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筑中国梦”: “蜘蛛人”的梦

2013-06-06 09:57     来源: 南方日报

摘要:

孙海涛(深圳宝安区沙井镇沙头工业区)

我是一名高空作业员,你也可以叫我“蜘蛛人”。家庭的变故,让我从一名工地小工转行做起“蜘蛛人”。

2000年,因为祖母和父亲接连患病,家里债台高筑,约有10万元之巨。就在我为债务发愁之际,同村的一个老乡找到我,要我跟他去深圳干高空作业,每月差不多有五千块的收入。

5000块,对我而言充满了巨大诱惑,虽然这工作的危险系数很大。我当即就答应了老乡,可当老乡了解到我有恐高症后却连连摇头:“不行,我不能拿你小命开玩笑。”后来实在拗不过我,他就指着家门口的水库对我说:涛娃子,你要敢从“鬼见愁”上跳下去,你就跟着我干,否则免谈!

“鬼见愁”是一块怪石,嶙峋地悬空于水库东面的山边,有十几米高。他这样说原是为了吓唬和拒绝我,没想我一狠心真的从“鬼见愁”上跳了下去……

第一次上班是在到宝安福永后的第四天。那一次是为一家酒店擦洗户外玻璃,虽然准备得当,前几天也积累了一些基本常识,可一旦自己临上阵还是莫名地紧张起来。因为酒店的幕墙玻璃格外光滑,且有二十五六米高。我看着人来车往的街道,双腿不由地打颤。“你不要老看下面,这样会增加你的心理压力”。老乡当即告诫我。果真,当我拉着绳索往下走不再一味看酒店下面,那种害怕的感觉少了大半。也第一次有了将自己悬在半空的感觉:头上蓝天白云,脚下繁华街市。那时我就想,给我一双翅膀,我也可以飞翔。

擦洗玻璃虽然简单,却是一件需要耐心和细心的活,并且一干差不多就是一整天。当然,拿到手的工资也是可观的,一般有两三百元。每次出门作业,随着我在玻璃墙上的上下移动、擦洗,一块块原本灰暗肮脏的玻璃重新焕发出亮丽的色彩。而一天中最开心的莫过于点着到手的票子,坐在地上喝着啤酒,看夕阳反射在玻璃上,一圈圈的彩色光晕晃悠开去。那感觉,真美!

常常,你会见到我在暮晚中归来,一身的灰迹、涂料印痕。或许你不会正眼看我一眼,或许你更难以体会到我一身疲惫和内心暗藏的点滴喜悦:当我洗净身体,躺在凉席上,看城市渐次的灯火,看电视里的笑语声声,那便是属于我一天中的幸福时刻。

通过努力劳动,我的待遇提高了,不仅还清了债务,在家里还盖了四层高的新房子。我深信,只要努力,在深圳这个时刻都能创造奇迹的地方,有一天我一定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我一直希望有一天,能够把从事这一行的老乡、兄弟们都组织起来,成立一个正规的高空作业团队。将这座城市,将我们自己的人生和梦想装扮得更加光鲜、亮丽。

征文投稿邮箱:

nfrbzgm@qq.com

打印本页责编: 李秀丽


相关新闻:


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