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调查广角 明白消费 史海勾沉 骗术揭秘
网络人生 人群聚焦 趣识传统 浮光掠影 奇闻异事 今日关注 网上调查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日军侵华 铁证如山 > 伤痛记忆







·
马德一审判处死缓背后:中国最大卖官案调查 29日
·
国务院严查“公款追星” 情节严重者将被开除 28日
·
32个违规电站项目停建 “叫停”为何总在建设期 28日
·
与普通百姓“不搭界” 人民币升值正在影响谁? 28日
·
调查显示:当前中国公众最关心饮用水源污染问题 28日
 
刻骨铭心的恐怖——侵华日军细菌战受害者的控诉

2005-07-20 10:38:18 新华网 记者王洪山、吴杰、梅世雄

相关新闻:
·原东北军士兵和沈阳市民的回忆:我所亲历的“9.18” 2005-07-20
·罪恶的“决胜瓦斯”——北疃惨案幸存者的讲述 2005-07-25
·平顶山惨案幸存者:从那以后,平顶山村不复存在 2005-07-25
·差一点,我也成了“万人坑”中的一具白骨 2005-07-22
·日机轰炸后惨不忍睹——重庆幸存者的见证 2005-07-25

[木棉观察]王选,能让日本沉没的中国女人

   南方网讯 日本东京高等法院19日下午宣判,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者诉讼案二审败诉。细菌战中国受害者再一次受到伤害,人道主义再一次被践踏。

  侵华战争期间,日军先后多次在浙江衢州、宁波和湖南常德等地进行细菌战,夺去了无数中国人的健康和生命。

  对于幸存的细菌战受害者来说,这是刻在他们记忆中永远的恐怖。

  “飞机飞过来,叫得好害怕”“经常从梦中惊醒,呼吸急促”……这是记者在曾遭受日军细菌战攻击地区采访时最常听到的话。

  “我身上的疮口烂了两年多才愈合,至今留下疮疤18个”

  70岁的伊文秀,背后有18个铜钱大小的伤疤,这是日军炭疽菌留下的印记。不久前,他在浙江省金华市汤溪镇的家中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下面是他的自述——

  “1944年7月,一架日军飞机从我们村飞过,撒下一些烂布样的东西,病菌从此就在我们村蔓延开。当时弄不清是什么病菌,后来才知道是炭疽病。

  “7月初,我母亲突然发高烧,热得连衣服都穿不住,嘴唇干燥,不断要喝冷水。当时我们不知道这是日军细菌战引起的,只称它为瘟疫。4天后,34岁的母亲离开了我们。之后,我的弟弟妹妹又相继而亡。在不到10个月的时间中,我失去了3个亲人。

  “我和父亲也感染上了炭疽病。父亲脸上先是起红斑,后来开始烂,烂了一年半左右。我背部长疮,流着脓血,黏得衣服都脱不下来。祖母用红茶水给我清洗伤口,连续洗了一年多时间,才有好转,至今留下疮疤18个。

  “那段日子,村里天天要死人,最多时一天死六七个人。村中死气沉沉,家家户户在下午三四点就关门,早上八九点才开门,路上长满了青草。

  “当时全村有700多人,254人发病,幸存者只有8人,包括我。即使是幸存者,痛苦也伴随了我们一生。”

  “镇上死人高峰时期,连抬尸体的都找不到”

  82岁的黄岳峰,既是细菌战的受害者,也是湖南细菌战受害者接待处义务工作人员。他在湖南常德细菌战受害者接待处控诉了日军细菌战的罪行——

  “我的家乡石公桥镇,是西洞庭湖平原的一个美丽古镇。土壤肥沃,物产丰富,1公里多长的小街有300多家商户,1500多居民。

  “1942年阴历九月,镇上的老鼠开始大批死亡。我家里死的老鼠有半撮箕,是我扫出去的。隔了三四天,镇上就开始接二连三地死人,第一个死的是陈三元。陈三元死后还没有出殡,她隔壁的丁长发死了。丁长发的尸体放在地上不到1天,他不满周岁的小女儿就死了。接着,丁长发的母亲、大弟夫妇、小弟、大女儿等也相继死亡……不到一个月时间,丁长发一家死了11人。

  “那时人成群成堆地死,埋都埋不过来。死人高峰期间,人死后连抬尸体的人都找不到。

  “石公桥暴发鼠疫后,常德方面派了医疗队和防疫部队来防治鼠疫。医疗队中有个从欧洲来的医生,叫伯力士。我亲眼看见他为病人检验,他检验的结果证实,石公桥死的人与常德城死的人一样,都是日军731部队撒播的鼠疫细菌所致。

  “我也感染了鼠疫,就找到了伯力士医生,他对我说:”幸好你来得早,治疗及时,要是来晚了就没法治了!‘由于我治疗及时,才幸免于死,并能活到今天。“

  “我爸把两个弟弟一头一个放在箩筐里,挖坑掩埋。埋葬时也不敢放声大哭”

  72岁的张礼忠是这次赴日打官司的原告代表之一,他的两个弟弟和爷爷都死于日军投放的鼠疫细菌,奶奶和父亲也因无法承受失去亲人的痛苦相继去世。在赴日讨还公道之前,他在湖南省常德市和平街的家中向记者讲述了这段无法忘却的经历——

  “当时,我们家是一个有13口人的大家庭,父亲开了家文化刻字店,生意兴隆,一家人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1940年阴历五月初七,日军飞机丢了燃烧弹,我家的房屋全被烧光。1941年秋,一天清晨警报刚响,日本飞机就临空了,我左小腿被弹片炸伤,直流血,我拔腿就跑,一直跑到城外七八里地的阴阳桥,见到祖母、母亲等人,大哭一场。

  “下午解除警报回城后,看到许多墙上粘着人血人肉,电线上挂有人的内脏、手、脚,街上到处是残缺的尸体。我腿上的伤口在乡下搞了一些烟丝包扎,后来感染化脓,双腿都烂了,臭不可闻,直到1950年才好。

  “我的妹妹才十七八岁,1942年4月份的一天,她开始发高烧,颈项肿大,全身乌黑。随后我的两个弟弟也开始发烧。郎中对父亲说:”三人的病情一样,可能是鼠疫。‘我爸赶紧把我妹妹送回农村,第二天就死了。两个弟弟也先后死亡。

  “奶奶用毛巾捂着嘴哭,生怕哭声被保长、甲长知道。那时警察发现人死了,就抢去烧掉,所以我们一家人只能小声地哭了一个通宵。第二天清晨,我爸把两个弟弟一头一个放在箩筐里,上面盖着衣服,随着早晨跑警报的人群,挑着去了小西门外,挖坑掩埋了。埋葬时也不敢放声大哭,生怕被人知道。

  “我的祖母想到两个孙子的惨死就哭,身体一天比一天消瘦,在1942年冬天也病故了。祖父也于1943年阴历九月染鼠疫而亡。两年之中家里死了5口人,父亲精神上受到的打击太大,也因此得病,在1944年冬病死……这些都是侵略者害的。”(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夺我土地令我饥寒:见证日本“移民开拓团”的罪恶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关注农村
  ·农民工快乐 所以中国快乐

合作医疗

民工讨薪

农村教育

思想道德建设
  ·志愿精神,中国新公民的崭新徽章

雷锋精神 

五四精神

公民道德

抗击艾滋
  ·安全套莫成昙花一现 防艾需要双重防线

女性vs艾滋

民间防艾

预防艾滋

青少年儿童
  ·怀孕少女,真的痛并快乐着?

安全教育

网瘾少年

青少年性教育

  婚姻与家庭
  ·闪婚,难以消化的爱情快餐

出入围城

女人角色

谁在征婚

  传统与文化
  ·万里长城永不倒

民间文化

节日文化

国学热

  你我权益
  ·教育为公,何以不公?

慈善尴尬

社会保障

隐私难隐

  社会百态
  ·尊师重教,老师的苦谁知道?

贫困大学生

佘祥林

现代"丐帮"

  人物
  ·纪念孙中山逝世80周年

毛泽东

邓小平

周恩来

  综合
  ·社会频道2004年终献礼

雪影[图集]

南京大屠杀

日军侵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