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工人“捧起大力神杯”

2014-06-18 01:15     来源: 南方日报

摘要: 在东莞万江,湖南籍女工成红霞负责流水线的最后一道工序——将金光灿灿的小“大力神杯”装入礼品盒内。世界杯官方授权的大力神杯复制品,她每天要过手200多件。4万里外的巴西很远,但在东莞炜光礼品有限公司,“大力神杯”就在这些中国工人的手中—— 1000多名工人已经为世界杯忙碌了600多天,由他们制造出来的800多万件授权商品正源源不断地走向全世界。对流水线上的工人来说,世界杯是一个既亲近又遥远的存在。在工人们看来,这是为了谋生而日复一日的工作,但能够参与全世界的盛宴,作为制造者,他们的骄傲也溢于言表

 

 

 

 

 

 

 

 

 

 

东莞工人“捧起大力神杯”

——关注巴西世界杯狂欢背后的东莞制造业

在东莞万江,湖南籍女工成红霞负责流水线的最后一道工序——将金光灿灿的小“大力神杯”装入礼品盒内。世界杯官方授权的大力神杯复制品,她每天要过手200多件。

4万里外的巴西很远,但在东莞炜光礼品有限公司,“大力神杯”就在这些中国工人的手中——1000多名工人已经为世界杯忙碌了600多天,由他们制造出来的800多万件授权商品正源源不断地走向全世界。

对流水线上的工人来说,世界杯是一个既亲近又遥远的存在。在工人们看来,这是为了谋生而日复一日的工作,但能够参与全世界的盛宴,作为制造者,他们的骄傲也溢于言表。

 

●南方日报记者 陈晨   实习生 祝星月 发自东莞

 

“大力神杯”在流水线上

每天早晨8点,40多岁的河南女工唐丽准时坐在工厂制造部上色组的流水线上,摆在她面前的是一个个刚完成镀金的150毫米的“大力神杯”,她的工作任务是在金杯的底部涂上一圈玻璃漆,对此她已经驾轻就熟,因为平均每天都要完成200座金杯的上色,同样的动作她已经完成了上万次。

炜光公司的工厂坐落在万江区新兴工业区。在工厂大门左侧一座厂房内,大瓦数的灯泡高悬在空中,长长的生产线上坐着正低头劳作的几十名女工。这样的场景在号称“世界工厂”的东莞殊为常见。

这个不起眼的工厂,从1994年开始已经连续20年为世界杯生产FIFA官方授权商品。此届巴西世界杯,其产品销售范围包括全球16个国家和地区。

走进位于厂房四楼的制造部上色组,只见轰轰作响的车间内色彩明亮,低挂的白炽灯、浅蓝色的工作台、白色的棉制手套和黄色工作服共同组成这个单调的空间。女工们正紧张有序地工作,她们将头埋在自己正专注的手工中,似乎不想费力抬头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

她们的工作内容紧凑而单一,亦即利用手中装满孔雀绿的针管给金杯的底座上色。在从25毫米到150毫米高的5种不同规格的金杯底座上,她们手持细小的针头,仔细勾勒出两圈美丽的孔雀绿。

唐丽的家在河南,她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六七年,已有一届奥运会、一届亚运会和一届世界杯的产品相继从她手中流转过。对她而言,世界杯是万里之外的遥远国度中发生的一件陌生的事情,即便意识到自己生产的金杯将要出现在地球另一端一个热爱足球的小男孩手中,也丝毫未让她激动。“这就是我的工作,靠这个我每月挣几千块钱。”

 

 

“中国制造”不做“看客”

中国足球长期是世界杯的“看客”,但上世纪90年代之后,中国制造却几乎从未缺席过。对炜光的员工而言,生产此类产品已见怪不怪,但身为制作者的骄傲从未减少。

操一口浓重湖南口音的魏启胜今年33岁,现在是东莞炜光礼品有限公司制造部上色课的经理。所有完成上色的产品都要经过他的检验后才能从工厂走向世界。2001年年仅20岁的魏启胜进入炜光,次年起他就开始自己的“世界杯之旅”。“那时候觉得我们工厂实力真的很强大,太厉害了。在广东的一个小城市竟然可以参与生产与世界杯有关的产品,这份工作简直就是与国际接轨。”魏启胜回忆当时的心情。

现如今12个年头稍纵即逝,期间公司参与大大小小越来越多运动赛事,要回忆每个赛事实在是有些难度,但一种制作者的骄傲仍然溢于言表:“我们的商品做工非常的精细,无论是机器制作还是人工制作都精益求精。”

生产线上的工作日复一日,工人们兢兢业业地做着这份枯燥的工作。在他们的眼里,制造让自己可以和世界杯离得更近,自己的产品也在给世界带来欢乐。“这份工作是一座桥梁,架起了我们和世界杯的联系。”对于魏启胜而言,最开心的事莫过于在电视上看到有关世界杯的广告,每每这时,他便会想起自己手中的产品。

随着距离世界杯开幕日越来越近,工厂关于世界杯产品的制作逐渐接近尾声,因为绝大多数订单都已经在开幕前发往世界各地。魏启胜他们又将要为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的产品生产做准备。

世界的舞台从未给这批来自东莞的工人一种怯场的感觉。魏启胜认为,至少在大型运动会工艺品制作这个领域,我们有十足的底气:“不仅有悠久的历史,娴熟的技术,更重要的是我们敢尝试任何先进的工艺。我对东莞品牌非常有信心。”

东莞政府有效帮助了企业

炜光总经理李哲瑜介绍,炜光集团与FIFA的合作从1994年美国世界杯时就已开始,之后每届世界杯都有参与,成为中国本土企业走向世界的典型。

“我们和国际足联的合作持续了20多年,这期间是一步一步靠着实力和进步获得对方的认可,进而形成了现在亲密合作的关系。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断成长与转型,现在更建立了自主设计开发,全球物流布局,以及全球市场营销的能力。除了在供应链上占有一席之地外,最重要的是利用长期累积的软实力与团队,一直在成长。”

李哲瑜认为,作为东莞的本土企业,东莞许多独特的条件给企业成长提供许多帮助:比如,政府在审批流程方面速度比较快,政府都是用专案形式处理审批流程。

“东莞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它的基础供应链相对完善,在我们这个行业,需要印刷、玻璃、包装袋这些制造的企业的支持,东莞就能提供比较全面的基础供应。同时东莞各方面的技术人才都有,而且覆盖的范围也比较广。”

20年时间,炜光从最初的代工企业成长为现在的拥有自主经营权的企业,如今能在世界杯舞台上和众多国家“同场竞技”,这是一个足够励志的故事。可以想见,越来越多的中国产品将会出现在世界舞台。

 

 

世界杯上的中国花絮??

世界杯少不了“Made In China”

中国队不能参加世界杯,是中国球迷最大的遗憾。不过你若来到巴西,便会发现这里并不缺少中国元素,从球迷装备到赛事服务设备,众多来自大洋彼岸的“Made In China”产品,会让你备感亲切。

在通往马拉卡纳球场的地铁上,阿根廷球迷尽情地唱着球迷歌曲,他们主动邀请附近的几名中国记者加入助威阵容。

“你们来自哪里?”阿根廷球迷多明戈斯问道。

记者说了几次“China”之后,多明戈斯依旧似懂非懂地摇头。记者干脆随手抓过附近一名阿根廷球迷的帽子,指着标签上“Made In China”的字样,多明戈斯一看便明白了,与同伴们一起喊着“China、China”。

多明戈斯告诉记者,“中国制造”在南美洲很有名气,几乎每家每户都离不开“中国货”。只是巴西的球迷产品有些贵,一顶球迷帽子要卖到10美元。

记者随后查看了一下这些球迷的装备,不论是加油助威用的“卡塞罗拉”、球迷围巾、国旗、头套,还是他们身上穿的球迷服,大多数都产自中国。

马拉卡纳周边几乎见不到卖东西的小商贩,所有球迷产品都集中在球场附近的世界杯特许商品经营店中销售。这里出售世界杯吉祥物、T恤、球衣、帽子、背包、钥匙扣等众多产品,其中八九成都是产自中国。

如果你在巴西细心观察,会发现除了球迷产品之外,在交通、球场设施等方面,同样可以找到“Made In China”的身影。

走出里约热内卢的机场,便能看到一辆辆白色的新能源公交车。这些车辆产自中国株洲的一家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它从奔驰、沃尔沃等众多知名品牌中脱颖而出,来到巴西为世界杯服务。

即使你选择坐地铁而不坐公交车,也有可能遇到“中国货”。中国北车长客股份公司研发制造的EMU电动车组和1A地铁车,已成为里约地铁重要的组成部分。

进入球场需通过安检,X光机的外形让中国球迷似曾相识。其实该设备也产自于中国的一家企业。此次巴西世界杯的12个球场中,有9个球场使用了近600台该品牌X光机。

球场内部如果少了“中国货”,比赛便无法进行。球员们踢着中国产的足球,广告牌播放着中国某能源品牌的广告,中国产的LED屏为现场球迷播放精彩回放……

“中国货”为何能在巴西受到欢迎?一位在圣保罗从事足球运动的华人给记者讲了个笑话:在里约热内卢耶稣山的上帝可以满足在巴西华人一个愿望。一名华人商人祈求说:“上帝啊,让我们这些在巴西的中国人多发点财吧!”上帝没吭声。华人接着说:“上帝啊,让我们中国足球也能像巴西足球一样强大吧!”上帝突然说话了:“我还是让中国商人多赚点钱吧。”

南方报业特派记者 彭博发自里约热内卢

打印本页责编: 江华


相关新闻:


图集推荐