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页面
中国黄金市场重大缺陷再曝光
2012-06-04 01:33   第一财经  网友评论 条,点击查看

  张庭宾

  6月1日晚,国际金融市场风云突变。

  20:07前后,伦敦金价突然惊天逆转,从每盎司1546.55美元急速飙涨,2个小时后涨到1611.62美元,最高涨到1629.25美元,最大涨幅5.34%,当日收盘涨63.2美元,涨幅为4.05%。在本轮12年的黄金大牛市中是第二单日涨幅。与此同时,欧元对美元涨1.08%;标准普尔指数跌2.46%;石油大跌3.68%。

  对于此次金价突然暴涨,大多数分析家认为是因为糟糕的美国5月份就业数据——仅增6.9万人,远低于市场预期的15万人。同时失业率为8.2%,高于市场预期的8.1%,再度证明了美国经济复苏失去动力。市场对于美联储推出QE3救市的预期再次升温。

  笔者承认美国最新就业数据令人失望是导致金价上涨的重要原因,但最重要因素还是希腊大选的最新民调。按照希腊选举法案规定,大选前两周禁止民调,因此6月1日民调结果是最后一次,结果显示,支持紧缩的新民主党(ND)得票率27.1%,领先反对紧缩的左翼联盟(SYRIZA)0.7个百分点;这出乎投资者的意料,仅仅一周前的民调结果,希腊左翼联盟以4%的优势领先于新民主党,提升了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预期,导致欧元和金价下跌。

  儿童节的金价大涨,再次凸显了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事实,即全球投资者的命运,甚至全球大国博弈的命运,被希腊攥住了命根子。

  今年初,笔者曾分析了影响2012年大国博弈和金融市场的四大关键事件:1.伊朗战争;2.美联储QE3;3.欧债危机,希腊是否退出欧元区;4.中国何时救市。

  时近年中,关于伊朗战争的预期日益清晰,在2012年11月份美国大选结果揭晓之前,美国以色列对伊朗战争的概率已经大为降低;而中国最近的“稳增长”举措,总体规模和力度仍比较克制,守住了房地产调控的底线,因地方政府财政困难,地方融资平台岌岌可危;国企被要求收缩;民企普遍亏损经营无意愿融资扩张。所以可基本评估为,规模不会太大,效果不会太好。

  如此一来,美联储会不会推QE3和欧债危机演化就变成了重中之重。其逻辑是这样的,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则不仅造成“三驾马车”和欧洲商业银行等持有的3000多亿欧元希腊国债的损失,更重要的是冲击了世人对欧元的信心,欧元区可能由此分崩离析;大量资金撤出欧元区,市场就有了足够的钱购买美国国债,美联储就没有必要再直接印钞——QE3买美债了。

  此前,希腊大选第一轮组阁失败,导致市场忧虑希腊退出欧元区,已经使大量资金流出欧洲购买美国债避险,已经使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降低到了1.67%,创下了历史新低,就是这一逻辑的最好证明。

  反之,如果希腊第二轮大选配合紧缩的新民主党上台,那么,希腊将兑现此前3月救助协议中的责任,希腊将留在欧元区,虽然这只是缓解了欧元的燃眉之急,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的问题并不会因此解决。但这至少给欧盟多赢得3~6个月的时间。这样欧洲央行很可能再搞第三轮的LTRO,再多赢更多一点的时间。

  如此,再加上股市和期市下跌导致的财富缩水,市场便没有更多的热钱去购买美国国债,若美国经济指标再不佳,比如失业继续恶化,则美联储推出QE3的概率极大,几乎是板上钉钉。

  因此如果希腊新民主党上台,则美联储将会在不久后推QE3,欧洲央行将推LTRO3;全球纸币将再度大泛滥,黄金将成为最后的财富避风港,黄金大五浪的牛市将正式启动;如果希腊反紧缩的左翼联盟上台,则美联储短期不会推QE3,希腊很可能退出欧元区,欧洲商业银行危机扩大化,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债务危机提前爆发,欧盟的未来更加复杂,有多重可能性(在此先不一一分析)。但结果是欧元大跌,黄金进一步探底。等待新的重大事件发生再看是否能再续大牛市。

  这种大起大落行情,对于经验丰富的国际投资者而言,是难得的赚钱机会,然而,对于初涉国际金融市场、局限于残缺的国内市场的中国投资者而言,这很可能是亏大钱的陷阱。6月1日的黄金暴涨行情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6月1日下午收盘,对于中国投资者来说,是一个极难决策的时候,因为15:00上海期货交易所收盘,15:30上海黄金交易所收盘,而黄金走势又到了一个关键节点,接下来欧美盘正演绎到每周变化最大、最关键的时候(伦敦金收盘在北京时间6月2日凌晨5点左右),从技术线上有三种可能:一是出现重大利空,当晚破掉1523的前期底部,下一目标位是1450美元;二是出现重大利好,当晚上破1575的压制位,就很可能大涨,就像实际发生的那样;三是无大事,走势平平。

  对欧美的投资者而言,这很好操作,如果做空单,可以在1575美元附件做个空头止损单;在1580附近做个多单,在1520位置做个多头止损单。就可以安心睡觉了。

  中国投资者则要备受煎熬:1.如果选择清仓,固然安全,也失去机遇,特别是对于T D的散户而言,较高的清仓成本等于一次小型割肉;2.选择做空,闭市后被封锁在市场里,如果暴涨,只能眼睁睁看着;3.选择多单,如果暴跌,只能打碎牙齿和血吞。

  就此尴尬情形,一位资深投资界朋友曾经打个了比方:你(中国投资者)被别人(国际投资者)按在那里“强奸”,还没有办法还手。绝对话糙理不糙!这也是中国期货公司十几年来每每像在沙滩上堆城堡,又屡屡被冲走的根本原因。

  若要改变这种惨痛局面,有两个办法:1.延长交易时间,尤其是周五晚上的交易时间延至次日凌晨2:30,宁愿周一晚开盘;2.对国民开放海外直接期货投资,可拿国内账户资金证明在海外投同等规模的资金,以对冲风险。

  如果中国黄金市场这一根本制度缺陷不纠正,那么未来每个周五仍然是中国投资者的噩梦时间。(作者为本报特约主笔、中华元智库创办人,仅供参考,投资者决策风险自负,联系邮箱ztb6006@sina.com)

找不到页面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刊载的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属下
报刊作品。违反上述声明者,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南方报网讯”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南方报网。未经本网授权,
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找不到页面
找不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