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网络人生 骗术揭秘 奇闻异事 史海勾沉 浮光掠影 明白消费 调查 专题

关注农村
  ·农民工快乐 所以中国快乐

合作医疗

民工讨薪

农村教育

思想道德建设
  ·志愿精神,中国新公民的崭新徽章

雷锋精神 

五四精神

公民道德

抗击艾滋
  ·安全套莫成昙花一现 防艾需要双重防线

女性vs艾滋

民间防艾

预防艾滋

青少年儿童
  ·怀孕少女,真的痛并快乐着?

安全教育

网瘾少年

青少年性教育

  婚姻与家庭
  ·闪婚,难以消化的爱情快餐

出入围城

女人角色

谁在征婚

  传统与文化
  ·万里长城永不倒

民间文化

节日文化

国学热

  你我权益
  ·教育为公,何以不公?

慈善尴尬

社会保障

隐私难隐

  社会百态
  ·尊师重教,老师的苦谁知道?

贫困大学生

佘祥林

现代"丐帮"

  人物
  ·纪念孙中山逝世80周年

毛泽东

邓小平

周恩来

  综合
  ·社会频道2004年终献礼

雪影[图集]

南京大屠杀

日军侵华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奢侈婚礼 > 婚姻登记






·
GDP过度依赖出口和固定投资 中国经济可能趋冷 22日
·
数百中国市长游学归来 回国将担当经贸管理重任 22日
·
后台硬执法难 小煤窑之祸与地方官员腐败息息相关 22日
·
“神童”幼儿园:具官方背景 每月学费2000多元 22日
·
卸任高官频频出书 讲述个人经历评述重大事件 21日
 
浙江温州金钱婚姻调查:富商婚礼收礼金千万元

2005-06-23 09:21:28 青年时报网站

相关新闻:
·高科技扮靓“特色婚礼” 网上直播演绎浪漫 2005-04-04
·“圣火”+“中国印”:沈阳上演奢华奥运版婚礼 2005-04-04
·中国年均1000万对新人结婚 婚庆消费仍属中档 2005-03-01
·中国年均千万对新人结婚 每年婚庆消费逾2500亿 2005-03-01
·婚俗改变体现社会进步 津城流行简约婚礼 2005-04-12

  南方网讯 在“温州情事”系列报道采访过程中,“金钱婚姻”是记者听到频率比较高的一个组合词汇。

  而“金钱婚姻”最直观的体现,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婚姻中全国罕见的高额礼金,让本应该纯洁的婚姻变了味。另外一个则是“金钱财富”成了许多温州人在择偶过程中的一个重要考量标准。

  著名学者、国家一级作家戈悟觉教授表示:由纯洁的感情变成被金钱渗透的“金钱婚姻”,由温暖的人情变成不堪重负的债务,这是每个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但在温州似乎成了身不由己的事情。

  温州市婚姻协会副会长舒嘉则向记者表示,这是温州留给全社会的一个亟须攻克的难题。

  5000人参加婚礼礼金有几千万

  温州人结婚的排场有多大,不身临其境,你是无法想像的。

  “越有钱,越讲排场。钱越多,越喜欢摆谱。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换了你也一样!”一家温州企业的老总,对记者关注奢华婚姻的举动显得很不以为然。在他看来,这些现象在温州再平常不过了。

  前不久,一名温州富商的婚礼,其盛大程度,让许多人又开了一回眼界。

  这名富商已经是第二次举行婚礼了。在他与原配妻子离婚后,又找了一个符合他新的要求、能够和他“与时俱进”的女子结婚。也许他在举行第一次婚礼的时候,因为条件的限制,相对简单了许多,所以他要在第二次婚礼上找回一些补偿。

  这次,他包下了位于温州市体育中心附近的王朝大酒店所有宴会厅,摆了数百桌酒席,没想到四方宾朋来了将近5000人,原订的酒席坐不下,只好让酒店把几个大会议室腾出来,统统又摆上了酒席。

  据说,富商当天收到的红包礼金有几千万!

  温州人结婚,送人情可以称为“步步高”,就是你送我3800,我就送你4000,下次我再送你5000,你就又送我6000……据记者调查,温州人每次逢婚礼要送给新郎新娘的红包礼金基本上可以分为以下几档:普通来宾:800—1200元;一般朋友:1750—2000元;稍熟悉的亲朋:3000—5000元;关系很近的特殊亲朋:1万—5万元(或更高)。

  最近,省城调队的一项调查显示,去年,温州市区居民人均礼金支出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例高达10.8%,在全省高居榜首,比宁波、衢州、丽水等城市高出1—2倍。只要亲戚朋友多,有些温州人结婚时大赚一笔的现象十分普遍。

  现在,一些温州人一看到结婚请柬,就眉头一皱,结婚请柬也被称为“红色催款单”,这使得纯洁的婚姻蜕变为变了味的“金钱婚姻”。

  向“金钱婚姻”宣战

  对于温州高昂的结婚“人情”,也有不少人从内心深处反感这种现象。

  为此,温州市民许岳林曾经给温州市委书记和市长写了信,信中说,温州结婚“送人情”之盛,为全国罕见,政府对此应加强舆论引导,予以纠偏。这封信引起了温州有关领导的高度重视,但这种风气并没有及时被煞住。

  变味的“金钱婚姻”,还为腐败提供了温床。据温州市纪检监察部门提供的情况表明,一些行贿人正是从“结婚送人情”为突破口拉拢关系,打着朋友来往、交流感情的幌子,大行不正之风。而少数党员干部则利用手中权力,借婚礼滥发请柬、大摆宴席,借机聚敛钱财。

  东信集团董事长王崇焕,别出心裁地“反送红包”,此举赢得了许多温州市民的交口称赞,被视为是向“金钱婚姻”的一种宣战。

  去年,40岁的王崇焕中年又得一子。这是他的第二个儿子,他的大儿子其实已经读初二了。外界闻讯,不少人都猜测这可能是王崇焕和他的小老婆或新任夫人生的。

  其实,王崇焕和妻子黄茹萍一直感情很深,他们自小相识,可谓青梅竹马。这次他们第二个儿子的降临,让夫妻俩高兴坏了。

  几个月前,适逢王崇焕的儿子一周岁生日。亲戚朋友纷至沓来,甚至是许多平时没多少交情的,也慕名前来道喜。王崇焕大摆宴席,隆重招待来宾。按照一般人事先预料,这次,王崇焕肯定能收到十分可观的礼金。

  但是对于宾客送上的礼金,王崇焕却一一婉言谢绝,说什么也不收。不仅不收客人的红包,王崇焕还反送红包,他在客人道别的时候,挨个给客人送上了一个精美的红包,但红包里装的不是人民币,而是面值10元的欧元纸币。王崇焕对来宾表示,反送10欧元红包,数额不大,就是图个喜气!

  财富是婚姻的充分不必要条件

  “男人追逐财富,女人通过追逐男人来追逐财富。”这句在温州颇为流行的“民间俗语”,被人称为是“金钱婚姻”存在的基础之一。本来,希望嫁一个有钱的老公,乃人之常情。如今,娱乐界明星甚至是一些政界高官的子女,都在想办法嫁入豪门,与富翁联姻,更不用说希望通过婚姻改变自己命运的一般女孩子。

  有社会学家认为,财富在婚姻的天平上究竟能起多大的作用,这个问题值得深思。财富在婚姻中起着重要作用,但财富只是婚姻中的一个充分条件,而不是必要条件。所以财富与婚姻并不能等同起来。

  不可否认,温州的部分女孩在选择婚姻时,财富也是一个重要考量标准。但温州有不少不让须眉的亿万富姐,她们又是如何看待婚姻中的“金钱”作用呢?在温州有一个奇特的现象,特别是有钱的温州女子,很容易被社会误读为男方是冲着钱,才与女方结合的,因此反而比较难嫁。

  潘佩聪,温州挺宇集团的第二代负责人之一。从父亲的手中接手挺宇时,潘佩聪只有18岁。潘佩聪的确是一位经营奇才,目前她统领下的“挺宇集团”,触角已经伸及机电、传媒、化工、出版、公关策划、投资等领域。

  现在,潘佩聪有着一个幸福的家庭,她如今已是两个女儿的母亲。“我不是女强人,我最怕的就是别人以为我是女强人。其实我很弱小的。”潘佩聪在多个场合作出这样的表示。

  对于自己的婚姻前后,潘佩聪回忆说,她和丈夫是由双方父母撮合的。按常理,夫妻俩应该携手开创事业,但是潘佩聪的丈夫并没有在挺宇集团里任职,而是自己在外协助家人经营一个电子公司。婚姻与事业相比,潘佩聪说她还是会选择她的婚姻,所以潘佩聪的婚姻可以说和外界通常所认为的“金钱婚姻”一点都不搭边。

  尽管潘佩聪的女儿们可以说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但是潘佩聪却刻意培养女儿正确的金钱观。她还经常带女儿们到乡下贫穷的地方感受艰苦的生活。潘佩聪觉得,丈夫和女儿带给她的幸福,不是用金钱可以计算的。

  摒弃“金钱婚姻”缺乏突破口

  著名学者、国家一级作家戈悟觉教授认为,婚姻“人情”越来越重,乃至影响婚姻本身,这其中应该分为三种情况,即人情味、人情消费、人情投资等,客观地说,温州的成功与温州人情味特别浓是相关连的,甚至部分温州民营企业资本的原始积累是靠亲戚和朋友相互送人情而成。

  礼尚往来是人之常情,但是人情太重就变成了债。戈悟觉坦言:他从大西北刚到温州时,钱不多,当时他有个朋友的儿子结婚,因为没多少钱,他就送了一张书法字过去。到了朋友第二个儿子结婚时,他送了三百,到了第三个儿子结婚时,礼金又涨了。后来,人情投资就逐渐融入到婚礼中来,并进一步推动了礼金的上扬。戈悟觉认为这是法律应该管的问题。由纯洁的感情变成被金钱渗透的“金钱婚姻”,由温暖的人情变成不堪重负的债务,这是每个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但在温州这似乎是身不由己的事情。

  温州“金钱婚姻”中除礼金因素外,对于男女之间择偶的“金钱财富标准考量”,温州当地媒体曾就此所表现出来的一系列问题作过一项调查,调查结果称温州人心目中对爱情的重要性的认同越来越低。大多女性认为,婚姻中金钱大于爱情或影响到爱情,是不应该被接受的,但却又普遍存在。大部分男性则认为,温州人的确不那么浪漫,爱情远没有面包那么重要。“温州人重婚姻家庭不重爱情”,有人认为这“比较真实地反映了温州人的价值观”。

  有温州市民认为,一些温州人观念比较开放,一部分人中存在着包二奶现象。对于这部分温州人,通过婚外情等其他关系,他们可以得到人的生理上的满足,而对于爱情,却想得不多,这在某种程度上也说明一些温州人不是那么认同爱情观。

  温州市婚姻协会副会长舒嘉向记者表示,其实温州“金钱婚姻”的表现形式还有很多,但不管怎样,这都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现在大多数温州人其实从内心深处是绝对想摒弃“金钱婚姻”的,但是关键是没有一个突破口,就像戈悟觉所言,每个人都不愿意看到,但每个人似乎都身不由己。这是温州留给全社会的一个亟须攻克的难题。(编辑:胡曼筠)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婚俗改变体现社会进步 津城流行简约婚礼
精彩图片回顾




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