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木棉观察 社会民生 法制纵横 调查广角 明白消费 史海勾沉 骗术揭秘
网络人生 人群聚焦 趣识传统 浮光掠影 奇闻异事 今日关注 网上调查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网瘾少年 > 网瘾专家说法







·
公务员考试之后余热仍高 铁饭碗的分量有多重? 28日
·
四方面推进全民教育 中国过去15年9400万人脱盲 28日
·
中国年人均石油消费量不足两桶 并未冲击世界油市 28日
·
新干线“疾风”驰近中国 日可能获80亿元订单 28日
·
中国有效核威慑:406号核潜艇服役 海航王牌部队 28日
 
中国青少年网瘾大调查:情感孤独是主要原因

2005-11-29 09:35:02 千龙新闻网

相关新闻:
·我国初中学生网瘾现象严重 网瘾比例高达23.2% 2005-11-25
·北京青少年网瘾率居第二 云南最高上海排名最低 2005-11-23
·网瘾少年难以自拔跳楼 网络游戏开发商面临诉讼 2005-11-18
·5院士签名"保护网瘾少年" 将向网络游戏提出诉讼 2005-11-14

  南方网讯 记者通过各种渠道,联系到几个有网瘾经历的家庭,记录下了这几个家庭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这些故事中,有的主角已经走出网瘾返回校园,他们的经验也许对很多网瘾家庭有借鉴意义。专家还深入分析了造成青少年网瘾的深层原因,并提出一些提醒意见。

    网瘾故事——“电脑再修不好,我就打你了!”

    与其他孩子相比,张铭飞的童年实在算不上幸福。从他记事开始,他不仅亲眼目睹了父母吵架的恶状,更要倾听父母在他耳边数落对方的种种不是。后来,他父母终于离婚,他跟妈妈一起生活。

    从小开始,张铭飞的性格就非常内向。迷上网络游戏的时候,他读初三,功课已经很紧了。虽然他的功课一落千丈,但那段时间是他心情最快乐的日子。张铭飞的妈妈工作忙碌,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解决自己儿子的问题,她请一位有经验的任女士帮自己。

    有一天,张铭飞的电脑坏了,他自己也修不好。借着这个时机,他妈妈就请任女士到家里帮着修电脑。看着张铭飞坏了的电脑,任女士问:“USB插口还能用吗?”“能。”“插口在哪儿?”“后头。”“我够不到后边,你能帮我把机箱搬下来吗?”“行。”任女士对记者回忆说:“这孩子的内向让我吃惊,我跟他说话,他的回答简洁得让人不可思议。”

    任女士没有修好电脑,当然她是故意的,她想让张铭飞离开电脑一段时间。没有电脑的日子,张铭飞拿着自己的一把木头剑到处乱戳,床单、衣服都被他戳了很多个窟窿。痛苦的他甚至举着木剑向妈妈咆哮:“我受不了了,电脑再修不好,我就打你了!”

    张铭飞的妈妈和任女士组成了联盟,她们找各种借口不修好电脑。“刚开始说电脑是他姥爷出的钱,修也得让姥爷修,拖了一段时间。后来又找了个专家跟孩子说,电脑要修好需要几千块钱,家里已经没有这么多钱给你修了。”张铭飞的妈妈说。就这样,三个月里,张铭飞暂时告别了电脑。

    但这三个月太难熬了,无论对张铭飞还是家人。“孩子说没有电脑就要打我,我做妈妈的当然非常痛苦。但有什么办法?我总得先接纳他,即使他不去上学了,我也要平静接受。”张铭飞的妈妈争取的是跟孩子交流的机会。“有空的时候,我们会聊天,话题与游戏、上学都没有关系。如果他想聊就多聊会,不想聊就不聊。”她形容自己当时的状态是“外松内紧”,表面上把一切都不当回事。后来,张铭飞回校读书的时候,他从初二开始重读。

    说到张铭飞当初陷入网瘾的原因,任女士说内向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这种性格是和他的单亲家庭有很大关系的。我认为,即使父母有矛盾,也不要在孩子面前过度公开化,更不要在孩子面前说对方的不是。否则,对孩子的负面影响太大了。”

    “儿子上瘾,是我做错了吗?”

    非典肆虐的那段时间,和很多北京的学生一样,刘洋经历了一段特殊的学习生活。上课、写作业都是在网络上完成的,也就是在那段时间,刘洋彻底被网络游戏俘虏了。

    刘洋的学习成绩一直不错,是老师和同学眼中绝对的优秀生。但当非典结束以后,重新回到校园,他好像换了一个人:说话少了,成绩下降了,整天泡在网上。后来,他发展到不再学习,开始旷课。刘洋的妈妈非常着急,她开始数落自己的孩子,催促他好好学习。没想到,以前很听话的孩子竟然顶撞自己,冲突越来越严重。她求助刘洋学校的老师,但没有任何效果。刘洋最后休学在家了。

    “我就想啊,这孩子肯定是精神出了问题,我开始找心理专家,找医院的医生,但效果不是很好,孩子根本不配合。”刘洋的妈妈回忆起那段焦急无奈的日子,叹了口气。她开始到图书馆去借书,看到有关青少年青春期或者上网综合征之类的书籍,就大篇章地复印下来,回家认真阅读。“从怀孕期开始,我就开始阅读大量的培育孩子的书籍,十几年我都是按书上讲的做的,怎么就出问题了呢?”刘洋的妈妈当时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候很多人对她说;“不要光想着刘洋不对,你做妈妈的就没有责任吗?”刘洋妈妈的第一反应就是:“我怎么会错呢?我关注孩子有什么错吗?”她承认,反思自己的过程确实很痛苦,但所谓“旁观者清”,周围很多人的劝说,让她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对待孩子的方式和态度。

    于是,她对刘洋不再像以前那样关心了。“我开始做自己的事情,尽量表现出不太关注他。中午我不在家,也不催着他吃饭,让他自己弄点吃。他和我有冲突,即使只露出一点端倪,我就早早走开。我不再批评他,我知道他没有病,我让他自己把握自己。”2004年8月,在家待了近一年的刘洋重新踏进校园的大门。

    终于松了一口气的刘洋妈妈说:“只要孩子一有网瘾,很多家长就会惊慌失措,只知道单方面地催促、批评甚至责骂孩子。实际上,家长更应该注重自己的言行,如果你想要孩子脱离网瘾,你的态度是至关重要的。一定好好地反思自己,尽管这个反思的过程非常痛苦。如果一个母亲都救不了孩子,还有谁能救他?”

    打网游,还是去卖菜?

    曾亮今年22岁,初中毕业后就在家待着。他打游戏的水平很高,他把在网络游戏中获得的虚拟武器卖给玩家,一个月都收入一两千块元。周围的邻居评价曾亮说:“他脑子很好使,很明白事。”

    但曾亮想改变这种生活,他在游戏中陷得太深了,除了电脑和游戏,他几乎没有其他的生活内容。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妈妈,正为他前途担心的妈妈当然是喜上眉梢。他们开始了定计划,曾亮的起床、吃饭、睡觉时间开始规律起来。

    不打游戏了,曾亮想做生意,就跟妈妈要钱做本金。起初,曾亮妈妈觉得他没有经验,就没给,后来终于给了一部分,曾亮就开始做蔬菜生意。按曾亮的计划,从种蔬菜到卖蔬菜,他都要做,但后来菜种的不是很好,曾亮就只好做运输蔬菜的生意,主要送给当地小区的一些餐馆。但半年过去,很多餐馆一直没有付款给他,他的生意几乎“破产”了。

    做生意失败之后,家里不肯再给他的生意投钱。有点郁闷的曾亮重新打游戏打发时光,整夜与《魔兽争霸》相伴。“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网络游戏和卖菜好像成了他的两个选择。我当然想让他离开游戏,但往没有前途的生意里投钱,就像打水漂,我也很难决定。”曾亮的妈妈现在处于迷惘之中。

  成瘾探因——

  主观原因:面对虚拟世界缺乏自控力

    专家指出,中学生身心发育尚不成熟是导致易上网成瘾的主观原因。他们自控能力欠缺,一旦上网往往可能被网上光怪陆离且层出不穷的新游戏、新技术和新信息“网住”。他们的认知能力有限,面对网上新奇、刺激的信息极易受其诱惑。“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自我意识强烈。在网络上人人平等,在匿名的保护下可以畅所欲言,不用担心受到什么审查,带来什么惩罚,而且观点越新、奇、特,可能得到的反响越大、回应越多。”网络成为中学生心目中展现自我的最好平台。

  客观原因:生活中缺乏情感交流

    专家同时指出,中学生可能身处的不利环境是导致易上网成瘾的客观原因。目前网吧遍布大街小巷,尽管有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禁止未成年人进入网吧的条例,但在实践中对网吧尚缺乏有效的管理措施,网吧一定程度上成为他们的乐土。家庭环境上,当前我国中学生多属独生子女,且城镇居民以楼房式独门独户的家居结构为主,这在某种程度上不利于身为独生子女的中学生与同龄伙伴交流。在工作生活压力较大的今天,他们的父母极有可能因忙于工作和生计而忽略了与子女的情感沟通。那么在现实生活中缺少情感交流的中学生,便会在网络中寻找可归依的群体,迷恋于网上的互动生活。

    在教育环境上,在电子信息时代的大环境下,电脑和网络成为青少年不可或缺的学习工具,但缺乏有效引导的中学生更多的是把电脑和网络当成一种娱乐工具。中学生的学习压力较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生坦诚:“学习上经常遭受挫折,又得不到家人、老师和同学的理解。为宣泄心中的苦闷,逃避不愿面对的现实,往往在网上寻求安慰、刺激和快乐。”

    专家提醒——

    治疗:某些网瘾专家只会“贴标签”

    长期致力于网瘾研究的陶宏开表示,对于网瘾问题,预防比治疗更重要。“无论是家庭教育还是社会教育,都应该给孩子宽阔的发展空间,并培养孩子的自我调节能力。”他特别提醒,一旦孩子真的有了网瘾,不要把他当成一个医学上的治疗对象。

    陶宏开对目前国内一些所谓“网瘾专家”的行为有些担心。“现在有很多所谓的专家,治疗网瘾只会给孩子贴标签,什么狂躁症、自闭症、抑郁症、社交恐惧症等。你问他怎么治疗?他只会劝孩子暂时休学治疗,再就是开点药品。”他还表示,有些专家把这当成了纯赚钱的行当,据他了解,现在有些所谓“网瘾专家”的收费每小时60元-440元。

    防沉迷系统:难以控制变换账号

    对于前段时间推出的网络防沉迷系统,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秘书长郝向宏表示,这个系统一推出就褒贬不一。“目前看来,该系统在一个游戏账号上的效果是明显的,随着游戏时间的增长,玩家的收益会逐步减少。但对于玩家变换账号继续玩的情况,还是难以控制。”但他表示,这个系统至少说明国家主管部门开始重视这个问题,并试图采取有力措施。

    陶宏开则认为:“对于网瘾问题,不能以堵为主,最好的办法应当是正面引导。”对于国内很多大学开办网络游戏学院,他认为就是一个不好的引导。(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两院院士呼吁救助网瘾少年 9情况判别是否染网瘾
精彩图片回顾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
 
关注农村
  ·农民工快乐 所以中国快乐

合作医疗

民工讨薪

农村教育

思想道德建设
  ·志愿精神,中国新公民的崭新徽章

雷锋精神 

五四精神

公民道德

抗击艾滋
  ·安全套莫成昙花一现 防艾需要双重防线

女性vs艾滋

民间防艾

预防艾滋

青少年儿童
  ·怀孕少女,真的痛并快乐着?

安全教育

网瘾少年

青少年性教育

  婚姻与家庭
  ·闪婚,难以消化的爱情快餐

出入围城

女人角色

谁在征婚

  传统与文化
  ·万里长城永不倒

民间文化

节日文化

国学热

  你我权益
  ·教育为公,何以不公?

慈善尴尬

社会保障

隐私难隐

  社会百态
  ·尊师重教,老师的苦谁知道?

贫困大学生

佘祥林

现代"丐帮"

  人物
  ·纪念孙中山逝世80周年

毛泽东

邓小平

周恩来

  综合
  ·社会频道2004年终献礼

雪影[图集]

南京大屠杀

日军侵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