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网络人生 骗术揭秘 奇闻异事 史海勾沉 浮光掠影 明白消费 调查 专题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教育公平 > 教育资源配置教育阶段差异







·
[建设节约型社会] 中国资源节约的现状和出路 19日
·
赵启正:中国的爱国主义教育并不是“反日”教育 19日
·
七成受访者不明白“物权” 六种方式保护物权 19日
·
60位经济学家:经济增长趋于走低 通缩可能性不大 19日
·
中国企业海外收购顺应全球化潮流 西方无需恐慌 19日
 
学生多老师少 研究生竟挤百人大课堂“一锅烩”

2005-01-19 09:38:36 中国青年报网络版 记者 李健

相关新闻:
·高校学生“兼职”票贩子 网上“炒作”热门车票 2005-01-12
·替考广告公然贴进北大 “4000元搞定研究生考试” 2005-01-18
·吉林女研究生出租自己给别人做女友 每天500元 2005-01-04
·南京一高校实行考试免监 一人作弊全班成绩作废 2005-01-18
·研究生抱女友跳立交桥 警方判断两人殉情 2004-12-20
·高校贫困生激增 近三成为省钱从不回家过年(捐赠方式) 2005-01-10
·天津高校个别大学生做起转租学生证生意 2005-01-12

  南方网讯 北京某高校一年级研究生在上一门专业课。

    200多人坐在一个不大的教室里,说是教室,其实不太准确,应该是学校提供给学生搞活动用的一个小礼堂。老师站在小礼堂积满灰尘的舞台上,拿着话筒,比较吃力地“叫喊”着。一块小黑板,一张小方桌,成了老师全部的教学工具。

    坐在礼堂后排的同学,有人在“休憩”,有人在嚼口香糖,有人在听CD。上课20多分钟了,还不时有人推开礼堂的门,伸头进来张望一下。礼堂内,正对着舞台的墙上,醒目地挂着一个宽大的横幅:“争创国际一流高校”。

    离下课还有十几分钟,不少同学已经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劈劈啪啪”的课桌和座椅碰撞的声音,弥漫在整个礼堂内,越来越大,似乎在催促着“讲台”上的老师。

    下课了,一名同学一边匆匆忙忙往外走一边说:“这样的课,我们年级每个星期都有,和本科生上课基本没什么区别,要说有,就是比本科生课堂更大了,人数更多了。”

    旁边一名同学插了一句,“现在读研究生,后悔死了”。

    课堂上只看见人头攒动

    读研一的王菁,第一次上课,就吓了一跳,就在她断定自己走错了教室转身要走的时候,同宿舍的人拉住她,赶紧抢了个座位坐下。

    “从来没有想到这么多人在一起上课,黑压压一片,不赶紧占上座位,恐怕得站着听课。”王菁说,第一次上课人数太多,距离太远,加之同学们的“窃窃私语”,讲课内容什么也没听清。一学期下来,情况没什么好转。

    除了上课听不清外,和老师之间的交流大打折扣,也成了研究生最头痛的事情。

    “课上发言提问的机会几乎没有,想与老师沟通,只能等课下,可课下还不知道多少人想找老师呢!”通信专业的小夏说,原本以为研究生是几个人上课,大家可以展开热烈讨论,“现在讨论成了奢望”。

    读研二的吴瑞这样总结:“本科生的生活如养猪,现在的生活像放羊。”他说,很多专业课都是百人大课,相比之下,《科学社会主义》这样的选修课,反而成了小班课(100人以下)。

    北京某名牌大学研究生一年级的小李说,他感觉自己现在是在上大五。“相对于本科,我现在不过多读了几本书、拓宽了知识面,但学习方法、思维方式、研究能力没有质的改变。”他说,很多同学都开始质疑:如果在研究生阶段,我们还要忍受100多人一个大课堂的拥挤,还要忍受老师讲讲课学生记记笔记的灌输式教育,读这个研究生还有什么意义?

    另一位研究生的话很有代表性:“课堂效果是不好,和老师交流也不够,自己学业也没长进,我们承认这些都是扩招带来的后果。可是如果没有扩招,我们中间的很多人可能就进不来了。对于扩招本身,我们没有怨言,只是希望学校能够尽快解决这些问题。”

    握着自己学生的手,导师问,你是哪个老师带的

    记者见到李磊教授时,他刚从课堂上下来,显得很疲惫。“你今天看到的还不是人数最多的时候,很多同学没有来,全部都来恐怕有460多人。1999年,这门课有40个研究生上课,我要求他们每人每学期写5篇读书笔记;2000年,有70个研究生上课,我要求他们每人每学期写3篇;到了2003年,260个研究生上课,我只能要求每人每学期写1篇了;现在,460人上课,我不敢要求他们写了。”

    李磊说,学生们写了交上来,自己没有批改的时间,只好不写。

    李磊实在太忙了。一学期大约有40个周,他每周大约要上20个课时,一周5天,每天就是4个小时,“因为还要备课、指导自己的研究生,每天用于工作的时间肯定远远超过8个小时”。

    除此之外的空闲时间,包括星期六和星期日,李磊还要不停地奔走在本科生、学校继续教育、远程教育、研修班等等课堂上。“每天都在透支,每天都在挖老本啊。”如今,他没有时间去图书馆,没有时间写自己的专著,没有时间陪伴家人。

    李磊的课还不是学生人数最多的。“老师少了,学生多了,这样情况就出现了,没有办法。”“研究生教育,就是强调教师和学生面对面。现在不能满足学生们的要求,自己感觉还是很内疚的。学生们真可怜。”

    李磊给记者讲了一件真事。一位老师搬家,叫来自己的研究生帮忙。搬家完了,这位老师十分感激地握着一位学生的手说:“谢谢你。同学,你是哪个老师带的研究生?”

    李磊说,“为了满足社会需求,扩大研究生招生规模是正常的。可不正常的是,这种变化、转型来得太突然,学校师资力量一下子跟不上,很多学校把教育本科生的方法,直接搬到了研究生教育中,这才出现了百人大课堂的现象”。

    大课堂上研究生被剥夺了说话的时间,也就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利

    在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董克用看来,50人以上的课堂就是大课堂。“上课时,一半时间我讲,一半时间给学生讨论、提问。学生越多,分到每个人发言的机会就越少,一旦这个人数超过一个极限,就很难创造一个积极互动且有序的课堂氛围。我觉得一般情况下,课堂人数应该维持在30人左右为宜,特殊情况下也绝对不能超过50人”。

    董克用认为:“高校在扩招时忽视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培养出来的研究生是干什么的?有的研究生在科研岗位搞研究,有的学生要走进社会找工作。他们有不同的发展方向,就会有不同的教育需求。但是我国现行的教育体制却是把他们放在一个锅里烩,既没有照顾到研究型人才的需求,也耽误了应用型人才的发展。”

    在董克用看来,要解决研究生大课堂问题,就必须对研究生培养实行“分流”。“培养理论型的人才要严格执行小班制,扩大他们交流思考的空间,培养年限应适当延长;培养应用型人才,一些公共课可放宽人数限制,多增加一些校外实践课堂的内容”。

    人大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秦惠民教授,把超过100人的课堂称之为“研究生大课堂”。

    他说,与本科教育相比,研究生教育最大的特点在于要培养学生独立、自主的思考与学习能力,反映在课堂教育上,就是要求老师不再照本宣科,要调动学生积极思考、参与讨论;学生不再照单全收,更多地去质疑、发问。

    而大课堂的存在却“从根本上剥夺了学生发问、讨论的权利与机会”。秦惠民质疑,“如果一个课堂有100多个学生,怎能进行交流?”

    秦惠民在欧洲、美洲、澳洲等多所大学里有过学习交流的经历,他说国外的大学里不可能有100多个研究生共聚一个课堂的现象。一般课堂都要维持在30个人以下,以保障学生与老师间能够进行充分的交流与沟通。

    对于这种现象,人大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张成福说,我们要建一流的大学,我们要盖一流的校舍,我们要引进一流的人才,我们做了这么多事情,但是却没有想清楚这些事情究竟是为谁做,谁应该是真正的受益者,学校的建设应该以谁为中心。老师?还是学生?如果不能够把这个问题摆正,就无法做出科学的课堂设置,也无法培养出真正一流的人才。

    他举例说,在美国一流的大学里,本科高年级都要上讨论班。研究生的课基本都是讨论班。这种讨论班,五六个或十几个学生与教授围坐在一起,各抒己见,教授只是起引导协调的作用。这就是所谓年轻人智慧的互相激励。

    在这样的环境下,每个受教育者都成了教育者,每个学生不仅有学的义务,更有为课堂讨论作贡献的压力。而且,他们有和教授“过招”的机会。

    但是在中国现行的教育体制中,老师讲什么,你就记什么,你不能随堂发问、你不能质疑、你不能批评———因为你没有时间。学生被从根本上剥夺了说话的时间,也就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利,而这种权利代表的恰恰是一个人才最可贵的独立、创新、思考的能力。

    但是在中国高校这个“国营饭馆”中———张成福把现行的教育体制比喻为“国营饭馆”,你只有选择吃还是不吃的权利,没有选择吃什么的权利。

    “现在研究生教育大肆扩招、人为压缩培养年限,使其培养内容大大缩水,不伦不类,简直就是四不像。”张成福说。

   学生自述:读了三年研究生,没上过一次小课

    前段时间报纸上登过一则消息,说是2005年全国高校继续扩招,重点是硕士研究生。看到这则消息,我的心里一震,真不知道这么扩招下去,研究生还能不能得到导师有效的指导。

    几年前,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考上了上海一所名校的研究生。但报到之后,全班第一次开会就吓了我一跳,我们这一届班上竟然有40多人,如果再加上在职的同学,我们这个专业的硕士班居然达到了近70人的规模。

    人多就人多吧,反正大家都是跟着自己的导师,我这样想。但之后的学习生活让我很是沮丧。

    在我最初的理解或者说想像中,研究生上课,应该是十几个人围桌而坐,讨论某个学术问题。但一上课我才发现自己想错了,全班40多个同学一起上课,老师在讲台上口若悬河,同学们在下面奋笔疾书做笔记。

    最初我还以为这样的大课只是上课的一部分,没想到这就是我3年研究生学习的上课形式。我的导师也从来没有召集过自己的学生“坐而论道”。如果我不主动找导师的话,可能一年都没有机会跟导师面对面。

    研究生第一年就在郁闷中过去了,感觉就像又读了一年本科。

    没有了导师的管束,我的悠闲生活登场了。上网到深夜,不是查资料,而是聊天、听音乐、看电影;睡觉睡到中午才起床。很多时候实在无聊,很想去看看书写写论文,却又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不单单是我,班里的大多数同学基本都处于“放羊”的状态。大家都利用读研的这“悠长假期”或去实习打工,或干脆就闲着。学习似乎已经不是生活的重心了。

    系里的老师给我们上课的时候往往也会感慨如今的研究生数量之多,记得一位老师曾经在课堂上说:“你们现在学习太轻松了,我当年读研的时候,导师会列出一长串儿的书单要我去看,要写读书心得,并且每周导师都会跟我面对面讨论最近读的书。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看书写论文,根本没时间做别的事。”

    我知道,导师也是分身乏术。我的导师带有一二十个硕士、博士,而他自己还要做研究、写论文、出书。导师曾经作过一个形象的比喻,导师就像一个茶壶,学生就像茶杯,一个导师同一时期带的学生越多,分给每个学生的茶就越少。

    在网上曾看到过一张图片,一只猫醉倒在台阶上,一只爪子握着酒瓶,另一只爪子夹着香烟,一行文字这样解释这张图:我的研究(烟酒)生活。图片是夸张了些,但我所认识的很多研究生都有读研3年是浪费时间的感觉。记得毕业前同学们聚会聊天,很多人都对自己这3年的研究生生活摇头不已:学术上没什么大的长进,人也变得懒散。

    一年一度的研究生考试又将拉开帷幕,无数的学弟学妹们还在为自己的理想努力着,真希望等他们跨进研究生的课堂时,能不再有我这样的遗憾。

    快评:但愿百人大课堂只是暂时现象

    就在广大中小学都积极推行小班教学的时候,旨在培养高级专业人才的研究生教育却在四处上演大班教学的场景,甚至出现了百人大课堂。这对天天把“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挂在嘴边的中国高等教育来说,真是莫大的讽刺!

    问题的根子当然还是部分研究生培养单位的盲目扩招。近来,研究生扩招已经屡遭诟病,其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也已为公众所熟知,“一个茶壶30个杯”、“导师带研究生就像放羊”等一些形象的比喻也广为流传。数字显示,从1999年高校连续扩招以来,研究生教育招生规模年递增的速度平均达到26.9%。这只是一个平均数字,部分单位的扩招比例还要高于26.9%。师资数量没有增加,学生数量突然膨胀,课堂的规模只能是越来越大。

    研究生上课不能“大拨轰”,只能采取小班教学,这是最基本的教育规律,各个培养单位和导师们不会不知道。既然如此,为何还有高校置教育规律和自己的办学能力于不顾,一再大幅度扩招呢?

    北京某研究生院招生办公室负责人曾向笔者透露过个中缘由:培养单位制订研究生招生计划时一般有两个数字,一个是计划数,一个是规模数,前者是国家给的招生指标,也就是公费生的名额,后者是实际招生总量,规模数和计划数的差额就是自费生的名额。近几年研究生扩招,不少培养单位计划数增加的幅度有限,主要是扩大了规模数。

    简单说,部分培养单位扩招的多数是可以收钱的自费生。

    于是,招生就和经济效益挂起钩来,招生人数多了,可以取得规模效益。看来,利益驱动在部分培养单位研究生扩招中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有关部门已经发现了研究生扩招存在的问题,并对部分培养单位的盲目扩招叫停。我们希望,研究生百人大课堂只是研究生教育发展过程中的一个暂时现象,以后再也不会出现。(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山东苍山农村教师生存状况调查:他们因从教而贫
下一条:研究生将面临怎样的挑战 冷静看待“研究生热”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关注农村
  ·农民工快乐 所以中国快乐

合作医疗

民工讨薪

农村教育

思想道德建设
  ·志愿精神,中国新公民的崭新徽章

雷锋精神 

五四精神

公民道德

抗击艾滋
  ·安全套莫成昙花一现 防艾需要双重防线

女性vs艾滋

民间防艾

预防艾滋

青少年儿童
  ·怀孕少女,真的痛并快乐着?

安全教育

网瘾少年

青少年性教育

  婚姻与家庭
  ·闪婚,难以消化的爱情快餐

出入围城

女人角色

谁在征婚

  传统与文化
  ·万里长城永不倒

民间文化

节日文化

国学热

  你我权益
  ·教育为公,何以不公?

慈善尴尬

社会保障

隐私难隐

  社会百态
  ·尊师重教,老师的苦谁知道?

贫困大学生

佘祥林

现代"丐帮"

  人物
  ·纪念孙中山逝世80周年

毛泽东

邓小平

周恩来

  综合
  ·社会频道2004年终献礼

雪影[图集]

南京大屠杀

日军侵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