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青云:财经记者如何保护自己

2014-01-02 19:32     来源: 南方传媒研究

摘要: 这一年,我因为三个报道遭遇了三次纠纷。今年7月,我收到一张法院的传票。8月,我被警方要求配合取证。

坦率地说,虽然做了5年的记者,但我仍不是一个好记者。今年,是我从事财经报道以来遇到障碍最多的一年。这一年,我因为三个报道遭遇了三次纠纷。今年7月,我收到一张法院的传票。8月,我被警方要求配合取证。11月,我被上市公司公告“保留法律追诉责任”。我相信这不是个别现象,而陈永洲事件后各个公司反击媒体的现象不在少数。

这一年,是财经记者无比困惑的一年。事实上,财经媒体和报道公司之间的关系,也到了近年来最微妙的时刻。我觉得这是值得新闻界反思的现象。新闻公信力下降,报道空间收紧,加上纸媒没落冲击,越来越多记者选择离开行业。

这不是新闻盛世,但我们仍可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践行新闻理想和道德。陈永洲案件撕开了一个可怕的缺口。除了记者本身“打铁还需自身硬”以外,社会对报道的准确度要求越来越高,甚至有苛刻的趋势。

也就是说,记者的批评报道中,不能允许出错,甚至个别数据的出错,都有可能引起强势公司以“损害企业商业信誉罪”反击。

不得不承认,未来记者的职业安全将面临严峻的考验。从我操作的几个新闻案例来看,每一个都暗含危险,不得不谨慎。做批评性调查报道的记者尤其需要注意安全和各种陷阱。

在新闻法保护缺位下,记者学会保护自己变得非常重要。最最重要的是,首先必须保证自己是干净的。所谓“写软文收钱不要脸,写硬文收钱不要命”。记者生涯,大概能提供我们每个人中等水准的生活。若想利用记者职业发财,那是极其危险的。

二是注意调查取证的保存。很多记者做的报道是跟踪报道,时间跨度可能长达几个月甚至更长。最近,一家上市公司公告对我“保留法律追诉责任”,事实上针对的报道内容是我3年前报道的,我不过是在最新报道中再次引述了而已。

证据的保存是被大部分记者忽略的事情。经历了第一次官司后,我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通常记者录音笔空间用完之后,大部分记者会进行清除。对一些重要报道,最好对每一段录音进行标注时间地点,对每个纸质证据文档扫描压缩文件保存,并进行备份。同时,纸质一手证据一定要用特定文件夹保存上锁。

这些不经意做的动作,可能日后会帮你大忙。因为现在,被报道对象也在寻找合适的反击机会,到时新账旧账一起算。

你还要特别注意你的爆料人。从我的经验看,爆料人爆料都有自己的目的,当然这并不妨碍我们做新闻。很多爆料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往往会夸大事实本身,甚至是提供错误事实,故意误导记者。记者在报道过程中,一定要做好平衡。

身为记者,要对复杂的社会和人性有清醒的认识,无论哪一方都要进行充分采访和平衡。今年初,我做了一个关于某保健品公司造假的报道,报道出来后,该公司老板设局让爆料人收钱,后者当场被警方带走。警方对爆料人的定性便由涉嫌“诽谤”变成了涉嫌“敲诈勒索”。

此外,建议你手机里随时保存着报社法务部同事的手机号码。一到关键时刻,自己拿不准问题时,随时咨询。当警方找上门时,第一时间联系法务。

(作者系理财周报记者)

打印本页责编: 朱景


相关新闻:


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