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搜索


【社会新闻频道】 | 社会民生 | 法制纵横 | 网络人生 | 骗术揭秘 | 奇闻异事 | 史海勾沉 | 浮光掠影 | 明白消费 | 调查 | 专题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专题 > 周恩来诞辰107周年 > 中国政治常青树——往事



·
躬身履职为民务实 2005地方人大精彩议案建议点击 02日
·
可再生能源法提前出台 中国奏响能源革命序曲 02日
·
中消协:今年3·15要曝“2004消费者十大憋屈” 02日
·
中国探月工程寻求国际合作 力争2007年前升空 02日
·
粮食、能源、价格 2005年“十大挑战”考验中国 01日
 
总理夜点名 共和国组建外交部始末

2004-05-19 14:08:17 文汇报

相关新闻:
·新中国一大奇迹——1959年建红旗渠纪实 2004-04-27
·邓小平批准庄则栋跨国婚姻 2004-05-17
·1989年美特使秘密来华前后事 2004-04-27
·富田事变中的彭德怀与毛泽东 2004-05-09

中国首任驻法大使黄镇向戴高乐总统递交国书后的合影

  南方网讯 总理夜点名

  1949年11月,在当年段祺瑞执政府外交部旧址院前(东单外交部街31号)挂起了新中国外交部的牌子。

  11月8日入夜后,周恩来在李克农、王炳南等的引导下,来到了他在二楼的办公室。房里铺着厚厚的地毯,西侧有门连着外间的大会客室,可用来接待外国使节和重要外宾。周恩来问道:“没有我在西花厅的办公室大,却比那边还阔气。我说要因陋就简的,为什么要搞得这么豪华?”李克农笑了:“总理,这是旧物利用,我们毋须添置新的。这些红木古董都是北洋政府外交部的。”

  周恩来说:“我今天告诉你们,在我当外交部长的任内不得建造新的外交部大楼,也不许增添更多的房子和办公用具,这些就很好嘛!一定要勤俭办外交。”

  王炳南把早已准备好的外交部花名册递上。周恩来细翻了一遍,说:“世界上每个国家的统治阶级都要挑选最忠诚、最可靠、最有才干的分子来从事外交工作。我们的外交干部无非几个来源:首先是从军队中选调,军队干部经过战争的考验,是最靠得住的;二是从地方干部中选调,他们有领导工作的经验,也是很靠得住的;三是从地下党中选调,他们的文化水平较高,是在敌人的白色恐怖中锻炼过来的,也是可靠的。”

  晚上八时整,外交部全体同志集合。周恩来打开花名册,依次点名,从司长到科员。

  “头一个是王稼祥,外交部副部长,我国首任驻苏联大使。稼祥同志已经到达莫斯科,举行开馆升旗仪式了。”他又点李克农:“克农副部长现在主持外交部常务工作,老党员、老红军,长期做情报和统战工作。”

  接着,他点了外交部副部长章汉夫:“章汉夫正从上海赶来。他是20年代的老党员了,早年留过美,后来又留苏,当过省委书记。抗战胜利后曾在香港做外事工作。天津解放,他主持了天津的外事工作,上海刚解放,中央又派他去主持上海的外侨工作。”

  他又点到王炳南,说:“办公厅主任炳南留学德国,回国后先在杨虎城将军身边做统战工作。后来就到重庆、南京的中共办事处做外事工作,中共中央外事组成立后,担任外事组副组长。”

  “还有现任东北军区参谋长的伍修权将军,还没有到任。他在军调部跟美国人打过交道,去年解放沈阳也跟原美国领事馆打交道,查出了许多特务用的电台。早年进过莫斯科中山大学,现在由他来主持东欧司。”

  他又翻了一页名册:“亚洲司司长沈端先,也就是有名的夏衍。现在还在上海任宣传部长,目前暂由乔冠华代理司长。……你们认识龚澎同志吗?她是我们部里情报司司长,乔冠华同志的夫人。(有笑声)有的年轻同志听不惯,过去在国统区、前不久在香港,都是称她为‘女士’、‘夫人’的,以后出国去人家还是这么叫。”周恩来将到会的同志一个一个都点到,点到熟人,还开一两句玩笑。

  点名过后,外交部的成立大会就开始了。

  将军当大使

  新中国首批驻外大使中,将军占了绝大多数。算至1951年6月底为止,新中国所派出的首批驻外大使15人中,绝大部分都是从人民解放军各部队或军区调来的兵团级、军级以上的干部,被人们泛称为将军大使。他们调任的过程,可以说都充满了有趣的故事——

  姬鹏飞,又名吉洛。他到外交部是周恩来点的将。他是山西临符人,早年在一个陆军医院由看护升为军医。1931年参加了著名的宁都起义。到陕北后,任军委后方卫生部部长、中央军委卫生部副部长。抗战爆发后,转行做政治工作。杭州解放后,姬鹏飞担任浙江省军区副政委,突然接到中央调令,让他立即赴京去外交部报到,使他大觉意外。他和夫人许寒冰先去上海,找了老上级粟裕,希望能够不去。粟裕对他说:“吉洛将军,你是军人啊,国家有需要,将军无选择啊。”离开上海前,粟裕还送给他一件大衣,给他夫人买了一身衣料。

  到外交部报到后,原定他出任新中国首任驻英国大使,后因中英建交谈判久拖不决,他奉命改任驻民主德国大使团团长,于1950年10月12日走马上任,递交了国书。当时民主德国的外交大权仍受控于苏联军事管制委员会,因而外国大使都使用外交使团团长称谓。1953年11月,苏联军管会撤销后,外交机构遂改称大使馆,使团长即改称特命全权大使。

  1949年冬天,黄镇受命带领了一批干部筹备组建总政下属的总干部部。正在忙碌时,中央来了调令,要调黄镇、朱霖夫妇去外交部报到。当天晚上,朱霖不高兴了:“你去国外做外交官吧,反正我要在国内干工作。”黄镇说:“你不去怎么行?我岂不成光杆大使了?”

  他们带着两个警卫员、两个大包袱、两箱子书,还有五个孩子从总政到外交部来报到了。先住在前门外的解放饭店,后又搬到新华饭店。全家人第一次用上了抽水马桶和席梦思。朱霖还是想不通。

  次日,调外交部的将军们都来了,袁仲贤、姬鹏飞、耿飙、韩念龙等,一见面都乐了。当时,还宣布了黄镇是调干班的支部书记。他笑着指指朱霖说:“我当支部书记也没办法,做不通人家的思想工作。”袁仲贤就对朱霖说:“你不要生气。我们办外交,依我看都是为了党的利益而演戏。党需要,我们就演。将来,我们男的穿上西装革履,是演戏;你们女的穿上旗袍、高跟鞋,拎着个小包包,也是演戏。”朱霖被袁仲贤给说笑了。

  半年后的1950年7月,黄镇带着手下连朱霖在内的六个外交官,乘上了开往苏联的国际列车。他要在莫斯科转车,前往布达佩斯,出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首任驻匈牙利人民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后来,他又成了驻雅加达、驻巴黎、驻华盛顿的中国大使。

  耿飙是惟一自己开着吉普车来报到的将军。他在路口踩了刹车,让东单大街上的有轨电车“当当当”地响着驶过,才驾着这部美式吉普从协和医院往东,找到了外交部。

  新疆和平解放,大西北的革命战争基本结束后,耿飙就在十九兵团驻地接到中央的调令。他当时担任十九兵团副司令员。杨得志司令员与李志民政委见他感觉十分意外,就帮他分析说:“你在军调部跟美国人打交道很有一套,周总理记着你呐。”杨得志知道他爱开那辆缴获的美式吉普,便提出:“告诉后勤部,让你把那辆吉普车带走吧,也算是兵团的一点心意。”

  刚报到不久,周恩来总理找他谈话说:“在这批首任驻外大使的将军中,中央准备任命你为驻联合国的军事代表。”不久,因新中国进入联大的问题当时还难于解决,耿飙被任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瑞典王国首任特命全权大使,于1950年9月抵达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在任期内,他还与当时当选联合国秘书长的瑞典人达格·哈马舍尔德交上了朋友。后来,促成了哈马舍尔德1955年元月访问北京,与周恩来举行会晤,使其成为访问新中国的第一位联合国秘书长。

  递交国书的“隔壁戏”

  将军们到外交部报到后,周恩来让外交部办公厅给物色了一个饭店,就是前门外煤市街的新华饭店,让大家连家眷一起集中住下,开始举办当大使的培训班。

  在解放初的北平城里,除了北京饭店、六国饭店,排列下来就数得上新华饭店了。房间里的卫生设备、弹簧床、地毯,使得这些刚从军营里出来的人感到不习惯。黄镇翻来覆去睡不着,后来干脆将被褥铺到地板上睡,早上起来放回床上才开门。这个睡法延续了多年。

  培训班在外交部街的老礼堂上课,请了国内的学者专家何思敬、王铁崖等给大家讲国际法。外交部举行了外交文书展览,为他们展出了照会、国书、会谈纪要、备忘录、双边协议……各式各样的样品。还请了毛岸英给大家讲在苏联留学的所见所闻与各种体会;也请了苏联驻华大使罗申、罗马尼亚驻华大使鲁登科、匈牙利驻华大使埃夫朗科等,给大家上课,由毛岸英担任翻译。那时候,实际上担任越南驻华使节的黄文欢也参加了这个学习班,化名蔡某,他会讲中国话。培训班还组织了参观东交民巷的苏联驻华大使馆,并集中学习穿西装打领带,学习跳舞,请老外交人员讲外交礼节。还去北京饭店学摆刀弄叉吃西餐,学怎么摆台,怎么安排主人、客人的位置。

  1950年3月10日下午,毛泽东刚从苏联访问回到北京没几天,经周恩来同意,安排他们在勤政殿旁边的小房里,透过窗户纸的小窟窿,观看罗马尼亚首任驻华大使提奥多拉·鲁登科递交国书的全过程。

  仪式开始前,周恩来前来检查,他不让这些将军大使们将纸窟窿捅得太大,说让外国人看见殿堂里这儿那儿一排大窟窿,不雅观,只准每人用铅笔戳个小洞。

  仪式结束后,这些即将出国当大使的将军们就热烈地议论起来。有的嘟囔:话那么多,咋记得住呀?有的不以为然地说:反正事先写好,到时背下来就行了。

  他们讨论后,得出了两点共识:其一,致辞应有充分准备,预先有个腹稿;其二,我们首次递交之前,多预习几次走步子、站立的位置、呈递的姿势,等等。有人就建议何不趁热打铁,当场就来演习演习。于是,他们就在勤政殿里的小屋中,你当元首、我呈国书地轮流预演起来。

  这时,周恩来走进来了,笑着说:“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毛主席听说你们在这里观礼,很高兴,要接见你们。”他领着大家走进大厅,毛泽东很高兴地站了起来,跟大家逐一寒暄握手。他问黄镇:“你原来那个黄士元的名字,不是很好吗,改它做什么?”黄镇说:“我脾气不好,需要提醒自己‘镇静’。”毛泽东说:“黄镇这个名字也不错。《楚辞》中说,白玉兮为镇,玉可碎而不改其白,竹可黄而不可改其节。派你出去,是要完璧归赵喽。”

  有的同志提出,我们不懂外语,怕搞不好外交工作。毛主席说,现在我们的高级干部中懂外语的很少,那也不能不派大使啊!暂时不懂外语,也可以当好大使。汉代的班超、张骞不是也不懂外语吗?但他们出使西域,非但能够不辱使命,而且功绩卓著。他又幽默地说:将军当大使好,好在哪里?首先,你们出去我们放心,因为你们不会跑掉。毛泽东说这“不会跑掉”的话,是因为当时新闻刚报道了某国驻外使节叛逃。周总理笑着插话:革命军人嘛,政治觉悟高,立场坚定,纪律性强。

  在接见中,毛泽东还很认真地说:“你们这些将军出国当大使,不算转业,可以保留军籍。恩来,你看怎么样?”周恩来点头说:“同意。”

  接见快结束时,周恩来郑重地提醒大家:外事工作授权有限,所以你们要经常向国内请示汇报,外交无小事,切不可掉以轻心。(摘自《知情者说》,陈敦德著,中国青年出版社,2004年1月)(编辑:姜志)


发表评论】【编辑邮箱】【关闭窗口
上一条:
下一条:周总理在40多年前的一次绝密之行
精彩图片回顾




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