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南方搜索
站内 网页
关键词索引
关注农村
  ·农民工快乐 所以中国快乐

合作医疗

民工讨薪

农村教育

思想道德建设
  ·志愿精神,中国新公民的崭新徽章

雷锋精神 

五四精神

公民道德

抗击艾滋
  ·安全套莫成昙花一现 防艾需要双重防线

女性vs艾滋

民间防艾

预防艾滋

青少年儿童
  ·怀孕少女,真的痛并快乐着?

安全教育

网瘾少年

青少年性教育

  婚姻与家庭
  ·闪婚,难以消化的爱情快餐

出入围城

女人角色

谁在征婚

  传统与文化
  ·万里长城永不倒

民间文化

节日文化

国学热

  你我权益
  ·教育为公,何以不公?

慈善尴尬

社会保障

隐私难隐

  社会百态
  ·尊师重教,老师的苦谁知道?

贫困大学生

佘祥林

现代"丐帮"

  人物
  ·纪念孙中山逝世80周年

毛泽东

邓小平

周恩来

  综合
  ·社会频道2004年终献礼

雪影[图集]

南京大屠杀

日军侵华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民间文化遗产保护 > 细数“家珍”
神秘女书:世界仅存女性文字讲述隐秘女性内心

2004-11-18 10:11:12 新浪新闻 吴采平

   南方网讯 女书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存在的妇女文字,是一种濒临失传的文化遗产。它诞生和使用在湖南省江永县,字形奇特,用当地土语发音;它传女不传男,历代为女人专用。它出现已有数千年,却在近年才被发现和重视。女书引起了世界的震惊。然而,海内外众多专家学者苦思冥想,却仍难以完全破解此“天书”……

  阳焕宜:最后一位女书自然传人走了

  9月20日,江永女书最后一位自然传人阳焕宜走过了98个春秋,在家中无疾而终。

  阳焕宜老人一生伴随着女书成长。在湖南省江永县上江圩镇有著名的“女书传情七姊妹”,女书代表人物高银仙是七姊妹中的大姊。阳焕宜虽并未与高银仙结拜,但她们年轻时一块习女书3年,有着深厚的友情。上世纪90年代,结拜的七姊妹先后去世。此后,在“女书之乡”江永县,能认识、阅读、歌唱、创作女书作品的自然传人,就只剩下阳焕宜老人了。

  在过去,这些文字都是老人们内心的秘密,女书记载的秘密都只在结拜姊妹中流传。男人无法了解这些文字的含义。而现在,老人的谢世,意味着这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女性文字,已面临绝传的境地。

  阳焕宜出生于江永县上江圩镇阳家村,14岁时与高银仙等五人到兴福村义早早(人名)那儿学女书。当时学女书要交钱,每交四百文钱才能学会一张纸(一首女歌),包括会唱会写。学了三年后,附近有嫁女的人家便来请阳焕宜去写一些女歌“三朝书”(放在抬盒里做嫁妆)。21岁时,她嫁到新宅村陈家,但婚后仅三个月,丈夫被毒蛇咬死。23岁时改嫁到河渊村何家,生了8个小孩,仅带大二子一女。因丈夫嗜赌使家贫如洗,她含辛茹苦将儿女拉扯大。后随儿子搬进铜山岭农场,这样,她与老姊妹相聚“唱纸唱扇”的机会越来越少。平日里没有人交流,她便自己写女书唱女书,自得其乐。

  1991年,阳焕宜老人出席了全国女书学术考察研讨会,与季羡林、周有光、刘乃和等中国学术界泰斗同坐主席台上。1995年,她又被接到北京参加联合国世界妇女大会。会上她写女书,唱女书,女书第一次向世界展示了它独特的风采和魅力。

  今年1月,《阳焕宜老人女书作品集》经清华大学抢救女书SRT小组整理,正式出版发行。因为她不懂方块汉字,不受汉字的干扰,所以她的女书作品成为人们了解女书原生态的重要渠道。

  10月12日,记者前往阳焕宜老人生前生活的铜山岭农场采访。这里远离城市,四面环山,仅有一条崎岖不平的乡间小路与外界连接。老人的房前有一个水塘,旁边是一片橘树林和竹林,四周宁静安谧,像一幅画卷。老人的邻居告诉记者,根据阳焕宜老人生前的遗愿,村民们将老人安葬在村后的山上。老人生前曾说过,她要看着年轻一辈将女书代代传承下去。

  交流:隐秘的女性话语空间

  “女书”最引人注目的标志是性别。

  随行的原江永县文化馆馆长周硕沂向记者介绍,目前搜集到的近20万字的“女书”作品,绝大部分为歌体,其载体分纸、书、扇、巾四大类,无论哪种承载方式都十分讲究形式美。如写在纸张上的四角多配花纹,写于纸扇上的多插绘花鸟图案,而织绣在巾帕花带和服饰上的,则是精美的女红工艺品。女书的使用和传承也很特殊,仅限于在妇女中流传,老传少,母传女,或由亲密的结拜姊妹教习。

  与“女书”相伴相生的,是当地女性独特的社会生活习俗。据老人们的回忆和文献记载,历史上江永及周边地区,妇女尤其年轻姑娘之间,盛行结交“老同”(生辰同者或亲密女友间互相结拜),双方家庭为此专门修书,还有结拜仪式。当地妇女定期赶赴女神庙会请求神佑,并借此交流聚唱女书。而当地一年一度的“斗牛节”则成为名副其实的“女儿节”,男人出门看斗牛,女人趁机聚集“读纸读扇”,送字传情。闺房女红也多邀友结伴,边做边唱交流技艺。在当地新娘出嫁的仪式上,姐妹们用女字书写“三朝书”作陪嫁贺礼,且当众宣读——这些,足以说明“女书”在当地妇女生活中的神圣地位。

  女书记载的叙事作品就内容而言,并非女性所独创,但通过口头传承进入“女书”后,便成了女性心灵世界的投影。作品完全用写实手法自叙自叹心比天高、命如纸薄,美好意愿在黑暗中化作泡影的悲苦境遇,并请出民间传说中的神灵帮助逢凶化吉。这些作品的女主人公不仅都是个性张扬的“女强人”,强烈要求和男性地位平等,而且她们极端厌弃鄙视男性所热衷的功名富贵。

  在漫长的“三纲五常”的封建社会里,这里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独特的现象?周硕沂先生解释说,江永地处湘桂粤边界,妇女缠小足,当地婚俗十分完整地保留了封建社会汉族旧婚俗的繁缛礼俗,流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又受南方少数民族,特别是瑶族女尊男卑观念的影响,妇女婚后三天即返回娘家,直到怀孕生子后才正式在夫家居住。这一古老婚俗客观上使得当地新婚少妇在婚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还能自由享受少女时光,与同村姑娘玩耍,唱习女红……独特的习俗产生了这种独特的现象。

  普美村:水上漂流的女儿国

  从铜山岭农场阳焕宜老人生前居所出来,记者直奔普美村。

  据介绍,女书流行的核心区域,是以江永县上江圩镇为中心,包括附近的铜山岭农场、黄甲岭乡、以及道县的田广垌等毗邻地区。随着女子出嫁,女书还被带到了邻近的广西钟山县。

  而女书最集中,保存最完整的是江永县上江圩镇的普美村——江永女书文化村。

  随行的向导告诉记者,以前去普美村是没有桥的,全部靠小木筏和渔船摆渡。2002年,由于来女书村考察、参观的人多了,为了出行方便,江永县政府就修了一座木质斜拉吊桥,桥体很具有原始古朴风格。

  普美村原名女书岛,全岛面积0.6平方公里,是湘江上游的一个生态绿岛,被外界称为“水上漂流的女儿国”。岛四周碧水翠竹,恬静清新。潇水河在上江圩处悠然分流,将女书岛轻轻环抱,与外界隔绝。千百年来,这里的人们以耕作、捕鱼为生,与世无争。

  踏上女书岛,心灵有一种震撼的感觉,仿佛回归到了世外桃源。进村的路只有一条,是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岛上郁郁葱葱,人们怡然自得。

  向导告诉记者,为了抢救女书,普美村的女子们都有一种危机感。村里重新办起了女书学堂,学堂不大,是由一个祠堂改建的,因而很简陋。后壁上贴着一些字画,那似篆非篆、纤细秀美的菱形符号就是目前正引起全世界关注的女书。这种类似甲骨文的文字由点、竖、斜、弧几种笔画组成,字型多是斜体和菱形,行文由上而下、自右而左,没有标点符号,不分段落,一书到底。

  学堂里唯一的老师是已故女书传人高银仙的孙女胡美月。已嫁到夏湾村的胡美月,每逢双休日,便放下家中的农活,从5公里远的婆家赶到普美村教“女书”,风雨无阻。不巧的是,记者未能赶在周末,未能听上一堂女书课。

  问及开办女书学堂的初衷,胡美月很坦诚“就是要把女书传承下去。”胡美月告诉记者,七姊妹流传下来的女书作品,她都能认全。从2001年女书学堂开办以来,已经有近200名学生从学堂毕业,成为了新的女书传人。

  女书学堂每期一年,不收学费,学生都是自愿来学习的。教学的内容主要是哭嫁歌、三朝书、四字女经、节气歌、梁山伯与祝英台等汉文女书译作、瑶族情歌、儿歌和旧社会妇女诉苦歌。

  下午,记者几经打听,在村里找到了一位能唱女书的老人,她正挖完红薯挑着担子往家赶。老人叫义友珠,是从甘益村嫁到普美村的,今年快80岁了。义友珠老人告诉记者,她的女书都是从大姑、小姑那里学来的,她比“女书传情七姊妹”要小近20岁,当时只要碰到一起就唱女书,在一起唱了30多年了,现在,她还能唱20多首。老人介绍,由于从小受苦没时间学,所以只会唱不会写,现在她每个星期双休日都到女书学堂学习写女字。应记者的要求,义友珠老人很高兴地唱起了女书。当那如诉如泣的吟唱声在耳畔响起时,尽管记者无法“破译”那生涩的土语唱词,但那千回百转的旋律却宛若天外之音,空灵而凄美。

  缘起: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

  “女书”何以独在湖南江永及其毗邻一带妇女中流传?在以男性为中心的封建社会里,男子为何能容许妇女学习和使用自己不懂的文字?“女书”这种流传范围极狭窄的字符体系,为何能在漫长的历史中存活?对此,史志不载,方志不述,一直是学术界争论探讨的焦点。

  湖南省江永县位于湘南,古为百越人居住繁衍之地,直到战国时期,湖南仍是百越民族集中分布的地方。

  女书文字最早出现在太平天国公开发行的“雕母钱”上。该钱背面用女书字符铸印有“天下妇女”、“姊妹一家”字样。史载,太平军曾过江永北上。在1931年《湖南各县调查笔记》的《花山》条中,有“其歌扇所书蝇头细字,似蒙古文。全县男子,能识此种字者,余未之见”的说法。收藏在中国历史博物馆的《瑶文歌》序文也记载道:“一九四五年,何君晓南持猺文一纸,云是猺女读物,系得自田广洞陈中兴,转以赠余,此固求之数年而不可得者。入手展玩,纸色红旧,纵横五百七十四字,字迹秀媚,行列端整,不知出自谁家女手,惜一字不可识,无以解其音义”。

  有学者根据女书中大量与出土刻划符号、彩陶图案相类似的字符,认为其起源的时间、空间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的仰韶文化,形成于秦始皇统一中国文字之后。

  周硕沂老人认为,女书形成在部落联盟时代,依据女书文字与原始古夷文的基本笔划推测,女书很可能就是舜帝时代的官方文字。因为舜帝南巡时,死在九疑山今湖南宁远,离女书中心不到100公里,其带来的部队与当地民族融合,但仍保留自己的文字。

  也有学者根据“女书”象形字、会意字构成中反映的文身习俗、“干栏”住宅建筑特色、稻作文化及鸟图腾文化现象,认定现代“女书”是古越文字的孓遗和演变。关于女书的造字者,江永县也有很多流传在民间的传说,如女妃造字,盘巧造字,九斤姑娘造字等。

  女书被以文字的形式记载是在1931年7月,在一本《湖南各县调查笔记》的书中有关于女书的评述,但并未引起人们关注。

  1979年江永县文化馆工作人员周硕沂执笔编写的《江永县文物志》中有“蚊形字”一节,专题介绍了女书,并附了《女书之歌》,当地人才得知有这样一种奇特的文字。

  1983年,“江永女书”被原中南民族学院教师宫哲兵发现并公诸于世,迅即在全世界引起轰动。

  2004年,江永女书被列入“中国档案文献遗产”。

  女书:世界文化瑰宝

  江永女书作为妇女的贴身、隐私物品,往往是人死书焚或随葬,所以至今无法找到流传三代以上或更早的作品,因而,对女书的研究困难重重。

  学者们认为,从世界范围看,“女书”与日本、韩国某些文字现象也有可比性。如日本的“平假名”和韩国“谚文”,其产生或发展均与女性有关。公元九世纪平安时代,日本把汉字叫作“真名、男手、男文字”,把平假名叫作“假名、女手、女文字”,这与江永一带人们称传统汉字为“男字”一样。韩国的“谚文”也曾被称作“雌文字”,其初创者虽不是女性,但也是靠女性的使用维持和发展起来的。三国妇女与文字的关系以及汉字文化圈里的一些共同文化现象,令人深思。

  江永女书从一发现就引起中外学者的浓厚兴趣和广泛关注。经过多年的考证、研究,国内外专家、学者一致认为:江永女书不仅是人类唯一的性别文字,举世罕见的记号音节文字,还是一种流传至今的世界性古老文字,堪称世界文化瑰宝。它对文字学、语言学、历史学、考古学、民俗学、民间文学等多种学科领域都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同时,江永女书本身的功能、文学性及艺术性蕴涵着极高的历史文化价值和美学价值,这是江永女书作为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所具有的魅力。江永女书所具有的另一魅力即精神内涵所在,就是女性在传承、使用、发展女书文化的过程中所体现出来的自尊、自强和创造精神及团结互助、达观的博大情怀,这是一笔宝贵的精神遗产。(来源:新周报)

(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编辑邮箱】【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诗经》传统文化典籍作品至今在湖北房县传唱
相关新闻
我国唯一一本“水书”彩绘抄本被火烧毁 2004-10-16 15:26:32
神秘“女书”最后一位自然传人阳焕宜去世 2004-09-23 10:25:59
精彩图片回顾




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