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调查广角 明白消费 史海勾沉 骗术揭秘
网络人生 人群聚焦 趣识传统 浮光掠影 奇闻异事 今日关注 网上调查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日军侵华 铁证如山 > 伤痛记忆







·
国新办发布《中国的军控、裁军与防扩散努力》白皮书 01日
·
绝不重复资本主义老路 中国:和平发展 坚定不移 01日
·
央企最多留100家 并购重组提速李荣融订立指标 01日
·
专家建议开征博彩税等富人税种 年可收3710亿 01日
·
中国外逃贪官遣返困难 司法理念差异是首要原因 01日
 
81岁老人的亡国日记真实记录日寇奴化教育

2005-09-02 15:44:51 南方周末 记者关军

相关新闻:
·耄耋翁詹长麟的壮烈人生:卧底日总领馆五年为投毒 2005-09-02
·抗战血史:平民的村庄 英雄的气概——渊子崖 2005-09-02
·一寸山河一寸血——亲历者血战台儿庄的记忆 2005-08-04
·抗战时期的难民:寻找一方活命之所 2005-09-02
·上海发现一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68年不提血色往事 2005-08-04

  ●81岁老人的刻骨亲历

  ●东三省沦陷后的真实笔录

  ●日寇奴化国人的历史控诉

  60多年的岁月消磨让那些《协和日记》泛黄,也更增加了历史的厚重。其中一本的封皮上印着:(满洲国)康德九年,(日本)昭和十七年,日本纪元二六零二年,西洋纪元一九四二年……而在第一本日记的扉页,印着伪满洲国的“国歌”——

  天地内有新满洲,

  新满洲便是新天地。

  顶天立地无苦无忧,

  造成我国家……

    李连举佝偻着身子,用昏花的眼睛审视自己的作品。实在是太多了,220万字,从1938年——他14岁时——一直写到今天。他已经为日记申请了吉尼斯世界记录。但更重要的是:在抗战胜利60周年的背景下,这些对东北沦陷区的笔录异常珍贵,它是目前惟一能见到的完整日记体史料。

1 “养成记日记的习惯”

  1924年,李连举出生在吉林省舒兰县杨桥村。由于祖上留下十几亩土地,家庭的生活还算富足。但李连举直到10岁才获得了上学的机会———连年的兵荒马乱、土匪横行,让村里的学校已经停办多年,直到1934年,日本扶持的伪满政权恢复了杨桥国民学校———相当于四年制小学。

    四年之后,为了让读完国民学校的儿子继续求学,李连举的父母典当出家里的土地,开始了舒兰的陪读生活。在县城里,李连举先是读了两年的优级———接近于现在的初中,然后进入四年制的县城惟一的国高。

    对于1931年“九。一八”事变及其后几年发生的事情,并没有给李连举留下太深印象。“人们从来就没安宁过,老百姓对于时事已经麻木。而溥仪成为日本人傀儡之后,一切国民政府的消息都被封锁了,那已经是‘别国’的事情。”他回忆说。杨桥村村民甚至没见过日本兵,他们对于国破最直观的感受,是一些溃散的东北军残部跑进村里,做了很多偷鸡摸狗的勾当。

    “我只是一门心思要把书读好,也算求取‘功名’。”李连举说。像他这样接受了10年完整教育的孩子,在当地是绝对的高才生——为了愚弄民众,大部分人受教育的权利被剥夺了。而培养国高学生的目的,是为了让他们为伪满政权做事。

    1938年12月28日,寒假前夕,李连举的级任(班主任)老师宫世盛对学生们提出要求:养成写日记的习惯。很多人写了几天就放弃了这个记录历史的机会,只有李连举坚持了下来。

    67年的日记从亡国中开始了。他把日记当作了检点自己生活和思想的方式。“文革”期间,这些“四旧”物品是被攻击的主要目标,需要防备老鼠和红卫兵。但在恐惧中,李连举还是保留了这些史料。

    “它太珍贵了!”前几年,有研究东北沦陷史的专家看到了李连举的日记后兴奋不已,“尤其重要的是,其中包含了很多对于日本奴化教育的清晰记录。”

2 奴化教育无处不在

  与伪满政权下的机关、企事业单位一样,李连举所就读的舒兰国高也是由日本人出任副职。但任何人都明白,侵略者如同隐藏于台下的木偶艺人,掌握着实际操控权。

    米村秋义,一位20多岁、大学毕业不久的青年人,出任了舒兰国高的日籍副校长。他戴着一副眼镜,随和、严谨而彬彬有礼。“听说别的学校有过日本人体罚学生的事情,但这里没有。”李连举说,“日本校长看起来是一个普通的读书人,他从来不和我们谈其他事情。”

    这位副校长不仅负责管理,还亲自为各个年级上课,主要是教授他的母语———在当时的学校里,日文好坏是衡量学生成绩的最重要的指标。

    每天早晨,到操场上出席半个小时的“朝会”是全校400多名师生的必修课。内容千篇一律:升日本及伪满国旗,用日语和满语———实际就是汉语———分别唱日本国歌和伪满“国歌”,然后背诵“康德皇帝”(溥仪)的“诏书”和“国民训”。“日本人是我们的祖先,现在日本则是我们的亲邦。大日本帝国拯救了满清,还对我们提供持续的帮助,我们要与日本永远亲善,要感恩……”这就是“诏书”向“臣民”们灌输的精神。

    “朝会”的另一项内容,就是集体行注目礼。孩子们的目光要向着新京(即长春)的方向遥拜“康德皇帝”,再向着东京方向遥拜日本天皇。

    “在枯燥乏味的‘朝会’上,我们冬天冻坏手脚夏天被烈日晒昏的事情时有发生。”李连举说,“所有人都对它深恶痛绝,但也只能默默忍受。”

    60多年前的日记本承载着这些痛苦。其中的记录还有,学校几乎每一周都被安排数次其他类型的“亲日”教育。比如去“协和会”听演讲,比如参拜纪念日本阵亡军人的“忠魂碑”,或者参加日本节日———不仅包括天皇祭日,还包括日本的陆军建军日、海军建军日———的纪念活动。而当时所用的日记本,都因为日本人倡导的“日满协和”而被印上了“协和日记”的封面。

    伪满时期,日本军国主义为了维持殖民统治,对东北人民除了进行残酷的军事镇压外,还利用“满洲协和会”进行思想统治和精神奴役。

    “协和会”的前身是日本关东军中一些狂热侵华分子于1932年4月组建的“满洲协和党”,同年7月25日,在“协和党”的基础上成立了“满洲协和会”,溥仪为名誉总裁,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为名誉顾问。“协和会”在新京设中央本部,在沈阳设中央事务局,还在吉林、哈尔滨、齐齐哈尔等地设地方事务局。该会章程规定,凡“满洲国”居民,年满20岁的男子均为会员,妇女均为“妇女会”会员,15岁至20岁的青年均为附属的“青年团”团员,10岁至15岁的少年均为“少年团”团员。“协和会”惟一的目的就是“遵守建国精神,实行王道主义”,也就是为日本军国主义在我国东北的殖民统治服务。

    在舒兰小城,机关、企业的工作人员每个月也至少要被安排一次参拜“神社”的活动。除了对于“日满友谊”及“伟大日本民族”的无限赞美,严密的消息封锁让人们很难了解发生在东北之外的血腥与灾难。

协和日记

3 麻木的亡国奴与反日潜流

  国高有时会组织孩子们到临近的五常县慰问日本守备队。除了全体向日本兵敬礼,校长还要代表学校讲话,感谢日本军队对“满洲国”的“庇护”。

    “必须承认,日本人的奴化教育非常厉害,尤其是对于我们这些在其影响下长大的孩子。那时候头脑里完全没有什么反日的念头。”毕业多年后李连举才渐渐意识到,宫世盛老师当初很热心地鼓励大家记好日记,“保留这段历史”,应该是另有深意的。

    李连举回忆说,那时候民间并没有“亡国奴”一类的概念,甚至“中国”都与人们的现实生活没有关系。民众只是大体知道,满清复辟了,而且受制于日本人。那些负责“传道、授业、解惑”的先生们对时局有着稍稍清醒的认识,但没有人敢当众表露。

    基本属于文盲的父母绝少和李连举谈论时事。这个家庭像多数沦陷区的百姓一样,过着噤若寒蝉的日子。只有偶尔家里来了非常知底的亲友,一种愁苦和哀伤才会被宣泄出来。

    当时,并没有侵略军进驻舒兰县城,社会秩序的维持完全交由伪满警署负责,许多人甚至没见过传说中的日本兵。但人们依然恐惧———如果你被征调去为一些“国防工事”当劳工,即使不被累死饿死,也会因为许多工事涉及军事机密而有去无回。

    而当少年读到国高后期时,他才感觉到学校里有个别老师和学生悄悄地传播一些不同于“主流教育”的信息和思想。有同学教给他一句顺口溜:“日本话,不用学(当地方言读作xiao,第二声);日本人,长不了”。尽管这些微弱的声音并不足以完全改变孩子们的思想,但从那时开始,他们对于多年所受的亲日教育产生了一些怀疑。

    与怀疑相伴而生的,是对于无处不在的奴性教化的逆反情绪。在李连举的日记中不止一次地记载着他“开小差”的经历。有一次,学校安排慰问邻县的日本守备队,李连举借故上厕所,就悄悄跑回了家。

4 日本投降时刻,茫然的选择

  1944年,李连举在毕业考试中获得第三名。出色的成绩让他获得了一份“好工作”———到县公署做雇员。他的同窗大多都做了教员,在当时看来,这显然不如在政府里供职体面。

    老人不愿过多披露对于他在县公署的经历。“这不算真正为伪满和日本人做事,否则我在‘光复’之后不可能加入共产党。”他一再强调说。

    而这一年多的经历让李连举看透了那些伪满官吏的丑恶嘴脸。“当时一种流行的说法叫‘勒脖子’,指的就是那些小官吏对老百姓吃拿卡要。抓劳工的时候,给他们一些好处就可以高抬贵手;把他们打点好了,还可以少交一些‘出荷粮’。”他说。

    战争的局势在这一年发生了转折。李连举隐约能感觉到,日本人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进程遇到了大麻烦。由于前线伤亡惨重,一些原本在县里工作的日本职员作为“在乡军”(相当于预备役)被征调到战场。与李连举同在一个股工作的金泽在这一年的10月被征调,当时这个日本人哭得非常伤心,他说自己可能“回不来了”。

    1945年则有更多的劳工被派往前方修建“国防工事”,物资的紧缺带来了从未有过的艰难生活,老百姓私下里议论着:据说日本人快完蛋了。

    8月,日本终于宣布无条件投降,“康德皇帝”也逃离了新京。舒兰县公署突然陷入瘫痪之中。“光复”的喜悦在人群中间迅速传递着,不过如同失去了工作的李连举一样,县城里的人们一时也看不清自己的未来。

    此时在街道上出现的,有时是苏联红军,有时是八路军,有时又是国民党的军队。日本人投降后的最初一段日子,国共两党都在努力争取对舒兰的控制。很快八路军干部找到李连举,表示欢迎这个受过国高教育并有政府工作经历的青年加入到“革命”中。

    “对于革命的真正含义,我是在后来才逐渐了解的,当时的选择则带着太多懵懂的成分。”李连举说,“我的同学中,有的加入了共产党的组织,有的投身国民党,差不多是在几天之中,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

    另一件事情也让李连举感到庆幸,战争“及时”结束了。假如东北沦陷史再拉长一两年,当他在县公署正式就职,那么人生的轨迹必然会带着历史污点。

5 60岁后重读日本

  此后的经历则是参加了辽沈、平津战役、湘西剿匪和抗美援朝,转业到辽宁铁岭后担任过政府和企业的行政领导。1984年,年满60岁的李连举离休之后突然作出一个决定:研究历史尤其是日中近代史,并重新开始学习丢弃了40年的日语。

    如今,年过八旬的他仍每天收听日文广播,并协助一些机构翻译日文资料。

    “我有着特殊的日本情结,我是觉得以往的日本让我既了解又陌生。我希望真正了解这个国家,想知道为什么他们曾经给中国带来那么多的苦难。”李连举说。

    今天,这位老人乐于和任何造访者滔滔不绝地谈古论今。对于那段东北沦陷区的记忆和思考,他不想让它们安静地停留在早已泛黄的“协和日记”本里,而是需要更生动更鲜活的讲述和传承。

  日记摘录

  ●1939年7月7日本日为建设东亚协同体日华事变纪念日。全校参加纪念仪式,由副校长(日本人)训话,大意是:日本国为了建设大东亚而发生了1937年7月7日的日华事变,日本为建设东亚作出了重大贡献,所以东亚人都应该纪念这一天。

  ●1940年3月1日本日“建国(满洲帝国)节”纪念日,因穿胶鞋非常冻脚,十时许即整队前往优级校参加纪念式。典毕往忠魂碑参拜,返又往日本军驻扎所向日本军行敬礼以表谢意。

  ●1940年3月3日下午上街溜达一会,买一盒日本鲜菜,到家打开一尝,很不好吃。

  ●1941年12月12日县里举行打倒英美大会,动员“满洲国民”立即行动起来,为打倒英美献策献力。让全城民众参加游行,口号声震撼全城,一下子进入了战争状态。

  ●1942年4月25日早9时半全体往县公署参加靖国神社临时大祭,己仍是给(好处)也不参加。

  ●1945年2月3日今年春节,物资紧缺,十分昂贵,就是花高价也买不到东西。据说物资都给前方军队送去了,只好过个素节。

  ●1945年9月3日县公署和城内各机关的官员都把协和服(“满洲国”政府官员的服装)脱掉了,换上中国式长袍马褂,表示和日本、伪满决裂。我们小雇员无须这样打扮,照常穿短衣汗衫。

    光复后,政府从上到下工作瘫痪了,县里头面人物成立了治安维持会,负责维护地方治安工作,等待中央(指国民政府)来接收。

  访谈 侵略者奴役东北四手段:恐日教育、亲日教育、媚日教育、崇日教育

  受访:齐红深,国家教育科学重点课题“日本侵华教育史研究”的主持人、辽宁省教育厅的历史学研究员,长年致力于东北沦陷区历史特别是日本殖民教育史的研究。

    中国台湾被日本奴役50年,旅顺被奴役40年,东三省则有14年的沦陷史。这些地区的奴化教育和奴化程度各有区别,但无不证明了一点———侵略者在有计划地、非常系统地推进着自己的野心。

    日本在东北实行的奴化教育有四个层次,包括恐日教育、亲日教育、媚日教育以及崇日教育。这几个层次相互作用,构成了“完整体系”。

    在各个村镇的广播里,在电影前面的宣传片里,日本人不遗余力地炫耀日本强大的武力,尤其是他们在战场上一个接一个的“××大捷”。对于东北的抗日组织和武装,侵略者一直奉行最血腥的镇压政策,以此强化震慑作用。著名的“平顶山惨案”,起因是义勇军在那里打死了几个日本人,鬼子就杀害了周围的大量平民。

    日本人也在极力向殖民地人民灌输“崇日”思想。他们宣扬大和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华人则被描绘成劣等民族,落后、愚昧、内乱频繁,“中国根本就不构成国家”。为了丑化中国人,他们甚至在伪满的课本里编造出这样的例子:“中国很多人没有卫生习惯,拉屎之后会直接用手去擦,甚至还要舔一舔。”

    在当年伪满洲国发行的邮票上,就赫然印着“日本之兴即满洲之兴”的字眼,人们日常所接触到的训导也是日满亲善。

    日本对伪满洲国实行的是典型的傀儡统治,他们虽然实际上奉行“次长负责制”,由日本人掌握一切重要权力,表面上却维持一个很完备的满洲政权,用中国人管理中国人。日本人希望通过潜移默化的方式让“满洲国民”认识到:与日本亲善,为日本做事,是很光荣又很有实惠的选择。在东北,一句“学好日本话,能把洋刀挎”很能说明侵略者刻意制造的一种价值观。

    对于那些在“九。一八”事变前已经记事的东北人来说,让他们相信日本人的亲善友好显然不太现实,于是日本的奴化教育就把青少年学生作为改造的重点。日本人在中小学强制要求学习日语,其实已不仅把它当作一种交流工具,而是进行文化渗透。

    事实上,无论“崇日”、“恐日”还是“亲日”、“媚日”,多数时候并不是独立推行并有清晰界定的。比如,李连举在舒兰国高读书的时候,学校就曾组织他们到伪满洲帝国的首都新京(长春)参观,目的是让他们领略伪满洲国的“兴旺景象”,进而饮水思源,不忘日本人的恩情。还有一些大学生,被送到日本本土参观,无非也是向他们夸耀日本国家如何强大,民族如何优良。这些举措,可以看作奴化教育的综合体现。

    另外,日本人在东北开办了许多面向本国子弟的学校,其目的就是培养大批熟悉中国国情的青年人,以利于维持他们的殖民统治。他们为侵略和奴化中国人所做的准备,精细到了可怕的程度。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日本人对中国的了解,不仅远胜于中国人对日本的了解,甚至也胜于中国人对中国的了解。(文中部分资料为南方周末添加)

(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抗战时期的难民:寻找一方活命之所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关注农村
  ·农民工快乐 所以中国快乐

合作医疗

民工讨薪

农村教育

思想道德建设
  ·志愿精神,中国新公民的崭新徽章

雷锋精神 

五四精神

公民道德

抗击艾滋
  ·安全套莫成昙花一现 防艾需要双重防线

女性vs艾滋

民间防艾

预防艾滋

青少年儿童
  ·怀孕少女,真的痛并快乐着?

安全教育

网瘾少年

青少年性教育

  婚姻与家庭
  ·闪婚,难以消化的爱情快餐

出入围城

女人角色

谁在征婚

  传统与文化
  ·万里长城永不倒

民间文化

节日文化

国学热

  你我权益
  ·教育为公,何以不公?

慈善尴尬

社会保障

隐私难隐

  社会百态
  ·尊师重教,老师的苦谁知道?

贫困大学生

佘祥林

现代"丐帮"

  人物
  ·纪念孙中山逝世80周年

毛泽东

邓小平

周恩来

  综合
  ·社会频道2004年终献礼

雪影[图集]

南京大屠杀

日军侵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