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页面
找不到页面
找不到页面
[ 字号: ]    [ 打印 ]

王珺:民营企业成长与金融体制改革

发布时间: 2013-06-23 12:27    来源: 南方日报    作者:


资料图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王珺在“金交会分论坛——新型城镇化与金融创新”上发表主题演讲。以下是演讲全文:

各位上午好!很高兴参加今天的论坛,前面两位嘉宾都发表了精彩演讲,新型城镇化与金融创新的主题,那么什么是新型城镇化呢?我的理解,新型城镇化是一个不完全的市场化过程,这里有政府的引导、规划,最重要还是人的分散选择和企业的分散流动过程,所以首先扣住的就是民营企业的发展。刚才两位从全国、全球的角度讨论了这样的问题,我恐怕还是更多的关注广东的问题。新型城镇化后面还有金融创新,我就想了,很多学者认为这一轮讨论改革红利问题,那么从哪里改呢?很多学者认为中国下一步的体制改革重点是财政体制改革。从地方的角度来说,特别是从广东的情况来说,金融体制可能是下一步改革的突破口,所以要将民营经济和金融体制改革结合起来,这就是回到刚才汤敏教授所谈到的如何推进改革、下一步如何进行金融创新,我想讨论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要这么做、现在不这样做行不行,这就是广东现在从民营经济那里观察的问题。

我演讲的题目是“民营企业成长与金融体制改革”,想讨论三个方面的问题:第一,快速发展与存在的问题;第二,现在的观点与实践逻辑;第三,未来前景与改革重点。

广东的发展,一半是民营经济贡献的,一半以上的投资来自于民营,2012年的数据。在这样的快速发展过程中,我们会发现一个现象,广东的民营经济有一个很大的特点,数量发展很快,但是规模成长低于数量的成长。大家可以看到到这样的数字,比如2000年到2012年,广东省民营企业从130多万超过500万,每年增长率是11.6%,民营经济现在全国是4600多万,其中个体户是从110多万户到360多万户,年均增长9%多,这个速度与GDP接近,平均注册的资本我们也可以看到,个体户大概是从1.7万块钱增长到2.25万块钱,每年增长2.4%。私营企业从18万户增加到25万户。注册资本从100万到240万,每年增长7.6%。民营企业数量增长很快,但是规模成长慢于数量成长。胡春华书记也在调研、和民营企业做座谈会时提到一件事情,企业的数量很多、基础很好,但是广东民营企业大企业的数量相对来说不足,数量来看广东是排在全国第一位,可是大企业的数量来说,去年两个评价广东都是排在第四位,也就是说数量和规模不完全对称,这就是现在发展当中,民营企业有很大的贡献,但是规模的成长小于数量的成长,这是不是算一个问题呢?

中国温院长也谈到这个情况,30年的发展,如果我们将产业和体制匹配起来,就可以划分为这样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80年代到90年代以轻纺工业为主,这个时候它的体制要求,因为自己积累一点,小本买卖、夫妻店,只要允许行政放开就可以,所以这个时候市场准入的行政门槛放开,允许他们做,就会大量的出现,这是第一个阶段。第二是重化工业发展阶段,除了市场准入之外,恐怕还需要有金融和资本市场的融资能力快速发展。如果这个市场不能有效的发展起来,那么这种体制不能够匹配这个阶段的发展,那么民营经济的发展就会受到限制。第三是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阶段,除了市场准入、风投和金融资本市场之外,还包括知识产权制度,包括高技能的人力资源流动,我认为在战略性新兴产业,过去我们说规模化的生产是人随钱,但是高科技时代是钱随人走。重化工业规模化的生产是人随钱走,什么地方有就业有投资什么地方就有人去,但是高科技时代是钱随人走,所以在产业结构和制度结构的匹配性上,我们就划分出了这样的三个阶段,轻纺、重化和战略性新兴产业。

为什么在第一个阶段广东能够快速发展,一个就是因为民营经济开放的早,体制开放的早,同时对外引入的早,所以民营企业中小微为主,资本和技术靠自我积累,市场的需求主要是轻纺工业,所以就出现了珠江水、广东粮、粤家电、岭南装等。只要放开行业准入,市场就活跃,民营经济就可以获得发展。

第二个阶段就是20世纪90年代后期至21世纪头10年,全国的情况重化工业大幅度的增加,这十年大家都可以看到,广东重化工业比重明显提升,从47.6:52.4变为37.4:62.6。如果一个小买卖自己做,好自我积累没有问题,但是如果重化工业的规模,几亿、十几亿、几十亿的规模,靠一个企业进入重化工业实际上难度越来越大,这就由此产生了一个问题,除了放松行政管制,市场化融资是进入重化工业必不可少的。轻纺工业时期民营经济可以靠自我积累,2011年北京大学和阿里巴巴共同组成调研组对珠三角进行调研,调研的结果53%的民营企业基本上没有和银行发生过关系。2008年出现所谓国进民退的现象,实际上除了基础设施之外,重化工业大量的发展也是这个阶段基本的特征,重化工业的发展一定是和国有企业相关的,这就是因为拿到钱,而不是效率高低的问题,是因为从银行可以贷到款,这就出现了2008年以来的国进民退现象。现行金融体制对民营经济难以提供充分的融资支持,民营经济的发展在银行走不通,只能是民间融资。过去广东民营企业的发展如果没有金融的支持,肯定是受到限制的。浙江民营企业的发展靠浙江的民间融资。珠三角过去的发展,民营资本有一定的发展,同时有香港境外资金的融资平台和机制,所以推动珠三角民营企业的快速发展。现在民间融资虽然说正规的路走不通,只能走民间的路,但是高利率也增加了成本和风险。

现在我们进入了一个新技术阶段,电商突破性的探索给大家看到了一种新的道路,阿里巴巴和一达通。浙大有一些调研组到广东,他们跟我们说到这样的情况,阿里巴巴在浙江的发展,但是真正用户最多的是广东的民营企业。为什么广东的民营企业用这样的电商平台可以快速发展呢?当时我也不理解就问他们,他们就说2008年扩大内需之后广东很多中小企业,特别是珠三角东岸的中小企业是两头在外,一扩大内需这些地方只做生产没有做研发,研发很少,或者就是做市场网络的。所以要扩大内需就要自己建网,没有钱,等你有钱了就不是中小企业了。这样的情况下,阿里巴巴推出了这样的平台,通过支付宝的方式解决了很多融资的问题,通过它的平台进入扩大内需的国内市场,这样就创造了很多的珠三角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进入阿里的情况。原来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几次让阿里巴巴的马云来广东做事情,我觉得很重要的背景就是与此相关。广东是一个外贸大省,1/4贸易进出口在广东,所以怎样利用这样的平台来推动发展,这也是一种新的机会。

对一达通我们也做了一些调研。一达通65%的股权被阿里巴巴购买了,主要是通过它的平台吸引现在大概12000多个中小企业进行出口,和阿里巴巴的功能一样,但是不同的是通过这个平台可以扩大出口的过程,在扩大出口的过程中涉及到的金融服务这就是进出口银行的业务,比如说备货融资,现在最高比例也达到了60%,另外还有退税融资、信用证融资、赊销融资等等。在银行还没有完全放开、没有完全形成推动中小企业在出口过程中提供便利体制的情况下,电商实际上在纷纷突破这样的体制,自己在做融资的平台。大家都知道,阿里巴巴做的支付宝也是当时希望金融体制给予它支持,而金融体制没有给予它支持,自己不得不自己去做,很多东西就是逼出来的。由于外贸金融活动,可以看到一达通现在的业绩,它采用买断的办法,在线10分钟之内可以完成,这样一个电商的平台融资发生额已经到100亿,授信额度也有50个亿。客户数量当时我们去的是12000多个,年底估计是18000到2万,通过这样的平台就可以看到深圳很多中间平台大量的兴起,这代表了新生的力量,他们都在向金融领域伸展,不突破金融领域就没有办法做电商,而且他们的核心又全是买断的,企业和它买断业务,然后它自己再进行出口,它不是中间简单的代理,这样的业务使这个组织增加了风险,当然也增加了收益,这些都是对的。

重化工业和高科技发展阶段,电商平台需要金融的创新、需要金融领域的金融体制改革,民营企业要进入重化工业也需要金融体制的改革。未来的发展很简单,第三个阶段是未来10年,战略性新兴产业成为未来产业与地区竞争制高点。民营企业能否大量地进入新兴产业、开展创新活动与贸易融资,除了放开行政准入外,资本市场发展与金融体制改革必不可少。鼓励民营企业进入基础性、战略性,甚至是垄断性行业,实体经济已经放开,但是金融体制的放开怎么样的落实,到现在为止我觉得广东已经是迫在眉睫。全国深化体制改革的重点在财政领域的话,广东深化体制改革的重点应该是在金融领域,在这个基础上要将金融体制改革作为地方经济体制改革的重点与突破口。各地的情况不一样,平衡也不一样,所以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民营企业在重化工业、外贸活动与新兴产业发展中容易被边缘化。基础设施建设完成之后,因为任何基础设施建设都是有周期的,完成之后谁来持续的推动投资大幅度的增长呢,民营经济是不可忽视的,需要大量投资的力量,在这样一个需要投资的过程中如果没有金融体制的支持,那么广东基础设施完成之后可能经济增长率就会下来,这就是未来十年的担心。如果将改革重点放在金融体制上,那么未来的持续推动民间的融资就可能大量的增加。广东现在是资金外流的省份,本地资金还没有在本地得到充分的利用。下一步的改革重点是大力发展小额贷款公司与村镇银行,鼓励网络、产业与金融结合,放开民间融资,在放开当中进行治理,在治理当中促进市场化的利率和官方利率的趋于一致。这就是我的结论。

谢谢大家。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网友最近网络问政的领导

找不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