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社会新闻频道】 | 社会民生 | 法制纵横 | 网络人生 | 骗术揭秘 | 奇闻异事 | 史海勾沉 | 浮光掠影 | 明白消费 | 调查 | 专题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纪念孙中山 > 孙中山著作选载



·
赌博大案背后的秘密:国际赌博集团向境内渗透 10日
·
责任感武装官员 “诚惶诚恐”渐成为官心理常态 09日
·
司马南、王海等人建议:人大立法允许私人买沙漠 10日
·
解放军史上唯一一次三军联合登岛作战细节披露 09日
·
炎黄子孙的同一天 政协委员呼吁春节放假多一天 09日
 
孙中山《三民主义》民权主义第四讲

2005-03-10 13:44:08 民族魂网

相关新闻:
·伦敦被难记(一八九七年初) 2005-03-10
·中国问题的真解决 向美国人民的呼吁(一九○四年八月三十一日) 2005-03-10
·在武昌十三团体联合欢迎会的演说(一九一二年四月十日) 2005-03-10
·在东京中国留学生欢迎大会的演说(一九○五年八月十三日) 2005-03-10
·军政府宣言(一九○六年秋冬间) 2005-03-10
·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宣言书(一九一二年一月一日) 2005-03-10
·兴中会章程(一八九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2005-03-10

  照前几次所讲,我们知道欧美人民争民权已经有了两三百年。他们争过了两三百年,到底得到了多少民权呢?今天所讲的题目,就是欧美人民在近来两三年之中所争得民权多少,和他们的民权现在进步到什么地方。

  民权思想已经传到中国来了。中国人知道同权的意思,是从书本和报纸中行来的。主张民权的书本和报纸,一定是赞成民权那一方面的,大家平日研究民权,自然都是从赞成一方面的书本和报纸上观察。照赞成一方面的书本和报纸上所说的话,一定是把民权的风潮说得是怎样轰轰烈烈,把民权的思想说得是怎么蓬蓬勃勃。我们看见了这些书报当然受他们的鼓动,发生民权的思想,以为欧美人民争民权,争过了两三百后,每次都是得到最后的胜利;照这样看起来,以后世界各国的民权一定是要发达到极点,我们中国处在这个世界潮流之中,也当然是应该提倡民权,发达民权。并且,有许多人以为提倡中国民权,发达民权。并且,有许多人以为提倡中国民权能够发达到那个地步,国家便算是很文明,便算是很进步。

  但是,从书报中观察欧美的民权,和事实上有很多不对的。考察欧美的民权事实,他们所谓先进的国家,象美国、法国,革命过了一百多年,人民到底得了多少民权呢?照主张民权的人看,他们所得的民权还是很少。当时欧美提倡民权的人,想马上达到民权的充分目的,所以牺牲一切,大家同心协力,一致拚命去争,到了胜利的时<候>,他们所争到的民权,和革命时候所希望的民权两相比较起来,还是差得很多,还不能达到民权的充分目的。

  现在可以回顾美国对于英国的独立战争,是一个什么情形,那个战争,打过了八年仗,才得到最后的胜利,才达到民要地目的,照美国《独立宣言》来看,说平等和自由是天赋到人类的,无论什么人都不能夺去人人的平等自由。当美国革命本想要争到很充分的自由平等,但是争了八年,所得的民权还是很少,为什么争了八年之久只得到很少的民权呢?当初反对美国民权的是英国皇帝,美国人民受英国皇帝的压迫,才主张独立,和英国战争。所以那个战争,是君权和民权的战争,战争的结果,本是民权胜利,照道理讲,应该得到充分的民权,为什么不能达到充分的目的呢?因为独立战争胜利之后,虽然打破了君权,但是主张民权的人便生出民权的实施问题,就是要把民权究竟应该行到什么程度?由于研究就种问题,主张民权的同志之见解各有不同,因为见解不同,便生出内部两大派别的分裂。大家都知道美国革命有一个极著名的首领叫做华盛顿,他是美国的开国元勋,当时帮助他去反抗英国君权的人,还有许多英雄豪杰,象华盛顿的财政部长叫做哈美尔顿,和国务部长叫做庶化臣。那两位大人物对于民权的实施问题,因为见解各有不同,彼此的党羽又非常之多,便分成为绝对不相同的两大派。

  遮氏一派,相信民权是天赋到人类的,如果人民有很充分的民权,由人民自由使用,人民必有分寸,使用民权的时候一定可以做许多好事,令国家的事业充分进步。遮氏这种言论,是主张人性是善的一说。至于人民有了充分的民权,如果有时不能充分发达善性去做好事,反误用民权去作恶,那是人民遇到了障碍,一时出于不得已的举动。总而言之,人人既是有天赋的自由平等,人人便应该有政权;而且人人都是有聪明的,如果给他们以充分的政权,令个个都可以管国事,一定可以做出许多大事业;大家负起责任来,把国家治好,国家便可以长治久安。那就是遮化臣一派对于民权人信仰。

  至于哈美尔顿一派所主张的,恰恰和遮氏的主张相反。哈氏以为人性不能完全都是善的,如果人人都有充分的民权,性恶的人便拿政权去作恶。那些恶人拿到了国家大权,便把国家的利益自私自利分到自己同党,无论国家的什么道德、法律、正义、秩序都不去理会。弄到结果,不是一国三公,变成暴民政治;就是把平等自由走到极端,成为无政府。象这样实行民权,不但是不能令国家进步,反要捣乱国家,令国家退步。所以哈氏主张,国家政权不能完全给予人民,要给予政府;把国家的大权都集合于中央,普通人只能够得到有限制的民权。如果给予普通人以无限制的民权,人人都拿去作恶,那种作恶影响对于国家,比较皇帝的作恶还要厉害得多。因为皇帝作恶,还有许多人民去监视防止,故哈美尔顿说:“从前的君权要限制,现在的民权也应该要限制。”由此创立一派,叫做“联邦派”,主张中央集权,不主张地方分权。

  美国在独立战争以前,本有十三邦,都归英国统辖,自己不能统一。后来因为都受英国专制太过,不能忍受,去反抗英国,是大家有同一的目标,所以当时对英国作战便联同一气。到战胜了英国以后,各邦还是不能统一,在革命的时候,十三邦的人口不过三百万。在那三百万人中,反抗英国的只有二百万人,还有一百万仍是赞成英国皇帝的。就是当时各邦的人民,还有三分之一是英国的保皇党,只有三分之二才是革命党。因为有那三分之一的保皇党在内部捣乱,所以美国独立战争费过了八年的长时间,才能够完全战胜,到了战胜以后,那些著名的保皇党无处藏身,便逃到北方,搬过圣罗伦士河以北,成立了加拿大殖民地,至今仍为英国属地,忠于英国。美国独立以后,国内便没有敌人。但是那三百万人分成十三邦,每邦不过二十多万人,各不相下,大家不能统一,美国的国力还是很弱,将来还是容易被欧洲吞灭,前途的生存是很危险的。于是各邦的无知先觉想免去此种危险,要国家永远图生存,便不得不加大国力,要加大国力,所以主张各邦联合起来,建设一个大国家,当时所提倡联合的办法,有主张专行民权的,有主张专行国权的。头一派的主张,就是地方分权后一派的主张,就是中央集权。限制民权,把各邦的大权力都联合起来,集中于中央政府,又可以说是“联邦派”。这两派彼此用口头文字争论,争了很久,并且是很激烈。最后是主张限制民权的“联邦派”占胜利,于是各邦联合起来,成立一个合众国,公布联邦的宪法。美国自开国一直到现在,都是用这种宪法。这种宪法就是三权分立的宪法,把立法权、司法权和行政权分得清清楚楚,彼此不相侵犯。这是世界上自有人类历史以来第一次所行的完全宪法。美国就是实行三权分立的成文宪法的第一个国家。世界上有成文宪法的国家,美国就是破天荒的头一个。这个宪法,我们叫做《美国联邦宪法》。美国结合联邦、成立宪法以后,便成世界上顶富的国家;经过欧战以后,更成世界上顶强的国家。因为美国达到了今日这样富强,是由于成立联邦宪法,地方人民的事让各邦分开自治。

  十多年来,我国一般文人志士想解决中国现在的问题,不根本上拿中美两国的国情来比较,只就美国富强的结果而论。以为中国所希望的,不过是在国家富强;美国之所以富强,是由于联邦,中国要象美国一样的富强,便应该联省;美国联邦制度的根本好处,是由于各邦自定宪法、分邦自治;等到省宪实行了以后,然后再行联合成立国宪。质而言之,就是将来统一的中国变成二十几个独立的单位,象一百年以前的美国十几个独立的邦一样,然后再行联合起来,这种见解和思想,真是谬误到极点。可谓人云亦云,习而不察。象这样只看见国行联邦制度便成世界顶富强的国家,我们现在要中国富强也要去学美国的联邦制度,就是象前次所讲的欧美人民争民权,不说要争民权,只说要争自由平等,我们中国人此时来革命也要学欧美人的口号说去争自由平等,都是一样的盲从!都是一样的莫明其妙!

  主张联省自治的人,表面上以为美国的地方基础有许多小邦,各邦联合,便能自治,便能富强;中国的地方基础也有许多行省,也应该可以自治,可以富强,殊不知美国在独立时候的情形究竟是怎么样。美国当独立之后为什么要联邦呢?是因为那十三邦向来完全分裂,不相统属,所以不能不联合起来。至于我们中国的情形又是怎么样呢?中国本部形式上向来本分作十八省,另外加入东三省及新疆,一共是二十二省;此外还有热河、绥远、青海许多特别区域,及蒙古、西藏各属地。这些地方,在清朝二百六十多年之中,都是统属于清朝政府之下。推到明朝时候,各省也很统一。再推到元朝时候,不但是统一中国的版图,且几几乎统一欧、亚两洲。推到宋朝时候,各省原来也是很统一的;到了南渡以后,南方几省也是统一的。更向上推到唐朝、汉朝,中国的各省没有不是统一的。由此便知中国的各省在历史上向来都是统一的,不是分裂的,不是不能统属的;而且统一之时就是治,不统一之时就是乱的。美国之所以富强,不是由于各邦之独立自治,不统一之时就是乱的。美国之所以富强,不是由于各邦之独立自治不是由于各邦联合后地进化所成的一个统一国家。所以美国的富强,是各邦统一的结果,不是各邦分裂的结果。中国原来既是统一的,便不应该把各省再来分开。中国眼前一时不能统一,是暂时的乱象,是由于武人割据作护符。若是这些武人有口实来各据一方,中国是再不能富强的。如果以美国联邦制度就是富强的原因,那便是倒果为因。

  外国人现在对于中国为什么要来共管呢?是从什么地方看出中国的缺点呢?就是由于看见中国有知识阶级的人所发表的言论、所贡献的主张,都是这样的和世界潮流相反,所以他们便看中国不起,说中国的事中国人自己不能管,列强应该来代我们共管。我们现在东亚处于此时的潮流,要把“联邦”二个字用得是恰当,便应该说中国和日本要联合起来,或者中国和安南、缅甸、印度、波斯、阿富汗都联合起来。因为这些国家向来都不是统一的。此刻要亚洲富强,可以抵抗欧洲,要联成一个大邦,那才可以说得通,至于中国的十八省和东三省以及各特别区,在清朝时候已经是统一的,已经是联属的。我们推翻清朝,承继清朝的领土,才有今日的共和国,为什么要把向来统一的国家再分裂呢?提倡分裂中国的人一定是野心家,想把各省的地方自己去割据,象唐继尧割据云南、赵恒惕割据湖南、陆荣廷割据广西、陈炯明割据广东,这种割据式的联省,是军阀的联省,不是人民自治的联省;这种联省不是有利于中国的,是有利于个人的,我们应该要分别清楚。

  美国独立时候的十三邦毫不统一,要联成一个统一国家,实在是非常的困难。所以哈氏和遮氏两派的争论便非常之激烈。后来制成联邦宪法,付之各邦自由投票,最后是哈氏一派占胜利,遮氏一派的主张渐渐失败。因为联邦宪法成立之前,全国人有两大派的主张,所以颁布的宪法弄成两派中的一个调和东西。把全国的大政权,如果是属于中央政府的,便在宪法之内明白规定;若是在宪法所规定以外的,便属于地方政府。比方币制,应该中央政府办理,地方政府不能过问。象外交,是规定由中央政府办理,各邦不能私自和外国订约。其余象关于国防上海陆军的训练与地方上民团的调遣等那些大权,都是归中央政府办理。至于极复杂的事业,在宪法未有划归中央政府的,便归各邦政府分别办理。这种划分,便是中央和地方的调和办法。

  美国由于这种调和办法,人民究竟得到了多少民权呢?当时所得的民权,只得到一种有限制的选举权,在那个时候的选举权,只是限于举议员和一部分的地方官吏;至于选举总统和上议院的议员,还是用间接选举的制度,由人民选出选举人,再由选举人才去选总统和那些议员。后来民权遂[逐]渐发达,进步到了今日,总统和上议院的议员以及地方上与人民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各官吏,才由人民直接去选举,这就叫做普通选举。所以美国的选举权,是由限制的选举渐渐变成普通选举。但是这种普通选举,只限于男人才能够享受,至于女子,在一二十年前还是没有这种普通选举权。欧美近二十年以来,女子争选举权的风潮非常激烈。大家都知道,当是[时]欧美的女子争选举权,许多人以为不能成功。所持的理由,就是女子的聪明才力不及男子,男子所能做的事女子不能够做,所以很多人所对。不但是男人很反对,许多女子自己也是很反对,就是全国女人都争得很激烈,还料不到可以成功。到了七八年以前,英国女子才争成功,后来美国也争成功。这个成功的缘故,是由于当欧战的时候男子通同去当兵,效力战场,在国内的许多事业没有男人去做,象兵工厂内的职员、散工、街上电车内的司机、卖票,和后方一切勤务事宜,男子不敷分配,都是靠女子去补充。所以从前反对女子选举权的人,说女子不能做男子事业,到了那个时候便夫法证明,便不敢反对,主张女子有选举权的人才完全占胜利。所以欧战之后,女子的选举权才是确定了。

  由此便知,欧美革命的目标本是想达到民权,象美国独立战争就是争民权。战争成功之后,主张民权的同志又分出两派,一派是主张谅实行充分的民权,一派是主张民权应该要限制,要国家应该有极大的政权,后来发生许多事实,证明普通人同的确是没有知识、没有能力去行使充分的民权,譬如遮化臣争民权,他的门徒也争民权,弄到结果,所要争的民权还是失败,便可以证明普通民众的标题都是争民权,所争得的结果,只得到男女选举权。

  讲到欧洲的法国革命,当时也是主张争民权,所以主张民权的学者,象卢梭那些人,便说人人有天赋的权利,君主不以侵夺,由于卢梭的学阅,便发生法国革命。法国革命以后,就实行民权于上一般贵族皇室都受大害。天法国不能立足,便逃到外国。因为法国人民当时拿充分的民权去做一次的试验,全国人都不敢说民众没有知识、没有能力,如果有人敢说那些话,大家便说他是反革命,马上就要上断头台,所以那个时候成暴民专制,弄到无政府,社会上极为恐慌,人人朝不保夕。就是真革命党,也有时因为一言不慎,和大众的意见不对,便要受死刑。故当法国试验充分民权的时期,不但是王公贵族被人杀了的是很多,就是平时热心的革命志士,象丹顿一流人物一样,国为一言不合,被人民杀了的也不很不少。后来法国人民看到的行为是过于暴虐,于是从前赞成民权的人反变成心灰意冷,来反对民权,拥护拿破仑做皇帝,顺此生出民权极大的障碍,这种障碍,不是由君权发生的,在一百年发前,民权的风潮便已经是很大,象前几次所讲的情形。现在世界潮流已达到了民权的时代,照道理推测,以后应该一天发达一天,为什么到民权把君权消灭了以后,反生出极大的障碍呢?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一种原因,是由于赞成民权所谓稳健派的人,主张民权要的一定的限制。这派是主张国家集权,不主张充分民权。这派对于民权的阻力还不甚大,阻碍民权的进步也不很多。最为民权障碍的人,还是主张充分民权的人。象法国革命时候,人民拿到了充分的民权,便不要领袖,把许多有知识、有本事的领袖都杀死了,只剩得一班暴徒。那般暴徒,对于事物的观察既不明了,又很容易被人利用,全国人民既是没有好耳目,所以发生一件事,人民都不知道谁是谁非,只要有人鼓动,便一致去盲从附和。象这样的现象。由于这种反动力,便生出了民权的极大障碍,这种障碍是由于主张民权的人自招出来的。

  欧洲自法国以外,象丹麦、荷兰、葡萄牙、西班牙、那些小国,于不知不觉之中也发生民权的风潮,民权的风潮在欧美虽然遇了障碍,得到君权的反抗,还是不能消灭;遇到了民权自身的障碍,也是自然发达,不能阻止,那是什么原故呢?因为大势所趋,潮流所至,没有方法可以阻止,由于帝个道理,故许多专制国家都是顺应潮流,去看风行事,譬如英国从前革命,杀了皇帝,不到十年复辟起来,但是英国的贵族知机善变,知道民权的力量太大,不能反抗,那些皇室贵族不和民权去反抗,要和他去调和。讲到民权的起源,本来是发生于英国的,英国处自复辟之后。推翻了民权,便成贵族执政,只有贵族可以理国事,别界人都不能讲话;到了一千八百三十二年以后,在贵族之外,才准普通平民有选举权;到了欧战以后,才许女子也有选举权,至于英国对等属地,更是善用退让的手段,顺应民权的潮流。象爱尔兰是英国三岛中的土地,英国始初本是用武力压迫,后来见到民权的风潮扩大,便不去压迫,反主退让,准爱尔兰独立,英国不独对于三岛的内部是如此,就是对于外部,象对付埃及,也是退让。埃及当欧战时候,为英国是很出力的。英国当时要埃及人去助战。也允许过了埃及许多权利,准他们以后独立。到欧战之后,英国食言,把所许的权利都不履行。埃及便要求独立,履行前约,风潮扩大,英国也是退让,许埃及独立。又象印度现在要求英国扩充选举,英国也是一概允许,至于现在英国国内。容纳工党组织内阁,工人执政,便更足以证明英国贵族的退让。民权的进步。英国贵族知道世界民权的大势,能够顺应潮流,不逆反潮流,所以他们的政体至今还可以维持,国家的现状还是没有大危险。

  世界上经过美国、法国革命之后,民权思想便一日发达一日。但是根本讲起来,最新的民权思想还是发源于德国,德国的人心向来定于民权思想,所以国内的工党便非常之多,现在世界上工党团体中之最大的还是德国。德国的民权思想发达本早,但到欧战以前,民权的结果还不及法国、英国。这个理由,是因为德国对付民权所用的手段和机车不同,所以得来的结果也是不同。从前德国对付民权是用什么手段呢?德国是谁阻止民权的发达呢?许多学者研究,都说是由于丕士麦。

  丕士麦是德国很有名望、很有本领的大政治家。在三四十年前,世界上的大事业都是由于丕士麦造成的。世界上的大政治家都不能逃出丕士麦的范围。所以在三四十年前,德国是世界上顶强的国家。德国当时之所以强,全由丕士麦一手造成。在丕士麦没有执政之先,德国是一个什么景象呢?德国在那个时候有二十几个小邦,那二十几小邦的民族虽然是相同,但是各自为政,比较美国的十三邦还要分裂,加以被拿破仑征服之后,人民更是穷苦不堪。后来丕士麦出来,运用他的聪明才力和政治手腕,联合附近民族的相同的二十几邦,造成一个大联邦,才有后来的大富强。在十年以前,德国是世界上顶强的国家,美国是世界上顶富的国家,他们那两国都是联邦。许多人以为我们中国要富强,也应该学德国、美国的联邦,珠不知敌国在三四十年前,根本上只有一个普鲁士,因丕士麦执政以后,拿普鲁士做基础,整军经武,刷新内政,联合其余的二十多邦,才有后来的大德意志,当丕士麦联合各邦的时候,法国、奥国都极力反对。奥国所以反对德国联邦的缘故,是因为奥国和德国虽然是同一条顿民权,但是奥皇也想争雄欧洲,故不愿德国联邦,再比奥国还要强盛,无如丕士麦才智过人,发奋图强,于一千八百六十六年用很迅速手段和奥国打仗,一战便打败奥国。德国战胜了以后,本来可以消灭奥国,惟丕士麦以为奥国虽然反对德国,但是奥国民族还是和德国相同,将来不至为德国的大患。丕士麦的眼光很远大,看到将来足为德国大患的是英国、法国。所以丕士麦战胜了奥国以后,便马上拿很宽大的条件和奥国讲和。奥国在新败之余,复得德国的宽大议和,便很感激分。从此只有六年,到一千八百七十年,德国便去打法国,打破拿仑第三,占领巴黎。到讲和的时候,法国便把阿尔赛士和罗伦两处地方割归德国。从这两次大战以后,德国的二十几个小邦便联合得很巩固,成立一个统一国家。德国自联邦成立了之后到欧战以前,是世界上最强的国家,执欧洲的牛耳;欧洲各国的事,都惟德国马首是瞻。德国之所以能够达到那个地位,全由丕士麦一手缔造而成。

  因为丕士麦执政不到二十年,把很弱的德国变成很强的国家,有了那种大功业。故德国的民权虽然是发达,但是没的力量去反抗政府。在丕士麦执政的时代,他的能力不但是在政治、军事和外交种种方面战胜全世界,就是对于民权风潮,也有很大的手段战胜一般民众。譬如到了十九世纪的后半,在德法战争以后,世界上不但是有民权的战争,并且发生经济的战争。在那个时候,民权的狂热渐渐减少,另外发生一种什么东西呢?就社会主义。这种主义,就是我所主张的民生主义。人民得了这种主义,便不热心去争民权,要去争经济权,这种战争,是工人和富人的阶级战争。工人的团休在德国发达的最早,所以社会主义在德国也是发达最先,世界上社会主义最大的思想家都是德国人。<从前俄国革命>就是实行马克思主义,俄国的老革命都是马克思的信徒。德国的社会主义,在那个时候便非常这之发达,社会主义本来是和民权主义相连带的,这两个主义发生了以后,本来应该要同时发达的,欧洲有了民权思想,便发生民权的革命;为什么有了那样发达的的社会主义,在那个时候,不发生经济的革命呢?因为德国发生社会主义的时候,正是丕士麦当权的时候,在别人一定是用政治力去压迫社会主义,但是丕士麦不用这种手段。他以为德国的民智很开通,工人的团体很巩固,如果用政治力去压迫,便是图[徒]劳无功,当时丕士麦本是主张中央集权的独载政治,他是用什么方法去对付社会党呢?社会党提倡改良社会,实行经济革命,丕士麦知道不是政治力可以打消的,他实行一种国家社会主义,来防范马克思那般人所主张的社会主义。比方铁路是交通上很重要的东西,国内的一种基本实业,如果没有这种实业,什么实业都不能够发达。象中国津浦铁路没有筑杨以前,直隶、山东和江北一带地方都是很穷苦的,后来那条铁路成功了,沿铁路的那几省便变成很富庶。当丕士麦秉政的时候,英国、法国的铁路多半是人民私有,因为基本实业归富人所有,所以全国实业都被富人垄断,社会上便生出贫富不均的大毛病。丕士麦在德国便不许有这种毛病,便实行国家社会主义,把全国铁路都归国有,把那些基本实业由国家经营;对于工人方面,又定了作工的时间,工人的养老费和保险金都一一规定。这些事业,本来都是社会党的主张,要拿出去实行的;但是丕士麦的眼光远大,先用国家的力量去做了,更用国家经营铁路、银行和各种大实业,拿所得的利益去保护工人,令全国工人都是心满意足。德国从前每年都有几十万工人到外国去做工,到了丕士麦经济政策成功时候,不但没有工人出外国去做工,并且有许多外国工人进德国去做工。丕士麦用这样方法对待社会主义,是用先事防止的方法,不是用当冲打消的方法。用这种防止的方法,就是在无形中消灭人民要争的问题。到了人民问题可争,社会自然不发生革命。所以这是丕士麦反对民权的很大手段。

  现在就世界上民权发达一切经过的历史讲:第一次是美国革命,主张民权的人分成哈美尔顿和遮化臣主张极端的民权,哈美尔顿主张政府集权,后来主张政府集权派占胜利,是民权的第一次障碍。第二次是法国革命,人民得到了充分的民权,拿去滥用,变成了暴民政治,是民权的第二次障碍。第三次是丕士麦,用最巧的手段去防止民权,成了民权的第三次障碍。这就是民权思想在欧美发达以来所经过的一切情形。但是民权思想虽然经过了三个障碍,还是不期然而然,自然去发达,非人力所能阻止,也非人力所能助长。民权到了今日,便成世界上的大问题。世界上的学者,无论是守旧派,或者是革新派,都知道民权思想是不能消灭的。不过在发达的时候,民权的流弊。在民权没有发达之先,欧美各国都想压止他,要用君权去打消民权。君权推倒了之后,主张民权的人便生出民权的障碍;后来实行民权,又生出许多流弊,更为民权的障碍。最后丕士麦见到人民主张民权,知道不能压止,便用国家的力量去替代人民,实行国家社会主义,这也是民权的障碍。欧战以后,俄国、德国的专制政府都推倒了,女子选举权也有好几国争到手了,所以民权到了今日更是一个大问题,更不容易解决。

  推到实行民权的原始,自美国革命之后,人民所得的头一个民权,是选举权。当时,欧美人民以为民权就是选举权算了,如果人民不论贵贱、不论贫富、不论贤愚都得到了选举权,那就算民权是充分的达到了目的。至于欧战后三四年以来,又究竟是怎么样呢?当中虽然经过了不少的障碍,但是民权仍然是很发达,不能阻止。近来瑞士的人民,除了选举权以外,还有创制权和复决权。人民对于官吏有权便是对于法律而言的。大多数人民对于一种法律,以为很方便的,便可以创制,这便是创制权;以为很不方便的,便可以修改,修改便是复决权。故瑞士人民比较别国人民多得了两种民权,一共有三种民权,不只一种民权。近来美国西北几邦新开辟地方的人民,比较瑞士人民更多得一种民权,那种民权是罢官权。在美洲各邦之中,这种民权虽然不能普遍,但有许多邦已经衽过了。所以美国许多人民现在得到了四种民权:一种是选举权,二种是罢官权,三种是创制权,四种是复决权。这四种权在美国西北几州已经行得很有成绩,将来能不能够完全解决民权的问题呢?现在世界学者看见人民有了这四种民权的思想,还不能把民权的问题完全解决,都以为是时间的问题,以为这种直接的民权思想发生尚不久。从前的神权经过了几万年。君权经过了几千年,现在此刻各国有君权,象英国、日本和意大利的君权还有多少问题,不过这种君权将来一定是消灭的。这些直接的民权,新近发生不过是几十年,所以在今日还是一个不能解决的大问题。照现在世界上民权顶发达的国家讲,人民在政治上是占什么地位呢?得到了多少民权呢?就最近一百多年来所得的结果,不过是一种选举和被选举权。人民被选成议员之后,在议会中可以管国事。凡是国家的大事,都要由议会通过,才能执行;如果在议会没有通过,便不能行。这种政体叫做“代议政体”,所谓“议会政治”。但是成立了这种代议政体以后,民权是否算得充分发达呢?在代议政体没有成立之先,欧美人民争民权,以为得到了代议政体便算是无上的民权。好象中国革命党希望中国革命以后,能够学日本或者学到欧美,便以为大功告成一样。如果真是学到了象日本、欧美一样,可不可以算是止境,还要听下文分解。欧美人民从前以为争到了代议政体,便算是心满意足。我们中国革命以后,是不是达到了代议政体呢?所得民权的利益究竟是怎么样呢?大家知道,现在的代议士都变成了“猪仔议员”,有钱就卖身,分赃贪利,为全国人民所不齿。各国实行这种代议政体都免不了流弊,不过传到中国,流弊更是不堪问罢了。大家对于这种政体如果不去闻问,不想挽救,把国事都付托到一般猪仔议员,让他们去乱作乱为,国家前途是很危险的。所以外国人所希望的代议政体,以为就是人类和国家的长治久安之计,那是不足信的。民权初生本经过了许多困难,后来实行又经过民许多挫折,还是一天一天的发达,但是得到的结果不过是一种下政体。各国到了代议政体就算是止境。近来俄国新发生一种下政体,这种政体不是代议政体,是“人民独裁”的政体。这种人民独裁的政体究竟是怎么样呢?我们得到的材料很少,不能判断其究竟,惟想这种人民独裁的政体,当然比较代议政体改良得多。但是我们国民党提倡三民主义来改造中国,所主张的民权,是和欧美的民权不同。我们拿欧美已往的历史来做材料,不是要学欧美,步他们的后尘;是用我们的民权主义,把中国改造成一个“全民正治”的民国,要驾乎欧美之上。我们要达到这中大目的,便先要把民权主义研究到清清楚楚。

  今天所讲的大意,是要诸君明白欧美的先进国空把民权实行了一百多年,至今只得到一种代议政体。我们拿这种制度到中国来实行,发生了许多流弊。所以民权的这个问题,在今日[的]还是很难解决。我以后对于民权主义还要再讲两次,便把这个问题在中国求一个根本解决的办法。我们不能解决,中国便要步欧美的后尘;如果能够解决,中国便可以驾乎欧美之上。

(来源:近代中国网)

(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编辑邮箱】【关闭窗口
上一条:孙中山《三民主义》民权主义第三讲
下一条:
精彩图片回顾




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