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香红:耐住十年寂寞

2014-07-04 09:57     来源: 南方传媒研究

摘要:

在电梯里遇到前同事,一位还坚持做纸媒、做调查报道的令人尊敬的同事。

“嗨,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吧?!”

“凑合吧,有什么好地方给推荐一下?”

“啊?……”

“不好搞,太难了。”

“去网络或者新媒体嘛,大家不是都往那儿跑……”

“新媒体,哈哈。”“哈哈”,是我和他同时发出的。电梯门开,大家走散。

事后,我很为自己顺口溜出的话后悔,觉得话说得太轻飘,尽管他也许不是真想找个地方,我也没能力给他推荐。前一段时间,我还在看他的调查文章,看他为了说动核心人物出面接受采访而发的一段又一段巨长的短信,感觉得到他在新闻现场的焦虑,佩服他的专业精神,同时内心又很纠结,为他的锲而不舍所遇到的沉默的拒绝,为调查记者面临的困境,为媒体人艰难的生存。

作为一枚纸媒的遗老,对于开年以来的局势颇为茫然,眼前熟悉的人突然间都不见了,就像是清泉遇到了沙漠,野兽遇到了猎人,用仓皇出逃可能有点过,但四散分离却是真的。“为了自己的职业设计”,一位在文字上颇有感觉,写出了一些让人记得住的文章的同行在为自己跳出媒体圈解释。我想了半天也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职业设计?

我想,我是没法再设计了。在一条道走到黑的今天,就算是有一天真如那些年轻人,奔赴新媒体,新前程,也只能是深入到某个领域,写点文字出来。也可能包上最新的传播外壳,芯,还是一样的,改不了了。

“纸媒已经招不到好人了”,好几位老总摇头感叹。的确,有30万底薪起招好写手的,有用理想的旗帜招摇的,曾几何时,只要这面旗帜一晃,才俊立马集于麾下。“好人”——能采,能写,不怕苦,抗孤独;有理想,不在乎钱多钱少。就算是后几条去掉,只留下能采能写,找到这样的人,也是很难的了。

纸媒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抽干”,留下的也心旌摇动。但网络和新媒体也没有眼见着“丰盈”起来。“有好人吗?给推荐几个啊!”网络和新媒体的也这样叫喊。

怎么会?媒体的门槛并不高,入行一两年,总有灵秀者冒出来。加上每年培养的研究生、博士成千上万,还有英美留学海归,大学生都不算什么了,应该最不缺的就是人了,但现实是大家都在叫缺人。

缺什么样的人?我的一位前同事,现出任了一家杂志的主编,最近她写了一篇长文,告诉记者“直接引语长什么样你就应该把它写成什么样”,这种细密的叮嘱之所以非常必要,是因为大多数记者或者不知道,或者根本不当回事,或者根据自己的需要故意篡改。

中国媒体人群体是一个专业而成熟的群体吗?恐怕不是。无论新旧媒体一旦开始真正的新闻生产时,就会发现,不仅有灵性,有创意,有才华的人是稀缺品,而且新闻的最基本的需要遵守的操作,在一些受到很高教育的人那里,也是问题。

在中国,真正的新闻专业主义并没有长成“势”。无“势”之群体,必然无法形成整体高原之态,就算其中的个体不乏优秀者。

有时候我也很犹豫,在媒体面临一个新时代的时候,总有一些东西会被迫转变形态,被迫丢弃,总有一些人敏感地抓住时代的节拍,有一些人会被时代抛下,那么,纸媒里什么是在未来要死悼的?选题——采访——写作——编辑——审核——印刷——出版发行,是这个长而缓慢的生产流程;还是每一个细节,每一个事实反复核实,再谋篇布局精心写作的工匠式产出方式,以及无限趋向真相的新闻理想和职业姿态,那一个会死掉?那一个会被抛弃?

对奔新前程的人,任何人都不能说三道四,这是个人的选择。但我心里每每会为那些才华光芒曾经一闪的人的远离而惋惜。如果考察奔赴新媒体的人从事的工作,你会发现,他们不能说不是在做媒体,但大多数却不再从事真正的原创性新闻生产了。他们不再出现在新闻一线,不再为拿不到核心证据而处心积虑,也不用为一个专题做深入再深入的研究。

或许只有我这样注定要被抛弃的人,才会希望再坚持一下,再往前走一小步,再达到一个更高的境界。我不大相信纸媒人坚持了那么久的传统会都被淘汰,那些坚定的调查者、研究者、写作者会因为纸媒的衰败而失去成长的空间和生存的理由。

实际上有的人刚刚起步,有的人才达到文通字顺,有的找到了一些感悟,就在被什么催促:更大的平台、更多的机会、更新的尝试、更高的收入,更好的未来。快啊,快转型吧!

好记者(编辑、主编)是时间造就的,做好一个职业,除了才华理想,更多的时候是要靠职业素养,而职业素养是需要一点一滴锤炼的,在媒体行业如此,在其它行业也如此。比如,如何将自己的职业延续得更长,让它真正变成一种“生涯”?很多记者做几年便不能坚持,身体吃不消,精神有些崩溃,那怎样做到不崩溃?你不仅应该有思想准备要把这个职业做成生涯,而且还要有具体的实施,比如怎样强健身体和精神,怎样安排合理的作息……

就算是纸媒都死光了,这个世界总需要记者吧?

多长时间才能造就一个好记者?在和一个资深媒体人讨论时,他给出的答案是:起码十年。经验、阅历需要锤炼;学识、智慧需要积累;人生况味需要体悟,没有这一切很难成就。但是,现在有多少人能耐住十年的寂寞?

听到很多纸媒用“断崖式下跌”描述自己今年的状况,希望媒体人不要出现所谓的断崖。

这是媒体的内伤。

                                                                        (作者系资深传媒人)

打印本页责编: 朱景


相关新闻:


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