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页面
希腊命悬一线德法同盟动摇 欧债危机何处是出路
2012-05-16 08:38   南方日报-南方报网  网友评论 条,点击查看

  欧元这艘大船在欧债风暴中随时有倾覆的危险。

  希腊总统办公室14日表示,总统帕普利亚斯与该国三大政党新民主党、左派政党联盟和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领导人再度会谈,为打破长达一周有余的组阁僵局做最后一搏。然而左派政党联盟对谈判的拒绝让组阁前景命悬一线。希腊组阁谈判陷入僵局,加大了该国背离协议条款,援金被“断粮”,进而退出欧元区的风险。

  当日,希腊政府透露,该国尚未决定是否偿还于15日到期的债务。此言论加剧了市场对该国发生违约的担忧。近日,欧洲央行和欧元区成员国央行官员已开始公开讨论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和影响。

  有分析人士认为,自欧债危机爆发后,欧洲多个高负债成员国厉行严苛的财政紧缩政策,激起国内民众不满,这是近期希腊和法国大选中,左派政党占据上风的原因。而希腊左派政党联盟的激进态度旨在为赢得第二轮大选铺路,一旦该党上台执政,可能仍会与欧盟针对援助条件重新谈判,为获得援款,该党并不会彻底“撕毁”援助协议,在讨价还价后,希腊仍将继续履行协议,并留在欧元区内。

  那么,欧债危机将把欧洲推向何方?希腊是不是到了退出欧元区的时刻?德法同盟又会否因政治选举而瓦解?本期南方时事圆桌特约4位专家为读者做解读。

  本期嘉宾:

  江时学 中国社科院欧洲所副所长

  梅新育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王曦 中山大学国际商务系主任

  陈积敏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博士

  主持人

  南方日报记者 谢梦

  希腊这回还有救吗?

  南方日报:目前来看,欧洲危机最主要的源头还是希腊的问题。希腊组阁搁浅,且副总理塞奥佐罗斯·潘加洛斯近日称,除非希腊继续实施备受争议的紧缩措施,否则该国的国库资金只能再支撑6周。希腊这个国家有得救吗?

  江时学:1997年韩国遇到金融危机后,妇女把金银手饰店捐给国家。而如今希腊民众却因紧缩政策影响社会福利而上街游行。政治家迫于压力,为拉选票而扬言抛弃与三驾马车达成的反危机措施。试问,如果希腊人民能与政府同心同德,咬紧牙关,政治家能以国家前途为己任,问题不就简单了吗。

  王曦:对于希腊来说,大家不愿勒紧腰带,问题是无解的。工业化是讲求效率的,所以像希腊这样的国家最终将只剩服务业和旅游业,而这些行业无法弥补去工业化的损失。同时希腊人又坚持维持高福利,几轮紧缩方案下来,游行罢工不断。对于这个国家,欧元区的问题只能拖。

  陈积敏:希腊危机又杂糅着国内政治因素:一方面,以法德为代表的欧元区国家主张实行严厉的财政紧缩计划,迫使希腊削减赤字规模以获取外援。然而,紧缩计划却无助于希腊经济的增长,只是权宜之计;另一方面,希腊国内舆论对于政府强制性财政紧缩计划早已不满,而国内各派力量试图利用民意达到其政治目的,因而在削减赤字以获取外援方面的意志并不坚决,甚至意见相左,这严重制约了希腊政府的应对能力,从而令希腊危机成为一大“顽疾”。如果各政治派别无法达成妥协,那么希腊有可能会出现债务违约等严重后果。

  德法同盟会否瓦解?

  南方日报:有评论称,法国大选中左翼政党的奥朗德上台,无疑是对默克尔紧缩政策形成挑战。而默克尔所在的党派基民盟在州选举中失利也表明欧债危机中的人心浮动。“德法同盟”会否因政治选举的波动而瓦解?您对两国携手解决欧洲问题的前景如何预测?

  江时学:奥朗德认为,欧盟达成的财政契约片面追求财政平衡,因此他在当选法国总统后将要求欧盟重新谈判该契约的内容。不过鉴于政治家在竞选时作出的承诺最终并非全部都能成为现实,因此今后法国会奉行什么样的外交战略尚不得而知,法国的国际地位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也是一个未知数。

  王曦:法国目前面临着减赤的压力,自己已经在警戒线上了。法德在财政支出这一块不会有太大变化。不管法国大选如何,德国政府已经表明了态度,坚决反对增加开支来刺激欧洲经济增长。奥朗德应该不会选择和德国背道而驰,因为现在两国除了联手紧缩财政,没有任何办法。

  梅新育:如果德法同盟意见不一,那么欧洲解决问题的效率会进一步降低。法国本来在欧洲的决策度就低,现在需要的是一个果断的政治领导人,但奥朗德不曾雷厉风行过。

  陈积敏:作为欧盟经济火车头的德国,其态度在应对欧债危机中显得至关重要。虽然默克尔所领导的基民盟在北威州议会选举中失利,但这并不能说明德国民众对于其所主张的欧盟“财政契约”持否定立场。默克尔政府可能会继续推行其现有政策,而法德之间可能会有更多的政策协调,以统一步调,共同应对欧债危机。

  希腊组阁谈判破裂

  下月再次举行选举

  ■最新动态

  希腊总统办公室15日说,总统卡罗洛斯·帕普利亚斯斡旋组建新内阁的努力失败,希腊将于6月份再次举行议会选举。

  帕普利亚斯15日再次召集多个政党,以求就组阁达成一致。按照他的想法,既然各政党无法就组阁达成一致,不如寻求由“杰出的非政界人物”组阁。

  不过,帕普利亚斯的发言人说,他第三天的斡旋努力仍以失败告终,再次选举势在必行。这名发言人没有宣布再次选举的确切日期。依照惯例,下一次选举会在6月中旬。

  总统办公室说,帕普利亚斯定于格林尼治时间16日10时召集所有政党,推选看守政府,执政至下次选举。新华

  希腊会否退出欧元区?

  南方日报: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有多大?如果退出,会引发怎样的连锁反应?

  陈积敏:我个人认为,希腊不会退出欧元区,因为欧盟国家无法承受希腊退出欧元区所带来的政治后果。从本质上来看,欧债危机是对欧洲一体化前途命运的重大挑战,其外在表现是债务危机,而内在实质却是一次政治考验。作为世界上最成功的地区一体化模式,欧盟成员国之间已经形成了高度的相互依赖,同时具有了相当高的共同体观念,这种意识的凝聚力不容忽视。

  虽然欧元是一种超主权货币,但不仅限于此,它更主要的是欧洲一体化的象征。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可能会造成整个欧元区的分崩离析,并将会对欧元的国际信誉造成严重损害,这不利于欧洲一体化的深度发展,而推进欧洲一体化进程是包括法德在内的主要欧元区国家的共同目标。

  梅新育:虽然现在希腊有很大可能会退出欧元区,但这代价太大了。可以肯定地说,退出之后,它一定会很快后悔,包括主张要求退出的国家也是如此。因为退出后现在享受到的共同优惠就不再有了。

  例如,很多国家和希腊的贸易往来,包括这些国家之间都依赖于汇率优惠。即由于欧元汇率相当于各成员国的平均汇率水平,因此对经济实力强的德法来说,欧元汇率其实远低于他们应有的汇率水平。这些国家加入欧元区后一直坐享“汇率低估”优惠,所以退出欧元区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将损失惨重。

找不到页面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刊载的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属下
报刊作品。违反上述声明者,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南方报网讯”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南方报网。未经本网授权,
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找不到页面
找不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