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和国家领导人将出席抗战爆发77周年纪念活动

2014-07-07 10:00     来源: 新京报

摘要: 7月7日是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纪念日。今天上午,党和国家领导人将到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同首都各界代表一起,隆重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

新京报讯 (记者储信艳)7月7日是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纪念日。今天上午,党和国家领导人将到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同首都各界代表一起,隆重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坐落于中华民族全面抗日战争爆发地——北京卢沟桥畔的宛平城内。l987年7月7日,在全民族抗战爆发50周年之际,纪念馆正式对外开放。邓小平同志亲自题写馆名。

多年来,每逢全民族抗战爆发或者抗战胜利的“逢五”、“逢十”纪念日,国家领导人会到访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199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当年8月15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参观了抗战馆。

2005年8月14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赴抗战馆参观了《伟大胜利》大型主题展览。

在2010年9月3日,纪念馆举行了隆重的抗战胜利65周年活动。胡锦涛来到馆内同首都各界群众代表一起参加纪念活动。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是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抗战胜利69周年,并非“逢五”和“逢十”的年份。

上海师大教授、抗日战争史专家苏智良认为,今年纪念活动的高规格,主要有两个原因。

今年是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两日”决议的第一年。明年又是中国抗战胜利70周年,出于充分准备的考虑,今年规模会大一些。

更为重要的原因,苏智良认为是出于对“中日关系”的考虑。日本安倍内阁上台后,开历史倒车,令亚洲历史走到了重要关口。苏智良说:“在这个时候,我们重温历史,有现实的意义,令中国老百姓提高警惕,同时告诫国际社会。”

■ 盘点

纪念抗战的N种方式

今天上午,党和国家领导人将到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同首都各界代表一起,隆重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今年以来,中国官方和民间与抗战相关的活动不断。

确定抗战胜利纪念日

今年年初以来,有关抗战方面的新闻没有中断,特别是2月份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两日”决议,令各界兴奋。

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经表决通过了两个决定,分别将9月3日确定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将12月13日确定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苏智良表示,学界过去提过很多次,希望对抗战能够有国家祭奠的仪式。总算今年人大通过了“两日”的决议,相信今后会有比较正规的、国家级别的悼念和纪念仪式。他说:“这才是真正的爱国主义教育,这是跨越党派的教育。对这样的历史财富,应该经常重温。”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自3月27日设立网上纪念馆。截至7月初,这座虚拟纪念馆上线以来,已经有近800万人次点击浏览,各类留言超过10万多条。

申报世界记忆名录

今年6月份,中国外交部10日表示,中方将有关南京大屠杀和日军强征慰安妇的一些珍贵历史档案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世界记忆名录。

近日,吉林省档案馆公布了涉日侵华档案的最新研究成果,450份日本关东宪兵队邮政检阅档案被整理成书出版发行,透露了大量有关大屠杀、强征慰安妇、731细菌部队等侵华日军犯下的罪行。

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主任张连红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现在日本国内安倍在历史问题上开倒车,进一步右倾化。目前我国对这段历史的研究,仍有不足。有关部门不断推动抗日档案资料的出版,这非常正常。

同时,张连红表示,抗日战争非常重要,再如何研究和推动都不为过。我们要自发加大研究,而不是受日本右翼的影响。

开办抗战主题邮局

7月3日,吉林省档案馆藏“日本侵华档案”学术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专程赶来参加。

当天下午,他对新京报记者说:“刚才中央档案馆副馆长李明华就坐在我旁边开会。”3日上午,李明华还在国新办召开新闻发布会。从7月3日开始,中央档案馆在国家档案局官网上陆续公布45个日本侵华战犯笔供,一天上网一个,分45天完成。

7月4日,全国第一家以纪念抗战为主题的邮局正式开业。该邮局包括实体邮局和网上邮局两部分。实体邮局可为观众提供邮件收寄服务,同时制作并发行抗战题材纪念封、明信片、纪念邮册等各类纪念邮品,配有专用邮戳。网上邮局则提供抗战类邮品展示和抗战主题邮品的网上售卖。

据中新网报道,为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北京10多个区县、社会各界自6月底起至8月,计划举办近40场特色活动。新京报记者 储信艳

追忆

1937.7.7

那时候我父亲刚刚去世不久。我当时已经上了三年私塾,正放假在家。一天突然听到了密集的枪声。最开始我以为是(士兵)打靶,但是不久就有人在外面喊“来日本人了”。

——杨淑芳 91岁 家住长辛店,距卢沟桥约四公里

当时我每天和母亲打草、收柴。枪炮声让我们非常害怕。就躲在炕沿底下。当时也没有表,不知道蹲了多久。日本士兵在卢沟桥附近驻扎了下来,有一些就住到了我家里。我见到日本兵很害怕,所以一直没有弄清楚究竟住了多少人。只是有一次母亲大着胆子过去看,见到的是桌上的军用水壶和挂在墙上的刺刀。

——周蕊 83岁 家住卢沟桥边

一位姓崔的老人告诉我,他曾是二十九军一名士兵,他们在卢沟桥打了一天一夜,然后撤到了丰台,最后到了南苑。在这个过程中,佟麟阁和赵登禹两位将军相继殉国,他们的遗物连同布满弹孔的一段树干被保存在了宛平城中距离敬老院只有数百米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中。

——宛平敬老院负责人陈永利

密集的枪炮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睁开眼一看,外面黑洞洞的。炮弹就在我家北房西边落下爆炸。奶奶让我顶着锅盖跑,和母亲妹妹一起逃往长辛店。在北头小树林里,看见一排排国民党29军将士遗体。

——郑福来 83岁 家住卢沟桥边

据新华社电

打印本页责编: 朱景


相关新闻:


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