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五华50名学生摆渡上学 镇长呼吁社会捐款

2013-10-22 08:53     来源: 南方农村报

摘要: 在整个广东五华县,因台风“尤特”、“天兔”带来的暴雨洪灾共造成47座桥梁垮塌。重建资金缺口总额超亿元。

五华县龙村镇塘湖村近50名学生靠竹筏过河。

五华县龙村镇塘湖村近50名学生靠竹筏过河。

  五华50学生摆渡过河上学 镇长呼吁社会捐款

  南方农村报讯  10月18日下午,在琴江河龙村镇塘湖村河段,4名小学生在父母的搀扶下,小心翼翼地踏上摆渡筏,孩子们上筏后,蹲下身来,摆渡筏由大人拉着牵引绳驶向对岸。在河两岸,只有两个孤零零的桥墩。自塘湖村大桥在“8·17”洪灾中被冲毁后,塘湖村近五十名学生要坐筏过河上学。

  在整个广东五华县,因台风“尤特”、“天兔”带来的暴雨洪灾共造成47座桥梁垮塌。根据五华县人民政府的重建实施方案,仅因“尤特”垮塌的38座桥梁重建就需1.3445亿元,除去省补助资金3991万外,缺口达9454万;算上其余9座桥梁,重建资金缺口总额超亿元。按照重建计划,这些桥梁多数预计在2015年6月完工。灾后重建桥梁,对于贫困山区五华县来说,困难重重。

  学生摆渡过河上学

  琴江河贯穿五华县,两岸居民过河耕作、生活都离不开桥。在“8·17”重大洪灾中,矗立在琴江河及其支流的桥梁,一夜之间被冲毁了38座,其中大桥22座、中桥15座、小桥1座。

  “11万龙村镇人出行受到了严重影响。”10月20日,龙村镇镇长李杜强告诉记者,龙村镇全镇22座桥梁,目前只剩下1座。

  在塘湖村,虽然大桥坍塌已经过去2个月,村民过河难的问题依然没有丝毫改善。塘湖大桥垮塌后,村里花了几千元买了条摆渡筏,用以解决两岸村民出行问题。村主任钟宣宗告诉记者,村委曾向镇政府申请搭一座便桥,“大概要8万元”,但是没有获得批准。村里也无钱雇人摆渡,村民过河只能靠自己。

  鉴于桥梁大量垮塌、重建需要时间的情况,五华县政府出台了《五华县农村公路和桥梁灾后重建实施方案》,提出“一桥一策”的方案解决村民“出行难”问题。“一桥一策”主要有“绕道和修便道”两种选择。以塘湖村为例,临时通行方案为“通过Y301线转至Y298线路至龙村墟绕行,长约12.3公里”,也就是说,原本走不到两百米就可以到河对岸,现在要走10多公里,最远的要绕行30多公里。

  “绕行数十公里不太现实。”李杜强介绍,摆渡过河,非常不安全,县里已明文禁止。“县里要求秋季开学前,上学不便的学生转到其他学校入学,部分家长可能嫌远不愿意。”

  而面对村民搭建便桥的呼声,龙村镇镇长李杜强认为,在一条宽180米的河面上搭建便桥,八万元远远不够。目前龙村镇垮塌的21座桥梁中,只有仙河村在筹划建便桥,资金由该村自筹,“等到枯水期,再筹资建便桥才是最好的选择。”

  半月发五文治河道

  “断桥主要是因为洪灾太大了。”谈及桥梁损毁的原因,五华县地方公路管理总站副站长孔章城说道。孔章城告诉记者,绝大部分垮塌的桥梁修建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当时的建设资金、勘测技术等都未达到现在的标准。当年修建桥梁时,为节省勘测设计经费,部分桥梁套用其他桥梁的设计图纸,“几乎都是T型桥梁,不利于行洪。”

  “灾后县里询问垮塌桥梁的设计图纸,交通局称很多都没有。”孔章城告诉记者,倒塌的桥梁八成不是交通局修建的,也没有部门将图纸等材料移交交通局。正因为如此,很难确定桥梁倒塌的原因。

  除了水大、设计标准低,采砂、河道障碍物也是桥梁垮塌的潜在原因。

  锡坑大桥是此次坍塌桥梁中最长的一座,长度约为326米。垮塌时,共有11艘失控采砂船卡在大桥桥墩下,其中7艘为持证船舶、3艘为无证船舶,1艘沉没。

  五华县政府上报广东省三防办时称,“锡坑大桥由当地村自行兴建,建成于1992年,未向交通部门申报立项,也未提供施工图等技术资料,建设标准、造价、通航能力、行洪能力等技术参数均无法考证。”

  锡坑大桥垮塌后,影响到罗陂、长塘、东升等约万名居民出行,重建投资高达1164万元。五华县水务局副局长张德祥告诉记者,在琴江河部分河段堤岸,一些村民种植的竹子在此次洪灾中对桥梁造成了很大的冲击,“竹子被连根拔起,成堆地顺流而下,有些重达五六吨,桥梁根本经不起撞击。”

  痛定思痛,五华县在水灾过后的半个月内连续发布了五份整治河道的文件,包括《关于县城鱼生船停业整顿的通告》、《关于五华县琴江河、五华河河道内“鱼生”营业场所集中整治的决定》、《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河道采砂管理实施方案》等。从这些文件可以看出,整治河道采砂、鱼生船是重点。截至9月下旬,五华县37个采砂场中有16个经验收合格后恢复了正常生产,20家鱼生船全部上岸。

  镇长呼吁社会捐款

  尽快重建桥梁,使百姓生活恢复正常,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根据五华县人民政府制定的灾后重建计划,一连串资金缺口的数字让各镇政府压力倍增。

  龙村镇塘湖大桥预算704.73万元,缺口488.73万元;横陂镇锡坑大桥预算1164.76万元,缺口807.76万元……这些数字只是需重建桥梁中的一小部分。

  孔章城介绍,根据《公路法》等有关规定,乡道桥梁建设主体是乡镇人民政府,省财政补贴一部分、地方政府解决一部分,剩下的要靠乡镇自筹。此次重建是按照每平米4200元的造价来预算的,省里的补贴分为两种:大桥1500元/平米,中桥800元/平米,“市里补多少、怎么补都还没定,预计不会太多。”

  孔章城介绍,仅因“尤特”垮塌的38座桥梁重建资金缺口就达9454万,这些缺口主要由镇政府出面筹资,发动村民、乡贤捐款填补。

  “修桥修路是大功德,希望热心人士能来龙村镇实地看看,帮帮龙村人。”李杜强告诉记者,龙村镇是此次桥梁垮塌最多的镇,筹资压力也最大。李杜强说,龙村镇属于贫困偏远山区,镇里每年的收入只有20多万,完全靠转移支付的300余万元运转,“每天都担心村民摆渡出事,又愁从哪里弄来几千万的建桥资金。”

  李杜强介绍,根据实施方案,桥梁都要今年11月动工,但目前资金还没着落。孔章城副站长对桥梁重建资金也很担忧,“大桥一年半、中桥一年、小桥半年这样的工期,是建立在筹资顺利的前提下。如果地方筹不到钱,两年也未必能重建。”

打印本页责编: 朱景


相关新闻:


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