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南方搜索
站内 网页
关键词索引
关注农村
  ·农民工快乐 所以中国快乐

合作医疗

民工讨薪

农村教育

思想道德建设
  ·志愿精神,中国新公民的崭新徽章

雷锋精神 

五四精神

公民道德

抗击艾滋
  ·安全套莫成昙花一现 防艾需要双重防线

女性vs艾滋

民间防艾

预防艾滋

青少年儿童
  ·怀孕少女,真的痛并快乐着?

安全教育

网瘾少年

青少年性教育

  婚姻与家庭
  ·闪婚,难以消化的爱情快餐

出入围城

女人角色

谁在征婚

  传统与文化
  ·万里长城永不倒

民间文化

节日文化

国学热

  你我权益
  ·教育为公,何以不公?

慈善尴尬

社会保障

隐私难隐

  社会百态
  ·尊师重教,老师的苦谁知道?

贫困大学生

佘祥林

现代"丐帮"

  人物
  ·纪念孙中山逝世80周年

毛泽东

邓小平

周恩来

  综合
  ·社会频道2004年终献礼

雪影[图集]

南京大屠杀

日军侵华

精彩中国新闻
·
央行高官:国有银行进行了“最富挑战性”的探索 02日
·
观察家:明年的经济体制改革将与“十一五”衔接 02日
·
中国3成以上水库带“病”工作 水利工程存大隐患 02日
·
铜川矿难:安检三次报警无人理睬 黑幕:都是人祸 02日
·
一波三折微软临门出局 国产软件反思政府采购风波 02日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女性与艾滋病 > 艾滋病威胁女性
血泪的教训和难以改变的社会现实
“女性同胞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

2004-11-26 17:28:09 南方日报 记者张蜀梅 实习生杨智昌 陈良军

2004年11月28日,在北京大学举行的一次抗击艾滋集会上,女孩们把抗击艾滋的标志——红丝带画在脸上。

    在“世界艾滋病日”即将来临之际,龙秋霞,《红丝带的思索》的作者,从性别视角透视女性面对的艾滋病威胁

  南方网讯 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即将来临,今年艾滋病日的口号是“关注妇女,抗击艾滋”,全世界将关注的焦点集中到妇女所受的艾滋病威胁之上。

  一组小小的数据让我们不能不感到震惊:早在两年前,全世界的女性艾滋病毒(HIV)感染者就突破全部感染者的一半!而在我国,情况并不容乐观,男女HIV感染者的比例从9:1飙升到目前的3:1.艾滋病,这种首先在同性恋人群中的男性间传播的疾病,一旦传染给女性,增长速度却出奇的快,女性正受到艾滋病的严重威胁。

  “妇女背后就是孩子和家庭!”当龙秋霞在她的书《红丝带的思索》中发出这样的警示时,显然不是杞人忧天。

  龙秋霞,女,曾任广东省妇女研究中心主任,现任中共广东省委党校人本研究中心红丝带研究室主任。2002年初主持联合国妇女发展基金、联合国儿童基金资助的《社会性别与HIV/AIDS》项目,用一年多时间,在广东省进行了大量的社会调查,和艾滋病感染者和患病者及其家属、卖淫女、嫖客、性病患者、吸毒者、流动人口、在校及失学学生以及社区领导、卫生部门官员等261个知情人进行面对面访谈,其中包括艾滋病感染/发病者27人。

  一个个最真实的声音,最直接地揭示HIV/AIDS威胁下的种种问题,同时,从社会性别入手研究艾滋病的传播,提出“社会性别不平等是妇女易感艾滋病的深层次原因”,也提供了一个独特视角,尤其是对女性弱势地位和自我保护的关注,引人深思。

  我第一次看了有关材料后,赶快去洗手,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有点好笑。

  记者(以下称“记”):接手这个项目之前,对艾滋病了解多不多?

  龙秋霞(以下称“龙”):基本没什么了解,只知道很可怕,印象中很多人都觉得,这是一种脏病,是和道德败坏挂钩的。

  记:那接手项目时没有犹豫过吗?

  龙:老实说做这个项目多少有服从领导安排的意思。(笑)不瞒你说,我第一次看了有关材料后,赶快去洗手,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有点好笑。

  记:家里人知道吗?毕竟如果家里有一个人老是去和艾滋病人打交道,一般人还是很难接受的。

  龙:他们知道,但确实要有一个慢慢接受的过程。记得第一次去见艾滋病人之前,家里人问了好几次:“你是不是真的要去见他啊?”真像上刑场一样。

  回到家后从头洗到脚,衣服都洗了好几遍,家里的老人家还说,不如扔了算了,连带回来的袋子,都觉得有一股不对的味道。但在家里人了解这种病后,都不是很怕了,习惯了,都很同情那些人,也很支持我的工作,特别是我的女儿,很认真地看完了我的书,也成了一个“小专家”。

  如果你够勇敢,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跟他们握手,这是让他们接纳你的第一步。

  记:第一次和艾滋病患者面对面是怎样的?

  龙:第一次见的就是托马斯。他是广州人,发病后想过自杀,后来在北京佑安医院的医生和病友的鼓励下撑了下来,还创办了一个“爱之家”,在网上建立了网页,接受热心人的捐助,帮助其他艾滋病感染者和发病者。我们通过北京方面联系到他,给他打电话,那时从心到手都在颤,怕了这么久,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天。

  当时我想作为组长,不能让同事一个人去“冒险”吧,就决定两个人一起去,大家相互鼓励,壮胆。

  记:当时的顾虑是什么?

  龙:你看我们的报纸上,大多数艾滋病人好像都是骨瘦如柴、手脚溃烂的样子,我们想会不会托马斯也是这样?而且是第一次,也怕他会有过激行为,确实很多报道宣传给很多人造成的错觉就是,艾滋病人就是那种拿着针头,随时准备扎人的样子。

  记:你们看到的真正的托马斯又是怎么样的呢?

  龙:我们是在一家咖啡厅见面的。一看就觉得,哎,不是挺好嘛,长得胖胖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呀。而且他还是一个大学毕业生,英文还很好,没有什么过激行为。

  记:对于你们这两个“闯入者”,托马斯会将他的经历跟你们说吗?你们又是怎么取得这个人群的信任的?

  龙:我们跟他说明来意,让他明白我们的项目是想帮助他们,了解他们的痛苦和他们对社会的要求等等,我们问他有没有压力,他说没有,说我们是出于对社会的关心来做这件事的。本来托马斯给我们三个要求,不能录音,不能拍照,地点他定。后来我们跟他说,这个对话太重要了,能不能录音保存,他二话没说,直接就把录音话筒夹到衬衫上了。后来还通过他接触到其他艾滋病人。

  记:人和人的交流总是需要技巧的,据我了解,和这个人群交往还是有一些禁忌的,以你们的经验,除了不歧视这一点外,和他们交往还需要注意一些什么?

  龙:第一个就是不要问他们的姓名。

  记:记得第一次采访艾滋病人的时候,我开口就问:“您贵姓?”他立刻反问了我一句:“你第一次来啊?”

  龙:是这样的,你可以问他们的年龄,但不要问他们的姓名和住址,其实很多人都是使用化名的,像托马斯就是,还有坚强、阿飞等这些名字。

  记:那应该怎么向他们主动表达善意?

  龙:如果你够勇敢,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跟他们握手,这是让他们接纳你的第一步,因为这代表你是平等地和他们相处的,没有歧视他们。记得第一次和托马斯见面前,我还在想,见了面握手还是不握手好呢?后来看看,他的手没有破也没有烂啊,就握了。其实对艾滋病有基本了解的都知道,握手是很安全的,还有就是,如果你参加他们的活动,见到艾滋病的标志红丝带,那就拿一个戴上,这代表着你为他们工作,他们会很快把你当朋友的。

  记:最重要的就是一份平等意识。

  龙:对,其实如果你真正有一份平等意识,把你的善意表达出来,他们很容易对你打开话匣子的。

  在性行为中,女性暴露大量的粘膜,使女性感染HIV的机会大大增加。

  记:选择社会性别这个角度去研究艾滋病问题新在哪里?

  龙:往常我们对艾滋病,无论是研究者还是政策制订者,都习惯用一种男性视角去看待和研究,其实人有男有女,那么在女性这方面,有什么特点,我们可以从哪些途径去阻断这个病?于是我们采用了这个非医学的角度去研究这个问题。

  记:艾滋病对女性的威胁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龙:从2002年起,全世界的HIV感染者中,女性就占了一半,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数据。我国的感染者虽然还是以男性为主,但是女性的增长速度大大超过男性,几年前,我国HIV感染者的男女比例还是9:1,现在是3:1,我们从广州收治艾滋病人的医院和托马斯的“爱之家”那里也了解到,女病人确实是多了。

  记:为什么这种首先在同性恋者中的男性间传播的疾病,一旦传给女性,其增长速度却反而比男性快?女性易感的风险究竟在哪里?

  龙:这里面首先有一个生理的原因,在性行为中,女性暴露大量的粘膜,而且精液中HIV的含量大大高于女性阴道分泌物,使女性感染HIV的机会大大增加。

  同时,我们的定性研究和定量研究中都出现吻合的结论,在某类特殊人群如HIV感染者及艾滋病患者(PLWHA)和性病患者中,女性多是被丈夫或者男友传染的。

  记:性传播本来就是HIV传播的一个主要途径。

  龙:就是,但在我们的调研对象中,对预防知识知道得少,安全套的使用率也偏低。而且男性的性伴更多,如果这个人出了问题,又不做保护,自然会影响到很多女性,而女性又普遍依从男性,婚内和婚外很少使用安全套,这样女性很容易暴露在HIV的威胁下。

  所以我们提出,除了强调男性的责任意识以外,也要呼吁女性同胞,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

  用不用安全套丈夫说了算,女性很难把安全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记:从社会性别角度来看,为什么女性的防范意识那么薄弱,让自己轻易暴露在HIV的威胁下呢?

  龙:这牵涉到社会性别的平等,和我们传统文化的影响问题。

  首先我们女性获取性知识的渠道和机会比男性少,不知道怎么样保护自己。这里有女性文化平均水平低的原因,也有传统的社会观念的原因。你一个女人,一辈子对着一个男人,了解那么多,你想干嘛?所以到基层一开课讲性知识,来的大多数都是男人。

  我们知道,男人在一起的时候经常讲“黄段子”,这也是性知识传播的一个渠道啊,但是女性和男性在一起的时候,你也讲“黄段子”,男人不说你,连你都觉得不正经啦。

  记:你们的研究也关注到了男女经济的不平等……

  龙:不应讳言,我们的社会女性的收入总体比男性低,现在还有女性职业下沉等问题。经济上的不平等造成了地位的差异,在很多家庭,女性不是主角,“决定不了大事情”,反映到性关系上也是一种被动和顺从的状态。

  用不用安全套丈夫说了算,女性很难把安全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记:在这方面有没有印象特别深的例子?

  龙:有一次和10名男性吸毒者访谈,我们问“如果你有性要求,而对方拒绝那怎么办?”两个人不假思索地说:“穿上裤子到发廊找一个。”其他人纷纷同意这种看法。而问起如果是他们拒绝了对方的性要求,妻子(女友)会不会也去寻求发泄时,他们笑着说:“她们到哪里找去?”这就是一个在性上男女的权利不平等的典型例子。

  女性自己的洁身自好,不能完全保证自己的安全。

  记:既然防范措施那么重要,你访谈过的女性中,对使用安全套是怎么看的?

  龙:在作小组访谈时,我们经常碰到一组数据,问:“估计你周围的人有多少有婚外性行为”,部分结了婚的妇女不假思索就说:“100个男人里有99个不是好东西。”再问:“你先生怎么样?”,毫不犹豫地答:“当然是好的,要不怎么跟他。”也就是说即使99个男人都是坏的,她们还是相信那一个“好男人”还是掌握在她们手中,所以除非为了避孕,她们从来不要求配偶用安全套。

  记:看来他们还是很乐观的。

  龙:但问题就在于,每个男人既是属于99%的,又是属于1%的。我们在对10名男性性病患者的访谈中发现,在患上性病后,绝大多数男性在婚内性行为中仍旧不使用安全套,只是说在以后的婚外性行为时会更警惕一些。

  可见,缺乏主动的保护意识,女性那1%的神话是靠不住的,事实上我们在对另10名女性性病患者的访谈中发现,有7个人就是被自己的配偶传染的。

  女性自己的洁身自好,不能完全保证自己的安全。

  记:对一般人来说,像防敌人一样防着丈夫,似乎还是比较难接受的。

  龙:这就是一个问题。在我们的传统中,还是有不少男女不平等的观念,这也是艾滋病在女性中迅速蔓延的社会因素。

  比如说,“男人不嫖不赌是痴汉”这样的观念还是有市场的,“男人嘛”对不对?最多就是说这个人花心,现在“花心”是一个中性词啊。但是对于女性,“破鞋”就是一个贬义词了。

  记:有说女人“破鞋”,没说男人“破裤子”的。

  龙:又比如,我们传统文化认为,女性要顺从,要温柔,在访谈时,有些妇女就认为主动要求丈夫使用安全套是对丈夫的不信任,会影响夫妻感情。

  但是特别是有高危行为的男性,比如那些存在婚外性行为的男人,又往往认为和自己的老婆没必要用安全套,用了不就不打自招了吗?这样,女性的安全就很难有保证了。

  记:对于有这种观念的女性,你们有什么建议?

  龙:首先要转变观念,女性的顺从、温柔是女性的性格特点,是女人的美,但是不要将这个放大,变成盲从,特别是对方有高危行为的时候,一定要做好防范措施,不要什么都听男的,他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其实你们男同志也不喜欢那种什么都不懂,什么都听从你,要你们“养”着的女人嘛,那种有自己的主见,能给你们一些意见的女人,其实更有吸引力,对不对?

  其次要提高女性与配偶或性伴的性交流和协商能力。这就要女性自己提高素质,所有的自立和自信都是建立在素质的提高上的,要学会与男性交涉的技巧,增加与男性交涉的能力。

  记:我们社会应该做些什么?

  龙:当然,更重要的是,我们要从制度安排上赋权予妇女。维护妇女在性与生殖健康方面的权利,包括妇女有权控制以及自由和负责地决定与性有关的事情。同时,保护妇女在接受教育、劳动就业、获取经济资源等方面的权利,女性的劳动技能提高了,经济上获得独立了,才能在生活上取得独立。

  一种现象的出现总是有多种原因的,从社会的角度去看艾滋病在女性中的迅速蔓延,这是一个系统问题,应该系统地解决。

  打工妹一般文化水平比较低,而且受传统的“纯洁的女性不懂性事”的观念影响很大。

  记:你们的调研中,有不少篇幅是集中在外来打工妹的身上的,为什么特别关注这个人群?

  龙:因为作为流动人口中的一个大群体,她们也受到艾滋病的很大威胁。

  打工妹一般文化水平比较低,大多很小年纪就出来打工,在农村接受的传统教育里,青春期教育和性教育是很少的,而且受传统的“纯洁的女性不懂性事”的观念影响很大,来到工厂后,接受信息又少,所以她们对性病、艾滋病及其防治的认识是很少的。

  记:在你们的访谈中,这种情况多不多?

  龙:还是不少的,我们调研的打工妹对性的认识还只停留在小学卫生课阶段,对“安全”的意识仅停留在母亲教育的阶段,包括不与陌生人接触,不到复杂的场所,交朋友要谨慎等等,就是不知道“安全性行为”的意识,访谈6个人,3个结了婚的还没用过安全套,说是生了孩子,上了环,没必要。这种“不设防”的心理让她们很容易处于危险的境地。

  一位女孩子,被男友传染上了HIV,她告诫姐妹们交朋友要“带眼”。

  记:按一般人的看法,既然打工妹人群都比较“纯”,应该更安全才对。

  龙:很多打工妹确实是单纯和传统的,很多人一谈到性就脸红,但是有个物极必反的问题,很多人从纯朴的农村来到大城市,受到的诱惑太大了,她们需要倾诉,需要精神的寄托,而对异性的倾诉又往往是最能解愁的,飘荡在外,有一个男朋友会让她们觉得“很威”,很有安全感。而男性打工仔又正好处于性活跃期……

  记:加上离开了家,管束也少了。

  龙:说得对,这样就容易造成她们在性上的随便。一个女工就对我们说过:“一个人在外面特别容易受环境的影响,看别人玩得开心,自己也想找个男朋友,觉得出来打工就应该开放一点。”

  处于性活跃期加上性无知和无保护措施的性接触,让这些人群容易成为HIV侵蚀的对象。

  记:这个人群应该怎样保护自己免于HIV的侵蚀?

  龙:首先要对初到城市来的打工妹进行安全性行为和生殖健康教育,特别是性病、艾滋病的预防知识教育,破除那种“纯洁的女人不懂性事”的旧观念,作为时代的女性,对健康的了解是基本的要求,应该创造条件去让她们了解。

  我们曾访谈过一位女孩子,被男友传染上了HIV,她给姐妹们提了两个忠告。第一交朋友要“带眼”,摸清底细,第二,要同居或者结婚之前,一定要做身体检查,特别是对方有高危行为时,一定要做好防范,保护好自己。(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编辑邮箱】【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妇女——抗击艾滋中不能被忽视的一群
相关新闻
18岁少女死于艾滋 缘于8年前输血感染病毒 2004-11-11 10:14:19
健康女子嫁给艾滋病男子 专家称可过夫妻生活 2004-11-24 14:32:29
预防艾滋病宣传在北京高校遭冷遇 2004-11-24 17:20:49
杜绝精神病毒远离问题少年 艾滋病孤儿急需心理呵护 2004-11-03 10:12:07
精彩图片回顾




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