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页面
找不到页面
找不到页面
[ 字号: ]    [ 打印 ]

汤敏:楼市泡沫还在发展中 须严防死守

发布时间: 2013-06-23 11:00    来源: 南方日报    作者:


 
 

国务院参事室参事、国际金融论坛学术委员汤敏在“金交会分论坛——新型城镇化与金融创新”上进行主题演讲。以下是演讲全文:

非常高兴今天有机会与大家探讨现在是全世界或者说全中国人民都十分关心的问题,这几天在金融市场上有两大新闻,第一是美联储刚刚宣布的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重新调整量化宽松政策,所以现在全世界的金融市场都在激烈的震荡之中,过去几天美国、欧洲,包括亚洲的很多金融市场或者包括证券市场都在大幅下跌。另外,中国金融市场这几天资金的紧缺也引起了市场的极大关注,这场博弈还在进行当中,一直到前天资金紧张问题还没有得到完全的缓解。这些都对金融市场和对整个未来金融发展产生很大的变化。

在这样的情况下,广东金融结合新型城镇化发展应该怎么走,广东怎么样能走在全国的前列,能够引领、带领全国在这个方面走出一条新路,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极大挑战。广东一直都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带头羊,但是在金融领域,从某种意义来说并不是特别的突出。下一步,未来竞争中,在金融这个领域里,如何能够更上一层楼,而且能够真正起到党中央、国务院给广东赋予的走在全国前列的任务。这些需要我们不断的研究和探讨,也需要广东金融界全体同仁努力。

我今天发言的主题是“如何充分利用金融改革新举措”。前几天国务院常务会议专门开会研究当前的金融改革问题,提出了几条非常富有前瞻性,而且是有突破性的一些举措,这给我们开拓了新的领域,我们怎么样来充分利用这种机遇,结合我们新型城镇化的发展。

从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的大思路看,要逐步有序不停顿地推进改革,特别提到用好增量、盘活存量,最近几天资金紧张,或者说有关部门要通过盘活存量来推动整个金融改革。支持金融的转型,支持实体经济,扩大内需,特别是要防范金融风险,目前来说金融风险相对还是比较大的。最近三大国际评级公司都下调了中国有关评级,而特别是对中国的影子银行和地方债风险发出了警告,这些都要引起我们的注意,因为我们现在的地方债这两年还在不断的增长,地方债能不能还得起、会不会造成对金融很大的冲击。另外是影子银行的问题,这些现在都会对我们的金融产生极大冲击。楼市泡沫也是对经济稳定某种意义来说最大的冲击,目前楼市的泡沫还在发展当中,这些都会造成我们对经济风险,特别是金融风险的防范,在推动金融改革的时候首先就要严守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的金融风险这个底线。包括广东,曾经在80年代、90年代有过教训,改革固然重要,但是我们首先要将底线设好,将风险防范机制设好,在目前全国性地方债问题,在影子银行的问题和房地产泡沫问题上,这三个最容易引起金融发生大问题的这几个方面严防死守。

金融改革一些新的举措将会有所突破。首先有可能突破的就是民营银行的准入改革,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特别提到了推动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鼓励民间资本参与金融机构的重组改造,这句话实际上已经提过很多次了,但是探索设立民间资本发起的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和金融租赁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这里所说的“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过去我们也允许设立社区银行,但是都需要有一个现有的银行来当大股东,自担风险有可能使过去的准入有所突破。有意思的是,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从另外一个侧面反映了金融监管当局在这个问题上可能有的新思路。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在文章中特别提到,现在民营中小银行发展迟缓的原因并不是没有投资,也不是民营资本不愿意办银行,而是在于我们在准入制度形成一些特殊的机制,这跟其他的资本相比,我们民营资本进入银行这一个领域就非常困难了。

为此我昨天专门写了一个微博,我在微博这么写,“人行研究局长纪志宏在财经上发表了一篇力文,题目是:适时启动民营银行试点。结合昨天国务院常务会上决议,等待多年的民营银行试点终于有了着落。在今天宜信公司的会议上我提出,应从经几年市场考验的规范的小贷公司与担保公司中升格一批,而不是平地拔起式地捧出几个大老板办银行。”中小银行其实也是双刃剑,做的好可以帮助小微企业发展,做不好也会有风险,而这个风险最好是经过已经有三五年造作经验,他们已经被证明会找小微企业,而且之前贷出去的钱风险都很小,特别是规范运作的,将这些升格,让他们自担风险的成立民营银行,这比我们新成立一个风险更小,同时能够鼓励这些小额贷款公司,鼓励这些好的村镇银行转型,这样就可以达到一箭双雕甚至一箭多雕。刚才我跟金融办主任也谈了一下,广东小额贷款公司就有200多家,有一些做的非常好,像这些如果让他们有一个升级的机制,从审批来说可能相对来说就比较容易,风险也会比较小,而他们升级之后也会给其他的小额贷款公司一个非常好的榜样作用。

除此之外,新举措里特别提到了资本市场改革。在资本市场改革里其中就有提到地方能够充分利用的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试点扩大至全国,现在在广东已经有了前海的股权交易中心,也有了广州的股权交易中心,这些都是一个可以迅速扩大,而且做好做强的。作为小企业来说,作为小微企业来说,它除了需要贷款之外,其实更需要的是股权的投资,因为小微企业毕竟风险比较大,股权投资就可以通过一系列的新型股权交易中心,甚至是可以将一些新的投资者引入进去,比如说对风险投资或者是创投的股份转让,在交易中心里就可以进行,对于广东来说还有怎么样充分利用好我们的区位优势,特别是利用好香港、澳门,在股权投资方面能不能同样将它们引入,这方面可以有所突破。

最后,现在的新型企业称之为社会企业也在中国快速的发展,国际上像巴西有社会企业交易所,有新加坡社会企业交易所,伦敦社会企业交易所最近也开张了,他们不以盈利为最大目的,但是推动社会发展的社会企业,广东能不能设立或者试验社会企业交易所,在社会发展方面广东走在全国的前列,在社会发展、公益慈善中怎样走出新路,使我们的维稳,使我们能够更快的推动社会的公平公正,推动社会的发展,广东能不能在这个方面先行先试。

国务院常务会议还提出支持企业走出去,其中特别谈到了创新外汇储备运用、拓展外汇储备委托贷款平台和商业银行转贷款渠道。现在我们的外汇储备在动荡的国际形势下很容易缩水,怎样通过这笔外汇储备帮助我们的企业发展,这些钱肯定不能用在国内,要用在国外。最近外管局创新了一些新的机制,通过外汇储备委托贷款的方式,通过银行将外汇储备注入到这些走出去的企业中。广东走出去的企业中,他们在境外投资,包括很多企业转型到东南亚、到老挝,能不能充分利用外汇储备委托贷款,在商业银行转贷里广东银行能不能多拿一些转贷资金,这些都需要我们开动脑筋、需要我们进行推动。推进个人对外直接投资的试点工作,广东也是藏富于民,老百姓、企业家里有很多的资金,这些企业家现在正处于一种转型的痛苦、转型的阵痛中,这时候推进个人对外直接投资试点,广东能不能走在前面,设计和闯出一条新机制,帮助企业转型,企业在广东境内升级,将那些已经落后被淘汰的企业搬到第三世界国家里,让他们再赚一笔金钱,就像当年香港、台湾的企业到珠江三角洲来做的是一样的模式。有了这样的新机制,我们的企业就可以走的更快、走的更扎实。

外汇储备是委托贷款,是债务的问题,那么还怎么样创造一些新机制使走出去的股权注资,另外还有怎么降低成本的问题,大型国有企业走出去的时候怎样重新制订一套新的绩效评估体系。现在走出去还是按照国内的方式进行评估,但是走出去环境改变了,用同样的评估手段那么很多大型企业就不愿意走出去了,或者走出去之后绩效在短期内就会产生影响,这些都需要进一步的改革。

国务院常务会议还提出要加大对先进制造业、对实体经济的投入,对劳动密集型产业投入,对传统行业转型升级投入,这是对实体经济。同时还要支持调整过剩产能。

关于农村金融,这些都有很多新的想法,存在着突破性的思路。现在就需要一些新机制了,中央大战略已经定下来了,具体怎么做,就等着地方拿出你的建议、机制和机构来,广东如果能够在这些方面能够率先提出,准备好,现在就比较容易得到突破了。特别是现在我们正处于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前夜,或者说第三次工业革命已经启动了,第三次工业革命最大特点是个性化的消费、个性化的生产,所以第三次工业革命出现之后,像3D打印机、互联网、新材料新能源等出现,是个性化的生产、个性化的消费,这种模式下小微企业就不是过去传统上,我们认为为什么要支持小微企业,因为它可以创造就业,第三次工业革命下是个性化生产、个性化消费,这样小微企业很可能就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主流企业形式。过去我们的金融是为大企业服务的,而我们现在的这套银行体制、我们的证券体制都是为大企业服务,而大企业这种模式正好是第二次工业革命的生产模式,靠的是大企业、靠的是流水线。第三次工业革命出现之后,当企业变得越来越小,这个时候它的金融模式可能也要发生革命性的变化,所以在这个时候咱们广东怎么样走在前面。传统金融领域里我们现在并不是特别领先,但是在新型金融中我们能不能走在前面,现在一系列的网络金融,阿里巴巴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就有几百亿、上千亿的贷款,它的贷款模式和传统贷款模式完全不一样,和小额贷款公司也完全不一样,现在网络上出现P to P,个人对个人的贷款,一个人小小一笔钱可以贷给几十个公司,某一个公司垮台了对你的影响并不大,反过来一个公司可能几十个人给他提供了贷款。未来的根本模式,可能就是需要这种P to P了。

网络革命现在发展的非常快,最近大家都看到了马云跟王建林的世纪之赌,,十年之后如果网上交易不占商品零售总额的50%,马云就要给王健林赔1亿人民币。如果超过50%,王健林就要给马云赔1亿人民币。现在电商发展非常快,传统的零售业现在已经是竞争不过电商了。未来网络金融很可能就能够解决我们现在很难解决的这种小微企业贷不着钱、没有人投的问题,这些领域里广东能不能走在前面,而且这些领域都是赢者通吃,谁先做、谁走在前面,谁就不止是在帮助广东的企业,而是全国性的服务,甚至是世界性的服务。目前P to P主要还是人人贷款,未来包括股权投资、包括风险投资,能不能也是分散性的,从网络上找企业来投资,我一个人一万块钱就可以投十几家、二十家的企业,以此分散风险。这些都是未来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当产业形态、当消费形态发生根本性变化时,整个的金融形态、融资形态也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而这些都已经是开始了,发展也是非常迅速。广东的金融如果能够在这些领域里率先早走一步、多走一步、走一大步,那么我们在金融领域里的相对落后和我们在经济领域相对落后的这种局面就可能发生变化,我们就可能后来居上,因为我们有大量的投资,有很好的基础,现在关键是我们要有所突破,广东在金融上也要有所突破,这个领域做好了它的影响不亚于传统的金融领域。

广东正在加快经济发展的步伐,广东正在推行新型城镇化,广东正在进行一系列大改革,而所有的改革最终都需要钱的支持、都需要金融的支持,下一步的金融改革广东能不能走出过去比较被动的局面、走出新路来,这完全靠我们的顶层设计、我们的基层设计,也跟我们要突破原来的一些想法,有一些突破性的发展、突破性的措施非常有关。希望广东在新一轮的竞争中能保持我们过去三十年的优势,能够更上一层楼。谢谢大家。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网友最近网络问政的领导

找不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