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建庭:不能停留在零和博弈的旧时代

2014-05-22 10:51     来源: 南方日报

摘要: “亚洲新安全观”以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为主要内容,是中国为亚洲安全与稳定提供的一份答案,并得到了亚信各成员国的一致欢迎和认可。

一面是经济发展生机无限,一面是安全局势纷扰不断,这就是看似矛盾的“两面”亚洲。如果说“21世纪是亚洲世纪”的预言正在被越来越多人接受,那么尽快补齐亚洲安全“短板”无疑就是预言成真的关键所在。如何补齐这块“短板”?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亚信峰会上首次提出的“亚洲新安全观”,就是一把成功开启亚洲安全大门的钥匙。

“亚洲新安全观”以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为主要内容,是中国为亚洲安全与稳定提供的一份答案,并得到了亚信各成员国的一致欢迎和认可。共同安全,就是要尊重和保障每一个国家安全,不能一个国家安全而其他国家不安全,一部分国家安全而另一部分国家不安全,更不能牺牲别国安全谋求自身所谓绝对安全。综合安全,就是要统筹维护传统领域和非传统领域安全,通盘考虑亚洲安全问题的历史经纬和现实状况,多管齐下、综合施策,协调推进地区安全治理。合作安全,就是要通过对话合作促进各国和本地区安全,反对动辄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反对为一己之私挑起事端、激化矛盾,反对以邻为壑、损人利己。可持续安全,就是要发展和安全并重以实现持久安全,要聚焦发展主题,积极改善民生,缩小贫富差距,不断夯实安全的根基。

中国不仅是“亚洲新安全观”的积极倡导者,同样也是坚定实践者。从坚持谈判解决领土和海洋权益争端到积极稳妥推进“南海行为准则”制定,从打造新型大国关系到开展“亲、诚、惠、容”的周边外交,中国坚实推进亚洲合作共赢;从朝核问题六方会谈到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从推动巴以和平进程到促进伊朗核问题解决,中国致力于推动地区热点问题和平解决;从上海合作组织到东盟地区论坛,从香格里拉对话会到亚信峰会,中国积极参与和推进地区多边安全合作机制建设;从丝绸之路经济带到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从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到中巴经济走廊,从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到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中国为亚洲合作与发展勾画了宏伟蓝图。在探索新安全观的过程中,中国贡献着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并且不断用行动证明:冷战时代顺昌逆亡、你死我活的零和博弈早已过时。

遗憾的是,一些国家虽然“身体”已进入21世纪,但“脑袋”仍停留在冷战思维、零和博弈的旧时代。亚洲面临的安全问题纷繁复杂,既有历史遗留问题,又有现实利益磨擦;既有领土权益争端,又有地缘政治博弈;既有一国自身和地区内部的问题,也有域外国家带来的消极影响。但在这些表象下面,深层次原因都出在“脑袋”上——形势在发展,时代在进步,思维却仍停留在旧时代。这也是亚洲安全“短板”的真正成因。新时代需要新思维,新思维孕育新安全观。亚洲各国唇齿相依,只有拒绝零和思维方有安全可言,只有秉持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责任共同体意识方能长治久安。“亚洲新安全观”的提出,既是中国理念和实践的总结,同时也代表着安全合作不可逆转的大势所向。毫无疑问,这将有助于推动亚洲各国进一步达成共识,为亚洲安全合作机制建设打牢思想基础。

今天的亚洲,早已不是冷战时期的亚洲,更不是一战或二战时期的亚洲。各个国家理应紧跟时代的前进步伐,而不能停留在零和博弈的旧时代。大国尤其应该抛弃冷战思维,拒绝威慑和对抗,不搞假想敌。同时,切记亚洲合作体系必然是开放包容的,维护亚洲安全必须由亚洲国家共同实现。一两个大国或大国集团不可能解决亚洲的所有问题,排他性的同盟追求自身的绝对安全,只会让其他国家更不安全。各方唯有创新安全理念,不断扩大利益汇合点,妥善管控和处理分歧,搭建地区安全和合作新架构,才能努力走出一条共建、共享、共赢的亚洲安全之路。这正是“亚洲新安全观”的目标所向。

打印本页责编: 王春宇


相关新闻:


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