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社会新闻频道】 | 社会民生 | 法制纵横 | 网络人生 | 骗术揭秘 | 奇闻异事 | 史海勾沉 | 浮光掠影 | 明白消费 | 调查 | 专题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纪念孙中山 > 孙中山著作选载



·
赌博大案背后的秘密:国际赌博集团向境内渗透 10日
·
责任感武装官员 “诚惶诚恐”渐成为官心理常态 09日
·
司马南、王海等人建议:人大立法允许私人买沙漠 10日
·
解放军史上唯一一次三军联合登岛作战细节披露 09日
·
炎黄子孙的同一天 政协委员呼吁春节放假多一天 09日
 
孙中山《三民主义》民生主义第三讲

2005-03-10 13:38:12 民族魂网

相关新闻:
·敬告同乡书(一九○三年十二月) 2005-03-10
·《太平天国战史》序(一九○四年) 2005-03-10
·在东京中国留学生欢迎大会的演说(一九○五年八月十三日) 2005-03-10
·兴中会章程(一八九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2005-03-10

  今天所讲的是吃饭问题。大家听到讲吃饭问题,以为吃饭是天天做惯了的事。常常有人说,天下无论什么事都没有容易过吃饭的。可见吃饭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是一件常常做惯了的事。为什么一样容易做惯了的事还有问题呢?殊不知道吃饭问题就是顶重要的民生问题。如果吃饭问题不能够解决,民生主义便没有方法解决。所以民生主义的第一个问题,便是吃饭问题。古人说:“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可见吃饭问题是很贵重要的。

  未经欧战以前,各国政治家总没有留意到吃饭问题。在这个十年之中,我们留心欧战的人,研究到德国为什么失败呢?正当欧战剧烈的时候,德国都是打胜仗,凡是两军交锋,无论是陆军的步队、炮队和骑兵队,海军的驱逐舰、潜水艇和一切战斗舰,空中的飞机、飞艇,都是德国战胜,自始至终,德国没有打过败仗,但是欧战结果,德国终归于大败,这是为什么原因呢?德国之所以失败,就是为吃饭问题。因为德国的海口都被联军封锁,国内粮食逐渐缺乏,全国人民和兵士都没有饭吃,甚至于饿死,不能支持到底,所以终归失败。可见吃饭问题,是关系国家之生死存亡的。

  近来有饭吃的国家,第一个是美国,美国每年运送许多粮食去接济欧洲。蕨是俄国,俄国地广人稀,全国出产的粮食也是很多。其他象澳洲、加拿大和南美洲阿根延那些国家,都是靠粮食做国家的富源,每年常有很多粮食运到外国去卖,补助各国粮食之不足。不过当欧战时候,平时许多供运输的轮船都是被国空收管,作军事的转运。至于商船是非常缺乏。所以澳洲和加拿大、阿根延那些地方多余的粮食,便不能运到欧洲,欧洲的国家便没有饭吃,中国当欧的时候,幸而没有水旱天灾,农民得了好收成,所以中国没有受到饥荒。如果在当时遇着象今年有水灾,农民没有收成,中国一定也是没有饭吃。当时中国能够逃过这种灾害,不至没有饭吃,真是一种天幸了。现在世界各国有几国是有饭吃的,有许多多是没有饭吃,有九个月所吃的粮食都是靠外国运进去的。所以当欧战正剧烈的时候,德国的潜水艇把英国的海口封锁了,英国便几乎没有饭吃。东方三岛的日本国,每年也是不够饭吃,不过日本所受粮食缺乏的忧愁,没有象英国那些厉害。日本本国的粮食,一年之中可以供给十一个月,不够的约有一个多。德国的粮食,一提之中可以供给十个月,还相差约两个月。其他欧洲各小国的粮食,有许多都是不够的。德国的粮食在平时已经是不够,当欧战时候农民都是去当兵士,生产减少,粮食更是不够。所以大战四年,归到结果,便是失败。由此可见全国的吃饭问题是很重要的。

  如果是一个人没有饭吃,便容易解决;一家没有饭吃,也很容易解决。至于要全国人民都有饭吃,象要中国四万万人都是足食,提到这个问题便是很重要,便不容易解决。到底中国的粮食是够不够呢?中国人有没有饭吃呢?象广东地方每年进口的粮食要值七千万元,如果在一个月之内外间没有米运进来,广东便马上闹饥荒,可见广东是不够饭吃的。这是就广东一省而言,其他有许多省公都是有和广东相同的情形。至于中国土地的面积是比美国大得多,人口比美国多三四倍,如果就吃饭这个问题用中国和美国来讨论,中国自然比不上美国,但是.攻欧洲各国来比较,德国是不够饭吃的,故欧开始之后两三年国内便人饥荒。法国是够饭吃的,故平时不靠外国运进粮食,还可足食。用中国和法国来比较,法国的人口是四千万,中国的人口是四万万,法国土地的面积为中国土地的二十分之一;所以中国的人口比法国是多十倍,中国的土地是比法国大二十倍。法国四千万人口,因为能够改良农业,所以得中国二十分之一的土地,还能够有饭吃。中国土地的面积比法国大二十倍,如果能够仿效法国来经营农业,增加生产,所生产的粮食至少要比法国多二十倍。法国现在可以养四千万人,我们中国至少也应该可以养八万万人,全国人口不但是不怕饥荒,并且可以得粮食的剩余,可以供给他国。但是中国现在正是民穷财尽,吃饭问题的情形到底是怎么样呢?全国人口现在都是不够吃,每年饿死的人数大概过千万。这还是平时估算的数目,如果遇着了水旱天灾的时候,饿死的人数更是不止千万了,照外国确实的调查,今年中国人数只有三万万一千万。中国的人数在十年以前是四万万,现在只有三万万一千万,这十年之中便少了九千万,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是应该要研究的一个大问题。中国人口在这十年之中所以少了九千万的原故,简而言之,就是由于没有饭吃。

  中国之所以没有饭吃,原因是很多的,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农业不进步,其次就是由于受外国经济的压迫。在从前讲民族问题铁时候,我曾经说外国用经济势力来压迫中国,每年掠夺中国的利权,现在有十二万万元。就是中国为受外国用经济的压迫每年要损失十二万万元。中国把这个十二万万,是用什么方法贡献到外国呢?是不是把这十二的金钱运送到外国呢?这十二万万元的损失,不是完全用金钱,有一部分是用粮食。中国粮食供给本国已经是不足。为什么还有粮食运到外国去呢?从什么地方可以看得出来呢?照前几天外国的报告,中国届货中,以鸡蛋一项,除了制成蛋白质不算,只就有壳的鸡蛋而论,每年运进美国便有十万万个;运进日本及美国的也是很多,大家如果是到过了南京的,一抵下关便见有一所很宏伟的建筑,那所建筑是外国人所办的制肉厂,把中国有猪、鸡、鹅、鸭各种家畜都在那个制肉厂内制成肉类,运送到外国。再象中国北方的大小麦和黄豆,每年运出口的也是不少。前三年中国北方本是大旱,沿京汉、京奉铁路一带饿死的人民本是很多,但是当时牛庄、大连庄还有很多的麦、豆运出外国。这是什么原故呢?就是由于受外国经济的压迫。因为受了外国经济的压迫,没有金钱送到外国,所以宁可自己饿死,还要把粮食送到外国去。这就是中国的吃饭问题还不能够解决。

  现在我们讲民生主义,就是要四万万人都有饭吃。并且要有很便宜的饭吃,要全国的个个人都有便宜饭吃,那才算是解决了民生问题。要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研究起呢?吃饭本来是很容易的事,大家天天都是睡觉吃饭,以为没有什么问题。中国的穷人常有一句话说:“天天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可见吃饭是有问题的。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便要详细来研究。

  我们人类究竟是吃一些什么东西才可以生存呢?人类所吃有东西有许多是重要的材料,我们每每是忽略了。其实我们每天所靠来养生活的粮食,分类说起来。最重要的有四种。第一种是吃空气。浅白言之,就是吃风。我讲到吃风,大家以为是笑话,俗语说“你去吃风”——是一句轻薄人的话,殊不知道吃风比较吃饭还要重要得多。第二种是吃水;第三种是吃动物,就是吃肉。第四种是吃植物,就上吃五谷果疏。这个风、水、动、植四种东西,就是人类的四种重要粮食。现在分开来讲。第一种吃风,大家不可以为是笑话。如果大家不相信吃风是一件最重要的事,大家不妨把鼻孔、口腔都闭信住起来,一分钟不吃风,试问要受什么样的感觉呢?可不可以忍受能呢?我们吃风每分钟是十六次,就是每分钟要吃十六餐。每天吃饭最多不过是三餐,象广东人吃饭,连消[宵]夜算进来,也不过每天吃四餐;至于一般穷人吃饭,大概都是两餐,没有饭吃的人就是一餐也可以渡生活。至于吃风,每日就要吃二万三千零四十餐,少了一餐便觉得不舒服,如果数分钟不吃。必定要死。可见风是人类养生第一种重要的物质。第二种是吃水,我们单独靠吃饭不吃水,是不能够养生的。一个人没有饭吃,还可以支持过五六天,不至于死;但是没有水吃,便不能支持五天,一个人有五天不吃水便要死。第三种是吃植物,植物是人类养生之最要紧的粮食,人类谋生的方法很进步之后,才知道吃植物。中国是文化很老的国家,所以中国人多是吃植物。至于野蛮人多是吃动物,所以动物也是人类的一种粮食。风、水、动、植这四种物质,都是人类养生的材料。不过风和水是随地皆有的。有人居住的地方,无论是河边或者是在陆地,不是有河水,便有泉水,或者是井水,或者是雨水,到处皆有水;风更是无处不有。所以风和水虽然是很重要的材料,很急需的物质,但是因为取之无尽、用之不竭,是天给与人类,不另烦人力的,所谓是一种一赐。因为这个情形,风和水这两种物质不成问题。但是动植物质便成问题。原始时代的人类和现在的野蛮人都是在渔猎时代,谋生的方法只是打鱼猎兽,捉水陆的动物做食料。后来文明进步,到了农业时代便知道种五谷,便靠植物来养生。中国有了四千多年的文明,我们食饭的文化是比欧美进步得多,所以我们的粮食多是靠植物。植物虽然是靠土地来生长,但是更要费许多功夫,经过许多生活方法才可以得到。所以要解决植物的粮食问题,便先要研究生产问题。

  中国自古以来都是以农立国,所以农业就是生产粮食的一件大工业,我们要把植物的生产增加。有什么方法可以达到目的呢?中国的农业从来都是靠人工生产,这种人工生产在中国是很进步的,所收获的各种出品都是很优美的,所以各国学者都极力赞许中国的农业。中国的粮食生产既然是靠农工,中国有农民又是很辛苦勤劳,所以中国要增加粮食的生产,便要在政治、法律上制出种种规定来保护农民。中国的人口,农民是占大多数,至少有八九成,但是他们由很辛苦勤劳得来的粮食,被地主夺去大半,自己得到手的几乎不能够自养,变是很不公平的。我们要增加粮食生产,便要规定法律,对于农民的权利有一种鼓励、有一种保障,让农民自己可以多得收成。我们要怎么样能够保障农民的权利,要怎么样令农民自己才可以多得收成,那便是关于平均地权问题。前几天,我们国民党在这个高师学校开了一个农民联欢大会,做农民的运动,不过是想解决这个问题的起点。至于将来民生主义真是达到目的。他们所耕的田,大都是属于地主的。有田的人自己多不去耕。照道理来讲,农民应该是为自己耕田,耕出来的农品要归自己所有。现在的农民都不是耕自己的田,都是替地主来耕田,所生产的农品大半是被地主夺去了。这是一个很重大的问题,我们应该马上用政治和法律来解决,如果不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民生问题便无从解决。农民耕田所得的粮食,据最近我们在乡下的调查,十分之六是归地主,农民自己所得到的不过十分之四,这是很不公平的。若是长此以往,到了农民有知识,还有谁人再情愿辛辛苦苦去耕田呢?假若耕田所得的粮食完全归到农民,农民一定是更高兴的去耕田的。大家都高兴去耕田,便可以多得生产。但是现在的多数生产都是归于地主,农民不过得回四成。农民在一年之中辛辛苦苦所收获的粮食,结果还是要多数归到地主,所以许多农民便不高兴去耕田,许多田地便渐成荒芜,不能生产了。

  我们对于农业生产,除了上说之农民解放问题以外,还有七个加增生产的方法在研究,第一是机器问题,第二是肥料问题,第三是换种问题,第四种是除害问题,第五<是>制造问题,第六是运送问题,第七是防灾问题。

  第一个方法就是机器问题。中国几千年来耕田都是用人工,没有用过机器。如果用机器来耕田,生产上至少可以加多一倍,费用可减轻十倍或百倍。向来用人工生产,可以养四万万人,若是用机器生产,便可以养八万万人。所以我们对于粮食生产和方法,若是用机器来代工人,则中国现在有许多荒田不能耕种,因为地势太高、没有水灌溉,用机器抽水,把低地的水抽到高地,高地有水灌溉,便可以开辟来耕种,已开辟的良田,因为没有旱灾,更可以加多生产。那些向来不能耕种和荒地,既是能够耕种,粮食的生产自然上大大增加了。现在许多耕田抽水的机器,都是靠外国输运进来的,如果大家都用机器,需要增加,更要我们自己可以制造机器,挽回外溢的利权。

  第二个方法就是肥料问题。中国向来所用的肥料,都是人与动物的粪料和各种腐败的植物,没有用过化学肥料的。近来才渐渐用智利硝做肥料,象广东河南的许多地方近来都是用智利硝来种甘蔗。甘蔗因为得了智利硝的肥料,生长的速度便加快一倍,长出来的甘蔗也加大几倍,凡是没有用过智利硝做肥料的甘蔗,不但是长得很慢,并且长得很小。但是智利硝是由南美洲智利国运来农业都用不起,除了智利之外,海中各种甲壳动物的磷质和矿山岩石中的灰质,也是很好的肥料。如果硝质、磷质和灰质三种东西再混合起来,更是一种很好的肥料,栽培甚么植物都很容易生长,生产也可以大大的增加,比方耕一亩田,不用肥料的可以收五箩谷,如果用了肥料便可以多收二三倍。所以要增加农业的生产,便要用肥料;要用肥料,我们便要研究科学,用化学的方法来制造肥料。

  制造肥料的原料,中国到处都有,象智利硝那一利原料,中国老早便用来造火药。世界向来所用的肥料,都是由南美洲智利国所产;近来科学发达,发明了一种新方法,到处可以用电来造硝,所以现在各国便不靠智利运进来的天然硝,多是用电去制造人工硝。这种人工硝和天然硝的功用相同,而且成本又极便宜,所以各国便乐于用这种肥料。但是电又是用什么造成的呢?普通价钱极贵的电,都是用蒸汽力造成的;至于近来极便宜的电,完全是用水力造成的。近来外国利用瀑布和河滩的水力来运动发电机,发生很大的电力,再用电力来制造人工硝。瀑布和河滩的天然力是不用费钱的,所以发生电力的价钱是很便宜。电力既然是很便宜,所以由此制造出来的人工硝也是很便宜。

  这种瀑布和河滩,在中国是很多的。象西江到梧州以上,便有许多河滩。将近南宁的地方有一个伏波滩,这个滩的水力是非常之大,对于来往船只是很阻碍危险的;如果把滩水蓄起来,发生电力,另外开一条航路给船舶往来,岂不是两得其利吗?照那个瘫的水力计算,有人说可以发生一百万匹的电。其他象广西抚河、红河也有很多河滩,也可以利用来发生电力。再象广东北部之翁江,据工程师的测量说,可以发生数万匹的电力,用这个电力来供给广州各城市的电灯和各工厂中的电机之用,甚至于把粤汉铁路照外国最新的方法完全电化,都可以足用,又象扬子江上游夔峡的水力,更是很大。有人考察由宜昌到万县一带的水力,可以发生三千余万匹马力的电力。象这样大的电力,比现在各国所发生的电力都要大得多,不但是可以供给全国火车、电车和各种工厂之用,并且可以用来制造大宗的肥料。又角黄河的龙门,也可以生几千匹马力的电力。由此可见,中国的天然富源是很大的。如果把扬子江和黄河的水力,用新方法来发生电力,大约可以发生一万万匹马力。一匹马力是等于八个强状人的力,有一万万匹马力便是有八万万人的力。一个人力的工作,照现在各国普通的规定,每天是八点钟,如果用人力作工多过了八点钟,便于工人的卫生有碍,生产也因之减少。这个理由,在前一回已经是讲过了。用人力作工,每天不过八点钟,但是马力作工,每天可以作足二十四点钟。照这样计算,一匹马力的工作,在一日夜之中便是等于二十四个人的工作。如果能够利用扬子江和黄河的水力发生一万万匹马力的电力,好便是有二十四万万个工人来做工,到了那个时候,无论是行驶火车汽车、制造肥料和种种工厂的工作,都可以供给。韩愈说,“工之家一,而用器之家六”,国家便一天穷一天。中国四万万人到底有多少人做工呢?中国年轻的小孩和老年的人固然是不作工,就是许多少年强状的人,象收田租的地主,也是靠别人做工来养他们。所以中国人大多数都是不做工,都是分利,不是生利,所以中国便很穷。如果能够利用扬子江和黄河的水力一万万匹马力,有了一万万匹马力,就是有二十四万万个人力,拿这么大的电力来替我们做工,那便有很大的生产,中国一定是可以变贫为富的。所以对于农业生产,要能够改良人工,利用机器,更用电力来制造肥料,农业生产自然是可以增加,第三个方法就是换种问题。象一块地方,今年种这种植物,明年改种植物;或者同是一样的植物,在今年是种广东的种子,明年是种湖南的种子,后来便种四川的种子。用这样交换种子的方法,有什么好处呢?就是土壤可以交替休息,生产力便可以增<加>。而种子落在新土壤,生于新空气,强壮必加,结实必夥,所以能换种,则生产增加。

  第四个方法是除物害问题。农业上还有两种物害,一是动物的害。象稻田本来是种谷,但是当种谷的时候,常常生许多秕和野草。那些草和秕比禾生长得快,一面阻止禾的生长,一面吸收田中的肥料,于禾稻是很有害的。农民应用科学的道理,研究怎么样治疗那些草秕,以去植物之灾害;同时又要研究怎么样去利用那些草秕,来增加五谷的结实。至于动物的害是些什么呢?害植物的动物很多,最普通的是蝗虫和其他各种害虫。当植物的成熟时候,如果遇着了害虫,便被虫食坏了,没有收成。象今年广东的荔枝,因为结果的时候遇着了毛虫,把那些荔枝都食去了,所以今年荔枝的出产是非常少。其他害植物的虫是很多的,国家要用专门家对于那些害虫来详细研究,想方法来消除。象美国现在把这种事当作是一个大问题,国家每年耕费许多金钱来研究消除害虫的方法。美国农业的收入,每年才可以增加几万万元现在南京虽然是设了一个昆虫局来研究消除这种灾害,但是规模太小,没有功效。我们要用国家的大力量,仿美国的办法来消除害虫,然后全国农业的灾害才可以减少,全国的生产才可以增加。

  第五个方法就是制造问题。粮食要留存得长久,要运送到远方,就必须要经过一度之制造方可,我国最普通的制造方法就有两种:一是晒干,一是兼咸。好象菜干、鱼干、肉干、咸菜、咸鱼、咸肉等便是。近来外国制造新法,就有将食物煮熟或烘熟,入落罐内而封存之,存留无论怎么长久,到时开食,其味如新。这是制造食物之最好方法。无论什么鱼肉果蔬饼食,分配全国或卖出处洋。

  第六个方法就是运送问题。粮食到了有余的时候,我们还要彼此调剂,拿此地的人余去补彼此的不足,象东三省和北方是有豆有麦有米,南方各省是有米没有豆和麦,我们就要把北方、东三省多余的豆、麦拿来供给南方,更要把南方多余的米拿去供给北方和东三省。要这样能够调剂粮食,便要靠运输。现在中国许多地方,运送货物都是靠挑夫,一个挑夫的力量,顶强的每日只能够挑一百斤,走一百里路远,所需要的工钱总要费一元。这样耕费,不但是空花金钱,并且空费时间,中国财富的大部分于无形中便在运输这一方面消耗去了。讲到中国农业问题,如果真是能够做倒上面所说的五种改良方法,令生产加多,但是运输不灵又要成什么景象呢?象前几年我遇着了一位云南土司,他是有很多土地的,每年收很多租谷,他告诉我说:“每年总要烧去几千担谷。”我说:“谷是很重要的粮食,为什么要把他来烧去呢?”他说:“每年收入的谷太多,自己吃不完,在附近的人民都是足食,又无商贩来买。转运的方法,只能挑几十里路远,又不能运去远方去卖。因为不能运到远地去卖,所以每年总是新谷压旧谷,又没有多的仓库可以储蓄,街到新谷上了市,人民总是爱吃新谷,不爱吃旧谷,所以旧谷便没有用处,因为没有用处,所以每年收新谷的时候,只好烧去旧谷,腾出空仓来储新谷。”这种烧谷的理由,就是由于生产过剩、运输不灵的原故。中国向来最大的耕费,就是在挑夫,象广州这个地方从前也人很多挑夫,现在城内开了马路,有了手车,许多事便可以不用挑夫。一架手车可以抵得几个挑夫,可以省十几个挑夫的钱,有手车和自动车来运送货物,不但是减少耕费,并可省少时间。至于西关没有马路,都是用轿夫。中国从前因为这种运输方法不完全,所以就是极重要的粮食还是运输不通,因为粮食运输不通,所以吃饭问题不能解决。

  中国古时运送粮食最好的方法,是靠水道及运河。有一条运河是很长的,由杭州起,经过苏州、镇江、扬州、山东、天津以至北通州,差不多是到北京,有三千里路远,实为世界第一长运河。这种水运是很利便的,如果加多近来的大轮船和电船,自然更加利便。不过近来对于这条运河都是不大理会。我们要解决将来的吃饭问题,可以运输粮食,便要恢复运河制度。已经有了的运河,便要修理;没有开辟运河的地方,更要推广去开辟。在海上运输,更是要用大轮船,因为水运是世界上运输最便宜的方法。其次便宜的方法就是铁路,如果中国十八行省和新疆、满州、青海、西藏、内外蒙古都修筑了铁路,到处联络起了,中国粮食便可以四处交通,各处的人民便有便宜饭吃。所以铁路也是解决吃饭问题的一个好方法。但是铁路只可以到繁盛的地方帮能够赚钱,如果到穷乡僻壤的地方去经过,便没有什么货物可以运输,也没有很多的人民来往。在铁路一方面,不但是不能够赚钱,反要亏本了。所以在穷乡僻壤的地方便不能够筑铁路,只能够车路,有了车路,便可以行驶自动车。在大城市有铁路,在小村落有车路,把路线联络得很完全,于是在大城市运粮食便可以用大火车。在小村落运粮食便可以用自动车,象广东的粤汉铁路,由黄沙到韶关,铁路两旁的乡村是很多的。如果这些乡村都是开了车路,和粤汉铁路都是联络起来,不但是粤汉铁路可以赚许多钱,就是各乡村的交通也是很方便。假若到两旁的各乡村也要筑许多支铁路,用火车去运送,不用自动车去输送,那就一定亏本。所以现在外国乡下就是已经筑成了铁路;火车可以通行,但是因为没有多生意,便不用火车,还是改用自动车。因为每开一次自动车,所费的成本很少,很容易赚钱,就是近来办交通事业的人可不知道的。又象由广州到澳门向来都是靠轮船,近来有人要筹办广澳铁路,但是由广州到澳门不过二百多里路程远,如果筑了铁路,每天来往行车能开三次,还不能够赚钱,至于每天只开车两次,那便要亏本了。而且为节省经费。每天少开几次车,对于交通还是不大方便。所以由广州到澳门,最好是筑车路,行驶自动车,因为筑车路比筑铁路的成本是轻得多。而且火车开行一次,一个火车头至少要拖七八架车,才不致亏本,所费的人工和煤炭的消耗是很多的,如果乘客太少,便汉能够赚钱。不比在车路行驶自动车,随便可以开多少架车,乘客多的时候便可开一架大车,更多的时候可多开两三架大车,乘客少的时候便可开一架大车。随时有客到,便可以随时开车,不比火车开车的时候有一定,如果不照开车的一定时候,便有撞车危险。所以由广州到澳门筑车路和筑铁路比较起来,筑车路是便宜得多。有了车路之后,更有穷乡僻壤,是自动车不能到的地方,才用挑夫。由此可见,我们要解决运输粮食的问题,第一是运河,第二是铁路,第三是车路,第四是挑夫。要把这四个方法做到圆满的解决,我们四万万人才有很便宜的饭吃。

  第七个方法就是防天灾问题。象今年广东水灾,在这十几天之内便可以收头次谷,但是头次谷将成熟的时候,便完全被水淹没了。一亩田的谷最少可以值十元,现在被水淹浸子,便是损失了十元。今年广东全省受水灾的田该是多少亩产呢?大概总有几百万亩。这种损失便是几千万元。所以要完全解决吃饭问题,防灾便是一个很重大的问题。关于这种水灾是怎样去防呢?现在广东防水灾的方法,设得有治河处,已经在各江两岸低处地方修筑了许多高堤。那种筑堤的工程都是很坚固的,所以每次遇到大水,便可以抵御,便不至让大水泛滥到两岸的田中,我去年在东江打仗,看见那些高堤都是筑得很坚固,可以防水患,不至被水冲破。这种筑堤来防水灾的方法,是一种治标方法,只可以说是防水灾的方法之一半,还不是完全治标的方法。完全治标方法,除了筑高堤之外,还要把河道和海口一<带>来浚深,河水便容易流通,有了大水的时候便不至泛滥到各地,河道又深,河水很容易流通,有了大水的时候,便不至泛滥到各地,水灾便可以减少。所以浚深河道和筑高堤岸两种工程要同时办理,才是完全治标方法。

  至于防水灾的治本方法是怎么样呢?近来的水灾为什么是一年多过一年呢?古时的水灾为什么是很少呢?这个原因,就是由于古代很多森林,现在人民采伐木料过多,采伐之后又不行补种,所以森林很少,许多山岭都是童山,一遇了大雨,山上没有森林来吸收雨水和阻止雨水,山上便马上流到河里去。河水便涨起来,即成水灾,种植森林是很有关系的,多种森林便是防水灾的冶本方法。有了森林,遇到大雨时候,林木的枝叶可以吸收空中的水,林木的根株可以吸收地下的水。如果有极隆密的森林,便可以吸收很大量的水,这些大水都是由森林畜积起来,然后慢慢流到河中。不是马上直接流到河中。便不至于成灾。所以防水灾的治本方法,还是森林。所以对于吃饭问题,要能够防水灾,便先要造森林,有了森林便可以免去全国的水祸。我们讲到了种植全国森林的问题,归到结果,还是要靠国家来经营;要国家来经营,这个问题才容易成功。今年中国南北各省都有很大的水灾,由于这次大水灾,全国的损失总在几万万元。现在已经是民穷财尽,再加以这样大的损失,眼前的吃饭问题便不容易解决。

  水灾之外,还有旱灾,旱灾问题是有什么方法解决呢?象俄国在这次大革命之后有两三年的旱灾,因为那次大旱灾,人民饿死了甚多,俄国的革命几乎要失败,可见旱灾也很厉害的。这种旱灾,从前以为是天数不能够挽救,现在科学昌明,无论是什么天灾都有方法可以救。不过,这种防旱灾的方法,要用全国大力量通盘计划来防止。这种方法是什么呢?治本方法也是种植森林。有了森林,天气中的水量便可以调和,便可以常常下雨,旱灾便可以减少,至于地势高和水源很少的地方,我们更要用机器抽水,来救济高地的水荒。这种防止旱灾的方法,好象是筑堤防水灾,同是一样的治标方法。有了这种治标方法,一时候的水旱天灾都可以挽救。所以我们研究到防止水灾与旱灾的根本方法,都是要造森林,要造全国大规模的森林。至于水旱两灾的治标方法,都是要用机器来抽水和建筑高堤与浚深河道。这种治标与治本两个方法能够完全做到,水灾[旱]天灾可以免,那么粮食之生产便不致有损失之患了。

  中国如果能解放农民和实行以上这七个增加生产之方法,那么吃饭问题到底是解决了没有呢?就是以上种种的生产问题能够得到了圆满解决的时候,吃饭问题还是没有完全解决。大家都知道.欧美是以工商立国,不知道这些工商政府对于农业上也是很多的研究。象美国对于农业的改良和研究。便是无微不至;不但对于本国的农业有很详细的研究,并且常常派专门家到中国内地并满洲、蒙古各处来考察研究,把中国农业工作的方法和一切种子都带回美国去参考应用。美国近来是很注重农业的国家,所有关于农业运输的铁路、防灾的方法和种种学的设备,都是很完全的。但是美国的吃饭问题到底是解决了没有呢?依我看进来,美国的吃饭问题还是没有解决。美国每年运输很多粮食到外国去发卖,粮食是丰足的,为什么吃饭问题还没有解决呢?这个原因,就是由于美国的农业还是在资本家之手,美国还是私人资本制度。在那些私人资本制度之下,生产的方法太发达,分配的方法便完全不管,所以民生问题便不能够解决。

  我们要完全解决民生问题,不但是要解决生产问题,就是分配的问题也是要同时注重的。分配公平方法,在私人资本制度之下是不能够实地的。因为在私人资本制度之下,种种生产的方法都是向往一个目标来进行,这个目标是什么呢?就是赚钱。因为粮食的生产是赚钱做目标,所以粮食在本国没有高价的时候,便运到外国去卖,要赚多钱。因为私人要赚多钱,就是本国有饥荒,人民没有粮食,要饿死很多人,好些资本家也是不去理会。象这样的分配方法,专是以赚钱为目标,民生问题便不能够完全解决。我们要实行民生主义,还要注重分配问题。我们所注重的分配方法,目标不是在赚钱,是要供给大家公众来使用。中国的粮食本来是不够,但是每年还有数十万万个鸡蛋和<很多>谷米、大豆运到日本和欧美各国去。这种现象是和印度一样的,印度不但是粮食不够,且每年都是有饥荒,但是每年运到欧美的粮食数目,印度还占了第三个重要位置。这是什么原因呢?这个原因就是由于印度受了欧洲经济的压迫,印度尚在资本制度时代,粮食生产的目标是在赚钱。因为生产的目标是赚钱,印度每年虽是有饥荒,那般生产的资本家知道拿粮食来救济饥民是不能够赚钱的,要把他运到欧洲各国去发卖便可以赚钱,所以那些资本家宁可任本地的饥民饿残,也要把粮食运到欧洲各国去卖。我们的民生主义,目的是在打破资本制度。中国现在已经是不够吃,每年还要运很多粮食到外国去卖,就是因为一般资本要赚钱。如果实行民生主义,便要生产粮食的目标不在赚钱,要在给养人民。我们要达到这个目的,便要把每年生产有余的粮食都储蓄起来,不但是今年的粮食很足,就是明年、后年的粮食都是很足,等到三年之后的粮食都是很充足,然后才可以运到外国去卖;如果在三年之后还是不大充足,便不准运出外国去卖。要能够这样做去,来实行民生主义,以养民为目标,不以赚钱为目标,中国的粮食才能够很充足。

  所以,民生主义和资本主义根本上不同的地方,就是资本主义是以赚钱为目的,民生主义是以养民为目的,有了这种以养民为目的的好主义,从前不好的资本制度便可以打破,但是我们实行民生主义来解决中国的吃饭问题,对于资本制度只可以逐渐改良,不能够马上推翻。我们的目的,本是要中国的粮食很充足,等到中国粮食充足了之后,更进一步便容易把粮食的价值弄到很便宜。现在中国正是米珠薪桂的原因,就是由于中国的粮食被外国夺去了一部分,进出口货的价值不能相抵,受外国的经济压迫,没有别的货物可以相消,只有拿人民要吃的粮食来作抵。因为这个道理,所以现在中国人很多人没有饭吃,因为没有饭吃,所以已生的人要死亡,未生的人民要减少。全国人口逐渐减少,由四万万减到三万万一千万,就是由于吃饭问题没有解决,民生主义没有实行。

  对于吃饭的分配问题,到底要怎么样呢?吃饭就是民生的第一个需要。民生的需要,从前经济学家都是说衣、食、住三种;照我的研究,应该有四种,于衣食住之外,还有一种就是行。行也是一种很重要;行就是走路。我们要解决民生问题,不但是要把这四种需要弄到很便宜,并且要全国的人民都能够享受。所以我们要实行民生三民生主义来造成一个新世界,就要大家对于这四种需要都不可短少,一定要国家来担负这种责任。如果国家把这四种需要固然是要负责任,至于人民对于国家又是怎么样呢?人民对于国家应该要尽一定的义务,象做农的要生粮食,做工的要制器具,做商的要通有无,做士的要尽才智。大家都能各尽各的义务,大家自然可以得衣食住行的四种需要。我们研究民生主义,就要解决这四种需要的问题。

  今天先讲吃饭问题,第一步是解决生产问题,生产问题解决之后,便在粮食的分配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便要每年储蓄,要全国人民有三年之粮,等到有了三年以后,才能够把盈余的粮食运到外国去卖。这种储蓄粮食的方法,就是古时的义仓制度,不过这种义仓制度,近来已经是打破了。再加以欧美的经济压迫,中国就变成民穷财尽。所以这是解决民生问题最着急的时候,如果不趁这个时候来解决了生问题,将来再去解决便是更难了,我们国民党主张三民主义来立国,现在讲到民生主义,不但要注重研究学理,还要注重实行事实。在事实上头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吃饭。我们要解决这个吃饭问题,是先要粮食的生产很充足,次要粮食的分配很平均;粮食的生产和分配都解决了,还要人民大家都尽义务。人民对于国家能够大家尽义务,自然可以得到家给人足。吃饭问题才算上真解决。吃饭问题能够解决,其余的别种问题也就可以随之而决。

(来源:近代中国网)

(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编辑邮箱】【关闭窗口
上一条:孙中山《三民主义》民生主义第二讲
下一条:
精彩图片回顾




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