在这里的人告诉记者,假如一个女孩晚上八九点出去,胸前若吊一个手机,一不小心手机就会被人抢走。

  ■昆明外来人口处于无序流动状态 IC卡取代暂住证后基本形同虚设

  在护福村联防所每天的值班登记表和抓获的违法犯罪人员登记表中,记者注意到这里经常发生打架斗殴等治安事件,而在这张登记表中则记录,在出租房中发现有吸毒人员居住。当地警方告诉记者,在鱼龙混杂的外来人口中,就有人贩子在活动。

  云南省昆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七大队大队长马宁说:“在云南的昭通、会泽、宣威,在这些地方有很多几代人都从事这种贩卖人口犯罪活动的家族,他们这些人混杂在来昆明的外来人员当中,到了昆明,他们看到周围机会这么多,也就下手了。”

  既然意识到复杂的外来人口中存在着这么多的问题,那么当地都采取了哪些措施对他们进行管理呢?马队长说,从外来人口管理暂住证取消以后改为IC卡管理,目前IC卡有30万张,但外来人口绝不止30万。由于资金紧张,他们没有经费来购置解读IC卡数据的仪器,所以这已经办理了的30万张IC卡,实际上形同虚设。现在昆明市的外来人口基本上处在无序流动的状态,没有任何部门挑头来对他们进行管理。这也导致他们对辖区内到底有多少外来人口,这些外来人口究竟从事什么职业,居住在哪里都没有一个确切的数据。

  ■昆明对失踪儿童没有统计数字 打拐力度加大解救比例仍很低

  究竟整个昆明有多少儿童失踪,采访中,昆明当地的公安机关没能给出一个确切的数字。但是他们承认形势确实严峻,也为此组织了一次又一次专项打拐行动。2003年昆明市“108”专项打拐斗争中,当时昆明的警方到福建晋江,和当地警方联手,辗转十多个县市,展开了一次抓捕解救行动。

  根据群众举报的线索,晋江市公安局民警化装成买主来到一个叫陈埭镇的地方,在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简易房里,两个待价而沽的婴儿被随意地放在一张破木板床上,睡得正香。坐在床边的一个老妇人,一听说是来看孩子的,马上向侦查员谈起了她的生意经。这个自称干这行干了十几年的老妇人给两个婴儿分别开价1.7万元和2万元。

  第二天中午,在外围民警布控完成之后,侦查员再次来到小屋,见到了所谓主事的老板。见时机成熟,守候的民警迅速包抄,抓获了4名犯罪嫌疑人。这名叫曾培月的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只是负责直接面对买家,更大的上线是一个叫吴美忍的女人,她专门搞批发,家里有更多的孩子。于是公安民警直扑位于晋江市罗山镇的吴美忍家。推开她家的房门,只见一张大床上放着3个正在哭闹的婴儿,旁边的童车里还有两个,他们全部都是只有几个月大的男婴。他们被公安民警顺利解救。犯罪嫌疑人交代,巨大的经济利益,诱惑着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从事这些违法的勾当。犯罪嫌疑人说一个小孩卖1.1万元。

  随后,公安民警又乘胜追击,继续进行解救行动。解救的一个4岁男孩叫圆圆,解救他的时候,他正和收买他的那家人在一起。圆圆是一年前被这家晋江人以16100元买下来的,解救时已经和这家人有了感情。在晋江市罗山镇解救出来的男孩子叫乐乐,当时还只有5个月大,虽然还没有被人贩子卖出去,但是已经被明码标价———1.7万元。还有一名叫亮亮的男孩是在三明市湖美镇解救出来的。他最后的成交价是2.3万元。这个不幸的男孩虽然只有3岁,但被转手倒卖多达11次。在这次行动中,昆明、晋江两地警方共解救出18名受害儿童,抓获犯罪嫌疑人36名。在三个月的会战结束之后,昆明市公安局摧毁了4个拐卖儿童犯罪团伙,抓获47名涉案犯罪嫌疑人,成功找回、解救出63名失踪儿童。

  这次解救行动是昆明“108”专项打拐斗争中最为艰难,也是成就最大的一次。昆明“108”专项斗争由公安部督办,云南省公安厅协助,昆明市公安局在三个月时间里,共派出警力1000多人次,足迹遍布贵州、广西、浙江、安徽、福建等地,行程5万多公里。可是尽管警方使出了重拳,但2003年昆明被拐儿童的数字却不降反升。

  马宁队长说,尽管经费紧张,但是昆明市公安机关对打拐向来非常重视,从来没有因为经费不足而停下追捕的脚步。但是说起成果,马宁却很遗憾:“通过这样辛勤的努力找回来的儿童,应该说跟丢失的儿童相比,这个比例还是很低的。”

  ■买方市场通常不在打击之列 破案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马宁说,对于跨省的团伙作案,侦破起来是非常困难的,首先是几乎没有现场,这让他们很难找到有价值的线索,而犯罪分子一旦得手,大部分会在半个小时之内带着孩子离开昆明。而更让他们恼火的是,由于团伙内分工复杂,偷盗、运输、贩卖环节重重,有的犯罪嫌疑人还不能说抓就抓。要是抓他的时候动作一大,弄不好可能下边的线也就断了,小孩也别想找回来了。地方风俗的一些传统使得这些小孩有的很顺利地落户,这个问题不解决还是不断地有人买小孩。

  更为严峻的事实是,面对强大的买方市场,尽管法律规定也要对买主进行严惩,但在实际操作中,只要买主不阻挠公安机关解救,通常不被追究刑事责任,这使得拐卖儿童的案件屡禁不止。打击只能说从某种程度上有所遏制,但光靠破案打击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现在打击拐卖儿童已经成为昆明警方工作的重中之重。各个公安局都是由一把手主抓。从4月1日开始,昆明又展开了为期三个月的打拐专项行动。但昆明警方也告诉记者,光靠公安部门打击,很难彻底遏制贩卖人口的犯罪行为。“城中村”拐卖儿童的现象严重,除了警方前面提到的那些难处,到底还有哪些问题呢?

  ■孩子上不起幼儿园学前班 生活环境恶劣人贩子猖獗

  昆明那些丢失了孩子的家长,现在都把希望寄托到了公安机关。昆明警方也多次约见他们,安抚他们焦灼的情绪。可是,面对众多家长求助的目光,警方有时也觉得有些无可奈何。

  就拿官渡区公安局来说,他们一年用于刑事案件的破案经费是40万元,现在每年打击拐卖儿童的经费就占到了17万元。但拐卖儿童的案子还是在增加。他们认为,打击拐卖儿童不是一个简单的“打”字就能解决,这里面牵扯到城市化进程、“城中村”管理、民工权益等方方面面的问题。警方在采访中反复向我们强调,这些孩子特殊的生活环境给人贩子下手提供了很多便利。

  一个家长告诉记者,上学前班一个学期要四五百元钱,其他的幼儿园一个月要100多元,他们根本送不起。

  这些外来务工人员大都收入不高,而且来源不稳定,全家的收入通常在1000元左右,除去房租,他们的收入也就只够维持温饱,一台不大的电视就是他们全家最值钱的财产。经济不宽余,他们也很难考虑孩子的教育问题,而当地并没有因为外来人口的大量增加而考虑配套相应的公共设施,也没有适合这些孩子的学校,因此,家长基本上都把孩子带在身边,摊点旁边就是孩子成长的地方。拐小孩在这里是很容易得手的,有的人抱着小孩说,我给你买一个玩具,还有的就是给他一颗大白兔奶糖或者一瓶酸奶,小孩就乖乖地跟着他走了。

  ■家长疏忽犯罪分子得手 孩子丢失悲剧尚未结束

  除了一些现实的客观问题造成了儿童的大量丢失,家长的疏忽则给了犯罪分子下手的机会。记者在官渡区的几个村子里看到:孩子们都自顾自地在巷子里玩,周围的人们都在忙着做各自的事情,没有人理会这些孩子。

  一个小姑娘已经独自玩了很久,根本看不出来谁是她的家长。记者询问了周围的人。他们既不知道这小孩是谁家的,也不知道她父母长什么样。

  没有人知道这个小女孩是谁家的孩子,记者不禁有些担心,于是带着她去找妈妈。当记者确认眼前一位打麻将的女人就是孩子的妈妈时,就更加为小女孩的安全担心,但是,忙着打麻将的妈妈似乎不以为然:“她不会乱跑,一般都在那条巷子里玩。”

  这户人家正是丢失孩子的王兴普的邻居,但王兴普一家人的悲剧似乎并没有引起这位母亲的重视。

  记者还在路边看到一个小孩子正在酣然入睡,地点是在王兴普另一家邻居门口的三轮车上,记者观察了有半个小时,也没有人来照看他一下。

  就在记者采访王宗灿夫妇的时候,另一家孩子的走失再一次让记者感到犯罪分子的猖獗。孩子就是在记者采访的当天上午11点左右在村子的一个墙角丢失的,这儿离王宗灿家不到200米。当时孩子的爸爸不在家,孩子的妈妈上楼照看另外三个孩子,11点的时候,这里人来人往,相距不到20米远的小伙子们像往常一样在打台球,一些孩子的妈妈在打扑克。没有人注意到这里失踪了一个孩子。就在记者离开村子的时候,路上还有许多孩子在独自玩耍,周围没有家长。

  看来犯罪分子是轻易得手,而孩子丢失的悲剧也尚未结束。(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说得到难做到 歧视未消农民工子女教育不乐观
下一条: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关注农村
  ·农民工快乐 所以中国快乐

合作医疗

民工讨薪

农村教育

思想道德建设
  ·志愿精神,中国新公民的崭新徽章

雷锋精神 

五四精神

公民道德

抗击艾滋
  ·安全套莫成昙花一现 防艾需要双重防线

女性vs艾滋

民间防艾

预防艾滋

青少年儿童
  ·怀孕少女,真的痛并快乐着?

安全教育

网瘾少年

青少年性教育

  婚姻与家庭
  ·闪婚,难以消化的爱情快餐

出入围城

女人角色

谁在征婚

  传统与文化
  ·万里长城永不倒

民间文化

节日文化

国学热

  你我权益
  ·教育为公,何以不公?

慈善尴尬

社会保障

隐私难隐

  社会百态
  ·尊师重教,老师的苦谁知道?

贫困大学生

佘祥林

现代"丐帮"

  人物
  ·纪念孙中山逝世80周年

毛泽东

邓小平

周恩来

  综合
  ·社会频道2004年终献礼

雪影[图集]

南京大屠杀

日军侵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