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茹:NHK会长发言风波与信任危机

2014-05-09 15:48     来源: 南方传媒研究

摘要: 2014年3月31日,2014年度NHK预算和工作计划获得国会通过。但是不同寻常的是民主、维新、共产、社民等六个在野党投了反对票。理由主要是NHK会长

NHK会长发言风波与信任危机

□西茹

西茹

2014年3月31日,2014年度NHK预算和工作计划获得国会通过。但是不同寻常的是民主、维新、共产、社民等六个在野党投了反对票。理由主要是NHK会长籾井胜人在1月25日就任记者招待会上的发言问题。NHK是通过国民缴纳收视费进行节目制作和播放的公共广播电视传播机构,通常是以国会一致同意为获得通过的原则。因此这次多数在野党的反对意味着NHK陷入了严重的信任危机。新任会长操舵扬帆的NHK新年出航不利。事实上,因会长和经营委员等一系列的发言问题,截至4月2日已有38100个电话打到NHK,其中65%是批评性的。法政大学政治学教授杉田敦指出:NHK会长的言行动摇了公共广播电视的公信力。

我们就从介绍NHK新任会长发言风波开始,来看一下它为什么会引起了如此之大的社会震动?NHK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管理体制,它面临哪些问题?NHK的信任危机给日本社会提出了怎样的课题?

发言风波

2014年1月25日, NHK新任会长在就任记者招待会上,就一系列政治问题发表了意见。其主张虽然与安倍政权见解一致,但是, 却令舆论哗然。会长发言登上次日多家大报的头版,其作为公共广播电视的领导素质受到严厉质疑,多家媒体一致表示NHK的中立性和公平性令人忧虑。

这里首先选取会长和记者问答的部分要点做以介绍。

Q:有关钓鱼岛等领土问题,面向国内的节目也优先报道日本的立场吗?

A:明确是日本的领土,应该让国民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迄今为止的报道是否充分需要研究验证。

Q:有关对海外报道是否打算将政府的见解作为日本的立场来传播?

A:对外传播的国际广播电视与国内不同,领土等问题当然要明确表达日本立场的。政府说右的话就不能说左吧?

Q:有关靖国神社参拜和合祀怎么看?

A:总理是依自己的信念去的,其理由足矣。没资格说长论短。

Q:NHK的报道姿态如何?

A:泰然地以总理参拜了靖国神社来画句号吧。

Q:围绕慰安妇问题怎么看?

A:就战争中的事根本不打算论其是非,不过,这问题哪个国家都有过……能说德国、法国没有吗?欧洲到处都有过。为什么荷兰现在还有“红灯区”?慰安妇现在说起来成为不道德的事,但是从军慰安妇是当时的实际情况。韩国好像说只有日本强行带走女子这有些可笑。喊着给钱、要赔偿,日韩条约已经都解决了的问题为什么还旧事重提,可笑。

Q:有关秘密法怎么看?

A:如果世间所担心的情况真的是政府的目的的话,那很可怕。但是,不是那样吧。政府已经对秘密法的必要性做了说明,只有看其动向。

……

如此信口开河的会长的确也少有先例。据报道,当在场有记者提醒这是会长记者招待会时,

籾井会长于是声称自己所说的都是个人见解,全部收回。NHK当晚的新闻节目也只介绍了会长表示“努力遵守放送法提倡的不偏不党和公平的理念”,对其他媒体所报道的会长有关慰安妇、秘密法、领土问题和对外传播等有损政治中立性的发言只字未提。对此东京大学新闻学教授林香里批评道:NHK不报道“会长的政治中立性遭受质疑的发言”是放弃向视听众传播的作用。这等于是对报道机构的公共性的否定。

批判四起

《每日新闻》26日早报头版以“政治中立性可能遭受质疑的不慎发言”为题开始了连日报道的序幕。《朝日新闻》和《东京新闻》同样对NHK的政治中立性遭到破坏表示担忧。1月28日,《朝日新闻》、《每日新闻》、《东京新闻》等报都刊登社论发表意见。

《朝日新闻》的社论开篇即言:“能把公共广播电视的最高管托付给他吗?我们感到强烈不安。”社论指出:“作为公共广播电视先驱的BBC,在马尔维纳斯群岛纷争、伊拉克战争问题上都未必支持了政府,而是努力做客观报道。虽然遭到了当时的政府的批判,但是却获得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NHK面向的不该是政府,而应该是缴纳收视费的国民。如果报道的内容被当作政府的宣传,连在海外的信任都将受到损害。”

《每日新闻》则以“NHK会长发言,公共广播电视丧失信赖”为题,批评

籾井会长“作为公共广播电视最高管理者的觉悟之匮乏、国际感觉之欠缺令人惊诧。其素质非常让人生疑,该考虑去留问题。而且,推选他的经营委员会无法推卸其任命责任。”

《东京新闻》社论的标题与《每日新闻》相近,“NHK会长发言,公共广播电视信赖受损”。社论开门见山请会长辞职。社论称:新会长“来自经济界,对广播电视的作用缺乏深刻理解。既然损害了公共广播电视的信赖,那就只好请他退场了。”社论指出“令人担心的是,籾井作为会长的资质,加之节目制作一线对会长和亲近安倍政府的经营委员会委员们的想法进行揣摩,或迎合或退缩,使节目内容变得紧跟政府。”社论强调:“NHK是建立在视听众的收视费和信赖基础上的,是作为民主主义国家日本的公共广播电视。”

虽然

籾井会长紧急灭火,不断重复自己发言失当,但是来自社会各界的批判却不见式微。市民团体“监督·激励NHK视听众团”于1月27日致信

井和NHK经营委员会指出“会长的发言同于为现政权代言,有违放送法规定的公平性”,要求会长主动辞职。

自1月31日起,

籾井会长不断在国会上道歉,称就任记者招待会上的发言只是个人观点,不会影响节目制作。

然而,就在会长发言问题成为舆论焦点,会长疲于应对国会上的质疑的同时,NHK经营委员的问题也陆续被媒体曝光。

2月3日,经营委员百田尚树在为东京都知事候选日本空中自卫队前幕僚长田母神俊雄街头助选演讲时,竟然称南京大屠杀子虚乌有。百田尚树,2006年发表小说《永远的0》,发行量突破100万,是很受关注的作家。

另一位被媒体连日追究的是经营委员、保守派评论家长谷川三千子。她于2013年10月撰写追悼文章称颂新右翼活动家野村秋介。野村秋介1993年10月为抗议《周刊朝日》刊载的讽刺漫画在朝日新闻社与社长等会面中饮弹自尽。两位经营委员都是安倍二次出任首相的积极支持者。安倍上台急于把自己人安插进对会长具有任免权的NHK经营委员会。此举被著名媒体社会学教授服部孝章称为是安倍“试图实现民族主义理想计划的一步”。

安倍政权通过对插手经营委员会的人事,让自己人坐上会长的交椅,以此来影响NHK的意图不仅在国内唤起警惕,甚至招致批判,也引起海外舆论的关注。美国《华盛顿邮报》2月12日发表社论指出,对NHK高层的一系列有关历史的不当言论,安倍政府有责任作出澄清。社论称美国对安倍究竟是民主主义色彩浓厚,还是改革色彩浓厚深感疑惑,这要从安倍是否支持新闻独立,拒绝否认历史来得出结论了。

公信力居首位的NHK

NHK是日本广播电视协会(日本放送协会)的简称,1925年3月以社团法人东京广播局为母体成立了“日本放送协会”。二战后,1950年基于《放送法》作为公共广播电视机构再次起步。它与中国的中央电视台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不同,不是国营广播电视机构,而是一种公共广播电视制度。

众所周知,日本NHK欲与BBC比肩共进,拥有很多优秀人才,在国内外布有覆盖广泛的报道网,除了制作大量新闻以外,还拍摄和制作大量教育、科学、文化等优秀节目和电视剧。根据2012年的统计,NHK员工有10482人。

与民营电视及中国CCTV不同,NHK不允许做广告,除选举时宣传政党见解和面向海外的国际电视需要政府支付一部分费用外,不接受政府和财经界的资助。它的运营经费基本靠市民缴纳的视听费,以此来从经济上保证其自主性。根据法律规定,凡是拥有电视机的家庭原则上都需要缴纳NHK视听费。收视费主要有地上和卫星播放两种,广播不收费。

以2012年为例,全年事业总收入为6603亿日元,其中收视费为6387亿日元,占96.7%,其他收入为216亿日元,仅占总收入的3.3%。

日本是媒体大国,NHK在众多媒体中居怎样的地位,日本民众又是如何评价它的呢?日本公益财团法人新闻通信调查会所做的《第6届有关媒体全国舆论调查(2013年)》的数据显示,NHK在“信息值得信赖”、“ 有社会影响力”“ 信息通俗易懂”三方面排第一位。(详见表1)

NHK与政治

发端于NHK会长发言的风波再一次引起社会关注NHK与政治的问题。虽然官房长官菅义伟在国会答辩时称“对广播电视机构领导的个别言论政府不该予以评议”,而首相安倍对会长人事问题称“首相和官房长官都没有参与”。但是《朝日新闻》(2014年1月31日)分析报道介绍,现政权对前任会长时代的NHK有关核发电等报道不满,从去年10月起便开始在对会长有任免权的经营委员会的人事安排上布局,将百田尚树等五位在历史认识等问题上与安倍接近的人提名为经营委员会委员,并获得国会同意。

要理解安倍内阁为什么能够对NHK管理层人事产生影响,就需要了解“NHK体制”。

NHK体制。截图来自2014年3月2日NHK国会直播这张“NHK体制”的截图,一目了然地表现了NHK管理层产生机制。NHK的最高决策机构是经营委员会。会长的产生由经营委员会任命。经营委员会由12人构成。据称选任时,会考虑到教育、文化、科学、产业等各领域及各地区的分布,选择对“公共福祉能进行公正判断,具有丰富的经验和知识的人,经由代表国民的众、参两院同意,由内阁总理大臣任命”。经营委员会对包括会长在内的会长以下的NHK管理层进行目标管理和业务评价,评价结果会从待遇中得以反映。其实以前经营委员会被称为摆设,经营委员也不会对节目内容多嘴,而现在这种强化经营委员会监督和管理的措施开始于2006年起步的第一届安倍政权。

经营委员基本为兼职,通常的重要工作由会长、副会长和10名理事构成的理事会来执行。也就是说,理论上NHK的最高经营者CEO虽是经营委员长,但经营委员因多是兼职,所以专职的会长才是具体负责人。

NHK与政府和议会的关系还反映在每年的收支预算、工作计划要提交给总务大臣,然后经过内阁,再提交给国会接受审议和批准。国会要对NHK的收视费的收支预算进行认可。

政治学者杉田敦指出,安倍内阁中枢企图强化对公共广播电视影响的露骨的人事安排虽无法掩饰,但是这并未违背《放送法》。也就是说,日本的放送法和电波法的规定本身在制度上留下了政治对NHK介入的可能性。

备受考验的公共广播电视制度

理论上讲,电波的公共性决定了即使是民营电视从广义而言也具有公共性。而公共电视制度还有别于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业电视和在国家严格管理下的国营电视体制,其特点主要是作为为公共福祉的公共广播电视事业,既不以盈利为目的,同时还独立于国家管制。上NHK网站查一下,就会看到对其使命的介绍——保证全国的视听众都能接收到高质量的节目和迅速准确的新闻,为民主社会的健全发展和公共福祉做贡献。所以,通过NHK能及时获得像地震、海啸、暴雨、台风等灾害报道、国际重大事件的连续报道、选举报道、国会直播、还有面向高龄市民、低龄儿童等受众层广泛的、从历史、文化、科技到米袋子、菜篮子等内容丰富的节目。2011年NHK放送文化研究所做过一个包括日本、英国、德国、意大利、奥地利、美国6国在内的有关公共广播电视的调查。其中一项调查是“公共广播电视的‘节目制作和播出不受政府、特定的政党以及企业等利害关系左右’是否必要”。选择“非常必要”和“必要”的结果,日本分别是73%和19%,居第一位。表现出对“编辑权独立”的特别重视的倾向。上智大学媒体研究教授音好宏解释说,“日本人对提供公共服务的机构和企业一定忠实履行使命具有给予期待的倾向”,“对NHK提供与政府见解不同的多样意见抱有很强的期待”(《朝日新闻》2014年2月1日)。

正是因为市民的期待很高,所以,会长的发言问题带来的震荡也很大。3月3日,由律师和大学教授组成的团体致信籾井会长,要求其辞职,否则停交收视费(共同通讯社3月3日报道)。还有普通市民投稿报社要求将NHK收视费合同改为自愿,“因为自己是相信新闻是从中立的立场出发报道事实,至今缴纳了收视费,但是,管理高层的会长和经营委员的状况使人对报道的中立性再无法期待。所以今后的合同签订方式应该和其它收费电视一样,以个人喜好出发,采取自愿方式。”(《朝日新闻》2014年2月9日)。而NHK问题专家、媒体研究学者松田浩强调,“我们不是为国营电视台缴纳收视费的。NHK有很多制作优秀节目的人才,我们支持的是报道现场的真正的新闻专业主义。希望NHK为满足我们的‘知情权’而工作。”松田教授批判说:“现在不断发生是安倍政权对NHK的劫持。要防止权力介入,使NHK成为为了市民的公共广播电视,只有改变首相选择经营委员制度,有必要采用视听者参与的方式,采取向国民公开的选拨方法”(《朝日新闻》2014年2月25日)。

籾井会长虽然挨过了国会上来自在野党议员们的追究和批判的炮火,预算案和工作计划虽然在执政党强势的支持下获得了通过,但是,预算收入总额(6629亿日元)的97%为收视费的目标如何实现,是井体制眼前的难关。4月2日NHK举行的欢迎新员工入局的仪式上,

籾井会长致辞时讲到“即使全体员工积累起对NHK的信赖和期待,也会有仅因一个人的言行而导致信任全面坍塌的可能。自己的言行给NHK和日本社会带来的影响及责任重大已经完全不同以往。希望诸君对此给予清醒的认识。”紧接着在第二天的定期记者招待会上,会长又表示4月期间会亲自在NHK综合频道节目中向视听众进行说明和道歉。

而2月到3月,NHK收费卫视的签约户增长数比去年同期减了2万。视听众的信赖如何恢复是NHK面临的巨大考验。

 (作者系日本北海道大学传媒研究院副教授)

打印本页责编: 朱景


相关新闻:


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