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网络人生 骗术揭秘 奇闻异事 史海勾沉 浮光掠影 明白消费 调查 专题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王选 > 王选档案







·
原财政部金融司长徐放鸣涉嫌挪用公款炒股始末 07日
·
中国已展开“南和北睦”外交 推进友好合作政策 06日
·
中国布局中亚—库页岛一线 石油外交拉开第二幕 06日
·
“中国制造”席卷全球 中国以温和方式进入拉美 06日
·
财政部部长金人庆:内外资所得税并轨不能再拖 06日
 
[没有结束的细菌战]再战:修补历史黑洞

2005-07-07 13:56:59 南方周末 南香红

相关新闻:

  清算日本的过去,任务艰巨

  “只靠民间力量调查复原历史基本上是不可能的。目前还没有专项的资金投入到战争受害者调查中来。”

  “直到目前为止,在中国,精英一讲中日历史问题就是国家关系,或者似是而非的什么主义,几乎不提受害者。连‘愤青’都把受害者扔在脑后,痛痛快快上街游行喊口号。有一次,给大学生演讲后,居然还有学生愤愤不平地问我,你说不是为了仇恨日本人,那为什么要搞历史调查呢?”(王选)

  为什么要搞历史调查?为了搞清历史真相,为了修补历史黑洞;搞清历史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和日本清算过去,日本的历史罪过得不到清算,亚洲不可能成为一体。清算是为了恨吗?不,清算不是为了恨,清算是为了宽恕。

  但是,中国的历史调查有巨大的困难,一个是中国受害面积太大,受害人数大多,仅细菌战调查,几个国家,几千人,数十年的努力,也仅仅搞清了浙江省、湖南省的部分地区。

  细菌战是一种怎样的犯罪?只有搞清了历史,才可以为细菌战定罪。

杀人工厂的残迹

  东京女子大学文化人类学者聂莉莉教授多次赴湖南常德进行田野调查,她从采集的受害当地的民谣里,解读出了细菌战留在老百姓记忆里的伤痕。不少常德的原告在他们的陈述书里记述了这些民谣。其中的一例,是一名原告因年幼丧母,悲不能已,为遣哀思自吟的长歌:“哭一声我妈死的最苦,死了三天无人问,亲戚路过不敢进门。门口人稀无人走。”

  日本立教大学历史社会学者上田信教授主要进行了崇山村的鼠疫受害调查,他通过细菌战对一个典型中国农村社会脉络和传统习俗的破坏,指出细菌武器不同于常规武器之处是会把社会生活空间、社会关系、自然环境变为杀人凶器。细菌武器并不单纯大量杀伤生灵,还破坏了人们在漫长历史中形成的生存社会基础。而且这种破坏是长期持续的,不可能因为战争结束立即得到修复。

  但是,对于这段历史,人们还没有搞清楚。目前所说的20多个省市100万死难者的数字,只是一个概数。王选知道,这样的数字拿到日本,会遭到右翼的攻击。

  在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的时候,俄罗斯公布了他们最终统计出来的战争死亡人数。对于在战争结束后60年才统计出受难者数字的做法,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徐勇颇为感慨。他说,历史复原是一项艰难的工作,战士的死亡情况还好统计一些,最主要的是民众的伤亡。俄罗斯完成这一工作用了60年的时间,中国当时正处于战时,户籍散乱,难度要大得多。但再难也必须做,“这是一个民族应该做的工作”。

  日军的侵华战争是中华民族空前的灾难,它最为严重的后果是打断了中国向现代工业社会发展的步伐。徐勇说,1928年到1936年中国的工业增长率是8%-9%,台湾的学者统计是11.2%,这是中国近代历史中最好的阶段,被学者们称为“黄金时代”。中国现在的状况,是和战争有直接关系的。对于这种状况,中国以前没有充足的认识。

  对于细菌战的研究,中国远远落后于日本。可以说细菌战的许多重大问题还没有搞清楚,比如日军活动的组织、各部队的设置、具体的犯罪形式、受害者人数、受害者的现状及细菌战产生的深远长久影响等等问题都没有搞清楚。现在重大的档案材料、重大的秘密都是从日本先揭露出来的。

  徐勇说,这是一件万分紧急的事,中日双方的亲历者都在死去,也许,整理这段历史只留下了5年、10年时间。

  徐勇认为,只靠民间力量调查复原历史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国家要用行政力量来推动,可以利用学界的力量做,但必须有资金的投入。徐勇说,目前还没有专项的资金投入到战争受害者调查中来。

  美国国家档案馆档案

  “中国的学者为什么不来?这些档案是向全世界公开的呀!”

  2003年,王选在美国国家档案馆搜集细菌战资料。克林顿在2000年卸职美国总统前签署了“日本帝国情报公开法案”,美国将搜集到的日本政府在二战期间的600万份文件与情报资料解密公开,其中大部分是关于日本战争犯罪的文件,如在中国的战争掠夺、“三光”政策、毒气战、奴役劳工、南京大屠杀、细菌战等等内容。

  王选是第一个前往美国国家档案馆查看这批资料的中国人。她在600万份资料中查找了一个多月。为了省钱,王选托当地华侨找了一所敬老院,以最便宜的价格入住。这里没有电话、没有电视不说,有一段时间,王选只得与同在美国搜集资料的日本记者近藤昭二共住一个套间,近藤昭二睡床上,王选躺在地上。从旅馆到档案馆走路需要25分钟,没有车,只能每天走着来去。每天从档案馆出来,天都是黑的了,路上没有一个行人,只有车刷刷地从身边过,自己一个人背着装有复印好的档案资料的大包走在黑暗里。

原731部队鸟瞰图

  “在档案馆里,查看这段历史的中国人就只有我一个,而日本的学者每天都有十几个,双休日时占到查档人数的一半。他们对历史的负责和关心,常让作为中国人的我,为身边没有一个中国学者而伤心。中国的学者为什么不来?这些档案是向全世界公开的呀,每年有那么多的留学生,有那么多到美国访问的学者,为什么没有人来关心这个!我努力每天多看点、多写点、多复印点,可我一个人所能做的实在有限。”

  “为什么美国能把这段历史整理得这么清楚、完整?甚至日本的学者,他们对细菌战的历史调查工作都比我们做得多?而我们很多国人对这段历史的了解是断裂的,这很不应该。”王选说,“我们应该有更多的学者去调查‘死亡工厂’,去证明那些受害者曾经在地球上生存过,进而去关注、保护和纪念受害者。”

  王选将搜集到的有关日军二战暴行的1500页的资料目录,复印了三套,回国后分别送给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的历史系。她希望这些史料对中国学者研究提供一个线索。整整4000多页的资料都是王选自己掏钱,自己花时间去复印的。

  “我站在战争与和平的两极”。这是王选看待战争的角度。

  只有看到了这两极,才能知道战争有多么地残酷,战争对世界对人性的破坏有多么的大,才能看到战争的非理性非人性。

  “我每天的状态是在战争与和平的两极来回穿梭,两种状态在内心交织碰撞,每天让人又痛苦又清醒。”

  大学生的调查

  “中国人习惯于大而化之,喜欢推算,但历史事实不是可以按比例推算出来的。”

  从2001年至2002年,南京师范大学大屠杀研究中心历史专业研究生和其他院校的师生先后赴浙江、湖南、山东、河北参加了七次细菌战调查和诉讼活动。

  参加调查的有张启祥、许书宏(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硕士研究生)、丁晓强(浙江大学历史系教授)、沈晓青、潘同(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硕士研究生)、李涵(哈尔滨731部队罪证陈列馆馆员)

  大学生的费用是王选个人资助的,王选带着并教他们调查。张启祥、许书宏是南师大的研究生,他们第一次到乡间,第一次知道有细菌战受害者。

  “在调查过程中,我们发现,调查还停留在是否属于侵华日军细菌战的受害者这一事实,并没有从人性的角度去关注受害者本人的生理和心理状况。

  “战争对受害者来说,意味着什么?肉体的消亡?财产的损失?不是,而是巨大的心理创伤,这种巨大的创伤对受害者所造成的心理冲击延续到1945年以后,甚至是现在。

  “因此,我们从人性、人道、文明等角度来重视他们、关心他们、研究他们,让受害者感觉人世的温暖。这在目前显得特别迫切。

  “总部设在以色列、旨在要求德国政府赔偿损失的‘犹太人索赔基金组织’在2002年8月26日称,近5亿美元基金将发到犹太人大屠杀10万多名幸存者或其继承人手中。但是在这方面我们做的却不够。

  “随着调查的深入,我们越发感到时间的紧迫。原告团的180名成员和见证人,全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而且他们之中已经有26位在旷日持久的诉讼过程中去世,我们如果不在近几年内作好细菌战的调查工作,那么这段无比沉痛的历史将会在我们这代人手上彻底湮灭。”(张启祥)

  和王选一起调查调日军南京1644细菌部队的张连红说,调查是一件苦差事,并且在学术界一向被轻视。学界重研究轻调查的倾向,这既有学术体制的原因,也有学风的问题。目前考察学者的体系是:在什么刊物上发表多少论文,而做调查是最不容易出成果的。张连红说,王选做的调查,成为学者研究细菌战的文本。这一点王选可能受了日本人的影响。日本人做事很细,重考证;中国人习惯于大而化之,喜欢推算,但历史事实不是可以按比例推算出来的,因此,在许多历史问题上日本人质疑中国的说法,比如南京大屠杀的中方所说的死亡人数。

  但细节决定成败。一个细节搞坏了会影响全局。

  “当你接触更多的受害者时,你对中日关系问题的看法就会大不相同。这时候你不是想着复仇,你的复仇情绪反而会淡下来,而是更多去考虑:怎样弥合创伤?道歉和赔偿真的能解决问题吗?怎样才能不再让这悲惨的一幕重演?当前最重要的应该做些什么,怎样才能抚慰受害者的身体和精神的创伤?”

  张连红认为,只有在认清历史真相的思考之下,才会有中日问题的共同话语。

  王选说,她想把细菌战的口述历史全部搞出来。“一辈子就做这一件事”。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没有结束的细菌战]再战:这是中国人的诉讼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关注农村
  ·农民工快乐 所以中国快乐

合作医疗

民工讨薪

农村教育

思想道德建设
  ·志愿精神,中国新公民的崭新徽章

雷锋精神 

五四精神

公民道德

抗击艾滋
  ·安全套莫成昙花一现 防艾需要双重防线

女性vs艾滋

民间防艾

预防艾滋

青少年儿童
  ·怀孕少女,真的痛并快乐着?

安全教育

网瘾少年

青少年性教育

  婚姻与家庭
  ·闪婚,难以消化的爱情快餐

出入围城

女人角色

谁在征婚

  传统与文化
  ·万里长城永不倒

民间文化

节日文化

国学热

  你我权益
  ·教育为公,何以不公?

慈善尴尬

社会保障

隐私难隐

  社会百态
  ·尊师重教,老师的苦谁知道?

贫困大学生

佘祥林

现代"丐帮"

  人物
  ·纪念孙中山逝世80周年

毛泽东

邓小平

周恩来

  综合
  ·社会频道2004年终献礼

雪影[图集]

南京大屠杀

日军侵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