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站内检索
2005年01月24日
关键词索引
关注农村
  ·农民工快乐 所以中国快乐

合作医疗

民工讨薪

农村教育

思想道德建设
  ·志愿精神,中国新公民的崭新徽章

雷锋精神 

五四精神

公民道德

抗击艾滋
  ·安全套莫成昙花一现 防艾需要双重防线

女性vs艾滋

民间防艾

预防艾滋

青少年儿童
  ·怀孕少女,真的痛并快乐着?

安全教育

网瘾少年

青少年性教育

  婚姻与家庭
  ·闪婚,难以消化的爱情快餐

出入围城

女人角色

谁在征婚

  传统与文化
  ·万里长城永不倒

民间文化

节日文化

国学热

  你我权益
  ·教育为公,何以不公?

慈善尴尬

社会保障

隐私难隐

  社会百态
  ·尊师重教,老师的苦谁知道?

贫困大学生

佘祥林

现代"丐帮"

  人物
  ·纪念孙中山逝世80周年

毛泽东

邓小平

周恩来

  综合
  ·社会频道2004年终献礼

雪影[图集]

南京大屠杀

日军侵华

精彩中国新闻
·
长城经营权卖给企业 长城保护立法进入论证阶段 24日
·
“东北高速”存款行责任人高山携6亿元外逃加拿大 24日
·
高校校长跌入腐败陷阱 陕西一省三年间倒下七人 24日
·
考研卷临场换题留下5大悬念 教育部尚未作解释 24日
·
银监会削减不良贷款新政 一年内消灭最差银行 22日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教师性犯罪 > 教师性犯罪思考
禽兽教师一审被判死刑 还有谁该为6个女孩负责

2003-05-24 17:38:44 沈阳今报

  南方网讯 5月23日6时30分,六位受害女孩的家长在村子里包了一辆微型面包车,一行8人(车最多容纳9人,算司机)驶往沈阳中法。他们中的很多人眼里都布满血丝,在一夜夜的辗转反侧后,终等来了这一天。

  8时15分,在市中法门前他们见到了为其辩护的张律师和王律师。两位律师简单地把今天的审判程序向他们介绍了一下。然后,众人等待律师就他们出庭一事与法院进行最后的斡旋。时间滴滴哒哒地在他们焦灼地等待中度过。其间,菲菲的妈妈对记者说,出来时并没有与孩子交代要做什么,但菲菲还是在她与丈夫私下交谈中猜测到一些。心事重的菲菲和其他受害女孩一样学习成绩明显下滑,她们也在暗地里议论“程老师”的罪恶下场。丹丹的妈妈说孩子经常做噩梦,怕见生人,昨晚还说着糊话。

  9时整,审判程世俊准时开庭。同时法院驳回了受害者家长的请求。

  9时15分,众家长测量完体温,将身份证抵押在门卫处,进入法院大楼,徘徊在第11号审判厅紧闭的大门前,在煎熬中等待最终判决结果。

  11时45分,法庭宣判程世俊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众家长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禽兽教师”一审判死

  2003年5月23日11点40分,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禽兽教师”程世俊一审做出宣判:案犯——沈阳市苏家屯区某小学教师程世俊,因犯强奸罪、猥亵儿童罪,数罪并罚,一审当庭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当我们对“禽兽教师”程世俊的罪恶下场拍手称快的时候,当我们调查了解了程世俊的累累罪行之后,我们不得不说,这起事件的发生,难道仅仅就是一个“禽兽教师”个人兽行得到惩治的问题吗?这起事件的背后所暴露的种种问题,难道我们视而不见吗?对此,我们不仅要问:

  性教育应该从小开始抓起

  在采访中我们了解到,全班一共就6名10岁至12岁的女学生,无一幸免地遭到程世俊禽兽般地奸淫和猥亵,并且屡屡作恶的时间长达两年之久。

  年仅12岁的菲菲(化名)的母亲对记者说:“孩子一开始不知道老师在对她做什么,老师跟我们孩子说;“老师对你好不,你要听老师话,不听老师话就不是好学生,孩子就是这样被老师唬住了。”

  今年11岁的琳琳化名的母亲告诉记者:“我们家孩子性格本来就内向、胆小,老师在碰她的时候,她什么都不懂,回来也啥都不说,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老做噩梦,一身汗。”

  有一次,我在家门口听见我们家孩子的同班男同学骂她们几个女生,那话骂得可难听了。我当时还纳闷呢,这话打哪儿出来的。”

  年仅10岁的佳佳(化名)是这样说她自己最初的不幸经历的:“老师说跟我做个游戏,说完这话,他就把他那东西拿出来了,让我碰……”

  也许是经历本身造成的,也许是眼下所有事情孩子们都或多或少地听到、看到,佳佳说出的话来没有避讳,让我们所有在场的人都感到吃惊。而这种明显比同龄孩子早熟的现象,是难以让我们认可和接受的。

  “这不仅仅是事件本身给我们带来的灾难!这也是我们在教育上的空白造成的……”从事多年中小学生生理心理研究,并出版过多本专著的赵亚琴老师说出了这番话。

  同时赵老师还说道:“性教育应该从小开始抓起。西方许多发达国家在这方面起步很早,小学一年级就已经开始了性教育课,甚至孩子在上幼稚园的时候,就开始有意识地让男孩子、女孩子通过图画等形式了解自己的身体,了解异性身体与自己身体的差别,使孩子从小就对性别和性有一个初步的认识。”

  “老师在通过对学生性教育的同时,还有目的地树立孩子的自我保护意识,教育孩子们不让陌生的成年异性接触自己的身体,一旦发生这种事情,如何摆脱或告诉老师、家长等,使孩子们不会轻易受到伤害。”

  沈阳某重点中学的王校长在谈到这方面情况时说:“我们初中一年级才开生物课、初二才开生理课,而对这课课程,像我们这样的中学教的还可能认真一些,稍差一些的中学,情况就不好说了。”

  “其实我认为,小学就应该开这方面的课,其实这在某种层度上对我们来说已是一个老话题了,我们应该通过这件事情,认真地对待当前中小学生的性教育问题。”

  对于这件事的发生,以及有关中小学性教育话题,沈阳皇姑区一位叫张振夺的家长来电话声讨“禽兽”教师的行经时,也阐述了自己的观点。这位家长认为:“我们的有关部门早就对学生性教育问题做了多次的探讨,听声音好象赞成的多,可直到现在我们好象仍没见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当教师的门槛再高点、教师的考核再细些

  在采访中我们了解到,“禽兽”教师程世俊并不是师范类毕业的学生。他是校医出身,毕业到校就当上老师。为此,我们暂且不说他是如何从一个校医当上教师的经过。仅从我们当前的教育体制、教育管理上讲,再通过一件又一件类似事件的本身,我们不难看出,我们目前的教育体制、机制和教育管理方面存在着许许多多的漏洞。

  佳佳的父母告诉记者:“听说程世俊的教师什么执业证今年2月份才发下来。”为此记者先采访了该校的一位姓高的老师。高老师说:“是教师执业资格证吧,我也说不清楚,反正他被抓进去以后,2月份还给他发了一个证书。”

  随后记者又采访了该校中心校李校长,李校长说:“我刚来这个学校当校长,有些事我都不清楚。”

  而对于教师资格证等有关问题,沈阳皇姑区某小学的一位姓徐的老师对记者说:“我们小学老师要有教育局和学校发的教师执业资格证、教师聘任证、上岗证、技术专业证、以及心理健康教育资格证、继续教育证书等。没有这些证书,是不允许当老师的。”

  当记者问,这里有的证是不是需要以阶段性考核才发,考核时严不严?

  徐老师说:“是阶段性考核之后发,但是考核得不严。”

  对这个问题,省教育学院一位姓刘的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教育是一件天大的事。当教师的门槛应该很高。光有才、有文凭是不够的,师德更重要。”

  “国外的大学老师、教授难当,当小学老师同样难。我们目前城市里的小学老师各方面的素质跟国外比都存在一定的差距,何况农村的小学教师。具我了解的情况,一些农村的小学老师高中都没毕业,就当上老师了,这能不让我们忧虑。”

  谁还该为“禽兽”教师事件负责?

  等待判决的15个小时

  采访车驶出沈阳市区近一个小时,从灯火阑珊的街道钻入夜色深沉的乡野,车轮飞快地转动着。路边星散的行人告诉记者禽兽教师教课的那所小学就在前面不远处的村子,5月22日21时,也就是程世俊依法判决的前夜,记者走进了6名受害女孩生活、学习的家园,苏家屯某一偏远乡村。

  村口的小卖店屋里屋外摆放着两个麻将桌,更有一些围观麻局的村民在一旁或端肩不语或嬉笑不已,我们的到来并未引起太多的注意。也许这些天来,很多的陌生人询问受害女孩的家址;我们小心翼翼地探问,佳佳的家顺着一个村民手指的方向滑进了记者的视野,那是一个闪烁昏黄灯光的三间房。

  21时25分,写完家庭作业的佳佳与她的爷爷、奶奶一样,用一种习以为常的目光关照着我们的突然家访。爷爷验证完我们的身份,便从外屋搬来几把椅子给客人坐,这位朴实的庄稼汉拿出了特意招待来访者的香烟给我们抽,他说近些天来总有市里来的人到家里了解情况,而且其他几位受害女孩的家长经常到他家来询问案件进展情况,今晚菲菲的母亲就在他们家。佳佳一声不响地从炕沿儿蹦到地上,走到电视机旁,把电视的音响调得很低。原本寒暄的问话一下也小声起来,不大的屋子在烟雾的缕缕升腾中,慢慢变得凝重,而爷爷吐出的浓重烟味呛得佳佳不时地用小手扇来扇去。

  当记者问及对明天的审判他们有什么心理准备时,爷爷一脸茫然地看着我们,表示毫不知情,虽然律师告诉他们也就是近几天要对程进行判决,但他们还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对于他们的不知情记者也感到诧异,为了进一步验证消息的准确性,爷爷拨通了辩护律师的电话,当得知连律师也不太清楚实情时,他疑惑地瞥了我们一眼,继而又请求律师帮助核实一下。15分钟的等待在这狭小的屋子里让人略感窒息,佳佳似乎感到有些无趣,跑向西屋取来了一件小玩具,然后蹭到炕沿儿上默默地摆弄起来。这是一个五角钱买来的玩具,但可以看出四年级的佳佳依然有着10岁孩童天真的稚趣,她认真地把类似橡皮泥的蓝色软料小心地放在一个圆形的模子里,一只小手均匀地摁着软料,直到把凹形的模子填平。当她看见我们正留意她的小动作时,佳佳稍带羞涩地朝我们抿嘴一笑,这俏皮的微笑里夹杂着佳佳的得意。在佳佳把软料从模子的另一面抠下来时,一只可爱的小蓝猫坐在她微微拢起的右手心儿中。21时55分,当第二只小猫诞生时,急促的电话声,打断了我们对佳佳手艺的欣赏,张律师最终核实的结果并没有让在场的人感到兴奋,相反,作为受害人一方,爷爷为自己的不知情感到气愤。“法院没有理由不通知我们一声啊,我们是原告啊!”爷爷埋怨的语气里夹着不解。我们从法院保护受害者的角度宽慰他,不公开审理的程序里,法院已代为原告了。对于这种不知情爷爷觉得不安,于是出去联络另几个受害家属,以商量明天的对策。

  佳佳的奶奶陪着我们聊起了佳佳的父母,因为他们一直没在我们的视野中出现。这对于年幼的佳佳算不得一个美满的家,她的妈妈在六年前就以外出打工为由,离开了她和爸爸,上次回家看她是在去年春节,用佳佳的话来说,爸爸在外面给人开“大挂车”,通常是半夜12点,她熟睡的时候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对于父母不在身边,佳佳已习惯了,这些年来她就这样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我们谨慎的有关佳佳受害的问话,奶奶这位朴实的老妪直截了当地回答了我们,这让我们倍感不安,担心再次灼伤佳佳幼小的心灵。果然,佳佳的性情一下子变得暴躁了,对记者的态度也僵硬起来,奶奶对她的这种不礼貌还训斥了几句,但佳佳复杂的眼神中还是让记者扑捉到她这么幼小的心灵无法承载和完全理解的怨恨。在我们问程世俊是哪个“世”时,小佳佳脱口而出是“过世”的“世”,她仿佛对明天的判决特别清晰。

  22时35分,爷爷回来时把其他受害女孩的家长也领来了。众人没有太多的表情,但一种期盼,一种正义的期盼让他们必须冷静下来好面对明天“突然”降临的判决。大家在一起就判决一事交换了意见,最后,家长们在“看看禽兽教师程世俊是如何受到法律应有的制裁”这一点上达成共识,他们决定:明天,即5月23日上午8时,抵达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争取一切可能出席审判现场。

  23时15分左右,记者在众家长的拥送下走出了佳佳的家门,而已经对记者感到亲切的小佳佳毫无睡意,她本打算把放在西屋地上竹筐里的草莓拿出来,洗干净后与记者叔叔、阿姨一起分享;尤其是奶奶说的、长得与妈妈有些像的阿姨,佳佳还没有与她聊够天呢,所以她有些失望地与记者依依不舍的话别。当我们上车之后,佳佳默默地躲在爷爷的臂膀后面,一抹忧郁隐藏在夜一样的黑色中。(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编辑邮箱】【关闭窗口
上一条:遏止校园罪恶光靠立法还不够 更应落实法律法规
下一条:撑起保护伞 教师强奸猥亵女生得逞有四个原因
相关新闻
精彩图片回顾




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