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调查广角 明白消费 史海勾沉 骗术揭秘
网络人生 人群聚焦 趣识传统 浮光掠影 奇闻异事 今日关注 网上调查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大学生基层就业 > 基层盼人才







·
世行:医疗 教育及养老成本拖累中国消费支出 04日
·
50万余人招考公务员 报考与录取比例高达48.6:1 04日
·
2006年中央国家公务员招考首次放开户籍限制 04日
·
中央国家机构公务员招考禁止对性别外貌设限制 04日
·
最高检和公安部通知:理直气壮依法严惩袭警行为 04日
 
海南30名大学生村官遭集体贬职 被强制转职教师

2005-11-04 15:52:10 海南特区报网络版 罗晓宁 李志良

相关新闻:
·大学生城市“扎堆”严重 基层和西部门庭冷落依然 2002-08-07
·广东农业企业难觅农业人才 农校大都不姓“农” 2003-08-08
·基层为何留不住大学生 5大原因导致“飞鸽”产生 2005-04-11
·省政协委员呼吁:将民企人才培训纳入政府体系 2004-05-08
·到民企工作大有前途 鼓励大学生投身到民营经济 2005-04-08

  郑高亮:“听到招考的消息,我非常激动,不仅可以报效家乡,而且还可以照顾年迈的父母。我最终说服了家人,匆忙转让了在海口的店铺,返回定安参加选拔招考。”

    王明江:“2005年9月1日,我们突然被通知到定安县去开会。 会上,县领导先讲了定安县的教育现状,最后宣布所有人将被转往乡镇中学去做代课教师,一年后再考核转正,期间待遇不变。”

    陈益友:“做教师首先必须有教师资格证,而取得该证的前提条件则是,必须进修教育心理学等相关课程。”

     南方网讯 网上举报:“村干部”不想做代课老师

    2005年10月20日,海南省政府网站“网上信访”中有一封署名为“我们”,标题为《大学生村官集体强制转教师事件,再次拷问定安政府诚信》的网上举报信。信中称,2004年6月,定安县政府公开招考选拔60名大学生到基层村委会挂职任村干部,2004年8月,经过动员、报名、笔试、面试等程序,30名大学生带着全县人民的期望,满怀信心深入到了基层扎根锻炼。后来,随着县领导的更换,大学生的命运也起了变化,所有人全部被转到乡镇中学去任代课教师,这当中,没有人征求他们的意见,尊重他们个人意愿和考虑他们是否具备从教的水平和素质,也没有任何领导出面给予解释。文章最后,“大学生村干部”表示对未来一片茫然。

    2005年10月21日,省信访局立即就网上举报信做出了“转办意见”:“请定安县政府办于2005年11月20日前,向群众作出办理结果。”

    为详细了解“大学生村干部”命运中所发生的波折和变化,2005年11月2日,记者赶赴定安县,对事件的来龙去脉进行了调查。

    满怀梦想 大学生要回家乡做村干部

    11月2日中午,天气阴冷,天空中不时地下着小雨,定安县岭口镇岭口中学的整个校园显得有些寂静。一个小时前,5位曾在定安县各乡镇做村委会主任助理的岭口中学老师和记者约好在学校里见面。

    一间不足20平米、屋顶斑驳的房间里,横七竖八地摆放了5张床铺和两三张办公桌。岭口中学初一(2)班主任、数学老师王明江对记者说:“这就是我们的休息室,兼做办公室,洗澡房离这500米,厕所200米。”

    1975年出生于定安县龙湖镇的王明江,1999年从南京大学管理工程学院工程专业本科毕业后,曾任东莞理文集团公司经理助理。2002年12月,王明江辞掉了每月4000元薪水的工作回到海口,后任海南金华林业有限公司技术研发员,工资待遇与以前同样丰厚。

    王明江说,去年6月份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从海南一媒体看到了定安县政府发布的一则“面向社会公开选拔大学生到基层农村挂职锻炼”的公告,抱着报效家乡、施展抱负的心愿,他毅然辞去了海口的工作,返回定安县报名参加考试。

    记者调查,报名参考的多名原定安籍大学生,他们当初与王明江几乎持相同的观点。岭口中学初一(1)班语文老师郑高亮1999年从华南热带农业大学公共管理系毕业后,在海口做起了不错的生意。“听到招考的消息,我非常激动,不仅可以报效家乡,而且还可以照顾年迈的父母。”郑高亮最终说服了家人,匆忙转让了在海口的店铺,返回定安参加选拔招考。

    突然变化 村官全到乡镇中学代课

    2000年从海南大学计算机系计算机专业毕业、现在岭口中学做“教师”的莫颖说,2004年8月,72名原定安籍的应往届大学毕业生参加了县政府招录村干部的考试。后因报名人数和录取人数不成比例,最后只录取了30人。2004年9月15日,他们和定安县组织部签订了劳动合同,9月20日被派往各乡镇进行为期3年时间的挂职锻炼,职务为村委会主任助理,待遇为300元/月。

    莫颖说,后定安县委、县政府考虑到基层工作待遇差,而且挂职时间过长,就对以上内容做了调整,时间缩短为2年,待遇提高到350元/月。

    “县委、县政府终于能够亲政亲民,着力加强基层干部队伍素质和能力的建设,关心本县大学生的就业问题了。”原大学生村干部、今年28岁的岭口中学“教师”黄定钧说,“一时间,定安上下对政府的举措好评如潮。”

    黄定钧说,到任之前,30名“大学生村干部”大多已经做好了刻苦锻炼、不负众望、回报家乡、扎根基层的思想准备,但他们没有想到,时间仅过去了一年,他们的命运突然发生了变化。

    王明江说,2005年9月1日,“大学生村干部”突然被通知到定安县去开会。会上,县领导先讲了定安县的教育现状,最后宣布“所有人将被转往乡镇中学去做代课教师,一年后再考核转正,期间待遇不变。”

    “没有人先征求过我们的意见,也没有领导出面给予解释,我们就这样毫无选择余地地被派到了乡镇中学当起了代课老师。”王明江说。

    职业质疑 没有资格证咋当教师

    当初的“大学生村干部”王明江、莫颖、郑高亮、陈益友、黄定钧、莫远清6人也同样被转往岭口中学做代课老师。

    2003年从琼州大学政史系历史学专业毕业的陈益友在毕业前就拿到了教师资格证。但这6名在岭口中学当“教师”的“大学生村官”中,5人为非师范类专业,没有教师资格证。这意味着,他们从事的是“无证上岗”的职业。

    陈益友说,做教师首先必须有教师资格证,而取得该证的前提条件则是,必须进修教育心理学等相关课程。

    黄定钧说,在今年9月份召开的宣布会上,有人将此问题向与会领导提起,但对方答复是“先干活,一边工作一边进修”。

    “说老实话,我们对物质条件和待遇并不苛求,但一个月就350元的工资,这边花了那边就没有了,进修必须有经济做保证,即使经济条件具备了,你还得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去完成,而这和教育事业的要求格格不入,我们这不是在误人子弟吗?”郑高亮说。

     心底坦言 他们对未来一片茫然

    郑高亮说,2004年11月份,30名被招录取的“大学生村官”中,中国农业大学本科毕业生陈××因为家庭困难、待遇太低,不得不第一个“辞去”了村官;2005年年初,华南热带农业大学毕业的王××也因家庭困难、待遇太低而去了三亚。

    “90%的‘大学生村干部’在基层都得到了乡镇领导、老百姓的认可。”黄定钧说,“既然领导都认可我们,为什么不让我们到基层继续锻炼,为百姓服务呢?”

    “一年以后,取得教师资格证的人,可能会被留下继续做老师,但情况到底怎么样,上面没给明确的答复,我们心里也没底,我们只得一边徘徊一边观望,我们现在为我们的前途感到迷茫。”陈益友说。

    没有教师资格证能当乡村教师?

    组织部副部长:“他们是大学生,和一般基层干部相比,素质明显要高出许多,领导分配的任务能及时完成,得到了普遍的认可。”

    教育局工作人员:“新竹初中5人,龙州初中1人,永丰学校5人,雷鸣初中6人,坡寨初中1人,龙塘中学1人,翰林初中2人,岭口初中6人,仙沟中学1人,全部在一线做代课教师。”

    雷鸣镇领导:“他们绝对具备做村干部的资格,不管怎么说,政府应该给他们一个好的交代。”

    县教育局工作人员:重新考核部分人要淘汰

    “是张局长吗?我想了解一下挂职锻炼大学生的情况?”记者电话采访了外出的定安县教育局张局长。

    “我们县五六年时间都没分过大学生了,这些情况我不太了解。”说完,张局长匆匆挂掉了电话。

    无奈之下,记者只得“缠”住定安县教育局人事股一位吴姓工作人员,对方带着种种顾虑向记者介绍了部分情况。

    记者:“这些村干部大学生都被分到那些中学了?”

    吴:“新竹初中5人,龙州初中1人,永丰学校5人,雷鸣初中6人,坡寨初中1人,龙塘中学1人,翰林初中2人,岭口初中6人,仙沟中学1人,全部在一线做代课教师。”

    记者:“他们在学校的表现怎么样?期满后他们会去哪?”

    吴:“9月份刚上班,到现在只有两个月时间,他们的表现,教育局还没有做测评,但我们已经制作出了《挂职大学生任教期间表现记载簿》。我们要根据县委、县政府的指示重新进行考核,该录用的就录用,该淘汰的要淘汰。”

    记者:“考核标准怎么定,内容有那些?”

    吴:“具体标准县委、县政府定,我想主要是他们平时的思想工作表现。”

    记者:“听说这些人没有教师资格证,属于无证上岗?”

    吴:“是的,但上岗之前,他们也接受了业务培训。9月5日—9日,教育局在定安县教师进修学校开办了培训班,请来进修学校的老师,传授他们如何备课和授课,还有师德教育的内容,每天定时点名,每人每天还补助20元钱。”

    记者:“被淘汰的人怎么办?这种结果对他们是否公平?”

    吴:“这个还是由县委、县政府决定,我们没有权利。具体情况你得问县委组织部。”

    组织部副部长:他们最后去向还没有定

    11月2日下午5时许,记者赶到了定安县组织部。经办公室人员介绍,后又找到了副部长陈明永。

    陈明永称,他只负责组织部办公室的工作,而部长和分管领导都不在,不接受采访。记者称只是了解情况,陈明永才开始谈起此事。

    记者:“大学生村干部在基层表现怎么样?”

    陈副部长(以下简称陈):“他们是大学生,和一般基层干部相比,素质明显要高出许多,领导分配的任务能及时完成,得到了普遍的认可。”

    记者:“那为什么又派他们去做乡镇中学代课教师?”

    陈:“定安县的教育现状是,小学超编,高中基本满员,但全县14所初中的教师却严重缺编,让他们做老师,一是形势需要,二可解燃眉之急。做老师也是挂职锻炼的一种形式。”

    记者:“挂职期满后,‘大学生村干部’怎么安排?”

    陈:“重新考核后,有的分到企业单位任职,有的到事业单位任职,不合格的要淘汰出局。”

    记者:“被淘汰的人具体怎么定?”

    陈:“我已经说过了!”(陈明永副部长有些不耐烦了,但尔后又回答说:“彻底出局的人怎么定,我们还没有最后做决定!”)

    记者:“考核标准是什么?”

    陈:“他们不是公务员,考核标准就是党政干部录取任免的相关规定。”

    记者:“这种处理结果,他们很多人表示不理解,他们说政府没有诚信,您是怎么看的?”

    陈:“让他们去做老师,组织部几个领导多次开过会议,非常慎重,所以说,政府对这批人,绝对是负责任的!”

    记者:“能看看你们当初的招聘公告吗?”

    陈:“你找县委宣传部,他们批准了再说吧。”

    在此过程中,陈明永副部长一再重申,他说过的话,只是代表个人观点。

    宣传部副部长:教师资格证问题太敏感

    离开定安县组织部,记者来到了定安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徐吉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记者:“听‘大学生村干部’说他们都没有教师资格证,定安县委、县政府提倡无证上岗?”

    徐副部长(以下简称徐):“他们只是‘支援教育’,不代课,有没有资格证意义不大!”

    记者:“据我了解,岭口中学的几位‘大学生村官’现在都代课,而且还带班!”

    徐(沉默了几分钟):“资格证问题太敏感,应该去问组织人事部门。”

    记者:“能不能看看你们当初的招聘公告?”

    徐:“找组织部门吧!”

    记者:“他们说要经过你们的批准。”

    徐吉副部长再次沉默。

    雷鸣镇领导:应该给他们一个交代

    当日下午,记者赶到王明江挂职锻炼的雷鸣镇采访。该镇一位领导称:“‘大学生村干部’很优秀,他们绝对具备做村干部的资格,不管怎么说,政府应该给他们一个好的交代,对于淘汰的人,也应该有一个合情、合理、合法的说法,否则,就是不负责任。”

    岭口中学校长 他们工作很认真

    2005年11月2日下午,就王明江等人在岭口中学的表现,记者采访了岭口中学校长陈奕富。

    记者:“这6位挂职锻炼的老师,在你们学校的表现怎么样?”

    陈(以下简称陈):“来了两个多月,我对他们比较满意。这6名老师平时工作认真负责,任务完成得好,也及时,王明江老师还带了班,课余时间经常在班级帮助学生辅导,解决问题,和学生打成一片,深受他们的爱戴。”

    记者:“家长对他们反映如何?”

    陈:“一些家长反映,这6名老师很关心学生,上课不迟到不早退,为人师表,他们非常满意!”

    郑高亮:茅坡仔村水豆丰收了

    采访过程中,凡所到之处,对于大学生村干部的表现,该县党政部门领导均给予了充分的肯定,那么,他们在基层的生活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其实际表现又如何呢?记者首先和曾在定安县定城镇茅坡仔村委会任主任助理的郑高亮进行了对话。

    记者(以下简称记):“介绍一下你在基层挂职锻炼期间的总体工作情况吧!”

    郑高亮(以下简称郑):“我到定城镇报到后,被分到茅坡仔村锻炼,3个月时间里吃住全在茅坡仔小学,后被调往镇政府工作。主要工作是进行基层计划生育工作摸底,有时也调解邻里、土地纠纷,完成镇政府分派的任务。”

    记者:“一年时间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郑:“这次到基层挂职锻炼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在基层生活和工作,我对农村、农业、农民有了更充分的了解,这为以后在农村工作奠定了基础。”

    记者:“施政就要谈政绩,期间你最大的政绩是什么?”

    郑:“我是学农业的,茅坡仔村的许多荔枝树不结果,我用所学知识,指导果农更换、嫁接优良品种,在最适合的时间里施肥施药,提高了村民的收入,这是我最感欣慰的事,也符合我最初的报考的理想。”

    记者:“有没有遗憾的事?”

    郑:“茅坡仔村有种植水豆的传统,去年水豆丰收了,但由于我们掌握的信息不准确,市场发生变化,没有卖上好价钱,此事让我自责了好一阵子。”

    黄定钧:为老百姓干实事 他们一辈子记住你

    随后,记者和在定城镇高良村委会挂职锻炼的黄定钧进行了对话。

    记者:“挂职期间有没有让你难忘的事?”

    黄定钧(以下简称黄):“高良村去年干旱缺水,村民的居住区离水源也远,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和一位副镇长奔波了好几天,最后联系了一家水库,答应可以引水过去。那天下午我们一帮人提前就去清理水渠的脏物,一直干到晚上10点多才忙活完,引水后上游的村民又抢水,我们又赶去劝阻,后来水渠被冲,我和其他同事只好挽起裤腿下到了水里,堵塞水渠,那时已到12月,天气很冷,后来我还病了一场。”

    记者:“你怎么理解老百姓工作的?”

    黄:“有一次镇政府领导派我到罗温村委会去做计划生育摸底调查工作,该村有一位70多岁的老大爷,住在破旧的房子里,村里电工不知为什么无故‘掐’了他的电,最后经我从中协调,大爷家的电恢复了,他一个劲地拉着我的手表示感谢。只要你真心实意为老百姓做事,他们就会一辈子记住你,感激你,这件事让我感动。”(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省政协委员呼吁:将民企人才培训纳入政府体系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关注农村
  ·农民工快乐 所以中国快乐

合作医疗

民工讨薪

农村教育

思想道德建设
  ·志愿精神,中国新公民的崭新徽章

雷锋精神 

五四精神

公民道德

抗击艾滋
  ·安全套莫成昙花一现 防艾需要双重防线

女性vs艾滋

民间防艾

预防艾滋

青少年儿童
  ·怀孕少女,真的痛并快乐着?

安全教育

网瘾少年

青少年性教育

  婚姻与家庭
  ·闪婚,难以消化的爱情快餐

出入围城

女人角色

谁在征婚

  传统与文化
  ·万里长城永不倒

民间文化

节日文化

国学热

  你我权益
  ·教育为公,何以不公?

慈善尴尬

社会保障

隐私难隐

  社会百态
  ·尊师重教,老师的苦谁知道?

贫困大学生

佘祥林

现代"丐帮"

  人物
  ·纪念孙中山逝世80周年

毛泽东

邓小平

周恩来

  综合
  ·社会频道2004年终献礼

雪影[图集]

南京大屠杀

日军侵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