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贤说,今后一段时期,广东要加大金融创新与合作的力度,从五个方面着手建立高效率、可持续的新型基础设施投融资机制。
被誉为广东金融界“奥斯卡”的第二届“金榕奖”颁奖典礼在广州成功举行,为第二届金交会的顺利闭幕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城镇化是带动区域协调发展、加快工业化进程的重要途径,也是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所在。当前广东正处于经济转轨、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

当我们再次面临西方用所谓量化宽松制造过剩流动性,从而制造危机时,中国怎么保证自己还能有效应对危机呢?城镇化是应对危机的一个先手。

支持金融的转型,支持实体经济,扩大内需,特别是要防范金融风险,目前来说金融风险相对还是比较大的。包括广东,曾经在80年代、90年代有过教训。

我恐怕还是更多关注广东的问题。从地方的角度来说,特别是从广东的情况来说,金融体制可能是下一步改革的突破口,所以要将民营经济和金融体制改革结合起来。

引言:去年正式获批的珠三角金改方案为广东金融强省建设提供了强大动力;同年首届金交会成功举办,也让世人看到了广东金融人的信心和风貌。值第二届金交会即将开幕之际,南方日报特派记者奔赴纽约、伦敦、新加坡等地,寻找国际金融中心的成长密码、探访在人民币国际化大潮中的筹谋,为广东金融发展取经问道。
胡春华说,希望银监会继续指导广东银行业的改革发展,推动深化粤港澳金融合作,促进珠三角转型升级和粤东西北加快发展。[更多]
“江苏即将取代广东成为经济总量第一”的话题广为外界关注。胡春华在两省座谈会上说,江苏的很多成功经验值得广东学习借鉴。[更多]
陈云贤表示,广东毗邻香港,尤其是香港拥有7000多亿人民币资金,如何有效利用这笔资金,金融高新区应在此领域大胆创新。[更多]
引言:珠三角金改一年以来,广东各地金融发展欣欣向荣,但是金融资源也相应分散。“摊大饼”,曾有业内人士在提及广东的区域金融布局时脱口而出。各自为政无疑将削弱金改这把“尚方宝剑”的威力;珠三角各个金融极如何精准定位,互相借力,真正实现“1+1+1>3”?根据《珠三角产业布局一体化规划(2009-2020年)》,要以广州、深圳两个区域金融中心为主体,以佛山、东莞和珠海等城市为节点,整合金融资源,着力建设珠三角金融改革创新综合实验区。

结语:

暨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刘少波表示,尽管全省金融产业的发展需要广州、深圳金融中心的建设,也需要佛山、东莞等地金融产业的发展,“但作为一个产业分布的物理空间概念,金融中心建设不能多而散”。金融中心的建设是以市场为导向客观形成的,不能靠行政的“硬性”规定。广东建设“金融强省”的构想是合理的,但地方金融产业应根据自身情况需要而发展,产业的布局应注重均衡、有所侧重。

Copyright© 2013 Nf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
南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