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网络人生 骗术揭秘 奇闻异事 史海勾沉 浮光掠影 明白消费 调查 专题

关注农村
  ·农民工快乐 所以中国快乐

合作医疗

民工讨薪

农村教育

思想道德建设
  ·志愿精神,中国新公民的崭新徽章

雷锋精神 

五四精神

公民道德

抗击艾滋
  ·安全套莫成昙花一现 防艾需要双重防线

女性vs艾滋

民间防艾

预防艾滋

青少年儿童
  ·怀孕少女,真的痛并快乐着?

安全教育

网瘾少年

青少年性教育

  婚姻与家庭
  ·闪婚,难以消化的爱情快餐

出入围城

女人角色

谁在征婚

  传统与文化
  ·万里长城永不倒

民间文化

节日文化

国学热

  你我权益
  ·教育为公,何以不公?

慈善尴尬

社会保障

隐私难隐

  社会百态
  ·尊师重教,老师的苦谁知道?

贫困大学生

佘祥林

现代"丐帮"

  人物
  ·纪念孙中山逝世80周年

毛泽东

邓小平

周恩来

  综合
  ·社会频道2004年终献礼

雪影[图集]

南京大屠杀

日军侵华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关注被拐儿童 > 儿童被拐探因







·
国家环保总局:处理环境违法事件不会受舆论影响 01日
·
重庆市委宣传部原副部长张小川今日在西安受审 01日
·
湖南新邵暴发山洪 6万多人紧急疏散3人死亡 01日
·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中央银行须与公众更好交流 31日
·
中日第2轮东海磋商结束 下轮磋商近期在东京举行 31日
 
为了生计丢了孩子 迟到的后悔沾满血泪

2005-01-20 10:05:52 南方周末 作者曹勇马晖

相关新闻:
·江苏开审跨国拐卖妇女案 20多名越南女子涉案 2004-12-31
·17岁少女拐卖异乡被迫卖淫 家属报案民警让私了 2004-12-31
·杀人犯奸杀4人 逃亡途中结婚后又贩卖亲生孩子 2005-01-19

相关专题: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扫描:宏伟工程任重而道远

卖孩子就像卖白菜

昭通,记者偷拍下的几个还未被人贩子出手的孩子

昭通五个痛失孩子的母亲

  近400个失子家庭自发组织寻子联盟

   南方网讯  “一定看好自己的小孩啊,不然走丢了会后悔死的。”李启方回忆说。

  那是2004年4月11日,星期天,昆明市东风广场。

  李启方当胸举着个自制的大牌子,上面贴着一张4岁儿子李升的照片,旁边是用黑笔写的寻人启事。在他身旁,是40多个同样装扮的父母,大多眼含泪水,手挽手站在一起。碰到有过来询问的,就给对方看自己孩子的照片。

  他们都是外地来昆的打工者,都在昆明丢了小孩,为了找回自己的“心头肉”,他们自发组织起来,呼吁社会的关注。

  这样的自助团体被称为“寻子联盟”,共有近400个失子家庭参与其中,分布在广东、福建、贵州、湖北、河南、天津、云南等地。

  生计,与孩子

  这些丢失孩子的打工者,以摆小百货、卖衣服、卖鸡鸭等为职业的小生意人居多,他们通常住在人员混杂、治安较差的“城中村”或城乡接合部,一边为生计奔波,一边要照看孩子。

  他们的孩子也就成为了人贩子拐卖的首选目标。李启方所住的昆明市北郊官渡区,作为昆明外来打工者聚集处,同时也是儿童丢失最多的地区。近几年,该地区已经丢失儿童200多名,占到昆明被拐儿童总数的70%,绝大多数为外地打工者的孩子。

  然而,这些外来工家庭有时候感到孤立无援。许多家长踏上了依靠自己力量寻找失踪孩子的漫漫长路,尽管这路走得那样艰辛。

  湖南怀化的戴先生,为找到自己5岁的儿子,半年来跑了十多个省市,从云南出发,经两广、福建,一路北上直到上海,“南边半个中国都走遍了”。前后发了500万份寻人启事,并给全国2786个县级公安局发了求助书,花了30多万元,“小孩看了很多,但都不是我的”。

  类似的情形几乎发生在每一个失踪孩子的家庭,为找孩子这些家长“像个无头苍蝇,到处闯,可一点线索也没有”。许多人为找孩子花光了自己的“全部家底”。

  “人多力量大”

  目前,全国范围内已成规模的“寻子联盟”主要有三处:云南昆明的“寻子联盟”集合了178个失踪孩子的家庭,广东东莞的“寻子联盟”组织起87个失踪孩子的家庭,河南郑州的“寻子联盟”有10个失踪孩子的家庭参与。最初一般只有几个家长,后来人越来越多,逐渐发展壮大。他们在一起,互相提供各自掌握的消息,彼此安慰。

  林舜明在丢孩子后,“天天买报纸,就看看哪里有丢孩子的”。有一次,报上称一个市场近两年陆续丢了七八个小孩。他们几人就去市场周围四处打听,看到墙上贴的一张寻人启事,就联系上了其他寻子者。

  这次行动,使得东莞的“寻子联盟”又多了六家新成员。为了联系更多的家庭,他们甚至还实行了“分片包干制”,选出住在不同地方的几位代表,各自负责自己所在的区域,有的还通过报纸、网络,广泛联络外省的失子家庭。到年底,东莞“寻子联盟”就联系到全国各地近百个丢失孩子的家庭。

  而东莞“寻子联盟”负责人林舜明同昆明“寻子联盟”负责人李启方的相遇更富戏剧性:2004年7月22日,李启方被中央电视台“新闻会客厅”请去做了一期节目,在节目中李启方讲了自己的遭遇以及昆明“寻子联盟”的一些情况,并播放了当地电视台拍摄的他们在东风广场上的镜头。

  “也就一两秒钟吧,我就看到了一个家长牌子上黑笔写着的电话号码”,林舜明回忆当时看电视的情景,他今天还能记得这个0871-4591×××的电话。

  按照电话打过去,从那要了李启方的联系方式,“我们两家就联系上了”。

  后来,林舜明还带李启方到自己家乡找过孩子,他讲了那次的经历:

  “我家乡潮汕那边,‘传宗接代’的想法很流行。有些人家连续生了几个女的就是没男孩,会托人买个男孩子传递香火。这样一来,买孩子的就很多。

  “我知道有个8岁男孩,卖到我家乡有4年了,现在还记得他家附近有火车经过,他爸爸是个卖猪肉的。

  我把消息提供给大家,李启方告诉我,他家就住在火车站不远,基本情况差不多,就打算过来看看。当时我还有顾虑,但是一想,都是丢小孩的,能帮上的还要帮。他在学校门口等了一天,最后没等到。”

  孩子虽然最后没有找到,但毕竟增加了人们的信心,“你能保证下一个就不是自己的?”一位湖北的家长这样说道。联盟里的家庭,更多的时候是在彼此鼓励,彼此温暖。“现在,在外面看见别人一家三口,心里就堵的慌”,深圳的一位家长说,“我们这些不幸人聚在一起,感觉要舒服点。”

  他们经常碰头。地点近的,两三天碰一次面;远点的,就隔十天八天去一下。路上打车,都是“抢着付钱”。到谁家,正赶上吃饭,“没有菜,就一锅粥,也要给盛一碗”。电话互相打,“大家聊一聊,可能没有什么实际作用,可是心情会舒畅些。”

  林舜明说的更明白,“同病相怜”。

  他们还会有一些集体行动,督促政府相关部门,呼吁社会关注。比如2004年11月27日,郑州“寻子联盟”的10名家长在郑州市二七广场打出横幅,上书“10名被拐孩子父母用心良苦,20万重金酬谢好心人”;2004年12月20日,东莞“寻子联盟”的30余位家长一同进京,向公安部、全国妇联反映情况。

  “毛主席说的对嘛,人多力量大。”贾少令很认真地对记者说。

  “一定还活着,一直找下去”

  家长们的不懈努力似乎起到了一些作用。丢失孩子严重的地区的政府对这个问题开始给予重视,采取了一些专项行动。拐卖孩子的“重灾区”——云南昆明的警方在去年下半年展开了一项百日打拐行动,要求在百日内投入百名干警花费百万元解救百名儿童。郑州市则于2004年12月29日,召开“打拐”工作会议,郑州警方向全市公布10名儿童信息,警方刑事技术部门在原先失踪人员DNA数据库中增加失踪儿童数据库。并特批20万作为专项经费。随着警方打拐力度的加强,一些被拐儿童也陆续被解救回来,其中有一些是“寻子联盟”中的失踪孩子。

  2005年1月5日,被拐两年的5岁儿童郑帅权成为郑州“寻子联盟”中找到的第一个孩子。2005年1月7日东莞“寻子联盟”负责人林舜明的孩子林杰涛也被当地警方在江西找到。

  “我还是那个观点,你一个人,再多钱都没用,把人凑起来才有力量。”林舜明如今谈起自己组织起来的这个“寻子联盟”,很自信。他觉得自己能找回孩子,主要原因就是由于公安局重视了,再加上自己提供的有用的线索,“案子不就破了”?如果没有人主动搞这些事情,比如联系失子家庭,接受媒体采访,去北京反映情况,就不可能有这样的结果。他表示其他的家长“还得这么做”,还得继续团结起来。

  林舜明在送别记者时,满脸是笑,他说自己这半年来从没有笑得这么开心,“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够早日找得到,大家都开心”。

  然而,“寻子联盟”近300个失子家庭中真正找到孩子的还是少数,大多数的家长还在煎熬与等待中苦苦度日。

  唐建勋的儿子唐小虎,2000年11月2日被人拐走,4年的时间里,一直在寻找,从未想过放弃,“只要国家公安机关出力的话,应该还是有一点希望的”。

  过去喜欢逗孩子玩的老唐,现在最怕见别人家的孩子,“看了就伤心,就想自己的儿子,想我的小虎。”

  说到这,这个一直很倔强的男人,眼里都是泪。咬了咬嘴唇,半天才说出一句来:“我就想,一定还活着,我就一直去找!” (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昆明打拐大案:父母忙挣钱 子女缺乏看管成人贩目标
精彩图片回顾




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