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网络人生 骗术揭秘 奇闻异事 史海勾沉 浮光掠影 明白消费 调查 专题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追踪“杀人”奶粉 > 农村食品安全堪忧



·
刻板印象来自文化积淀 政府公关重塑地方形象 18日
·
美国会研究处最新研究:中国经济崛起符合美利益 18日
·
杭州顶级别墅成烂尾楼 开发商失踪数十业主套牢 18日
·
贵州镇远:政府出动警察与民企“终止合同” 18日
·
中国发展经济需要日企 在华日企的困惑与决断 17日
 
农村热盼物美价廉奶粉 10元左右的好奶粉难实现

2004-05-03 09:18:39 央视国际网络 周人杰 石世仑

相关新闻:

康复的受害幼儿

受害幼儿的家庭

  南方网讯 阜阳劣质奶粉事件曝光之后,《经济半小时》的记者随后进行了一系列的跟踪采访。这几天,记者有很多时间都是在一群出生才几个月的孩子中间度过的。看到他们浮肿而显得硕大的脸盘,营养不良而纤细的胳膊,记者的心情异常的沉重。在阜阳,记者采访了很多个家庭,其中有一个家庭的采访经历,最让人觉得深刻。

  吴毛毛家,位于颖上县耿棚镇南队。

  吴毛毛的奶奶告诉记者:“这是我孙子,我是他奶奶。”

  记者:“毛毛去世有多长时间了?”

  吴毛毛的爸爸:“腊月,2003年11月底。”

  记者:“现在家里有她的照片吗?”

  吴毛毛的爸爸:“没有了,小孩死了照片就烧掉了。”

  悲伤的父亲烧掉了女儿所有的照片,母亲也外出打工,离开了伤心的家。只有四个月大的女儿小名叫毛毛,还没来得及起名字就夭折在襁褓中。

  记者:“毛毛从生下来到生病,一直到去世,一共喝了多少这样的奶粉?”

  吴毛毛的爸爸:“大概就是30袋左右,30袋左右。”

  这种标称“圣童”牌的劣质婴儿奶粉,蛋白质含量只有0.45%,而国家强制标准是蛋白质含量必须达到18%。

  吴其全外出打工就是帮人卖水果,这种10块一袋的奶粉一共花去了他两个月的工钱。

  吴其全:“每天晚上想起来就哭,天天晚上做恶梦,都做什么梦,每天晚上一梦就梦见她了,一梦就梦见她了,一到夜里晚上就睡不着觉,梦见她在干什么,梦见她就是叫我爸爸,她不会说话,一梦见她就是叫我爸爸。”

  虽然烧掉了女儿的照片,但吴其全一直保留着这些等到女儿长大才能穿的衣服。可见,他对于孩子的死,是非常非常的痛心。

  这次在阜阳几天的采访,记者见到了几十个大头娃娃的家长,他们无一例外家都住在阜阳农村,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而这些家长中间的很多人常年在外打工,收入也不多。劣质奶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些地方呢?《经济半小时》的记者周人杰这几天也在阜阳的农村家庭中间做了一个调查。

  今年1岁零3个月武诚诚是阜阳袁寨镇武城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的孩子,记者见到他的时候,他显得比同年龄的孩子要瘦小的多,至今还不会说话。他的妈妈告诉记者,由于从小喝略制奶粉,他的身体发育到现在都落后于同年龄的小孩。

  武诚诚的妈妈告诉记者:“个子小,还瘦。”

  记者:“就是没有同龄的孩子长的高长的胖,是吧?”

  武诚诚的妈妈:“是。”

  那么,武诚诚的家人为什么会给他买这样的奶粉呢?

  武诚诚的叔叔:“经济条件差,就是说基本上10块钱左右一袋的奶粉,买来给小孩吃就行了。”

  诚诚的奶奶也告诉记者,他们全家只有4分地,每年种的粮食还不够全家人的口粮,更谈不上卖粮挣钱,目前家里所有的开支都要靠诚诚的爸爸在外面打工挣钱。

  武诚诚的奶奶:“没什么收入,就靠着孩子他爸挣钱吃饭。”

  像武诚诚家这样的家庭在阜阳市的农村并不少见,采访中,不少村民也告诉记者,一个婴儿每三天就要吃完一袋400克的奶粉,从出生到周岁,大约需要120袋奶粉,目前市面上正规厂家的奶粉价格大多在15元左右,仅这笔开支就有1800多元,而阜阳农村家庭的平均年收入也只有1600元左右,还不够支付孩子的奶粉钱。因此他们大多只能接受每袋10元左右的奶粉。

  那么,有没有这种适合农村市场的10元左右的质量好、价格低的奶粉呢?湖南亚华乳业的董事长石俊告诉记者,按照国家规定的质量标准和流程,8倍的鲜奶才能生产1份奶粉,因此,生产符合标准的奶粉需要一笔不小的成本。农民的这种要求很难实现。

  湖南亚华乳业的董事长石俊:“现在按照这个奶的收购价格的话,

  做出来的话,一袋奶粉加上填加剂,加上包装,生产成本一般一袋婴儿奶粉,最起码要达到合格的标准,没有10几元钱以上的成本是做不出来奶粉的。”

  因为贫困,这些农村家庭买不起高价的名牌奶粉,而在缺乏有效监管的环境中,劣质奶粉就会凭借它在价格上的优势乘虚而入。这样的一个经济链条,把劣质奶粉送到了阜阳很多农村孩子的嘴里。其实,阜阳的这次事件,也提了一个醒,农村市场的需求,不应该被正规的奶粉生产厂家所忽视。否则,就会给劣质奶粉留下可乘之机。

  阜阳大头娃娃的不幸遭遇,在曝光之后,引起了社会各方的关注。现在群众最关心的,是这些孩子和他们的家庭能不能得到救助,及早度过难关。

  今天,阜阳市的民政部门告诉记者,到目前为止,为大头娃娃捐款金额最多的,是一位黑龙江大庆市姓孔的观众,他给阜阳市民政局汇去了整整1万元。这位观众为什么要捐出这笔数额不小的钱呢?

  记者:“孔先生,你好。大家想知道,作为一个个人,你为什么要捐这笔钱呢?

  孔先生:“我对这些孩子这些遭遇非常的同情,因为我也有一个七个多月的孩子,也正在吃奶粉。如果说这些事情摊在我的孩子身上,我该是什么心情。那我一定和他们一样,对那些制假产品非常痛恨。”

  记者:“你本人的经济状况怎么样?”

  孔先生:“一年有比较稳定收入,固定收入是两万左右。”

  记者:“这一万块钱你希望怎么用?”

  孔先生:“我希望提供这款,尽快让这些孩子康复起来。然后希望他们以后能够吃上合格的奶粉。”

  对阜阳受害婴儿热情捐赠的不仅仅是黑龙江的这位先生,在民政局和红十字会的两个捐赠点,记者了解到,在短短4天的时间里,以个人名义捐赠的就有来自广东、湖南、陕西、河南、山东、新疆等12个省的2000多名热心观众。

  安徽省阜阳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通过邮局,个人汇款来的比较多。”

  迅速行动起来的还有整个乳制品行业,在合肥,来自全国14家乳制品企业的负责人共同发出“诚信自律”的宣言,并向阜阳的受害婴儿及家庭提供无偿捐赠。

  广东雅士利集团公司总经理张利钿:“做为一个企业来说,应该真正得到消费者的信任,特别是使这些受害老百姓真正得到好处。

  我认为他们才会对企业更加放心。”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作为最早捐款的企业之一,湖南的亚华乳业不仅向阜阳市的农村家庭和医院捐助了100万元的现金和实物,同时为了保护天然牧场,生产优质奶粉,他们还向环保组织捐助了一笔高额的现金。

  湖南亚华乳业的董事长石俊:“阜阳这个地方的捐赠,实物和资金大概100万的样子,然后就是我们给绿色环保组织也捐赠100万。这是我们一直想坚持做的一件事情。实际上奶粉的质量要好,关键是把牛要喂好,把奶源要控制好,才能真正做到高质量的奶粉。”

  其实,对于社会的这些捐助,孩子家长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谢谢,在捐助仪式的现场,看到企业把钱交给当地民政局的时候,记者同样也感受到了他们内心的那份真诚。把这些热心人联系到一起的,是他们对这些孩子命运的关注。(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编辑邮箱】【关闭窗口
上一条:劣质奶粉集中阜阳的背后:农村老人缺乏辨别力
下一条:一个粤北山村的商品流通模式解读:乡村已成为伪劣品倾销地
精彩图片回顾




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