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网络人生 骗术揭秘 奇闻异事 史海勾沉 浮光掠影 明白消费 调查 专题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关注被拐儿童 > 拐卖儿童现状







·
发改委:中国四季度开始向战略石油储备库注油 30日
·
“英雄中队”装备最先进战机 三发三中再创辉煌 01日
·
 我国著名国学大师、书画大师启功先生逝世  30日
·
兰州巨贪:自己没装一分钱 宁波受贿案:每月2.8万 01日
·
中海油收购案爆丑闻 美议员涉嫌接受雪佛龙捐款 30日
 
阳光下的罪恶:云南特大家族式贩卖儿童案破获纪实

2005-07-01 14:57:09 央视国际网站

相关新闻:
·3女子拐卖未满月女婴 住旅社露馅妄想5000元出手 2005-06-08
·福建长汀“2·26”特大拐卖儿童案一主犯被判死刑 2005-06-15
·大胆徒冒充警察四处查房 拉走境外女后将其拐卖 2005-06-15

  南方网讯 4月12号,在昆明火车站,一男一女抱着一个2岁的小孩正准备上火车的时候,突然被警方抓获,原来这一男一女都是人贩子,由此一起特大家族式贩卖儿童案又被成功破获。

  在这儿我要说一下,为什么最近我们老是在披露儿童被拐事件呢?因为这类事件已经成了目前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它不仅给家庭带来极大痛苦,也给社会以及国家造成很大的负担,所以我们再一次提醒所有儿童家长,千万千万要看好自己的孩子。同时我们也警告那些黑心的人贩子,你那双手在数完钱以后,保证你来不及花就会带上手铐子。就像今天我们要说的这起案件一样,狐狸再狡猾,也逃不过好猎手。

  这是昆明机场附近的一个小农贸市场,今年春节前后,有两名男童在这里丢失。3月份的一个星期天,罪恶的黑手又伸向了一个叫苗苗的3岁男孩。

  苗苗(化名)的父母:那天是星期天,打发大儿子带他去玩,走到一个新村,一个男人就拿钱哄我孩子,拿钱给他们买包子吃,喊大儿子等一会儿,等一会儿就带走了。

  这对夫妇是从贵州来昆明做水果生意的。那天夫妇两个去进货,回到家里时,发现小儿子苗苗不见了,他们一下子慌了神。

  苗苗的父母:我说我马上报警,肯定是被人骗去了。

  夫妇俩再没心思做生意,刚进的水果任凭烂在那里。他们把儿子的照片放大,请亲戚朋友拿着到处找孩子。

  苗苗的父母:我们到派出所(报案),到处找,找了几十个人,天天找。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却始终没有得到一点苗苗的消息。就在他们几乎感到绝望的时候,当地警方突然得到了一条有价值的线索。

  朱伟中(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4月11日,我们这边电村派出所接到一个群众报案,讲他的小孩丢失,当时我们也跟丢失小孩的父母说了在火车站、汽车站你自己也去找找,我们这边也有民警,拿着小孩的照片进行走访。

  晚上9点多,电村的这对到处寻找孩子的父母在昆明火车站发现,一男一女抱着自己的孩子,正要乘火车,他们马上向铁路派出所报了案。

  铁路派出所当时就把这一男一女抓获。经审查这个男的叫吴大平,女的叫吴应杰,两个人是父女。

  这就是犯罪嫌疑人吴大平,他是不是一个经常拐卖儿童的人贩子?苗苗是不是被他拐走的呢?

  吴大平承认,自己曾经转卖过多名儿童,最大的5岁,最小的还不到1个月,不过他说孩子不是他拐来的,至于有没有苗苗,他也不知道。那么这些孩子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朱伟中(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按照吴大平的交代,潘明权把小孩偷过来以后,交给吴大平的一家,价格在4260左右。

  这五名儿童都是一个叫潘明权的人送给他的。那么这个潘明权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现在在哪里?这些孩子他又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些孩子里面会不会有丢失的苗苗呢?

  朱伟中(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4月15日那天,突然中午10点得知,潘明权准备要外逃,将准备坐上昆明开往武昌的火车,当时我们赶到火车站的时候,火车已经走了,已经开出去了,我们没办法,后来赶紧跟铁路上这边联系了以后,那么铁路告诉我下一站是在曲靖,我们马上就开始追。

  民警马不停蹄赶到曲靖火车站,此时,离列车出站只剩两分钟,在列车上民警抓获了企图外逃的潘明权,潘明权对拐卖儿童的事实供认不讳。

  潘明权交代,他的老家在贵州,几年前带着老乡到昆明干建筑活,他是一个小工头,那么他怎么干起拐卖儿童的事了呢?

  潘明权:当时我工地有30多个人,带小工打灰泥土。我的工人腿摔断了,出了问题,老板不让我干活了,这么多工人问我要钱,工人要钱,他又不给钱,我欠了两万块钱工钱。吴小平他家有一个亲戚在我工地上干活,他说不用干了,以后你就拐儿童给我,我给你钱,当时说是四千块一个娃。

  潘明权说,他开始拐孩子的时候,内心里也忐忑不安,但是慢慢发现拐卖孩子既容易来钱又快,心中的恐惧感渐渐被贪欲取代。

  潘明权说,他拐孩子,多数选择在流动人口比较集中的地方下手,这些孩子的父母都忙于生计,无暇照看小孩。很容易得手。短短的十个月时间,潘明权就利用哄骗手段拐走了17名儿童。那么这17名儿童都被卖到了什么地方?其中有没有何英祥夫妇丢失的苗苗呢?

  根据潘明权交代,他曾经在飞机场附近的农贸市场拐走一个小孩。

  潘明权所说的被拐孩子的地点以及体貌特征和苗苗吻合。丢失近两个月的苗苗终于有了线索。那么,他把苗苗卖到哪里去了呢?

  潘明权说,他拐到孩子以后,就马上给吴大平打电话,然后把孩子送到吴大平的家,把孩子交给了吴大平后,从吴大平那里拿到了4500元钱,至于孩子此后的下落,潘明权说他一无所知。那么,吴大平把孩子带到了哪里呢?吴大平也说,他确实在宣威接过一个孩子,但是孩子是被他的儿子和儿媳妇送走的,他只是在宣威火车站见到这个孩子一面,孩子卖给了谁他也不知道。

  据吴大平交代,潘明权拐来的17名儿童,都是送给了他嫁到河北邢台的妹妹吴石群,再由吴石群介绍想要男孩的买主。苗苗肯定也是通过吴石群转卖的,只要抓到吴石群就能找到苗苗。此案引起了公安部以及中央领导的关注,在公安部直接督办下,昆明警方立即移师河北邢台,两地警方通力合作,迅速抓捕了犯罪嫌疑人吴石群。

  吴石群交代,从云南拐来的孩子送到邢台以后,她都亲自去车站把孩子接到任县,在任县医院门口交易,苗苗也是她掏了9500块钱从她侄子手里买来的。

  朱伟中(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为什么选择在仁县医院门口呢?她说因为方便,小孩一弄来就先检查,看看这小孩是不是有病,如果小孩没有什么病他们一般有成交。

  吴石群说,她接到苗苗以后,就直接去了一个叫“王姐”的人家里。

  吴石群:在王姐家吃了饭过后,王姐和我们又坐车到他亲戚家去,最后把这个娃娃介绍给他亲戚家,后来我们睡觉了,就不知道了,没有见到他亲戚。

  吴石群只知道王姐是一个称呼,到底叫什么,她也不知道。因为交易是在晚上进行的,具体地点她也记不清了,只记得王姐家在邢台县水产品公司家属院,其他的情况一无所知,苗苗的下落一下子成了一个谜。

  靳平章(邢台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六大队大队长):当时我们掌握在邢台市西郊是有一个,但是我们通过派出所和居委会进行了解的时候,没有姓王的。

  根据吴石群的交代,她是把苗苗交给了一个叫王姐的人,但是,警方在吴石群指认的交易地点并没有发现“王姐”。

  一连几天没有关于王姐的任何消息,专案组决定在吴石群提供的王姐的住处附近逐一排查。在排查到第5家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和吴石群的描述很相似的人。

  靳平章(邢台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六大队大队长):那个人有四十几岁,小五十这样的,我们核实她的身份,最后她说她叫宋贵兰。

  朱伟中(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不承认自己叫王姐,当时我们还有点犹豫,是不是弄错了?后来发觉宋贵兰说话时眼神有点不对。

  靳平章(邢台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六大队大队长):当时我们想了一个办法,就是对着宋贵兰,用手机彩拍了一下她的镜头,然后把在押的吴石群提审出来,让他辨认,吴石群说就是这个人。

  在吴石群的指认下,宋某不得不承认自己就是王姐,并且承认她曾经帮吴石群转卖过一个小孩,这个小孩已经卖到邢台清河县的孙秀山手里。

  警方当即带着王姐连夜赶往清河县孙某的家,令警察意想不到的是孙秀山家里已是人去屋空。

  记者:他为什么知道情况了?

  警察:后来我们转过来头再问王姐,就讲是不是她老公通知了。我说你打电话问,她老公承认了,他打电话通知孙秀山,这边的警察现在找我,让他赶紧躲,就躲了。

  苗苗到底被孙某卖给了谁?知道情况的孙某已经闻风而逃,线索再次中断。专案组决定在村干部的协助下就地了解情况,凌晨4点钟,专案组从孙秀山的妹妹家里了解到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

  朱伟中(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她确实见到有个小孩,有两、三岁的小孩,在他哥哥家,当时还有他们本村的有两个女的也在他家,好像是在商量什么。

  孙秀山的妹妹说,这个小孩很有可能卖给了同村一户姓冯的人家。事情紧急,专案组马上赶赴冯某家中。

  朱伟中(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冯某)开始还是有点怕,也不愿意说实话,后来通过做工作。她讲这个小孩确实是她收养的,当时他们就喊他叫苗苗,是两万三从孙秀山手里买过来。

  苗苗确实是被冯某收养,这让为此案奔波了两个月的朱伟中松了一口气。然而当朱伟中要求冯某交出苗苗时,冯某的回答让他大吃一惊:苗苗已经被孙秀山带走了。

  朱伟中(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晚上10多钟左右,孙秀山找到了,孙某来找到讲出事了,警察来找了,他把小孩带走,钱过一段时间再还给这个买家,我当时听了更着急。

  好不容易找到了苗苗的落脚地,没想到却节外生枝,被孙秀山抢先一步把孩子带走了。孙秀山会不会伤害苗苗?会不会挟持苗苗和警方对抗?考虑到苗苗的安全,专案组决定重新回到孙秀山家里蹲守。

  经过两个月,跨越数千里的追踪,昆明邢台警方终于将苗苗成功解救,远在昆明的何英祥夫妇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个消息,自然是欣喜万分。可是苗苗的解救并没有让专案组轻松,根据嫌疑人的交代,还有16名儿童被卖到河北境内,这些孩子的下落也同样牵动着人心。专案组决定集中警力展开一次大规模解救行动。

  朱伟中(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整个解救行动应该是从(4月)26日开始的,我们是公安局跟邢台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还有任县公安局,加上我们将近抽掉60名左右的警力,分成三个组,对我们手上所掌握的下线的情况,分批地开始找。

  因为被拐儿童大部分都是通过吴石群和她的下线转卖到了河北境内,警方顺藤摸瓜,仅用六天时间,就成功解救了11名被拐儿童,其中9名儿童通过DNA比对找到了亲生父母。另外六名儿童因为介绍人出逃,暂时没有找到。6月12日,9名找到亲生父母的被拐儿童乘火车回到昆明和父母团聚,丢失两个月的苗苗终于回到父母身边。

  目前,还有5名被拐儿童没有解救回来,已经解救的两名被拐儿童还没有找到亲生父母,他们被临时安置在河北邢台的福利院里。(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全国最大拐卖人口案一审宣判 36名被告被判刑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关注农村
  ·农民工快乐 所以中国快乐

合作医疗

民工讨薪

农村教育

思想道德建设
  ·志愿精神,中国新公民的崭新徽章

雷锋精神 

五四精神

公民道德

抗击艾滋
  ·安全套莫成昙花一现 防艾需要双重防线

女性vs艾滋

民间防艾

预防艾滋

青少年儿童
  ·怀孕少女,真的痛并快乐着?

安全教育

网瘾少年

青少年性教育

  婚姻与家庭
  ·闪婚,难以消化的爱情快餐

出入围城

女人角色

谁在征婚

  传统与文化
  ·万里长城永不倒

民间文化

节日文化

国学热

  你我权益
  ·教育为公,何以不公?

慈善尴尬

社会保障

隐私难隐

  社会百态
  ·尊师重教,老师的苦谁知道?

贫困大学生

佘祥林

现代"丐帮"

  人物
  ·纪念孙中山逝世80周年

毛泽东

邓小平

周恩来

  综合
  ·社会频道2004年终献礼

雪影[图集]

南京大屠杀

日军侵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