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网络人生 骗术揭秘 奇闻异事 史海勾沉 浮光掠影 明白消费 调查 专题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追踪“杀人”奶粉 > 农村食品安全堪忧



·
刻板印象来自文化积淀 政府公关重塑地方形象 18日
·
美国会研究处最新研究:中国经济崛起符合美利益 18日
·
杭州顶级别墅成烂尾楼 开发商失踪数十业主套牢 18日
·
贵州镇远:政府出动警察与民企“终止合同” 18日
·
中国发展经济需要日企 在华日企的困惑与决断 17日
 
一个粤北山村的商品流通模式解读:乡村已成为伪劣品倾销地

2004-04-24 07:26:55 南方都市报 王海燕 袁小兵

相关新闻:

  南方网讯 乳源县东坪镇东田村是坐落在粤北大瑶山中的一个贫困山村,全村140多户约500口人。在十余年前,这个瑶族聚居的村落由于交通闭塞一直过着与外界隔绝的生活。最近几年,村子旁边的一条名为“坪乳线”的省级公路和京珠高速公路的相继开通将这里的村民逐步带入了商品交换的社会中。但是随之而来的还有“假冒伪劣”商品对村民健康的威胁。

  在“阜阳奶粉事件”发生之后,我们将目光投到这个小山村,试图解析日常生活中须臾不可缺的小商品在农村的流通模式。透过这样一个样本,可以体会,“阜阳奶粉事件”的发生绝非偶然。因为,“从某种程度上看,乡村已经成为假冒伪劣商品的倾销地了”(一位销售代表语)。

  乳源县东坪镇东田村共有5家小杂货店。28岁的赵建明和他的妻子开的一家位于村子的南边,一条不到一米宽的小土路旁边,四周都是密集的民居。

  小店面积约10平方米,除了数量有限的烟、酒、肥皂、洗衣粉、解放鞋等稍大件的货物之外,柜台上摆放得最多的就是包装简陋的汽水、饼干、面包、方便面、糖果、山楂片、果冻、八宝粥等小食品,还有一些被苍蝇包围的新鲜猪肉及蔬菜。

  乡村小店的供货来源

  昨天(23日)早上8点钟,当我们到达赵建明的小杂货店时,他妻子正准备出门到12公里外的乳源县城去进货。对于这一个乡村小店来说,县城的批发市场是它最主要的货物来源。

  一般情况下,赵建明每两天就要进一次货,每次500元左右,有时是他的妻子去,有时他自己去。

  赵建明识别商品的知识非常有限。他告诉记者,进货的时候,他很少去注意商品的商标、厂名、厂址,甚至生产日期等内容,因为他的顾客们并不在乎这些,“农村人有得吃就行了,哪有这些讲究?”

  除了从批发市场进货之外,赵建明的货物还有一个重要的来源,那就是村民自产。

  赵建明所在的东田村是一个瑶族村落。瑶胞好酒,杂货店的重要商品之一就是形形色色的“黑米酒”、“二锅头”、啤酒等,其中最受欢迎的却数装在一只大塑料壶里的散装米酒,名叫“土泡酒”,15度,卖1.8元一斤。酒的产地是紧靠京珠高速公路的一个私人作坊。

  在这个小村的半天时间里,记者就看见好几个当地村民到村小店里买酒喝。在他们热情相邀下,记者试着喝了一口,有淡淡的米酒香,但夹杂着浓浓的塑料味,记者连忙吐了出来。原来是米酒长时间装在塑料壶里,发生了化学反应。村民笑着说:“城里人就是娇,我们都喝了几十年了,就这个味。”

  流动货郎也是乡村杂货店的供货渠道之一。

  在赵建明的小店里,一部分铅笔和几个装在塑料袋里的馒头就是来自他们的货担。

  “铅笔是湖南人送过来的,馒头是乳源县的一个人送来的。”赵建明说,卖铅笔的湖南人一般每隔十几天就来一次,挑着担子从这个村推销到另一个村;而卖馒头的乳源人每天来一次,用摩托车拖一箱馒头、包子、油条、糯米鸡(有时候有面包)等到村里来。

  对于这些商品,赵建明和他的乡亲们都是毫无戒心地接受,他们从来不要求货郎们提供生产许可证、卫生合格证等能表明这些商品合法身份的证明,只要需要,他们就不问来源。

  但是去年12月份,一辆无牌面包车带来的一箱洗发水还是让他们有了警惕。车上的人宣称这种洗发水“去屑止痒,效果好价钱便宜”,只卖7元一瓶。许多村民都买了这种产品,但是面包车一走,他们就发现不对劲了。

  “第一次用,我的头皮就痒得难受。”村民麦根拿出一瓶已经用去一半的洗发水对记者说,他妻子用了之后还掉了很多头发。

  杂货店的小顾客

   孩子们则是这些乡村杂货店小食品的主要消费者。

  昨天是东田村谭兆小学举行期中考试的日子。上午11时,语文考试一结束,孩子们就迫不及待地涌出校门,有的直奔村里的杂货店。

  这一边,赵建明已经在看着手表等待这些常常在放学后光临的小顾客了。

  今年读三年级的赵英是第一个来到赵建明的小店的客人,她掏出2角钱,买了1根“辣条”,找回1角钱。

  “辣条”其实是一种类似腐竹的豆制品,外表金黄色,卷成长筒状,约20厘米长,外表涂上了辣酱。在它的包装袋上,记者看到上面除了“韶关文斌食品厂出品”的标示之外,没有提供任何关于厂址、电话、生产日期等内容。但是,这并不妨碍孩子们对它的喜爱。

  “一般一天要卖一两包。”赵建明对记者说,一包有20根,一根卖1角钱。这种食品因为味道刺激颇受孩子们的欢迎,他自己的小孩也经常吃。

  “很辣的,好吃。”11岁的赵英交了钱之后自己从袋子里抽出一根辣条,吃得津津有味。她说,每次从爸爸那里要来零花钱,她都要到这里来买“辣条”吃。

  但是,有的时候吃多了孩子会拉肚子。对此,赵建明认为原因在于“太辣了”,而不是产品本身的卫生问题。

  谭兆小学的语文老师赵美珍对此却表示担心。她告诉记者,东田村谭兆小学共有53名学生,他们的年龄在7至11岁之间,每个学生一星期的零用钱在1元至3元左右,几乎全都花在了“辣条”、“豆奶”、“八宝粥”之类的小食品上。而这些食品,大多来路不明,至少从外表看起来卫生不过关。

  “我经常叫学生不要买这些东西吃,但是小孩子嘴馋,管不住的。”赵美珍说,如果没有小孩们的“帮衬”,村里的5家小店至少得有2家关门。

  昨天傍晚,韶关市工商局经济检查支队队长陈俊模对记者说,在韶关市工商局的记录里,没有任何关于“韶关文斌食品厂”的注册资料,这表明这是一种典型的假冒产品。

  “十字街”的批发货品

  和赵建明一样开小店的,村里还有4家。他们也是常到乳源县城进货。进货点多集中在县城鹰峰中路和解放路交汇处附近,当地人称作“十字街”,是当地沿袭多年的商品批发所在地。昨日上午,记者到此探访。

  严格来说,这里不能算是“批发市场”,只能称“商品两条街”。数百家店铺沿街分布,批零兼售,挺热闹,街面也整洁,人、车各有序。

  阜阳奶粉事件经媒体报道后,近两天似乎也传到了这里。一家超市的老板说,他在韶关的上级批发商上午来电,要求他暂时把一些“没啥名气”的奶粉撤下货柜,虽然这几种奶粉均不在公布的32种不合格奶粉之列,但“也担心出点什么事”。

  记者在这家超市的最里面,看到了黑龙江几家不同厂家出产的这几种奶粉,包括婴幼儿、学生助长、老人补钙等多个品种。它们的零售价在12至14元,批发价最低的则只需9元。

  但在面向农村市场为主的批发商行,这几种奶粉还算是“奢侈品”。一名常在此送货的面的司机告诉记者,农村小杂货店来这进货,多选择批发价5至7元的奶粉,“便宜嘛,就好卖一些”。

  记者转悠了多家中低档商品批发行,却找不到这些“更好卖”的奶粉。这个司机分析说,“应该是被店主藏起来了”。

  其实,饮料、糕点、糖果、方便面等才是卖向农村市场的“主力军”。它们花花绿绿、挤挤挨挨,占据着店铺的主要位置。

  从外包装看,记者找不到一种“三无”(无厂名厂址,无生产日期,无保质期)商品,但它们的包装大多很粗糙,印刷不精美。从产地看,多来自广东一些边远地区,商品名称五花八门:伟力宝、甜橙、迪橙、鲜又多……价格低得也让人咋舌。一瓶1.25升的大罐饮料,批发价只要八毛钱,在乡下小店则可卖到2元。

  可以说,乳源大部分乡村小卖部的食品都从这里流出。近几年,随着交通发展和竞争加剧,韶关的批发商会直接把货送到这个县的贵头、大桥、侯公渡等几个大镇,从而绕过“十字街”这个以前必不可少的中间链条,所以,现在“十字街”的很多批发商都感叹“生意难做”。

  “在农村,便宜就是吸引力”

  乳源县城“十字街”的货又来自何处?韶关市粤北批发市场。

  这个市场坐落在韶关火车站南附近,是粤北地区最大的商品集散地,也是粤湘赣三省交界处最大的商品集散地。在这条长约2公里的街上,分布着4 00余家批发商铺。目前这条街道年交易额在15亿元以上。韶关8县3区的超市、商场,和县级批发市场绝大多都是从这里进货。

  “相对高的利润是商户们销售假货和劣质商品的主要原因。”韶关市工商局浈江分局站南工商所所长邹志忠分析。

  比如奶制品:前天上午韶关市工商局在粤北批发市场封存的一批名为“健智宝”的奶粉,其进货价为4元,卖出价为8元,利润率100%.但是,目前进入韶关市场的“伊利”牌干吃牛奶片,一盒60粒的进价为10.50元,卖出价仅11元,利润率不足5%。

  “在城市里,假冒伪劣产品可以说是人人喊打,但是在农村,便宜就是吸引力。”黑龙江一家知名乳业公司的韶关市场代表周先生说,这也是粤北市场上假冒伪劣产品屡打不绝的原因。

  他告诉记者,他在韶关市场做了4年,“见到的批发商们的违规把戏数不胜数”:其一是改期。如果在一件商品的保质日期到达之前还没有批发出去,商户们可以将包装上的日期刮去,然后盖上新的日期;其二是掺假,比如一箱正宗的“洽洽”瓜子,内含24小包,批发商们会将其中的4到5包换成杂牌的瓜子,掺和着一块儿卖出去。其三是“游击战”。以乳制品为例,当“补钙”流行的时候,市场上就会出现名为“钙中钙”的奶粉,当“补血”流行的时候,它又摇身变成“补血奶粉”,当“黄金搭档”流行的时候,它又变成了“金银搭档”,其实是同一个厂生产的奶粉,只不过每隔半年它就会根据消费者心理更换一次名称。

  而这一类的商品,主要的销售对象是缺少商品知识和安全意识的贫困人群。“对于他们来说,他们要买的是‘奶粉’,而不是某一个品牌的奶粉,只要是吃不死人,总是越便宜越好”。

  “某种程度上说,农村已经成为假冒伪劣商品的倾销地了。”市场代表周先生说。

  “农村食品安全监管不够力度”

  “这几年,韶关没有因食品问题而发生恶性事件。”韶关市工商局经济检查科科长廖树生说。

  但同时,廖和他的同事们都承认,农村食品安全的监管尚不够力度。

  在山高路难行的乳源,农村只有3个工商所,平均4个乡镇一个。在东田村,很多村民对记者说,“很少见到工商人员进村”。管这村的工商所,不在3公里外的东坪镇,而是在12公里外的县城。“就算村里有人电话举报、投诉,这么远的路,如果碰上无车、人忙,处理就不及时,严重影响到办案质量,也会打击群众的积极性。”廖树生说。

  廖还谈到,农村打假主要面对“生产”(农资),少顾及“生活”(食品),这种意识应该调整。

  在回答“农村为何充斥劣质食品”时,记者接触的多名工商人员首先归结为“农民文化素质低、维权意识弱”,一是不懂何为劣货,二是不愿“讨说法”。

  但在这些商品进入乡村小杂货店之前,这些工商人员都坚持认为,“管得还是比较紧的”。

  去年底,韶关粤北批发市场的72个商品批次被抽查,8个不合格,其中6个批次是甜蜜素超标,另2个是氯化钠超标,“相对来说,不算很严重”。

  前天,韶关市工商局经济检查支队按照公布的32种不合格奶粉清单,对这个市场也进行了巡查,只查到其中的一种。另有7个品种的奶粉,“因品牌很少听到,档次低”,被送去抽检,结果尚未出来。其中批发价在四五元的两种奶粉嫌疑最大,但批发商咬定是广州一德路一批发商上门推销的,不知其进货渠道。

  今年2月,这个支队在查处100多箱不合格的干奶片时,商家也以种种借口不肯透露货从何来,线索到此中断。

  因此,在谈及农村食品安全问题时,当地一名工商干部就指出,有关职能部门更应加大对生产环节这个“源头”的监管,如果等到商品进入流通渠道再去干预,就显得非常被动。

  而在类似东田村赵建明家的小杂货店里,生活并没有因千里之外的阜阳劣质奶粉事件而发生任何改变:每天,附近的男人们仍旧到这里打上一壶酒或者买一包烟,妇女们来这里取走蔬菜、洗衣粉,小孩要的是汽水、饼干……赵建明们则拿着他们交上来的钱,或上县城、或进私人作坊,不间断地补充货物,使这一流通网络日复一日地继续着。(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编辑邮箱】【关闭窗口
上一条:农村热盼物美价廉奶粉 10元左右的好奶粉难实现
下一条:
精彩图片回顾




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