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调查广角 明白消费 史海勾沉 骗术揭秘
网络人生 人群聚焦 趣识传统 浮光掠影 奇闻异事 今日关注 网上调查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日军侵华 铁证如山 > 史海回眸







·
站在光荣与梦想的交汇点上 青联学联会议闭幕 25日
·
“驻京办”成腐败高发区 来个“一刀切”如何? 25日
·
中国赴日本旅游签证25日起扩大至全国 门槛抬高 25日
·
李肇星:我是共青团的前团员 一个曾经的年轻人 24日
·
六部委通牒违规煤矿 3成煤炭缺口考验能源供应 24日
 
[极罪细菌战]荼毒:残酷的汇演

2005-07-07 13:07:24 南方周末 南香红

相关新闻:

  日本著名作家森村诚一了解日本731部队内幕并为此写出《恶魔的饱食》时,他说:“那真是‘残酷的汇演’!”

  销尸灭迹

  “我代表参谋次长传达一下他的意旨:请永久性地从地球上销毁所有的证据物品。”(参照太田昌克著:《731免责的系谱》35页)

  1945年8月6日,一架美国B29轰炸机在广岛投下一颗原子弹。一种极其残酷的杀戮方式被世界所知,核时代宣布到来。

  3天之后的中国境内,苏联军队向南推进。很快部队就发现了奇怪的事情:“满洲国”的“首都”长春完好无损,但郊外的孟家屯却成了一片废墟;工业城市奉天没有任何损伤,但几个被日军隔离出来的地点却被炸得体无完肤;哈尔滨纹丝不动,但郊外的平房除一堵巨大的墙无法炸毁外,其余的都被彻底摧毁,一片废墟。

  更为异样的是,这些废墟里成千上万只老鼠窜来窜去,还有大量的兔子、黄鼠狼等,无人看管的病牛羊、驴子、骡子,还有几百只猴子四处乱窜。

  瓦砾的下面,是无数的动物和人骨,头发、衣服的碎片和阵阵恶臭。

  没有人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恐怖的事件,当地居民只知道这里曾经住过日本军人,是禁止出入的。一些关于高高围墙里的恐怖传说在老百姓中间流传,但谁也不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被送往731部队做实验的中国人

  一切行动都开始于苏联红军进攻的那一刻。8月6日凌晨,日本关东军的石井四郎中将就接到了大本营发来的命令:销毁一切设施,所有人员全部撤回日本。

  苏军进攻的3天后,哈尔滨的731部队平房区,就大火冲天并伴着阵阵恶臭。

  监狱里关押的人全部被杀害。他们有中国人、苏联人、朝鲜人,是被用来做人体实验的“材料”。当时被收容在四方楼监狱里的有400余人,估计全部是用氯气杀害的,并就地在建筑的天井中焚尸,然后装在草袋中,大部分运往流经哈尔滨市的松花江,丢入江里。

  731部队所有的人——50余名医生用部队轰炸机首先运回日本国内,队员包括下士官兵、护士,不留一人,全部乘火车撤退。

  12日傍晚,石井四郎因被要求提交731部队已被破坏的照片证据,故从上空拍摄了破坏的残迹,然后将底片送往大连冲洗。(材料来自近藤昭二著《细菌战部队》)

  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知道原子弹,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人类发明了原子弹这样的灭绝人性的武器。但另一种不亚于原子弹的杀戮武器:细菌、化学武器,却因为这样的全面销毁而不为人知。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残酷性甚于原子弹的历史,由此成为一个难解的谜。

  伯力审判:秘密惊泄

  1949年12月25日至30日,在苏联伯力城,前日本关东军总司令、陆军大将山田乙三等12名战犯接受审判,这就是著名的伯力审判。在12名战犯慢吞吞的、记不清楚的、故意省略的叙述当中,军事法庭的审判长们发现了惊人的秘密:

  他们用活人进行细菌实验;

  他们繁殖鼠疫菌用来做武器;

  他们在馒头、饼干、巧克力里注入细菌;

  他们的焚尸炉日夜运转……

  他们从1931年开始直到1945年战败的14年间,在中国恣意地用活人进行细菌武器实验和生产,并将其投入在中国和亚洲的战争。

  除了山田乙三,这12名战犯还包括:鶨眆隆二——医生兼细菌学家,军医中尉,1914年在东京医科大学毕业,最后作关东军医务队长。

  高桥隆笃——化学兼生物学家,兽医中将,1928年帝国大学农业系毕业,最后任关东军兽医处长。

  川岛清——医生兼细菌学家,军医少将,毕业于东京医科大学,曾任关东军731生产总长,最后任日本关东军第一战线司令部军医处长。

  ……

  从这些人简单的经历中,不难发现,他们大多数是日本高等学府学医出身,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医生兼细菌学家。

  医生的职业是救死扶伤,医生的天职是救人生命,但是这些医生却是以极其怪诞残忍的手法将人杀害,并且制造出细菌武器去杀害更多的人。“是我准许用活人进行实验的。”关东军司令山田乙三在审判中承认。

  作为关东军的最高司令长官,山田不仅准许活人实验,而且直领导并多次到731部队和100部队视察。

  事实上,山田是最后一任关东军总司令,从他的两届前任开始,在活人身上进行实验就一直在进行着。

  事实上,至今也没人知道有多少人被用作了实验材料,有多少人活活地在731部队人体解剖台被解剖了。

  被告川岛清供认:“第731部队内每年因受烈性传染病实验而死去的囚犯,大约不下600人。”

  如果按这个数字推算,1931年到1945年,石井四郎在中国东北开发细菌武器的14年间所杀的人近万。这还仅仅是731一个细菌部队,在中国,还有100部队、还有设在北京的1855部队、设在南京的1644部队和设在广州的8604部队,这些部队统统用人体作实验,其数额之庞大和手段之残酷,真是无法估计。

  圆木

  被用来做实验的人统统取消了名字,代之以“圆木”的称呼。关东军源源不断地将活人“特别输送”到731部队。他们来的时候两个一组,一上一下相对地捆在草席中,用“一根两根”来计算。他们大多数是抗日的中国爱国人士。

  731部队所需要的圆木源源不断地被运送来。在731部队内设有拘禁犯人的特别监狱,其中所有要用来受实验的,均被严加看管和隔绝:“为了保守秘密起见,本部队工作人员通常都把他们叫作‘木头’。”(伯力审判案卷第3卷,第146页川岛清)。

  在实验室内用活人作对象的实验,是由731部队第一部进行的。1941年7月到1945年2月,在731部队第一部工作过的古都曾兼任过第一部部长职务,是731杀人工厂最核心的人物。

  第一部的主要任务是准备最有效的细菌战武器,并将研究所得的最终结果用于细菌武器的制造。

  以下不完全的细菌被用来研制细菌武器:鼠疫、伤寒、副伤寒、霍乱、坏疽、炭疽等等。

  对“圆木”的伤寒实验是这样进行的:“我预先准备了1公升投有伤寒病菌的甜水,然后把这1公升甜水用普通水冲淡,就分给约50名中国犯人喝了。据我所记得的,他们都是战俘,其中只有几个人事先受过预防伤寒病的注射。”(伯力审判案卷第5卷,第308页),结果是所有的人都染上了伤寒病。

  就是感染了细菌不死的人,也要接二连三地进行实验,“直到因传染病死去时为止。为了研究各种治疗法,对已受传染的人也曾加以治疗,也给他们吃正常的饭食,等到他们身体完全恢复后,就把他们拿来做另外一种实验,用另一种细菌传染他们。无论如何,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这个杀人工厂的……”(川岛清案卷第3卷第60页)(《伯力审判》第17页)

  鼠疫炸弹

  用活人摹拟野外战斗条件,先把活人一一绑在打靶场内的铁柱上,然后用细菌炸弹炸他们。

  室内的人体实验制造出了细菌武器,需要知道它们在战争中的实际作用,于是就用活人来摹拟战斗的场面。

  设在安达的实验场是石井四郎经常光顾的地方。石井四郎在731部队配有飞机,他经常亲自驾驶着飞机飞到安达,进行各种各样的细菌武器实验。

  由于空气阻力和高温的缘故,像赤痢菌、伤寒菌、副伤寒菌、霍乱菌和鼠疫菌这类细菌都不大坚韧,完全暴露在高温高压之下几乎百分之百都会死去。于是石井就发明了“石井炸弹”。

  伯力审判的证人濑越证实他见过这种炸弹。

  这是一种陶制的炸弹,“先弄来一些泥土,将其碾成土粉,掺上水,然后将其制成具有必要密度的泥浆,把这种泥浆灌进特制的石膏模型内去,这模型是炮弹样式的。因为石膏能吸收水分,于是这泥浆外层就干硬起来。以后把石膏模型取下来,并把里面剩下的泥汁倒出来,就得到炮弹壳样式的陶器。然后把制好的炸弹壳,放到特备的炉里去烘干。

  这种炸弹长达七八十公分,口径为120公分。“

  炸弹壳里放的是装有鼠疫跳蚤的磁瓶子。炸弹壳是陶制品且很薄,只要放上很少炸药就能引爆,而且爆炸力不大,跳蚤就不会因为高温而死亡。

  这种炸弹被命名为“石井炸弹”。

  石井炸弹除了“鼠疫炸弹”外,还有霍乱、伤寒、副伤寒、炭疽等等。

  “……1945年1月间,我曾在安达站附近第731部队打靶场上,亲自看过……在10个中国战俘身上进行坏疽病传染的实验。这10个被俘的中国人被绑在各距10至20米的柱子上,然后就借电流爆发了一颗炸弹。结果这10个人都被带有坏疽菌的榴霰弹所炸伤,一星期后他们全部痛苦万分地死去了”(西俊英案卷第7卷,第113页)。

  惨死者的尸体就在第731部队监狱近旁特别装设的焚尸炉里被焚化了。

  “此外,1945年1月,由我亲身参加以10个中国战俘进行的传染坏疽病的实验。实验目的是要查明在零下20℃的严寒天气下可否用坏疽病进行传染。

  这次实验的过程如下:把10个中国战俘绑在柱子上,距装有坏疽菌的开花弹达10到20米远。

  为了不让这些人立刻被炸弹炸死,就把他们的头部和背部都用特种金属板和厚棉被掩盖着,双脚和臀部则露在外面。电门一开,炸弹爆炸了,带有坏疽菌的霰片落到受实验者所暴露的身上。结果全体受实验者的脚和臀部都受了伤,他们经过7天惨痛之后都死去了。“(西俊英受审记录,1949年12月6日,伯力城)

  石井认为有效的方法还有将霍乱菌、赤痢菌、伤寒菌和副伤寒菌直接感染到菜蔬、水果、鱼类和肉类上。对细菌战最适宜的菜蔬,是叶子多的,例如白菜;块根类由于表面平滑,较少适用。把细菌注射到水果一类的食品内去,要比把细菌染在水果外皮上的效力大些。

  于是就有了巧克力细菌武器和瓜果细菌武器。

  这些有效的武器都被用在对中国平民的攻击上。(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极罪细菌战]荼毒:天皇的杀人工厂
下一条:[极罪细菌战]荼毒:这不是真的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关注农村
  ·农民工快乐 所以中国快乐

合作医疗

民工讨薪

农村教育

思想道德建设
  ·志愿精神,中国新公民的崭新徽章

雷锋精神 

五四精神

公民道德

抗击艾滋
  ·安全套莫成昙花一现 防艾需要双重防线

女性vs艾滋

民间防艾

预防艾滋

青少年儿童
  ·怀孕少女,真的痛并快乐着?

安全教育

网瘾少年

青少年性教育

  婚姻与家庭
  ·闪婚,难以消化的爱情快餐

出入围城

女人角色

谁在征婚

  传统与文化
  ·万里长城永不倒

民间文化

节日文化

国学热

  你我权益
  ·教育为公,何以不公?

慈善尴尬

社会保障

隐私难隐

  社会百态
  ·尊师重教,老师的苦谁知道?

贫困大学生

佘祥林

现代"丐帮"

  人物
  ·纪念孙中山逝世80周年

毛泽东

邓小平

周恩来

  综合
  ·社会频道2004年终献礼

雪影[图集]

南京大屠杀

日军侵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