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网络人生 骗术揭秘 奇闻异事 史海勾沉 浮光掠影 明白消费 调查 专题

关注农村
  ·农民工快乐 所以中国快乐

合作医疗

民工讨薪

农村教育

思想道德建设
  ·志愿精神,中国新公民的崭新徽章

雷锋精神 

五四精神

公民道德

抗击艾滋
  ·安全套莫成昙花一现 防艾需要双重防线

女性vs艾滋

民间防艾

预防艾滋

青少年儿童
  ·怀孕少女,真的痛并快乐着?

安全教育

网瘾少年

青少年性教育

  婚姻与家庭
  ·闪婚,难以消化的爱情快餐

出入围城

女人角色

谁在征婚

  传统与文化
  ·万里长城永不倒

民间文化

节日文化

国学热

  你我权益
  ·教育为公,何以不公?

慈善尴尬

社会保障

隐私难隐

  社会百态
  ·尊师重教,老师的苦谁知道?

贫困大学生

佘祥林

现代"丐帮"

  人物
  ·纪念孙中山逝世80周年

毛泽东

邓小平

周恩来

  综合
  ·社会频道2004年终献礼

雪影[图集]

南京大屠杀

日军侵华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关注被拐儿童 > 29婴儿案情







·
纪念陈云诞辰100周年 [陈云:新中国的理财专家] 13日
·
[纪念陈云] 新时期党的纪律检查工作的卓越领导人 13日
·
回良玉:确保大江大河安全度汛 最大限度减少损失 12日
·
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各地要密切关注山洪灾害 12日
·
全国主要江河水势平稳 云南等省区旱情持续发展 12日
 
29被拐婴儿添3姐妹 不堪社会压力嫌犯自首

2005-06-09 11:48:21 东方今报网络版 记者 褚全兴

相关新闻:
·“婴儿批发中心”败亡之一:犯罪分子初露端倪 2005-05-30
·“婴儿批发中心”败亡之二:人贩子差点在郑州逃跑 2005-05-30
·30名被拐婴儿获救 29名孩子面向全国找妈妈 2005-06-01
·“婴儿批发中心”败亡之三:深夜交易被擒 2005-05-30
·“婴儿批发中心”败亡之四:嫌犯老婆年前贩婴刚被捕 2005-05-30
·“婴儿批发中心”败亡之五:“豫北婴儿批发中心”总代理 2005-05-30
·“婴儿批发中心”败亡之六:解救琳琳 2005-05-30

  南方网讯 连日来,东方今报“为29个被拐婴儿找妈妈”的系列报道,不仅引来了社会各界的无数关爱,也在一定程度上感化了犯罪分子,给潜逃的犯罪分子很大的压力。6月5日,人贩子郭士县的下线到新乡铁路刑警大队投案自首。

  6月5日,贩卖婴儿的犯罪嫌疑人郭士县的下线徐启霞主动来到新乡铁路刑警大队,供述了2003年8月、10月,曾经3次将出生不到半个月的3名女婴,通过别人介绍,以4500元~4600元的价格,分别卖给新乡市凤泉区潞王坟乡王门村3对夫妇的犯罪事实。

  6月7日凌晨2时,冯幸福带领8名民警赶往王门村进行解救。行动于凌晨3时20分开始,4时07分结束。47分钟内,3名女婴被顺利解救。目前3名女婴已经移交给新乡市儿童福利院。

  昨天(8日)下午,冯幸福告诉记者,东方今报对29名婴儿的报道,在全国形成了强大的舆论氛围,加上铁路警方打击拐卖儿童力度的加大,这些给人贩子们很大的压力。

  人贩与买主的心灵对话

  人贩子因何自首?婴儿买主如何面对养婴的突然失去?被拐婴儿在福利院过得怎么样?昨日,记者赶赴新乡为你揭开幕后真相——

  人贩子:再不自首我就疯了

  “再不自首我就疯了。”

  “谢谢报纸和电视台,因为你们,我没有一直错下去。”见到记者,郭士县的下线徐启霞说了这么一句话。

  “电视上整天都是29个婴儿的脸儿,报纸都说人贩子坏良心,亲戚朋友也都骂人贩子不得好死。”在强大的舆论压力面前,徐启霞开始害怕起来。

  6月3日,《东方今报》联合省慈善总会举办募捐义演,封面上4名母亲的悲恸欲绝,让徐启霞第一次觉得“从前干了那么多坏良心的事情”。

  考虑到自己“再不自首就要疯了”,6月5日,徐启霞给新乡市电视台打电话,提出要投案自首。接到线索后,新乡铁路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张跃军带领民警,迅速抓获了犯罪嫌疑人徐启霞。

  在新乡铁路刑警大队,徐启霞供述了11起拐卖婴儿案。随后,新乡铁路刑警大队解救了3名婴儿。

  由于双腿残疾,不适合关押,徐启霞6月7日已经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

  “我的孩子丢过三个月”

  昨日,在母亲家中,徐启霞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徐启霞的儿子现在10岁了,8年前曾经丢了三个月。

  8年前的一天,徐启霞刚满两岁的儿子突然失踪了。

  原来,因为经济纠纷,外村人把孩子绑走了。孩子最终找到了,但徐启霞“急得差点上吊”。

  采访时,一个小女孩跑了过来,一头扎进徐启霞的怀里。徐不再说话,伸开双臂,把孩子紧紧搂在怀里,下巴抵住孩子的头,来回轻轻地摩擦着。

  徐启霞说自己很爱女儿,如果谁把她拐走,“不找到她我就永远不会回家。”

  “当时被郭士县骗了”

  “现在给我一座金山,我也不会再干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了。”之所以卖孩子,徐启霞说“当初受了郭士县的骗”。

  2003年,徐启霞的丈夫出外粉刷墙壁时认识了郭士县,有一次郭士县到徐启霞家说事时,看到了身有残疾的徐启霞。

  “当时郭士县对我说,你一个人在家也没事干,除了浪费自家的粮食。”看到徐启霞唉声叹气,郭士县给徐启霞指了一个“发财的门路”:“我那边有好多厂子,厂里有不少年轻人未婚先孕,孩子生下来就扔了。我收了这些孩子,你去找些要孩子的人家,卖一个我给你三百五百的,你挣个治病钱。”

  看着自己残疾的双腿,徐启霞有点犹豫。

  郭士县让徐启霞装个电话,方便联系。“我没钱装电话,电话费又那么贵!”徐启霞没好气地说。郭士县又出一招:你有买主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给你回过来不就行了。此后,徐启霞开始了自己的人贩子生涯,陆陆续续卖了10多个孩子。2004年上半年,徐启霞在电视上看到,卫辉市有人偷孩子卖。徐启霞认为“郭士县有问题”,就跟他断绝了来往。

  今年2月,郭士县被新乡铁路刑警大队抓获,随后供出了徐启霞。获得消息后,徐启霞开始逃跑,先后在各个亲戚家落脚。6月5日,徐启霞不堪压力向警方自首。

  买主:再见人贩子,我非咬死他们

  李全军:“希望孩子的爸妈能比我对她好”

  “爸爸,爸爸。”7日凌晨,孩子被警方解救走时,李全军当时就在一旁,两岁不到的养女在民警怀里哭个不停。“别哭,爸爸不走,爸爸给你买蛋糕吃。”他抹着眼泪哄孩子。

  8日下午,李全军蹲在新乡市王门村的自家院子里,泪水顺着鼻翼滴落在地上,他望着放学回家的儿子说:“你再也见不到妹妹了。”

  从人贩子手中买来养女时,李全军和妻子已经有了一个男孩。按农村的习惯是儿女双全,但妻子因为宫外孕失去了生育能力,他于是花4600元钱买了个女孩。养女来临的那天正好下雨,李全军给孩子取了个名字叫李梦雨。

  “刚来时脐带都还没剪。”李全军说,“今年春节刚过,孩子就会叫爸爸了。”虽然不是亲生女儿,但夫妻俩每每听到孩子吐字不清地叫着自己,李全军仍觉得是最幸福的事情。

  “他们对妹妹比对我要好。”李全军的儿子李梦骄哽咽着说。早上上学时父亲告诉他妹妹被人带走了,他当时不相信。虽然家里只有妹妹能每天喝牛奶,爸爸妈妈也总喜欢逗妹妹玩,有时受到冷落他也会不高兴,但每天晚上给爸爸买酒,他总要牵着妹妹的手一起去。

  “我想妹妹回来。”李梦骄开始哭起来。李全军抱着儿子的头,哭着告诉儿子:“妹妹是人贩子拐来的,以后再也见不到妹妹了。”

  7日,女儿被送到新乡市福利院后,李全军在福利院门口等了一整天,想再见女儿一面,一直等到下午6时,也没被允许进门。

  李全军明白,女儿现在的身份是被拐婴儿,从法律角度说,自己并不具备抚养的权利。他让记者给福利院带个口信,要是女儿找不到亲生父母,他希望能通过正规手续领养。“孩子可怜啊,只希望孩子的爸妈能比我对她好。”李全军哭出声来。

  王守琴:“再见人贩子,我非咬死他们不可”

  “我恨死人贩子了。”王守琴狠狠地把手中擦眼泪的毛巾丢到地上。7日凌晨,孩子被民警抱走时,她没有说一句话,她知道买来孩子养是不允许的。她把牙咬得咯咯直响说:“再见到人贩子,我非咬死他们不可。”

  和李全军一样,36岁的她也已有了一个亲生儿子,人贩子给她送来女儿时,女儿才出生7天。身上四处溃烂,病殃殃的恐怕活不了,当时也想着不要,但好歹也是一条命,不如自己先买下救救看吧。孩子活下来了,也会叫妈妈了,自己整天抱着女儿,看着女儿在自己身边撒娇,她总舍不得放下来。

  7日晚上,女儿被民警抱走时,她刚把孩子哄睡着。女儿惊醒过来,拉着她的衣裳,哭得撕心裂肺,她当时就瘫倒在了屋里。

  她还对孩子归来抱有一丝希望,“如果她找不到家,我就再养她。”她说,丈夫已经去打听如何办理领养手续的事了,只要有一点机会,她就不会放过,“虽然不是亲生的,但一下就失去了,那个痛啊,说不出来。”

  王守琴也曾想过,孩子或许能回到亲生父母身边,自己再也见不到孩子了。但她会努力找到这个孩子,把现在的故事讲给孩子听,“她听完后能叫我一声妈,哪怕是干妈,我也心满意足了。”

  在村中,另一名抚养被拐婴儿的赵培发家大门紧锁。邻居说,孩子没了,夫妻俩哭了一天,今天到城里去了,想“看能不能到新乡市福利院再见孩子一面”。

  最新动态

   婴儿房间装上空调

  在得到社会的捐款后,新乡市福利院及时为29名婴儿的房间安装了空调。

  昨天上午,记者在新乡市福利院三楼看到,一台2匹的柜机和一台分体式空调已经放在29个孩子的房间。“争取让孩子们早点生活在清凉的房间,我们花了5390元,买来了空调。”黄莹说。

  新乡铁警再破一案

  6月6日晚上8时,新乡铁路刑警队成功解救一名女婴,并抓获两名犯罪嫌疑人。

  新乡铁路刑警探长周国顺说,6月6日晚,南宁开往郑州的1628次列车乘警发来通报,列车上一男一女有贩卖婴儿的嫌疑。

  随后,新乡铁路刑警一中队中队长杨狗卡带领探长周国顺、侦察员张跃林,迅速赶往郑州火车站,将下车的犯罪嫌疑人当场抓获。

  经过突审,马朝庆(25岁,男,苗族。云南省文山州麻粟坡铁厂乡大毛坡村人)和陶再秀(女,27岁,苗族。籍贯同上)交代了自己从当地买来女婴准备到山东贩卖的犯罪事实。目前,两人已被刑事拘留。获救的尚未满月的孩子已被送到新乡市福利院。

  刚获救的孩子想回养父家

  8日中午,记者来到新乡市福利院。据院长黄莹讲,7日凌晨,3名被拐婴儿从其养父母家被解救出来后,当天即被送到福利院。3名孩子的年龄均在两岁左右,孩子健康状况都很好。

  到福利院后,3名被拐婴儿一直吵闹不止,要回到其养父母家中。“可能是3人长期在养父母家中生活,相互之间有了感情的缘故吧。”黄莹院长说。按照相关法律,福利院不允许其养父母到福利院看望。(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婴儿批发中心”败亡之一:犯罪分子初露端倪
精彩图片回顾




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