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调查广角 明白消费 史海勾沉 骗术揭秘
网络人生 人群聚焦 趣识传统 浮光掠影 奇闻异事 今日关注 网上调查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农民工追工钱 > 农民工讨薪图片







·
学者解读:养老金计发办法改革意味着什么? 23日
·
国家统计局发言人:贸易顺差给中国经济带来问题 23日
·
2名省部级干部因矿难受处分 共处理222名责任人 23日
·
教育规章分歧须求民意 涉及公民利益应公示 23日
·
职称制度改革将加快步伐:分类改革 分步实施 23日
 
与老板谈判未果 20工人吃馒头住铁屋等发工资

2005-12-26 09:11:19 新京报网络版 专题统筹:张剑锋 采写:刘英才 相丽丽 张剑锋 汤阳 摄影:王申 袁烽 实习生 柯芸

相关新闻:
·民工爬塔吊索要工钱
数千大钞散落众人哄抢
 2004-08-19
·讨工钱的代价:一顿毒打 2003-12-14

在志愿者帮助下与甲方老板谈判未果,讨薪工人表示最终将只能投靠救助站

  12月19日,弘燕桥建材市场一间铁皮屋中,10多名农民工挤在一起睡觉。三天前,他们被甲方老板从工地中赶了出来,身无分文。

12月21日,公交车站上,前去讨薪的农民工把拉链拉到最上面也阻挡不了寒风的侵袭。

12月21日中午,志愿者律师(右一)在写字楼内未能找到欠薪公司的老板。

12月21日,欠薪未要到,包工小组长魏泽波心事重重。


12月19日,弘燕桥建材市场一间铁皮屋中,几名讨薪农民工抽烟时眉头紧锁。  

    工人李国富一张嘴巴,面前就腾起一团白雾。12月19日深夜,零下8度。

    “不能睡早,不然睡了也得冻醒,得困极了再睡才行。”晚上8点,李国富与其他9名工人一起,躺在几乎与室外温度相同的铁皮屋子里。

    “能避风就不错了,比躺街上好些,”李国富吸着鼻涕说,“俺们挤在一起,身子就是火炉子。”10名工人挤在3张床上,传看着几张一个月前的报纸,打发时间。

    晚上8点被赶出工地站马路

    连同隔壁屋子里,这里共有20名工人。他们两天前从工地上被赶出来。

    工人魏泽波说,他们20多名工人一个多月前到丰台小井,在北京悍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工地做装修工作,当时乙方答应每半个月付一次工资。

    但第一个半月时乙方没给工资,工人们去闹,乙方给了每人100元左右,约占应付工资的十分之一。

    魏泽波说,进入12月,甲方决定加快装修进程,经过工人们昼夜加班,15号时一楼的工程基本结束,部分工人们去找乙方去要工资时,双方吵了起来,当天乙方老板不见了。第二天晚上8点多,魏泽波等60来名工人被甲方赶出工地。他们报警后,直到凌晨1点多才被允许回到工地宿舍睡最后一晚,17日上午10时,他们离开工地。

  铁皮屋内温度与外面相同

    工人魏泽波找到了自己的河北老乡。在老乡的帮助下,20多名工人来到了位于东四环的弘燕桥建材市场,找了一间空闲的铁皮门面房借宿。

    市场内的铁皮房每间约15平方米,里面没有任何取暖设备,屋内与屋外的温度几乎没有差别。

    房间地上铺一张双人床垫、一个单人褥子,加上另外一张双人床,10名工人睡在这里。

    在屋内站10分钟,冷得每个人不停地跺脚。7点多,工人们就躺下了。

    9点多时,33岁的张法军使劲撑了一下胳膊,趴在床上,几名工人轮流用胳膊肘给他按腰。前几天,张法军的腰在工地上给扭了,现在又一着凉,腰更疼了。白天他到处想办法讨钱,晚上回来,工友们就帮他按腰。

    按了十几分钟,张法军又坐了起来,靠在了墙上。

    4条被子只盖着十个人下半身

    “谁不想躺下啊,根本没有地方!”张法军说,与其说躺,不如说是靠在墙上,因为10个人根本无法全部盖上被子,床上全部是挤在一起的腿。

    晚上11时许,经过一番聊天,大家声音逐渐地弱下来。出于本能,工人们不由自主地把身子向被子里面钻。

    躺在床上的李国富,肩部以上全部露在外面。

    早上6点多,大家开始起床了,没有人提吃饭的事。几名工人去工地要钱,其他人为省路费则呆在房子里。刘培明的眼圈还是红的,“睡得不塌实,一动就都醒了,身上就脚丫子还暖和些。”

    20个人一顿饭花了6块钱

    “吃饭喽!”下午5时,一名工人手里提了一大袋馒头,走了进来,工人们围了上去。他们一手拿着冒着热气的馒头,一手拿着一小块咸菜,大口地啃起来。这顿饭,他们20个人花了6块钱,共30个馒头。

    “能吃个六分饱吧,”魏泽波说,由于身上拮据,其他的什么都不敢吃。馒头每人每顿还不到两个,并且只能中午和晚上吃,“要不然,再过几天馒头都没的吃了。”

    在这里借宿的他们,偶尔可以到老乡那要一些热水,但更多时候,他们都是直接到屋外不远处的水龙头里去接些自来水。

    “我是这里最大的大款了,”翻开衣兜,魏泽波掏出了30块钱,他说,在工地上打工以来,每人只发了100元的零花钱。“我反正一无所有了,爱咋地咋地,”李国富咧嘴干笑了几声,他把兜翻空后,没有一分钱。

    屋子里10多个人的钱加到一起,总共60块左右,“撑到哪算哪吧,实在不行了,俺们就去救助站。”

    李国富说,从家里出来的时候,他还带了200块钱,现在干了一个多月的活,兜里反而一分钱都没有了,“人有脸树有皮,你说要是你,都过年了,还好意思回去吗?”

    与工地甲方谈判无果而终

    21日上午,奥东律师事务所的赵兰兰律师,77岁的志愿者唐孝顺,小小鸟热线工作人员马阳与几名工人一起,到位于丰台小井附近的北京悍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工地。

    在办公室,悍马俱乐部的副总刘珏说,他们作为甲方,并没有拖欠农民工的工资,因为他们已经把工钱给了乙方,但乙方负责人在15号时就不见了,他们也没有办法。并且在16日晚上,4名民工签字承认甲方已经把钱付给乙方。

    “我们也是受害者,”刘珏说,因为装修工程没有完成,导致俱乐部原本在圣诞节前开张的打算泡汤,并且公司提前招聘了一百五十名员工,进行培训,每天花费巨大,现在只好辞退,给公司造成很大的损失。

    律师志愿者赵兰兰说,按照最新的政策,如果乙方携款逃跑而没有给民工,甲方还应该对民工的工钱负责。至于4名工人签字承认甲方已经把钱付给乙方,并不代表工人收到了工钱,并且,这4名工人并不能代表所有的工人。

    “我们已经尽到责任了,”刘珏说,如果工人们已经从乙方拿到工钱,仍说自己未收到怎么办?“要是国家机关判决我们应该付钱,我们无话可说,我相信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我们是对的。”

    马阳说,对方始终不让步,一直在僵持,看来只能到法院诉讼了。魏泽波无奈地笑了笑,“起诉?我们都没有饭吃了。”

  ■讨薪者日记

    12月11日 星期日

    老板曾保证完工后直接发工资

    因为工资没有到位,大部分工人停工。我的担心又开始啦,因为甲方赶走过停工的工人,尤其是甲方的保安,态度是让常人难以接受的。

    中午前后,甲方老板找到我们五六个领队的人及乙方老板谈话。甲方的孙老板说的理由也很充分,他需要在15日结束地上一层及迪吧的工程,说是着急开业,因为投资大,宣传工作都已发出,就剩装修工作不到位。

    孙老板说,只要15日把一层交给他,他将直接向我们发放工资,不让乙方的老板参与。说他的信誉比钱值钱,说我们的这点工钱对他来说太无所谓。还拿出没上牌照的100多万的宝马车钥匙让我们拿着。等到15日完工后直接找孙老板换回工资。只知道干活挣钱的我们马上就上了贼船。同时也架空了我们的老板,因为他太爱面子,能力也差,阴谋开始了。

    现在想那些美丽的谎言,真是苦水没处倒啊。

    我们相信孙老板,继续开工工作。全部工人拼命干,连着三天三宿,因为马上就可以拿工钱。十五日我们工人完工了,达到了甲方的心愿。可是他并没有给工资的意思,他是故意到处找毛病,就是不谈工钱的事。我们顾及他大老板的面子,可是心里着急得难受。

    悲剧开始啦,甲方用了一石两鸟之计,赶走了安徽工人。并有意让乙方老板被安徽工人带走。

    在希望的泡沫里还没有回过味的我们,已经陷入虎口。老板被带走以后,我们还没有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等到三顿饭没吃,工人自然不干活了,这时候甲方还策划着第三只鸟,也就是群龙无首。

    钱的诱惑力是太大啦,农民工挣钱的迫切心理,能抵得住48小时的不眠不休工作,因为我们太信任老板,也非常信任甲方的老板,到头来这些老板比周扒皮有过之而无不及。

    12月17日 星期六

    甲方要求再不开工就“滚蛋”

    昨天中午,甲方管了我们一顿很差的饭,但条件是必须开工,否则过了下午两点就“滚蛋”。这是保安队长传达的口信,我们好像已习惯他们的“文明”用语了,便一面安排工人工作,一面找甲方老板谈判。

    谈判时,甲方把责任全推到乙方身上,让我们去找乙方的黄老板。但工友给的地址是错误的,等我半夜赶回工地,全部工友已经被赶到马路上。

    好多工人没有棉衣,零下七八度,还有风,好冷!谁能站半天?只有我们这些工人能。因为我们没钱,没有地方住。

    一宿没能合眼的我,大清早又要去站街了。这就是末日来临了———身无分文,举目无亲。回想一下,昨天下午甲方还让开工,晚上就翻脸不认人,把我们五六十人赶出了没有铺板的工地宿舍,人道呢?我们十三天能干出三十一天的活儿来,可想而知每天工时之长、强度之大,但还是拿不到工资,天理呢?

  记录人:魏泽波(35岁,河北沧州人)

(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民工爬塔吊索要工钱
数千大钞散落众人哄抢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关注农村
  ·农民工快乐 所以中国快乐

合作医疗

民工讨薪

农村教育

思想道德建设
  ·志愿精神,中国新公民的崭新徽章

雷锋精神 

五四精神

公民道德

抗击艾滋
  ·安全套莫成昙花一现 防艾需要双重防线

女性vs艾滋

民间防艾

预防艾滋

青少年儿童
  ·怀孕少女,真的痛并快乐着?

安全教育

网瘾少年

青少年性教育

  婚姻与家庭
  ·闪婚,难以消化的爱情快餐

出入围城

女人角色

谁在征婚

  传统与文化
  ·万里长城永不倒

民间文化

节日文化

国学热

  你我权益
  ·教育为公,何以不公?

慈善尴尬

社会保障

隐私难隐

  社会百态
  ·尊师重教,老师的苦谁知道?

贫困大学生

佘祥林

现代"丐帮"

  人物
  ·纪念孙中山逝世80周年

毛泽东

邓小平

周恩来

  综合
  ·社会频道2004年终献礼

雪影[图集]

南京大屠杀

日军侵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