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页面
我国首座深水钻井平台南海开钻
2012-06-21 21:44   中国网  网友评论 条,点击查看

  图说:“海洋石油981”深水钻井平台。

  【中国新闻周刊网6月21日讯】6月21日,由中国新闻社、《中国新闻周刊》主办,以“走向深海——海洋能源中国策”为主题的“新闻中国”论坛在北京举行。

  国土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车长波、中国大洋协会秘书长金建才、国务院国资委研究局副局长楚序平、中国前驻俄少将国防武官、上合组织高级能源顾问王海运、中国工程院院士周守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曾恒一、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徐小杰等多位相关领域的嘉宾齐聚本次论坛,就中国海洋及能源发展形势,中国油气资源勘探开发的深水战略,以及中国参与世界海洋能源竞争的机遇与挑战等问题,展开主题演讲和对话。

  2012年,全球海洋竞争日趋激烈,中国“在海洋中的身影”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在海洋权益与能源竞争不可分割的今天,走向深海,既是中国实施海洋发展战略的应有之义,更是缓解油气资源紧缺压力,保障能源安全的必然选择。

  深水油气资源勘探开发,需要高科技和尖端技术作为基础。5月9日,中国首座代表当今世界最先进水平的第六代半潜式深水钻井平台“海洋石油981”在南海1500米水下开钻,标志着中国在深海油气勘探开发领域第一次有了自主研发和国际竞争能力,“深水战略”由此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此次所开钻的南海,拥有约占中国油气总资源量的三分之一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其中70%的资源都蕴藏于150多万平方公里的深水区域。这充分印证了,深海,必将成为中国具有战略接替性的油气开发新领域。

  在中国长达18,000多公里大陆海岸线边,拥有约300万平方公里可管辖的海洋国土,这片蔚蓝无限的海洋,特别是神秘的深海,为中国发展提供了巨大的诱惑和机遇。中国大洋协会秘书长金建才认为,“成为海洋强国必须要走向深海大洋,不仅要影响和主导国家管辖的国际海洋事务,而且要能引领大洋深海技术的发展。中华民族的复兴,海洋的建设需要走向深海,小康社会的建设也凸显出深海大洋资源地位。随着国家的发展,我们需要大力提高利用国际海域的能力。”

  在经济高速发展、能源供应压力日益加大的中国,研究、建立和完善国家油气资源战略布局、管理体制、运行机制及政策法规,对海洋能源的科学、合理开发利用至关重要。对此,国土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车长波表示:“当前看,美国经济疲软、欧债危机以及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的需求成为今年影响全球原油供需的关键因素,美国原油需求下滑已经维持了一段较长时间,欧洲能源需求受主题债务危机影响还将进一步下滑,与欧美国家相比,发展中国家的原油需求仍为增长主力。”

  无论维护海洋权益,还是保障能源安全,既反映了错综复杂的国际政治角逐,也体现为各个国家企业实力的较量,中国海洋及能源事业的顺利推进,需要拥有规模、资金和技术优势的国有大型企业发挥主力作用。国务院国资委研究局副局长楚序平谈到,“‘海洋石油981’第一钻,意义重大。国际上把海上钻井平台称为“流动国土”,中国海油钻井平台此时进驻南海,其意义显然远不止在经济、技术领域,更体现了国家战略,也是解决中国油气短缺的重要举措。在国家需要的时候中央能源企业有能力、有信心、有决心挺身而出,靠得住、拉的动、打得赢,在南海建立起新的南海大庆,保障国家的油气供给。东亚国家特别是南海周边诸国领导,应该有超常的智慧,以更大的智慧,做好南海油气开发的顶层设计。建议建立南海周边国家石油天然气主权同盟、南海周边国家石油天然气企业联盟、南海周边国家深海石油天然气技术联盟。”

  面对浩瀚的海洋,必须有海洋般辽阔的视野。中国海洋及能源事业的发展,需要多维度、创新性的参与国际竞争和合作,中国前驻俄少将国防武官、上合组织高级能源顾问王海运就此谈到,“二十一世纪是人类进军海洋的时代,中国作为一个世界大国不可落后,中国要成为海洋经济大国、强国,必须向海洋寻求发展空间,安全空间,地缘空间。中国是海洋资源开发的后到者,落后者,必须迎头赶上。中国应该提升全民海洋意识;加强海洋主权管辖,改变多头管理的局面;尽快发表“海洋问题白皮书”;利用各种形式,各种国际论坛广泛宣示中国立场,要鼓励渔民和有资质的民营公司参与海洋经济活动;积极推进国际合作,在争议海域资源的开发必须迈出实质性步伐。”

  多年来中国海洋油气资源勘探开发取得的成绩,离不开众多学者专家做出的重大贡献,针对海洋能源战略构想,在海洋油气行业工作30年,拥有多项海上油田开发新技术、新模式研究成果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周守为表示:“在深海开发领域,中国海油的目标是要建成‘深水大庆’。从现在到2020年,逐步建立起1500米—3000米水深的勘探开发队伍、装备和能力,在南海深水区建成年产4000—5000万吨油当量能力,相当于大庆油田的产油能力。这样,深水油气田勘探开发技术能够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并且由此走向大洋。”

  同样,在中国海洋石油深水发展研究、设计及建造领域建树良多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曾恒一表示:“在中国走向深水的过程中,有两大瓶颈问题:一是深水技术要突破;二是深水装备要具备。有两大前沿技术:深海空间站技术;深海远程补给基地——人工海湾技术。还有两大重要举措:开发能源中的节能与减排问题;应对突发事故的问题。”

  放眼全球,国际能源格局和油气秩序的变迁与海洋权益的竞争相互交织,导致局势敏感、挑战倍增。中国要实施海洋战略,保障能源安全,必须根据当前国际形势,因势而为做出恰当选择。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徐小杰表示:“对于国家来说,在战略和政策制订上不妨把深海作为非常规的资源来对待,以新的眼光和认识来理性、科学地看待和规划深海勘探开发和发展。有关部门也必须制订综合统一的海洋资源开发方案和配套性的法律法规,最后对深海的开发成为被公众理解和接纳,深海的成果与其它产业配合,最后惠及于公众,最终成为人类社会发展的福祉。”

找不到页面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刊载的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属下
报刊作品。违反上述声明者,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南方报网讯”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南方报网。未经本网授权,
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找不到页面
找不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